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非是有關魔劍大會的事?」雲澈直接道。

    「你果然已經知道了。」姬千柔身體向前,右手一翻,一塊手掌大,釋放著夢幻藍光的正六邊形寶玉被他推向了雲澈:「這便是魔劍大會的請柬,百日之後,便可憑它入我至尊海殿,參加魔劍大會。」

    雲澈伸手,將藍色寶玉拿在手中,一股清涼泌心的氣息頓時從掌間傳來,他目光掃了一眼寶玉上刻印的字,然後直接收起:「感謝姬前輩親自前來,晚輩百日後定會拜訪至尊海殿。另外……關於魔劍大會的事,還請姬前輩不吝解惑,這場大會的目的是什麼?『魔劍』又是指什麼?」

    「哦?」姬千柔訝異的看了雲澈,輕輕攏起白玉無暇的手指:「原來澈澈並不知道啊。魔劍大會的事在天玄大陸的上層玄界都宣揚了這麼久,澈澈卻連魔劍是什麼都不知道,看來澈澈對於魔劍大會並不感興趣哦。」

    「不瞞姬前輩,晚輩對魔劍大會的確是沒有太大興趣。」雲澈毫不避諱的道:「不過倒是可以藉助這場魔劍大會,拜訪一番神往已久的至尊海殿。」

    「咯咯咯咯……」姬千柔笑了起來,笑的比女人還要嬌媚,直看的雲澈胃部一陣劇烈的扭曲,要不是他控制的足夠好,估計連面孔都要扭曲起來,姬千柔笑眯眯的道:「這魔劍大會吶,雖然聲勢和噱頭大得很,但在人家看來,其實著實沒意思的緊,相比而言,人家對澈澈那個神秘的師父更加感興趣哦。若是澈澈的師父能夠屈尊蒞臨至尊海殿的話,必定會引發比魔劍大會更大的轟動唷。」

    雲澈笑而不語。

    「既然澈澈問起了魔劍大會,那人家當然要好好的解答。起魔劍大會……澈澈,你聽過永夜王族嗎?」姬千柔眯著比女人還要嬌媚七分的桃花眼,柔柔娓娓的道。

    「永夜王族?」雲澈一怔,隨之眉頭一動:「莫非,魔劍大會的『魔劍』,指的是天罪神劍?」

    永夜王族這個名字,是當年雲澈加入冰雲仙宮的第一天,太宮主封千悔向他起過。在封千悔的講述中,永夜王族本同屬聖地,是當時的五大聖地之一,且是聖地之中唯一的家族勢力,但在千年之前,卻被其他四聖地聯手所滅。

    後來,其他三聖地逐漸意識到自己是被天威劍域所利用,但礙於聖地之名,只得將錯就錯,繼續坐實永夜王族的惡名,並且快速消弭永夜王族存在過的痕迹。時至今日,天玄大陸知道永夜王族之名的已是寥寥無幾,至於當年的恩怨,四聖地之外,更是基本無人知曉。

    而冰雲仙宮之所以知道,是因冰雲先祖沐冰雲當年曾受過永夜王族的恩惠,對於永夜王族的悲慘覆滅無法釋懷,因而將這段記憶封存在了宮主傳承之中。

    「啊呀!澈澈雖然沒打聽過魔劍大會的事,但果然還是知道永夜王族和天罪神劍。也難怪,澈澈有一個那麼厲害的師父,這世上又怎麼會有澈澈不知道的事呢?」

    四大聖地之外,知道永夜王族這個名字的少之又少,而知道「天罪神劍」的,應該幾乎已絕跡。

    雲澈微微搖頭:「晚輩只是偶然聽聞過。但知之不詳。其中緣由,還望姬前輩賜教。」

    姬千柔半眯眼睛,輕輕緩緩的道:「起天罪神劍呢,在千年之前,它的名字雖然知道的人很少,但在我們聖地層面,卻是無人不知。它是天玄大陸唯一的帝君之劍,唯一的劍中帝君,它的來歷向來無人知曉,只知道它是永夜王族世代守護的一把神劍,至於守護的緣由,也同樣無人知。只怕這些秘密,即使是在永夜王族之中,也沒幾個人知道。」

