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茉莉雙臂抱胸,緩緩點頭,她早就知道雲澈在獲知自己魔毒淨化之後,最先想到的必定是依靠她的力量來找尋楚月嬋的所在。而她這次現身雲澈身前,也本就是爲了這個目的。

    因爲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楚月嬋一直是他心魂深處的一根軟刺,每次碰觸,都會疼的錐心。魔毒既消,那就早點爲他拔掉這根刺。

    “雖然我目前的魂體狀態,只能釋放完全狀態下千分之一的力量,但要讓神識覆蓋一個小小的天玄大陸,倒也完全足夠了。”

    茉莉說完,一隻小手已經點在了雲澈的袖口上,雲澈還未來得及說話,眼前便光影一晃,視線中,已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域,整個人,赫然已處在了至少千丈的高空。

    雲澈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竟是一瞬間,被茉莉從冰閣之中帶到了千丈高空,快的猶豫穿梭了空間。

    或者說……這根本就是空間穿梭。

    “我需要兩百息的時間,不許打擾我。還有……黑月商會的答覆,應該可以給你足夠的心理準備了,過會兒無論是什麼結果,你都必須接受!”

    茉莉雙臂張開,緩緩閉上眼眸,一股層面高到雲澈根本無法察覺和理解的力量無形的釋放,籠罩的範圍……赫然是整個天玄大陸。

    轉眼之間,整個天玄大陸所有生靈的氣息,都被納入了她的神識之中,無一可逃遁。

    雲澈收斂玄氣,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的聲響,內心卻是在震驚和激動中難以平息。他震驚的是茉莉方纔說的那句話……“魂體狀態,只能釋放完全狀態下千分之一的力量”!

    也就是說,茉莉因爲受到只有魂體,沒有完整身體的限制,到如今爲止所表現出的所有強大,居然僅僅只是她全盛狀態的千分之一!!

    她真正的實力,究竟是強大到何種可怕的境界!!

    她所出生成長的那個世界,又會是一個何等恐怖的存在!

    簡直無法想象!

    雲澈無法知道將神識覆蓋一整片大陸是怎樣的一種概念,他感覺的到茉莉正靜心凝神,努力壓制住極深的期盼和忐忑,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響。

    小仙女……一定要平安!

    不……你一定是平安的,只是居住在了一個連黑月商會都找不到的地方。我馬上就會找到你……還有我們的孩子了。

    這次,無論是誰,就算是全天下反對,我也絕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

    時間一息一息的流過,煎熬到極點的等待之中,雲澈忽然看到茉莉緩緩睜開了眼眸,張開的雙臂也放了下來。

    雲澈心中一震,屏住呼吸,急切無比的問道:“怎麼樣?找到了沒有?小仙女現在在哪裏?還有傾月有沒有找到?”

    茉莉看他一眼,眼眸中毫無感**彩,淡淡的道:“還是不行。我低估了天玄大陸的生靈數量,而且目前魂體狀態,所能釋放的力量也遠遠低於我的預料。看來,要幫你找到小仙女,必須等到我重鑄軀體之後了。”

    雲澈的臉上閃過明顯的失望,但馬上又釋然:“好……兩個月後去至尊海殿,無論如何都要把幽冥婆羅花拿到!”

    “但願吧。不過,幽冥婆羅花二十四年開花一次,紫極描述的那個地方又透着頗多的詭異,我倒是並不抱太大的期望。”茉莉側過目光不去看雲澈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嗯?”雲澈盯了茉莉一小會兒,忽然笑眯眯的道:“奇怪,以前你那麼急切的想要重塑身體,現在基本就差一朵幽冥婆羅花,怎麼感覺你反而不怎麼着急了?該不會是……你不捨得離開我了吧?”

    茉莉星眸一斜,一聲冷笑:“恰恰相反,本公主可是做夢都想着離開你這個卑鄙無恥齷齪的超級大色魔,省的你總是污我的眼睛和耳朵,哼!!”

    冷哼之中,茉莉懶得再理會他,化作一道紅光,回到了天毒珠之中,還不忘提醒一句:“你該去東海之上和焚絕塵決戰了!這三個月你沒有聽我的話奪鳳雪児的鳳凰元陰,我倒要看看你這次怎麼勝過實力必定遠勝三個月前的焚絕塵!”

