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不覺,雲澈已在冰雲仙宮停留了一個多月。

    這段時間,他每天都在忙碌之中,繼慕容千雪之後,他以霸皇丹助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全部突破至了霸玄境,整個過程未出過任何差錯意外。

    以這種不需要自己付出任何努力的方式,在短短一天之內達到了曾經終生不敢奢望的境界。縱然一個多月過去,這種夢幻般的驚喜依然無法消退,這段時間,她們每日潛心靜修,並輔以雲澈煉製的冰蟾玉露來穩固玄力。

    冰雲七仙之後,雲澈便開始着手其他冰雲弟子的玄力提升,同樣是藉助霸皇丹,方法、過程也完全一樣,不同的是每個冰雲女子玄力境界不同,所能承受的霸皇丹藥力也自然不同,所耗時間也各不相同。

    最強的沐凌雪可承受兩枚霸皇丹,玄力在一個時辰之中直接暴增至王玄境,讓她在接下來數天都如墜夢中。而正值幼齡的新晉弟子則連半顆都難以承受。

    因而,爲普通冰雲女子提升玄力,時間上要遠遠短於冰雲七仙,但難度卻絲毫不弱,整個過程,雲澈同樣要處在玄力全部釋放,精神力完全集中的狀態,因爲玄力越低,體質越弱,就越要小心,決不能出現半點意外。

    一個多月下來,他已是爲三百多個冰雲女子完成玄力突破,無一失敗。

    所有冰雲女子看向這個新任宮主……還是史上第一個男性宮主的目光早已沒有了半點的排斥和異樣,而是一種注視神明般的仰慕。

    此時正值正午時間,雲澈卻沒有爲冰雲弟子提升玄力,而是端坐於自己的冰閣之中,緩緩引導着體力玄氣的流動。就在今天上午,他在爲水無雙完成玄力提升後,全身玄氣忽然大亂,眼前一黑,一頭栽到地上,臉色一片嚇人的蒼白,驚的水無雙連雪衣都來不及穿上,慌忙去把他扶起……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終於意識到,是雲澈的玄力忽然突破了瓶頸。

    從王玄境三級提升到了王玄境四級。

    雲澈有大道浮屠訣在身,就算毫不修煉,身體也會自發吸收天地元氣,縱然睡眠之中,他的力量、體質也都在持續上升,同時也會帶動玄力的增長。

    他的軀體和玄力最大幅度的兩次飛躍,一次是在太古玄舟,一次是在金烏雷炎谷。冰雲仙宮的冰系元素格外活躍,雖然遠遠比不上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和金烏雷炎谷的死亡之海,但天地之氣吸納的速度,依然要小幅度的快於其他地方。

    一個多時辰的休整,雲澈體內的玄氣早已完全平息了下來,玄力正式步入了王玄境四級。在爲冰雲女子提升玄力的同時,對他的玄力也是一種很高強度的淬鍊,如果不出意外,在和焚絕塵交手之前,他的玄力應該可以突破至王玄境五級。

    如果可以得到鳳雪児的鳳凰元陰的話……

    這時,雲澈的眼睛緩緩睜開,而冰閣之外,傳來了鳳雪児柔柔的聲音:“雲哥哥,我可以進來嗎?”