    「另外呢,自世人知曉天罪神劍的存在開始,就從未見過有人使用過它。或許是它層面太高,普天之下根本無人可駕馭。千年之前,自永夜王族犯下不可饒恕的重罪,被我們四聖地聯手所滅后,天罪神劍就不知所蹤,整整千年都毫無蹤跡。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天威劍域聲稱在一處荒蕪之地無意間發現了一把奇劍,並確認為消失了千年的天罪神劍。」

    雲澈:「……」

    三年前,封千悔和他過,冰雲先祖當年確認,永夜王族之罪根本就是天威劍域處心積慮的惡毒嫁禍,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天罪神劍。而永夜王族覆滅之後,天罪神劍也不知所蹤,極有可能,便是落在了天威劍域之手。

    不過,這種聖地層面,且被四大聖地……尤其是天威劍域極力掩蓋的事,冰雲先祖沐冰雲卻可以在當年知曉的那麼透徹……仔細想來,倒是頗有些不可思議。

    「而這魔劍大會,便是天威劍域不願獨佔這天玄大陸唯一的帝君之器,於是共邀天下群雄齊聚我至尊海殿,共參神劍之秘。」

    「哦……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淡笑著道:「晚輩很早就聽聞天威劍域以劍為道,視劍逾命,一生都在追求更強的劍和更極致的劍道。沒想到,天威劍域偶得天罪神劍這把世間最強之劍,卻不據為己有,反而公諸於天下,邀請天下群雄共賞,為了表現誠意,還特意將地點設在至尊海殿,而非天威劍域。不愧是劍中聖地,這等大氣無私的廣闊胸襟,實在讓吾等輩欽佩不已。」

    姬千柔哪會聽不出雲澈的話分明是在質疑天威劍域的目的,還隱帶嘲諷,當下眼眸一眯,笑吟吟的道:「那澈澈可不要辜負了天威劍域這麼美的善意,到時候一定要來哦。若是澈澈實在對魔劍大會沒有興趣,讓同樣沒有興趣的人家帶你游賞一番海上奇景也是極好的。」

    「那就先謝過姬前輩的好意。」雲澈笑著道,對於魔劍大會,他有些好奇,但並沒有太大興趣,尤其是聽完姬千柔所述的魔劍大會內容,他第一時間便聞到了某種陰謀的味道,當是不參與為妙。

    他此去至尊海殿,主要目的是幽冥婆羅花!

    至於魔劍大會……他會不會去現場看兩眼都不一定。畢竟,現在的他還是盡少和聖地接觸為妙。因為他虛構出的「師父」的存在,縱然夜星寒對他恨極,且一個長老和數個護法都葬身冰雲仙宮,日月神宮也不敢對他下手……但與之接觸越多,便越容易露出破綻。

    而一旦被識破所謂的「師父」是假的,將是災難性的後果。

    而且……最後一次從黑月商會離開時,紫極最後的那兩句話,讓他無法不心生警戒。

    「姬前輩,晚輩有些好奇,能有資格受邀參加魔劍大會的是哪些勢力?」雲澈問道。

    「所有擁有霸玄境界玄者的勢力、個人都發出了邀請。」姬千柔不緊不慢的道:「這類勢力或玄者一大半集中在神凰帝國,其他六國就很少咯。」

    「這麼,鳳凰神宗也會參加?」雲澈微微沉吟。

    「咯咯咯,那是自然哦。」姬千柔又花枝亂顫的笑了起來:「現在全天下都知道鳳凰神宗為了平息澈澈的憤怒,把雪公主拱手相送,若是到時候澈澈可以帶著雪公主一起的話,可是再好不過唷。憑人家剛才交給你的那枚請柬,可以帶九十九個人一起滴。」