    ………………

    返回天毒珠世界的茉莉眉頭深深的沉下,久久沒有舒展,雪白的小臉上也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陰霾。對雲澈喊完最後一句話,她默默的呼了一口氣,目中閃動着複雜之極的眸光。

    “嘎嘣”……紅兒抱着一把不知從哪裏找來的劍,正吃的格外歡心,看到茉莉的樣子,她停下啃咬的動作,靠近茉莉一些,脆聲聲的道:“茉莉姐姐,你怎麼了呢?之前明明很開心的,現在又感覺好不開心的樣子,是主人欺負你了嗎……噢,不對,主人一直都是被你欺負,纔不敢欺負你。”

    茉莉倚着紅兒的小牀坐下,緩緩閉上眼睛,幽幽道:“找不到……”

    “找不到?咦?是什麼東西找不到?是好吃的東西嗎?”紅兒保持高度的關切。

    “一個對你主人來說很重要的人。”想到每次在關於楚月嬋的事上雲澈的劇烈反應,茉莉的眉頭再度沉下一分。她很清楚,對於楚月嬋,雲澈有着愛戀,更有着極深的牽掛與愧疚……

    看雲澈在女人身上吃癟一直是茉莉的莫大樂趣之一,若是有一天雲澈被一個他想伸展色魔之手的女人捅上十幾刀,她的反應也大致是幸災樂禍。惟獨楚月嬋……讓她第一次,不敢把一件關於一個女人的真相告訴他。

    “重要的……人?噢!”聽到不是好吃的東西,紅兒頓時興趣全無,很乾脆的不再追問,抓起手中紫光閃閃的寬劍,一口咬了下去,頓時,一排整齊的牙狀缺口出現在劍身之上。

    “看來,只能就這樣暫時隱瞞下去了。”茉莉低聲自語:“可爲什麼連夏傾月的氣息都沒有找到。”

    “難道冰夷神殿的那個傳送陣……”

    ——————————————————

    時間已是上午,距離和焚絕塵約戰的時間越來越近。

    焚絕塵的玄力不但變得可怕無比,而且對他恨入骨髓,估計餘生最大的願望都是將他置於死地,但云澈卻毫無緊張之態,直到距離約戰時間還有不到半個時辰時,才慢吞吞的和鳳雪児一起駕馭太古玄舟,來到了流雲城。

    太古玄舟到達的位置並不是流雲城上空,而是流雲城東郊。

    離開太古玄舟,鳳雪児雙手緊緊的抓住了雲澈的衣角,目光朦朦的道:“雲哥哥,我真的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嗎?我……還是好擔心。”

    “都說了沒事了。”雲澈一臉輕鬆的笑:“我當初說過是和焚絕塵一對一,絕不會有外人蔘與。而且,就算是我打不過他,我還有太古玄舟,隨時都可以逃的遠遠的,所以你一丁點都不需要擔心……更何況,我可是有十足的信心能打敗他。”

    “嗯……我當然相信雲哥哥。”鳳雪児輕輕點頭,但顫動的眸光中依然透着深深的擔心。

    “好了,去爺爺和小姑媽那裏吧。我可能要在天黑之後才能回去,讓他們完全不需要擔心。我會盡量把和焚絕塵交手的地點拉遠一些,但依然可能會有餘波衝擊到流雲城,還要靠雪児保護他們的安全。”雲澈拍拍鳳雪児的小手。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準備去見蕭烈和蕭泠汐,因爲那必定會徒增他們的擔心。

    “還有,如果小姑媽堅持要去找我的話,一定不可以答應。”雲澈叮囑道。

    “嗯,這些我都知道。雲哥哥放心,有我在這裏,他們任何人都不會有事的。”鳳雪児柔柔的道。

    以鳳雪児八級帝君的實力,雲澈和焚絕塵聯手,再加一個夏元霸都完全不是對手,所以有她在蕭泠汐等人身邊,雲澈自然完全不需要擔心什麼。

    “那我去了……天色完全暗下之後,我一定會回來,乖乖等着我。”

    雲澈捧起鳳雪児的臉,在她的芳脣上用力親了一下,然後幻光雷極發動,瞬間化作一道閃電飛射向了東方。

    “雲哥哥……”看着雲澈離去的身影,鳳雪児雙手緊張的合在身前,過了好一會兒,才轉過身去,用很慢的速度飛向了流雲城。

    以雲澈如今的境界,再加上幻光雷極,數百里的距離,對他而言已根本算不上什麼。他飛過流雲城範圍,穿過一大片潮溼的山地,很快,天玄東海的海岸線出現在了視線之中。雲澈速度頓時再次加快,身後,距離流雲城越來越遠。

    萬里無雲無風,今日的東海很是平靜,海面之上只有一環環幻波光粼粼的漣漪。隨着海岸的臨近,一股濃重的海洋氣息撲面而來。雲澈輕輕閉上眼睛,吮吸一口,睜開眼睛時,視線裏,已是一片湛藍的汪洋!

