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妖界,妖皇城。

    距離雲澈帶著蕭雲和天下兄妹離開幻妖界,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

    三個月的時間,妖皇城的腥風血雨逐漸落幕,開始呈現出已經百年未曾有過的安和平靜,妖后也成為了整個幻妖界絕對至高無上的存在,再無人敢逆,無人能逆。

    「最後一個異徒剛剛已經在城南找到並處決。百年前天玄大陸共安插入十九個異徒,如今已全部拔除!這十九人中,十一人來自天玄大陸的聖地之一至尊海殿,另外八人來自天威劍域。」

    大殿之中,慕雨白單膝跪地,恭敬的向妖后稟告道。之所以會知道一共有十九個,自然是依靠雲家的玄罡攝魂。在扒出第一個后,其數量、目的、其他人的大致位置,以及如何進入、做過什麼,都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妖后一身赤金長裙,頭戴紫色琉璃,腰束赤熒絲帶,全身上下釋放著極致的華貴與威嚴。一張白雪般的嫩顏雖無粉黛卻幻美無雙,唇若櫻瓣,眸若寒星,雖然沒有了曾經的死寂和威凌,但依然冷漠。沒有人會懷疑,如果這雙美眸若能盈盈彎翹,必能迷倒芸芸萬生,傾倒千世浮華。

    但她美眸中的柔光,只會因雲澈一人而綻放。

    「直接處死?這最後一個異徒,可有玄罡攝魂?」妖后問道。她冷澈的眸光捕捉到了慕雨白眼眸深處的異樣。

    「妖后,在處死之前,確有進行過玄罡攝魂,」慕雨白頓了一頓,臉上露出擔憂:「從他口中,得到了一個不好的訊息。」

    「。」妖后那張絕美到無法用凡間言語去描繪的容顏上儘是冷漠和懾人的威嚴,毫無表情。

    慕雨白字字慎重的道:「這些來自天玄大陸的異徒帶著一種極其特殊的傳音石,裡面封印著一種極強的傳音玄陣,能從我們幻妖界直接傳音到天玄大陸,這種傳音石極其貴重和稀少,而且使用一次便玄力全失。在拔除至尊海殿的十一人時,根據玄罡搜魂,他們共帶了七枚這樣的特殊傳音石,並在一年三個月前全部用盡,傳天玄大陸的最後一個消息時,妖后大典尚未召開。」

    「這些你在數月前已過,再次提起,莫非是天威劍域的傳音石並未用盡?」妖后月眉稍稍一沉。

    「是。」慕雨白點頭,收緊的眉頭始終沒有舒展:「天威劍域的八人只帶了三枚傳音石,但過去百年,他們僅僅用了兩枚,而最後一枚是在三個月前才用!」

    「什麼!?」妖后臉色猛然沉下。因為她清楚的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而且沒有僥倖在最後一次傳音中,那個人著重提到了關於雲澈的事!而且極盡完整包括他雲家之子的身份、來自天玄大陸、從蒼風國帶妖王遺體、平淮王之亂、得到金烏傳承、和妖后成婚全部都傳了天玄大陸!!」

    這些,在幻妖界非但不是什麼秘密,反而可謂是婦孺皆知!幻妖界人人皆知妖后,更是人人皆知幻妖歷史上第一個妖君!

    妖后本就冰冷的眸光變得更加冰寒刺骨,讓慕雨白全身猛的一僵,難以喘息。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緩過氣來,繼續道:「如此一來,天威劍域必定已經知道了澈兒的身份。他在天玄大陸危險了!澈兒雖然天資極高,進境神速,但怎麼也不可能是聖地的對手。」

    「」妖後知道雲澈身上太古玄舟的存在,藉助太古玄舟,遇到再大的危機,他也可以遠遠遁離,應該不至於遇到致命危險。但要讓她完全放心,更是不可能她的父皇是折在天威劍域,雲滄海和雲家先烈也都同樣是栽在天威劍域的「天威鎮魂陣」,一個天威劍域便已如此可怕,雲澈的身份一旦在天玄大陸暴露,要面對的,又何止是一個天威劍域,後果幾乎是整個天玄大陸與他為敵!