    “雪児,快進來。”雲澈馬上道。

    冰門被輕輕推開,鳳雪児腳步輕盈的走進,那一剎那,雲澈的眼前猛的一亮,視線牢牢的定格在鳳雪児的身上,久久心醉神迷。

    鳳雪児平時所穿的衣裳,或爲金色,或爲火紅色,而此時的她卻是一身冰雲仙宮的純白雪衣,

    “雲哥哥,好不好看?”她站在雲澈面前,向他展示着自己穿上冰雲雪衣之後的樣子,迎接的,是雲澈已然呆滯的目光。

    一身白衣如雪,長裙曳地,隱隱可見一雙精緻的雪凰鞋。腰間被一條雪白綾帶繫着,奇細的纖腰被完美的勾勒出來,也讓胸前一對嬌乳形成了誘人無比的飽滿弧線。

    冰雲仙宮的雪衣,普通弟子與冰雲七仙的並不相同,而鳳雪児身上所穿,是屬於冰雲七仙的雪衣,雲澈格外熟悉,讓他驚豔的不是雪衣,而是雪衣之下的少女。

    鳳雪児的肌膚很白很白……一種如最純淨的冰雪,最無暇的羊脂白玉一般的瑩白,即使是在純白的雪衣映襯下,即使是在沒有明光的冰閣之中,她的肌膚依然瑩白的讓人目眩。冰雪所雕般的容顏上,點綴着彎月般的細長柳眉和清澈深邃的雙瞳。香腮勝雪,美靨如詩如畫,兩瓣嬌脣就如一抹上天用盡心血妙手勾畫出來的粉紅胭脂,美的驚心動魄。

    “我的雪児……當然穿什麼衣裳都是世上最好看的。”雲澈怔怔的看着,由衷的讚美道。

    鳳雪児張開雙臂,笑顏綻放:“這是寒月師叔送給我的,好合身,一點都沒有不合適。而且很輕很涼……啊!”

    在鳳雪児的嬌呼聲中,她已被雲澈勾着纖腰一把拉過,坐到了他的膝蓋之上。雲澈輕輕的擁着懷中的玉體,神態有些癡朦的道:“雪児,你真是美得……都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鳳雪児在雲澈的懷中稍稍蜷縮身體,兩邊香腮蒙上一層淡淡的粉色,柔聲怯怯:“雲哥哥,你……你不會又要……欺負我吧……”

    每次懷抱着着鳳雪児軟玉般的仙軀,雲澈身體裏的悸動都會強烈到難以自控,他靠近鳳雪児的臉上,輕聲道:“本來是沒有的,但是雪児這麼一提醒……”

    聲音未落,雲澈已把鳳雪児抱緊,吻住了她水嫩的嘴脣,然後陶醉的攫取着她口中的芬芳甜美。

    鳳雪児“嚶嚀”的一聲,少女的嬌羞柔怯頓時化作雪顏上的一抹紅霞。

    她早已不是第一次被他品嚐香脣,在半個月前被奪走初吻後,雲澈就開始得寸進尺,每天都要各種或溫柔、或霸道、或無賴、或猝不及防的親吻她好幾次,每次,她都只能羞怯的依從……因爲在內心深處,她已是被父皇許配給了雲澈的人。

    嬌嫩的小手無力地在雲澈肩膀上推着,脣間輕喘吁吁,一雙半睜的美眸迷離若霧……若是被神凰國的人看到被他們視爲信仰一般的雪公主竟被一個男人如此欺凌,或許都會引起整個帝國的暴動。

    鳳雪児心朦神迷間,沒有感覺到她的雪裙已被一隻不安分的大手悄悄撩起,直到腰間,露出一雙瓷玉般的雪腿。腰間的綾帶也被解開,雪衣拉下,精雕細琢的雪肌香肩細潤如脂,粉光若膩,就如冬日裏映着陽光奕奕生輝的霜雪一般。

    雲澈目光怔迷,身體里根本無法遏制的強烈悸動下,他的手掌幾乎是不受控制的擡起,撫摸在了鳳雪児裸露出的鎖骨之上……

    手掌與肌膚毫無阻隔的碰觸,鳳雪児的美眸一下子睜大,整個人如受驚的小兔般從雲澈的懷中躍出,口中氣喘吁吁,眸光迷亂……

    “我……我去把雪衣還……還給寒月師叔……”

    鳳雪児面紅耳赤,手忙腳亂的收攏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拉開的雪衣,逃也似的跑離……

    “呼……”雲澈頗有些垂頭喪氣的往冰牀上一躺。

    “居然還沒有得手,你就不怕在焚絕塵手下輸的很難看嗎!”茉莉冷冰冰的道:“鳳雪児的心魂對你毫無抗拒,你若是強硬一些的話,應該早就得到她的鳳凰元陰了。”

    “當然不行!”雲澈搖搖頭,咕囔道:“這種事要循序漸進,雪児對我一片純心,我要是像你說的那樣,可能會驚嚇,甚至傷害到她。而且,爲了和焚絕塵交手而得到她的鳳凰元陰,會讓我感覺是爲了自己而傷害和利用雪児,我做不到……這是原則問題。”

