🏡
PTT小說網
x
    「原來是這樣,我也一直都覺得雲哥哥的玄力很奇怪,明明等級很低,卻可以那麼厲害。」

    雪光之中,鳳雪児轉過臉頰看著雲澈,眸中星光閃閃:「雲哥哥不但很厲害,很神秘……而且,真的好善良。」

    「善良?」雲澈也側過臉來看著她。他極少聽到有人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他都可以想到聽到這句話的茉莉絕對是一副嗤之以鼻的神情。

    「對啊。」和雲澈的目光碰觸,鳳雪児笑了起來:「對於父皇犯下的錯,雲哥哥明明很憤怒,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寬恕。為了冰雲仙宮,雲哥哥更是付出了好多好多。那些霸皇丹所散發的藥力,層面要比我們鳳凰神宗最高等的丹藥還高,雲哥哥不但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為慕容師伯提升玄力時,還付出了那麼大的努力,幾乎都讓自己虛脫過去。」

    雲澈卻是笑著搖搖頭,聲音微微低了下來:「我雖然不認為自己是個惡人,但也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更不可能是個善良的人……寬恕你父皇的,不是我,而是你的蒼月姐姐。若寬恕,反倒是你父皇,『寬恕』了我。」

    「啊?」鳳雪児茫然不解。

    「我殺了你父皇四個兒子,你的四個皇兄……你從在鳳神身邊長大,和你的皇兄極少接觸,沒有感情,所以對他們的死,你的感覺會很淡。但你父皇不同。他對於我只有恨,而且恨的很純粹,如果不是因為你,他一定不惜用最殘忍的手法把我碎屍萬段,但他愛你,同樣很純粹,而且對你的愛,要遠遠勝過對我的恨,再加上他知道我不會害你,所以,他選擇了順從你的意願,將他最愛的人,留在了他最恨的人身邊。」

    「起來……我之前到你們鳳凰神宗為父皇和蒼風復仇,若沒有你,我一定會直接帶走你的父皇,然後在我的父皇陵前殺了他。但因為你,我始終無法對他下死手。你的父皇現在也一樣,他就算再恨我十倍,就算有了殺我的絕對能力,如今也不會再殺我……」雖然在著怨恨和仇殺,但云澈的臉上卻是很溫暖的微笑:「雪児,我們兩個互相有著切齒血仇的男人,卻都因為你,誰都無法殺死對方。」

    「雲哥哥……」鳳雪児腳步放緩,眸中水霧輕蔓,痴痴的道:「父皇給了我第一次生命,雲哥哥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可以遇到父皇和雲哥哥,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

    「我和你的父皇也是一樣。」雲澈笑著道,他抬頭看著夜幕下的冰雲仙宮,聲音再次低了下去:「至於我對冰雲仙宮好……其實,也不過是為了自己。」

    「啊?」鳳雪児再次茫然。

    雲澈短暫沉默,然後緩緩開口,向鳳雪児講述起自己和楚月嬋的事,從他們在蒼風皇城的相遇,到他為了自保而與她做下的協定,到在死亡荒原的「孽緣」,到天劍山莊的重逢,以及……

    雲澈是個警戒心、疑心極其之重的人,但在鳳雪児面前,他撐不起半點心房,將他和楚月嬋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傾訴給了她。兩人肩膀相貼,腳步很慢很慢,一直到他全部講述完,距離冰閣依然有著不短的距離。

    「雲哥哥的……孩子?」鳳雪児輕輕的低念,似乎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個讓她措手不及的存在。

    「他現在已經四歲了。」雲澈眼神朦朧的道:「我更希望他是一個男孩子,這樣,就可以在我找到他們之前,像個男子漢一樣保護他的母親。但是,我把他們丟了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卻始終杳無音訊。」

    「當年,你的蒼月姐姐不惜發動全蒼風的軍力進行尋找。三年前,我委託了黑月商會進行尋找……黑月商會有著全大陸最強大的情報網,但他們找了三年,卻同樣一無所獲。他們就像是從天玄大陸徹底蒸發了一樣。」

    「雲哥哥……」鳳雪児心中疼痛,她從雲澈的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壓抑、自責和努力掩飾的痛苦。

    「多一天找不到他們,我的心就會多沉重一分。我努力的想對冰雲仙宮好,最大的原因,就是這裡是仙女成長的地方,寄託著她最多的感情和回憶。也只有這樣,我才能勉強算是稍稍緩解一點對她的歉疚……到底,也不過是為了安慰自己而已。」雲澈的聲音一片苦澀。

    「雲哥哥,你放心,你的仙女,還有你們的孩子一定一定會平安無事的。雲哥哥這麼好的人,上天才不會忍心對雲哥哥做殘忍的事。」鳳雪児用雙手握緊雲澈的手掌,輕聲的安慰著他:「對了!我馬上傳音父皇,讓他派人在神凰國全境尋找……」

    「不用了。」雲澈輕輕搖頭:「連黑月商會都找不到蹤跡,尋常的方法……再有兩三個月,我就可以藉助一個特別的方法,到時候,就一定可以找到他們了。」

    連黑月商會都找不到蹤跡……這句話更多的意味著什麼,任何人都很清楚。但云澈死死的不願相信……哪怕只有萬萬之一的希望,他也會只相信的那萬萬分之一的可能!

