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一前一後,以快到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速度快速深入着神域。

    爲了不讓兩人交戰的玄力餘波禍及到流雲城,雲澈儘可能的拉遠着距離。從百里到兩百里,再到三百里……回首看去,海岸線已完全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整整六百里之後,雲澈才終於停了下來。

    這裏,是一片多島區域,視線中星羅棋佈着大量的礁石和小型島嶼。而到了這裏,海風也早已不再溫和,下方海浪翻騰,耳邊風聲呼嘯,兩人的頭髮被完全吹散,衣服獵獵作響。

    “就這裏吧。”雲澈轉過身,面向焚絕塵。在這個位置,他便可以肆無忌憚的釋放全力。

    “你爲自己找了一塊不錯的墓地!”焚絕塵一雙幾乎沒有眼白的黒瞳釋放着惡魔般的陰光。這一路之上,他鎖定雲澈的戾氣和殺氣,沒有片刻弱減過,讓飛在前面的雲澈自始至終都感覺彷彿有一把漆黑的刀刃抵在自己後心上。

    “看來你對今天能殺了我很有自信啊。”雲澈的髮帶已被吹開,一頭黑髮在強勁海風的吹拂下肆意飄散,卻與焚絕塵的陰氣沉沉不同,反而透着一股灑然飄逸。

    “我焚天門上下七萬族人……我的父親,我的師父,我的爺爺……全部死在你的手上!我與你之仇,與你之恨,不共戴天!爲了能殺你,我經歷你永遠無法想象的地獄!”

    “我如今還拼命活着的理由之一,就要將你碎屍千萬斷!今日,我不但要你血債血償,還要讓你嚐盡我承受過的所有痛苦!!”

    焚絕塵在咆哮,臉色一片可怕的猙獰,身體周圍一層黑氣不安的躁動着。

    “無法想象的地獄?”雲澈冷笑:“在我面前,還沒有人配提‘地獄’兩個字,你更不配!我這一生殺過的人,要比你這輩子見過的人還要多的多,小小一個七萬來口的焚天門,我幾乎都快要忘記了。只不過,我以前殺人時,都會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至於你,若不是因爲當年小姑媽爲你求情,估計你現在連骨頭都風化了,你不感激我饒你一命,然後好好珍惜我賞賜給你的性命,反而帶着莫名其妙的自信聲稱要殺了我,哈哈哈哈,數年不見,你居然毫無長進,依然只是個目空一切,空有自傲自大的可憐白癡!”

    嗯?活着的理由之一?

    難道他還有其他要殺的人?

    本是勁吹的海風在一剎那間停滯,海面也完全停止了翻騰,整個世界忽然陷入了可怕的死寂,再也沒有了一絲的聲音。焚絕塵的身上升騰起近乎沖天的黑氣,一雙眼睛更是漆黑的猶如無盡的深淵……雲澈的話可謂惡毒至極,讓焚絕塵本就極深的殺意和恨意瘋狂的焚燒、沸騰!!

    “紅兒,準備打架了。”天毒珠中的茉莉向正呼呼大睡的紅兒提醒道,然後饒有興趣的看着外面的世界,低聲自語:“他在故意激怒焚絕塵,而這焚絕塵也果然一觸即怒。”

    錚!!

    雲澈手中紅光一閃,劫天誅魔劍閃現,而他將劫天劍抓在手中的那一刻,雙臂猛的一沉,要不是他反應足夠快,身體險些失去平衡栽到海里去。

    “~!@#¥%……”手中的劫天劍重量暴增,釋放的劍勢和硃紅光芒也有了輕微的不同,劍體現身那一刻,大有一股風雲變動,滄海驚濤般的龐大氣勢。只不過,在劍身和劍柄連接處的明珠之內,一個正在以很不雅觀的姿勢酣睡的袖珍少女將這驚天動地的氣場給沖淡了不少。

    “紅兒,你是不是又偷吃東西了!!”雲澈用心念咆哮道。劫天劍比之他上次喚出,要重了十多萬斤,劍勢更是強盛到了幾乎要脫離他的掌控……他一萬個確信紅兒這段時間不僅僅是偷吃了東西,而且偷吃了很多!

    “嗚……”似乎是聽到了雲澈的吼聲,紅兒在睡夢中發出一聲嗚咽,但卻沒有醒來,換了個姿勢,繼續睡了起來。

    “……”雲澈現在兩萬個確信紅兒一定偷吃了不少東西……因爲她每次吃飽之後,都會大睡很長時間。

    咔嚓!!

    一道黑色閃電在焚絕塵的手間劈過,一把通體漆黑,繚繞着詭異黑芒的長劍被他抓在手中:“雲……澈……我要你……死無全屍!!”