    “原則?”茉莉哧鼻冷笑:“在關於女人的事上,你居然好意思說原則……哼,果然臉皮比城牆還厚。”

    “嘿嘿,還是茉莉最熟知我爲數不多的幾個優點。”雲澈一臉賤笑。

    “……不過看你的樣子,似乎並不擔心和焚絕塵的交戰。”

    “算是吧。畢竟,焚絕塵這個人,有一個很大的性格弱點。”雲澈閉上眼睛,安然說道。

    “性格弱點?你是說……”

    “至尊海殿姬千柔,求見冰雲宮主雲澈!”

    就在這時,一個輕渺中帶着酥骨嬌柔的聲音從外面遙遙的傳來。雲澈一下子從冰牀上起身:“姬千柔?”

    他爲什麼會來這裏?

    ……莫非,紫極當初所說的那個來送魔劍大會請柬的人,就是指姬千柔?

    門外,傳來了慕容千雪的聲音:“宮主,宮門之外有一個怪人想要見你,並自稱來自至尊海殿。”

    雲澈起身,走到冰閣之外,看到慕容千雪和木藍依正站在那裏,一臉鄭重之色,他連忙道:“兩位師伯不需要擔心,也無需警戒,這是我的一位故人,他到這裏來,應該是給我送東西,我拿到東西后很快就回來,叫雪児她們也不要擔心。”

    說完,雲澈飛身而來,向宮門而去。

    “至尊海殿的人……宮主小心。”慕容千雪和木藍依齊聲道。雖然雲澈已說過無須擔心……但那畢竟是來自聖地的人。

    一出冰雲仙宮,雲澈便看到了宮門之前的那個身影。一身白衣,卓然而立,寒風中衣袂飄飄,面如冠玉,眸若秋水,俊逸出塵……這是一個可以用美來形容,美到足以讓女人都嫉妒的男人。

    玉面妖君——姬千柔。

    雲澈迎了上去,溫和的拱手道:“晚輩雲澈,見到姬前輩。三年不見,姬前輩的風采果然更勝往昔。”

    姬千柔一雙妙目宛若桃花,只是似乎透着絲絲的幽怨:“若說風采,人家和小澈澈比起來,可是差的遠咯。”

    隔了三年,再聽到姬千柔的聲音,雲澈依然是頭皮一麻,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姬千柔聲音落下,伸出右手,青蔥般的玉指輕輕一捻,一枚淡藍色花瓣不知從何而來,然後隨着手指輕揮,輕飄飄的飛向了雲澈。

    淡藍色的花瓣看上去和普通的花瓣毫無異處,如被輕風所託,徐徐的飛近雲澈。這裏寒風肆虐,卻絲毫沒有影響到花瓣的飛行軌跡。反而……臨近它的寒風就如被吸進了一個看不見的巨大漩渦,消失無蹤。

    花瓣臨近,雲澈的臉上依然滿是微笑,直接伸出手指,很是隨意的將那邊花瓣夾在了兩指之間,然後收攏到手心之中,手掌再次張開時,花瓣已然消失無蹤……整個過程沒有聲響,甚至沒有絲毫玄氣的動盪。

    “感謝姬前輩的饋贈。”雲澈微笑着道。

    “唉。”姬千柔又是一聲幽怨的輕嘆:“小澈澈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這才三年不見,便已把人家甩到不知哪裏去了,以後更怕是連入小澈澈的眼都不可能了。”

    “~!@#¥%……”雲澈無比努力的保持住笑容,但語氣格外真誠:“三年前,姬前輩在太古玄舟上的救命之恩,晚輩從不敢忘,若有可以報答姬前輩的地方,晚輩一定竭盡全力。”

    姬千柔眸光一轉,閃爍了一抹訝色,然後嬌柔的笑了起來:“人家當年在太古玄舟上做的事,不過是陪小寒寒玩一玩,順便還你個人情而已,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報答就更不要提了,人情這東西,還來還去的最煩人了。人家這次,可是專程奉我海殿大長老之命前來,來送小澈澈一樣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