    茉莉馬上就能完全擺脫魔毒,到時候一定可以找到……一定!

    感受著雲澈低落壓抑的心情,鳳雪児輕輕咬了咬唇,然後拉起他的手臂,指向冰雲仙宮中最高的那塊玄冰:「雲哥哥,陪我去那裡看雪好不好?」

    夜色沉下,兩人沒有繼續返回冰閣,而是坐在那塊數十丈高的玄冰上,遠視著夜幕下無邊無際的雪色。

    「神凰城的天空是淡紅色,蒼風皇城的天空是深藍色,而這裡的天空,卻是白色。」鳳雪児抬起頭,仰望著沒有星辰的灰白夜空:「空氣的味道也都不一樣,就連白雪,在白天和夜裡,都是不一樣的風景。世界,真的要比我想象的更多姿多彩。」

    鳳雪児在看著雪色和夜空,而雲澈更多的時間都在看著她,微笑著道:「但這些全部加起來,也沒有雪児好看。」

    夜空下的冰雲仙宮美若幻境,但雪光映照下的鳳雪児,卻是這幻境之中最灼目的明珠,她的存在,壓下了天地間所有的瀲灧光芒。

    「嘻……」鳳雪児開心的輕笑,把螓首依在雲澈的肩膀上:「以前,總會有人我長的好看,但我從來沒有太多的感覺。但現在,我越來越慶幸……而且還希望自己長大之後,可以更好看一些。」

    「為什麼?」

    「因為這樣,可以得到雲哥哥更多的喜愛和誇獎啊。」她輕輕的垂下螓首,有些不敢去看雲澈的眼睛。

    雲澈心中一暖,伸出手來,輕輕的環在了鳳雪児柔若弱柳的纖腰上,讓鳳雪児的全身輕輕的顫了一下:「雪児,你還記得那天我們重逢之後,你抱著我流了多少眼淚嗎?」

    「……啊?」

    「你抱著我哭了那麼久,我的整個後背,都可以感覺到你的眼淚。」雲澈輕柔的道:「這麼多的眼淚,那時我真怕自己好幾輩子都還不完……所以,這一生,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永遠對你好。」

    「只是因為……眼淚嗎?」鳳雪児仰起星眸,目光朦朦的看著他,眸光深處,卻是一抹溫暖的促狹。

    「當然更因為你是我的雪児!」雲澈笑著把鳳雪児抱的更緊,只用一隻手臂,便把她纖柔的腰肢完全的攏住。心中因楚月嬋而生出的失落壓抑也快速消散著。

    過於親密的身體接觸讓鳳雪児輕吟一聲,身體微微有些緊張的繃緊,但一點都沒有排斥。她聲的道:「以前,鳳神大人對我過,如果我可以找到一個人,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會很開心,心跳會不由自主的加快,而那個人又願意為了我可以連命都不顧,那麼,他就是可以永遠陪伴我的人。而我,這麼快就遇到了這樣一個人。」

    「只是因為……我為了救你連命都不顧么?」雲澈一副憂鬱的神色。

    「噗嗤……」雲澈的話和語調讓鳳雪児不自禁的笑了起來,然後也努力學著雲澈的語氣:「當然更因為你是我的……雲哥哥!」

    這句話出口,鳳雪児便已感覺到臉上的發燒,只好閉上眼睛,把螓首深深的埋到他的胸前,而抱著她的男人卻是很得意的大笑起來。

    天毒珠中。

    茉莉靜靜的飄在空中,血紅色的長發高高的舞起,那件她最愛的紅熏留仙裙裙擺飛揚,裸露出兩條白生生的腿。在裙裳之外,一層黑氣在緩緩繚繞,這層黑氣是從她身體中溢出,溢出之後,便會快速消散。

    這時,所有的黑氣消失,茉莉睜開了眼睛,從空中落下,血紅長發也停止飛舞,自然垂落到嬌的臀部。她伸出手掌,看著自己雪白的手心,輕輕的自言自語:「毒力越來越弱,凈化的速度每一天都在加快。如此一來,再有兩個月左右,在他和焚絕塵交戰之前,應該就可以全部凈化了……」