    「哦對了,另有一個人,也得到了特別邀請。」姬千柔看著雲澈的神色:「那個人也在蒼風國,名字嘛,你一定很熟悉……」

    「焚絕塵。」

    「他?」雲澈眉頭猛的一動:「為什麼會邀請他?」

    「因為,他可是比現在的澈澈都要厲害。」姬千柔眼中亮起異樣的眸光:「自從他出現以來,四大聖地可一直都對他有著很大很大的興趣,幾乎都和澈澈一樣大了。」

    「曾經不過是個靈玄境的弱者,卻在消失了兩年之後,擁有了君玄境的力量,簡直是比澈澈還要嚇人的怪胎。人家對他也是好奇的很。而且,他接受了請柬……所以,澈澈到時候一定要心哦,只要是調查過焚絕塵的人可都是知道,他最想做的事,就是殺了你。」

    「感謝姬前輩提醒。」雲澈平淡的笑了笑,心中卻是湧起疑惑……四大聖地會對焚絕塵感興趣毫不讓人意外,但以焚絕塵的性情,為什麼會願意去參與一個莫名其妙的魔劍大會?

    「好了,人家這次的任務完成,已經可以回去了。百日之後,可千萬記得要來。」姬千柔完,長袖一拂,轉身便要離開。

    雲澈喊住他道:「姬前輩應該是第一次來冰雲仙宮,至少讓晚輩盡一番地主之誼。」

    「不用了,聽聞冰雲仙宮裡都是女人,女人這種東西,最討厭了,人家一點都不感興趣,能見到澈澈,已經很是心滿意足了嗯哼。」

    一揮手,漫天花瓣飄灑而下,帶動著姬千柔的身影遠遠離去,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雪色之中。

    姬千柔離開,雲澈並沒有馬上返回冰雲仙宮,而是留在原地,陷入了長時間的沉思。

    魔劍大會……永夜王族……天罪神劍……天威劍域!

    「在想什麼?」茉莉出聲道。

    雲澈動了動眉梢,沉吟道:「很顯然,當年封千悔的沒錯,消失千年的天罪神劍,在這千年之中一直都落在天威劍域的手中。若天威劍域真的只是剛剛得到天罪神劍,絕不可能暴露出來的。」

    「而如今之所以主動暴出天罪神劍,並搞出個魔劍大會,極有可能,是天威劍域用了一千多年的時間都未能找到駕馭天罪神劍的方法,也被這一千年磨光了耐心,所以邀請天下強者齊聚,來共同探尋其秘。」

    「還有另外一個可能。」茉莉淡淡的道:「那就是天威劍域找到了解開天罪神劍隱秘的方法,但卻不是自己的能力所能做到,從而以『魔劍大會』之名」而聚集更多的力量。」

    「同樣有這個可能。」

    爺爺雲滄海和妖皇的死、蕭家的悲劇、父母之仇、妖后之恨……都和天威劍域有著極大的關聯,永夜王族的隕滅,也是天威劍域為了一己私慾而一手設計。雲澈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低聲道:「本以為這個魔劍大會是由至尊海殿召開,我所以一直沒怎麼放在心上。但既然是起自天威劍域……就要心一些了。」

    天威劍域的人,雲澈到目前為止只接觸過凌坤。而他的經歷累加之下,對於天威劍域的印象,所能想到的都是危險、惡毒、卑鄙、野心、不擇手段。

    「哼,到時候去看看就知道了。至於可能的陰謀或者危險……」茉莉的聲音很是輕蔑:「你大可以不必思慮太多。因為那個時候,我命魂中的魔毒已經被完全凈化了!別區區一個天威劍域,就算是所謂的四大聖地聯合……我要他們全部死,不過是屈指之間!」

    雲澈:「……」

    「要你死也是一樣!」茉莉非常刻意的加上了這麼一句。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