    到達了東海之上。

    雲澈也在這時減緩速度,直至停了下來。他的眼前,一個黑色身影孤寂的飄浮在那裏,他已不知在那裏停留了多久,全身上下,釋放着一股死氣沉沉的氣息和直滲骨髓的冰寒。除此之外,根本沒有一絲活人都會有的生命氣息……彷彿飄浮在那裏的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具死屍。

    就連他身下的大片海域也是死寂一片,毫無波瀾,如同一片被剝奪了生機的死水。

    “看起來,你似乎來的蠻早的。”雲澈停在他身後百丈的位置,淡笑着道。焚絕塵身上的氣息極其陰暗、凶煞,足以讓人單單靠近都會心生恐懼,但還不至於影響的了雲澈。

    黑衣男子轉過身來,一雙漆黑的瞳孔死死的盯在了雲澈身上,臉色僵硬而蒼白,雙眸死氣沉沉,看不到一絲明光。僅僅一瞬間,濃烈、狂暴、陰狠到極點的煞氣、殺氣將雲澈牢牢的鎖定,那雙漆黑眼瞳所釋放出的光芒,都陰厲的彷彿要化成兩道利劍將雲澈的身體撕碎。

    “你居然真的敢一個人來!”焚絕塵低沉的說道。這裏再無外物的牽絆,他可以肆意的釋放對雲澈的恨意與殺意。

    “不然呢?”雲澈雙手抱胸,臉上分明是滿臉的不屑:“當年我屠你焚天滿門都只是一個人,如今不過對付你一個我當年大發慈悲放走的可憐蟲,難道還需要找什麼幫手?”

    “找……死!!!”

    雲澈的話,無疑是將焚絕塵本就膨脹到頂點的憤怒和殺意狠狠引爆,他一聲野獸般的低吼,右臂猛然轟出,一隻漆黑色的大手從虛空中伸出,抓向了雲澈的全身,漆黑大手所罩下的區域,海水瞬間下陷數十丈。

    雲澈眼睛一眯,身影一晃,一個星神碎影避開漆黑大手,然後冷笑着道:“被我簡簡單單一句話就激怒成這樣,看來你這幾年雖然玄力強盛了不少,心境卻是毫無長進,這樣的你,又憑什麼來打敗我?”

    轟———————

    沉重到極點的轟鳴聲中,雲澈之前所在位置的下方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並將海風都帶的一片狂亂。

    焚絕塵的一雙眼眸猶如化作惡魔的血瞳,身上的氣息更是狂暴了數倍:“你——”

    “這裏距離流雲城很近,你也不想我們之間的交手禍及流雲城吧?”雲澈重重一句話堵住了焚絕塵的聲音:“你應該也同樣不想被外人察覺,從而靠近打擾我們解決生死恩怨。還是選個更合適的地方吧。”

    雲澈說完,不等焚絕塵迴應,已向東方深海區域飛去。

    焚絕塵一雙暗目依然牢牢鎖定雲澈,卻沒有再次攻擊,而是緊隨雲澈身後飛向東方,面對雲澈的幻光雷極,速度卻是絲毫沒有落下。

    “茉莉,他現在的玄力什麼級別?我的確感覺到,他的氣息比三個月前又強出很多。”雲澈慎重的問道。

    “君玄境六級!”茉莉冷冷的道:“和在鳳凰神宗時,讓你狼狽而逃的鳳天威是一個級別!雖然玄力沒有鳳天威雄厚,但他玄功特殊,綜合之下,說不定還要稍稍勝過鳳天威!我看你怎麼應付!”

    “嘶……這麼誇張!!”雖然早有心理準備,雲澈還是狠狠吸了一口涼氣。

    三個月前,焚絕塵是君玄境五級!

    而君玄境界一個小級別的提升,就算是是在資源、底蘊極其雄厚的聖地、守護家族這等勢力,都要百年甚至數百年的時間,就算資質逆天,也要數十年。

    而焚絕塵,僅僅用了三個月!

    “他這麼誇張的實力和成長速度,究竟是怎麼回事!”雲澈小聲呻吟道。

    “你與他交手時,儘可能逼他用出全力。只要他動用源力,我或許就可以大致摸清他的所有底細……包括他融合的那個靈魂是什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