    當年,能凈化全身魔毒,是她最大的渴望。她本以為縱然無比幸運的遇到天毒珠,也需要漫長的時間……幾十年,甚至上百年,而這段時間,對她而言,是不得不承受的煎熬。

    如今,才過去了不到七年,魔毒全部凈化便已近在眼前。她用來依附生命的雲澈實力也達到了她的要求,而且因為他強大至極的血脈和玄脈,效果要遠遠好於她的預期。七十斤紫脈神晶如今已入手五十斤,要湊足剩下的二十斤對如今有大量霸皇丹在手的雲澈而言可以是輕而易舉。三顆霸玄獸的玄丹更完全不是問題……甚至雲澈直接開口向黑月商會要三顆君玄獸的玄丹。

    就連最難找尋的幽冥婆羅花,也已有了消息和目標。

    所有的一切,都要比她預想的順利的多。比她曾經幻想的最好的情況,還有好上不知多少倍。

    她本該是欣喜若狂的。

    但隨著身上的魔毒越來越少,甚至不依賴天毒珠,憑自己的力量都可以緩慢凈化殘留的魔毒,她卻沒有感覺到喜悅,感受最多的,反而是一種莫名的茫然。

    茉莉放下手,和往常一樣,習慣性的看向外面雲澈的情況,然後第一眼,就看到雲澈和鳳雪児正抱在一起溫情綿綿……

    出的話幾乎每一句都能讓她全身酥麻上半天。

    「又一個落入魔掌!」茉莉鼻子一哼,有些發怒的道:「天玄大陸的女人都是一群無藥可救的白痴么!」

    「唔……」紅兒被茉莉沒收住的聲音吵醒,她睜開閃爍著硃紅色光芒的眼睛,含糊不清的道:「茉莉姐姐,你生氣了嗎……是不是主人又做錯什麼事了?」

    「我不是生你主人的氣,而是那些白痴女人!」茉莉沒好氣的道。

    「……唔?」紅兒從床上坐了起來,一伸懶腰:「茉莉姐姐,我餓了,我要找主人要吃的去。」

    「你現在不適合出去,會看到不適合你看的東西。」

    「可是,我真的餓了。」紅兒很聽茉莉的話,茉莉不應該出去,她就乖乖坐在床上沒動,可憐兮兮的摸了一下肚子。

    茉莉一招手,一枚紫晶閃閃的空間戒指被她吸了過來,她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塊紫脈神晶,放到紅兒手中:「好啦,快吃吧。」

    「哇!!還是茉莉姐姐最好了!!」紅兒雙目閃閃,抱起紫脈神晶,大大的咬了一口,大口嚼動,滿臉美美的神色。

    為了防止被紅兒偷吃,雲澈把晶石都是裝到空間戒指里,再放回天毒珠。但,如果他定期檢查的話,就會發現戒指里本該有五十斤紫脈神晶……如今只剩下四十七斤多一點。

    ……這就是為什麼紅兒一直很聽茉莉的話。

    茉莉把空間戒指隨手一扔,在床邊坐下,默默看著紅兒開心大吃的樣子,逐漸的,目光變得有些朦朧起來……

    「彩……脂……」她的唇間,溢出一聲無意識低念。

    「彩脂?」聽到聲音的紅兒抬起頭,一臉的好奇:「那是什麼?聽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是好吃的東西嗎?」

    茉莉一怔,迅速回神,搖搖頭道:「不是吃的東西,是一個和紅兒一樣的妹妹,也和紅兒一樣叫我姐姐。」

    「噢……」聽到不是吃的,紅兒頓時興趣大減,把最後的紫脈神晶一口吞下,一邊吃一邊嘟囔著道:「那一定沒有人家可愛。」

    茉莉:「……」

    「唔啊……」把紫脈神晶全部吃下,紅兒身上紫光微閃,口中發出一聲滿足的嬌呼,然後軟綿綿的在床上歪了下去:「吃飽啦!繼續睡覺!」

    「睡吧。」茉莉從床上站起,才走了一步,身後便響起紅兒酣睡的聲音。

    時間無聲流逝,夜色悄然褪去。雲澈和鳳雪児都沒有回冰閣,而是互相偎依,看了一夜的雪景。而天毒珠中,茉莉也默默看了外面的世界一整夜。

    「他身邊這麼多女人,永遠都不會寂寞吧。」茉莉自語,然後淡淡的哼了一聲:「少了我這個每天都要罵他好幾次的人,他肯定求之不得!」

    把注意力從雲澈身上移開,茉莉的神情恢復冷漠,閉上眼睛,緩慢引導天毒珠的力量,再次進入了凈化狀態。

    ——————————————————

    br/>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