    「那個異徒在傳音時,有沒有提過到輪鏡?」妖后沉聲問道。

    「確有過!」慕雨白這才想起自己遺漏了極其重要的一點,臉色再變,牙齒微咬:「妖后大婚那日,曾宣布以妖皇至寶輪鏡為聘這句話,他也完整的傳了過去糟了!」

    「的確是個極快的壞消息。」妖后側過臉去,不讓慕雨白看到她冷漠瞳孔中盪動的擔憂。在妖后大典上,所有人都知道了遺失多年的輪鏡在雲澈的身上,但他歸還了妖皇璽,之後卻從不提要歸還輪鏡,妖后提過三次,他卻死皮賴臉的不還,之後,她乾脆宣布以輪鏡為聘畢竟,與她成婚的雲澈也算是入了妖皇一族。

    輪鏡雖是妖皇一族世代守護的至寶,但從無人知道其作用和如何使用。

    但天玄大陸卻對輪鏡三個字痴之若狂!當年的幻妖之難,明王之謀,就是以輪鏡為引!以輪鏡為始!

    天威劍域知道了輪鏡極有可能在雲澈的身上,那麼或許就不會公開雲澈的身份,然後尋機會「獨吞」輪鏡但這一點絲毫不讓妖后輕鬆,因為她想到了更可怕的一點:

    天威劍域知道了雲澈的身份但云澈卻並不會知道天威劍域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

    「雲家的斷空環還要多久恢復力量?」妖后猛然轉過身來,聲音冰冷刺骨。

    「雲家上下也在擔憂雲澈的安危,所以不惜動用了之前收到的所有紫脈神晶,全力為斷空環恢復力量,但即使如此,要完全恢復,最短也要三個月,不過最長也不會超過六個月」

    斷空環,便是當年雲輕鴻夫婦潛入天玄大陸所用的秘器。

    「三個月」很顯然,妖后對這個時間很是不滿,她目光一動,忽然道:「明王的蹤跡查探的如何了?」

    「慚愧,最近一月並無進展,我們定會」

    「本后再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妖后冷冷的打斷慕雨白的話:「三個月內,務必找到明王藏身所在!但不可再像前幾次那樣貿然攻擊,而要第一時間告知本后!明王雖元氣大傷,但也絕非常人所能對付!只需知道他的藏身之處,本后自會親自出手取他之命!」

    明王當初逃走所用的血遁之法,妖后已根據在淮王府地下搜到的記載墮炎魔功的玉簡洞悉透徹。明王若是落到她手中,就算再次不惜代價使用血遁,也別想逃生。

    「若是這三個月內依然找不到明王所在,你們全部自斷一指謝罪!」

    慕雨白全身一凜,惶然道:「雨白辦事不力,妖后息怒三個月內,雨白定不敢再讓妖后失望。」

    「退下吧讓雲輕鴻速來見本后!」妖後轉過身去,背對慕雨白。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息沉甸甸的覆滿整個大殿,讓慕雨白大氣不敢喘一口。

    「是!」

    慕雨白退下,一直出了大殿,他才重重呼了一口氣,手掌一摸額頭,沾了滿手的冷汗。

    「呼好歹是我外甥媳婦啊。」慕雨白滿腹委屈的嘟囔一句,腳步心翼翼的離開。

    同一時間,天玄大陸,冰雲仙宮。

    清晨時分,天已大亮。之前的這個時候,雲澈已經在用霸皇丹為冰雲女子提升玄力。而此時,雲澈卻依然躺在那張楚月嬋睡了幾十年的冰床上,眼睛也一直閉合,似乎還在熟睡之中。

    這時,他的身邊忽然紅光一閃,一個紅髮紅衣,身材嬌玲瓏的少女出現在了那裡,她面色冷寂,一雙瞳眸閃爍著妖異的光華。

    雲澈睜開眼睛,一下子坐了起來:「茉莉,你怎麼出來了?」

    「今天是你和焚絕塵約戰的日子,你該不會忘了吧?」茉莉斜著纖細的眉毛,淡漠的道。

    「當然沒忘。所以我現在在養精蓄銳。」雲澈滿臉輕鬆的道。

    「看起來,你的確是一點都不擔心,我可是已經提醒過你他的玄力比之三個月前必定會暴增哼,算了,在這之前,有一個好消息,你要不要聽?」

    「好消息?」雲澈剛要詢問,忽然發覺茉莉的身上竟然沒有了天毒珠的凈化氣息,他頓時猛的向前,驚喜的道:「難道你身上的魔毒全部凈化了?」

    「沒錯,全部!」茉莉側過臉,但云澈可以看到,她的唇角輕微的上翹但這次,她不再是冷笑,而是一抹很淡,但真真正正的淺笑!