    “就憑你?”雲澈一臉不屑的冷笑,他看了一眼焚絕塵手中的漆黑之劍,臉上露出更深的蔑視之色,然後乾脆手臂一甩,將劫天劍……也就是紅兒又收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這把低等的王玄劍就是你的武器?嘿……”深深的嘲諷、不屑,甚至憐憫清晰的掛在雲澈的臉上:“這等垃圾貨色,我平時連看都懶得看一眼,卻好像是你最珍視的兵刃啊,真是可憐啊。可憐到我都不好意思用我的劫天劍來和你交手……因爲那實在是太欺負你了。”

    面對焚絕塵已經滔天裂地的恨火與怒火,雲澈似乎還嫌不夠,惡毒的言語毫不留情的扎刺、羞辱着焚絕塵本就瀕臨失控的神經與靈魂。雲澈不但收起了劫天劍,就連身上的氣場都大幅度的收斂,然後向焚絕塵伸出一根手指,輕蔑無比的勾了勾:“就憑你這把破劍,我都不好意思用劫天劍和你打,不然都會覺得是欺負你。既然你這麼拼命的想要殺我,那我今天就給你足夠的機會!”

    “我給你四個時辰的時間!”面對焚絕塵已完全扭曲的面孔,雲澈卻是笑眯眯的伸直四根手指:“你沒聽錯,是整整四個時辰!這四個時辰之中,我不會還手,更也不會遠遁,任由你隨便攻擊,讓我看看,這足足四個時辰的時間,在我毫不還手的狀態下,你有沒有能力殺的了我!”

    “而如果連這樣你都殺不了我……”雲澈的笑意變得譏諷輕蔑:“那就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丟人現眼了!!”

    轟!!

    焚絕塵的背後,一排怒濤沖天而起,直漫百丈高空。短短几年時間,在靈魂的融合之下,他的玄力從靈玄境暴增至了君玄境。他本是無比確信着如今的自己要殺雲澈根本是易如反掌……要考慮的,只是該用什麼方法纔可以讓他死的最爲悽慘,至少要受盡千般折磨,萬般痛苦。

    但終於面對雲澈,他從對方臉上看到的卻不是恐懼和乞求,反而是他平生最厭惡的蔑視和嘲笑。

    “你……會……後悔……你說過……的……每一個字!!”

    焚絕塵口中的每一個字眼,都陰森的彷彿來自最深層的地獄。無盡的恨意和殺意完全充斥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每一滴血液,每一絲靈魂!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剎那,天色忽然間暗淡了下來。

    “哦?”雲澈下意識的一擡頭,看向了上空。

    本是湛藍無雲的天空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陰暗,沉重的黑暗從四面八方緩緩壓下,彷彿有一隻黑暗魔神在無聲的吞噬着整片天地。

    “怎麼回事?”

    驚人的變化,讓雲澈心中劇震。三個月前,他和焚絕塵只有一個照面的交手,那時,天色也有過小幅度的陰暗,但和此時相比,何止是天差地別!

    焚絕塵的力量極爲特殊,他早有心理準備,但沒想到焚絕塵在憤怒之下的力量全開,居然會引發這種……簡直堪稱“天地異象”的詭異情景。

    濃稠的黑暗持續的沉下,吞噬着所有的明光,一股惶恐的氣息充斥在了天地之間,海潮不安的涌動,波濤混亂的翻滾,本是湛藍色的海域,赫然已變成了完全的漆黑色,翻騰的海面甚至泛動着粼粼黑光。

    “這是!”雲澈的心海之中,傳來茉莉一聲帶着深深驚疑的聲音。

    因爲眼前的一幕,狠狠觸動到了茉莉靈魂深處……一個來自遠古星神的記憶畫面!一個名字……一個本不該存遺於世的可怕名字出現在她的靈魂之中。

    “吞天噬日,永夜無光……永…夜…幻…魔…典!?”

    “永夜幻魔典?”雲澈頓時怔然:“這是焚絕塵所用的玄功?難道在你的那個世界,你見過這種詭異的玄功?”

    “我沒有見過……應該說,整個混沌空間,都不應該有人見過!”

    茉莉的聲音很低沉,雲澈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過於劇烈的心靈震盪,而她說出的話,更是讓雲澈一陣莫名。

    “不要分心!”茉莉忽然喝道:“那是不是永夜幻魔典,我現在還無法確認。今日無論用什麼方法,你都必須擊敗他!如果做不到,我會親自出手……這個人身上的祕密,我必須全部摸清!”

    茉莉的聲音,沉重的讓雲澈心驚。他不再多問,現在也不會追問的時候,他迅速收凝心念,全身玄氣激盪,眼神,再度化作之前的輕蔑,口中不緊不慢的道:“你倒是攻過來啊,別忘了,我只賞給你四個時辰的時間,讓我看看,你是真的有能力殺了我,還是依然只是個眼高於天手低於泥的純種廢物!”

    黑暗依然在持續蔓延,雲澈這才發覺,焚絕塵的背後,赫然出現了一大巨大的黑暗漩渦,漆黑的漩渦在膨脹,黑的無比純粹,猶如一個可以吞噬萬物的空間黑洞。

    “小心!這是一個黑暗領域!要麼全力撕開,要麼儘快脫離!”茉莉沉聲說道。原本,對於雲澈和焚絕塵的約戰,她並不怎麼上心,只是很有興趣知道在很大的實力差距下,雲澈會用什麼“卑鄙無恥”的手段來取勝。

    但如今,焚絕塵被激怒之下,力量全開,讓茉莉的心魂產生了可謂從所未有的巨大震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