    仔細算來,他和茉莉相遇相處,到現在,已是整整六年零十個月的時間。

    他卻是第一次看到茉莉露出真正的笑顏雖然很輕微,很短暫。

    「太好了!!」雲澈一聲低呼,他的喜悅發自肺腑,發自靈魂。不是因為擺脫魔毒夢魘可以為他提供巨大的助力,僅僅是因為她擺脫了魔毒的夢魘。

    「不愧是天毒珠,這種有著『弒神』之名,還侵入靈魂的魔毒,居然也可以做到完全凈化。我當初發覺自己中了這種魔毒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茉莉看著自己的手掌,低低的道。現如今,她的魂體完全純凈如初,再無一絲一毫的弒神絕殤毒。關於這種毒的可怕,她遠比雲澈清楚的多縱然是上古真神,中了這種毒,也基本只有隕滅的結果。

    而她,卻活了下來,還將弒神絕殤毒全部凈化。而且只用了不到七年的時間。

    「喂明明是我的功勞好不好,要幸虧那天晚上我在蕭門後山撿到你,剛好身上又有天毒珠,否則的話哼哼。」雲澈滿臉不忿的道。

    茉莉一聲冷笑,不屑的道:「哼,要不是遇到我,你死了沒一千次也有八百次了!」

    「」雲澈語塞。

    「還有一件事,也差不多可以告訴你了。」茉莉仰著比最精緻的瓷娃娃還要精緻萬分的臉頰,微帶得意的道:「我當年聲稱封鎖了自己的玄力其實是假的!」

    茉莉完,等著雲澈露出震驚瞠目抓狂之類的神情,但,聽完她這句話的雲澈只是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點頭:「噢,我知道啊。」

    「你知道?」驚訝的人反倒成了茉莉:「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大概是在太古玄舟上的時候。」雲澈雙手枕在腦後,靠在冰牆之上,聲音軟綿綿的道:「在太古玄舟承受空間風暴的那十八個月中,我的身體和精神每次要到崩潰的最終臨界點時,空間風暴就會忽然減緩,讓我有短暫的喘息之機整整十八個月,我每次能承受的時間都在增長,但每次都是在臨近點時減緩,從無例外。」

    「那十八個月間,我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求生上,根本分不出一絲多餘的精神去思慮其他,後來空間風暴停止,我想那十八月時,就開始猜到一定是你干涉了空間風暴,因為不可能有持續整整十八個月的巧合,而你又和我共用一體,能清楚的感覺到我什麼時候到了崩潰臨界點。」

    「那你為什麼不點破?」茉莉頗為詫異的看著雲澈,空間風暴是她干涉,太古玄舟最終會停止在幻妖界,也是她干涉太古玄舟的軌跡而無意間造成:「在金烏雷炎谷遭遇明王,被逼到絕境,甚至差點死在明王手上,你也似乎完全沒有想過要借用我的力量!」

    「因為我知道你這麼做的用意,是不想讓我對你產生潛意識的依賴,從而嚴重影響到我的成長。再加上我畢竟只是猜測,我也一直都在努力的告訴、暗示自己那只是猜測,從而讓我在任何狀態下都必須依靠自己不遺餘力,而不敢去依賴於你『可能沒有自封的力量』就這麼簡單。」

    茉莉:「」

    茉莉的粉腮輕微的鼓了鼓,她這種惱氣的可愛樣子,雲澈兩三年都不一定能見到一次,剛要調笑她一番,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怔,身體一彈,上半身幾乎是直接撲到了茉莉身前,急切無比的道:「茉莉!所有魔毒已經凈化,是不是就意味著你可以隨意動用自己的力量了?快幫我探知一下仙女在哪!這是當初你主動答應我的!」

    無彈窗,百度搜索(雲[來]閣),裡面更新速度快、廣告少、章節完整、破防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