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吧!!」

    轟————

    轟隆隆隆————

    轟轟轟———

    流雲城中,持續的轟鳴聲從遙遠的東方傳來,雖然隔的極遠,但依舊沉悶的讓人心臟難受欲裂。而如果此時告訴流雲城的人這是六百里之外兩個人交戰的聲音,絕對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而這沉悶至極的轟鳴聲不但格外密集,且整整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都未曾停息。有不少流雲城民來到城東,眺望東方,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

    嘶啦!

    嘶啦!!

    兩道長長的漆黑裂痕劃過了雲澈的虛影,焚絕塵揮出的每一劍都帶著陰寒刺骨的黑暗玄力,但他暴風驟雨般的連轟幾十劍,轟中的,卻全部是雲澈的殘影,最後一劍的轟下,海浪被狠狠的切開,而雲澈的身影卻在視線中越來越遠。

    「呃呃呃呃呃呃啊!!」

    海浪翻騰,一股漆黑龐大的玄力風暴引得風雲變色,帶著空間的戰慄轟向雲澈。雲澈目光一凝,雙臂交叉橫在胸前,一聲低吼……

    砰!!

    黑暗的玄力風暴狠狠撞擊在雲澈的身上,將他帶翻了幾十個跟頭,正下方的一塊千丈巨礁被掀飛到空中,還未落下,便已在黑暗之中化成細碎的粉末。

    雲澈沒有刻意卸力,身體在黑暗玄力的衝擊下被整整帶飛了七八里之遙,他停住之時,看向了自己的手臂……兩隻手臂的下端,都已變得焦黑一片,沒有流血,也沒有痛楚……甚至感覺不到了皮肉的存在!

    呼!!

    鳳炎在他的手臂上起,轉眼之間便將這詭異的焦黑色驅散,被吞噬的皮肉也已肉眼可見……完完全全打破常識的速度緩慢重生著。

    「焚絕塵,已經一個半時辰了!你可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哈哈哈哈哈……」

    雲澈依然在狂笑,但全身上下,卻沒有一處是輕鬆的。每次焚絕塵攻擊的間隙,他都會毫不留情的嘲諷,彷彿自己才是絕對的強者,在戲耍、折辱、玩弄著耗子一般的對手。但實際情形如何,他心知肚明。

    而時間拖的越久,焚絕塵也明顯變得愈加暴躁,吼叫聲早已嘶啞,身上釋放的黑暗玄力也已明顯衰弱了一大截,但攻擊卻依然猛烈無比,每一次,都是幾乎不要命的全力……整個人如同殺紅了眼的瘋子,目光里只有雲澈!心魂里只有殺死雲澈這唯一的意念!

    嘶啦!!

    一道數十丈的黑暗劍芒橫切而至,將空間粗暴無情的撕裂,雲澈身影微晃,已出現在五十丈之下的海面,他看著再次暴吼著衝上來的焚絕塵,口中忽然一聲默默的低嘆。

    單論玄力,焚絕塵的確完完全全的超越他。正面交手,他雖然不至於短時間內慘敗,但也是必敗無疑。

    但,焚絕塵終究是太年輕了。

    而且心性,也過於極端。

    當初在焚天門,身為焚天少主,他自然不可能經歷什麼生死之戰。

    而在得到這股強大的黑暗玄力后,他更是連旗鼓相當的對手都沒有遭遇過。

    而雲澈不但兩世人生,更是經歷過無數的生死之戰。焚絕塵之前咆哮自己「經歷過地獄」,但云澈所經歷的東西,卻是連經歷過地獄的他都不能想象。

    所以,他縱然實力超過雲澈,卻不代表……他一定能勝了雲澈!

    滄雲大陸,那些實力遠在雲澈之上,最終卻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計其數!!

    「看來,根本不需要四個時辰。」雲澈一聲低念,精神凝聚,全力應對著如野獸般臨近的焚絕塵。

    流雲城,蕭門。

    爆裂聲、轟鳴聲、撕空聲……天下第一飄在空中,一直默默的看著東方,在普通流雲城民聽來那只是來自遠方的異常聲響,但他卻是知道這每一道聲響的背後,隱藏的是何等驚世駭俗的力量。

    「已經整整打了兩個時辰了。」天下第一沉著眉頭低聲道:「雲兄弟可是連淮王都能一劍重傷的人……那個叫焚絕塵的年輕人,實力居然驚人到如此程度!」

    「而且還不是屬於聖地的人!」

    「都兩個時辰了,還這麼激烈……好可怕。」天下第七雙手下意識的護在腹前,唯恐驚嚇到腹中的胎兒。

    「大哥那麼厲害,一定不會輸的。」蕭雲信心十足的喊著,只是聲音微微有些發抖。

    「姑媽……你不要擔心,雲哥哥他不會有事的,就算是打不過焚絕塵,也可以用玄舟馬上回來的。」鳳雪児不斷的安慰著蕭泠汐……因為蕭泠汐的氣息一直都處在混亂之中,她的神情沒有一刻平靜過,臉上布滿著擔憂、惶恐、害怕,額頭上一直蒙著一層細密的虛汗。

    蕭泠汐的手一直抓在鳳雪児的雪衣上,抓的很緊很緊。她又一次的乞求道:「雪児,求你帶我過去吧……我真的好擔心,我……」

    「雲哥哥他……他一定不會有事的。」鳳雪児安慰著,然後輕輕的咬了一下嘴唇,而她心中的擔心,根本是一點都不比蕭泠汐少。而且她曾聽雲澈親口過……他並不是焚絕塵的對手。

    「澈不能有事,焚大哥也……他們兩個都不可以出事!焚絕塵他真的不是一個壞人,他還救過我兩次命!如果他被澈殺死了,我一輩子都會無法心安……我必須去阻止他們……他們都打了這麼久,已經夠了!」

    蕭泠汐的聲音帶著驚慌的顫抖,東方傳來的聲音彰顯著那麼的惡戰是多麼的慘烈。兩人之間的死戰,極有可能在一方的死亡才會停止。

    若死的是雲澈,她會痛不欲生,若死的是焚絕塵,她同樣會難以接受。

    「可是……可是我答應過雲哥哥,我不能不聽雲哥哥的話。」鳳雪児心慌失措的搖頭。

    就在這時,來自東方的沉悶爆鳴聲忽然停止,而且許久都沒有想起。那股來自數百里之外的隱約壓迫感,也在這時似乎消失了。

    「啊?終於……打完了嗎?」蕭雲低念一聲,同時,所有人的神情也都變得慎重起來。

    整整兩個多時辰的激戰,無法想象結果會是慘烈到何種程度……

    鳳雪児連忙拿起傳音玉,無比緊張的傳音道:「雲哥哥,你還好嗎?你是不是已經打敗他了?」

    傳音過後,等待中的每一息都沉重的讓人窒息。但很快,來自雲澈的聲音便傳了回來。

    「放心好了,我沒事,也不可能會有事,你們一丁點都不需要心……再有最多一個時辰,我就會回去。。」

    雲澈的聲音很是輕鬆寫意,中氣十足,似乎還帶著淡笑。

    頓時,所有人都重重舒了一口氣。

    ————————————

    天玄東海。

    雲澈將傳音玉緩緩的收回,然後冷目看向前方的焚絕塵。他的頭髮已完全凌亂,全身衣不蔽體,除了嘴角,身上看不到血跡,但卻遍布著猶如被燒焦一般的黑痕。口中在劇烈喘息……但遠不及對面焚絕塵那般粗重。

    焚絕塵停止了攻擊,他目光如狼,胸腔起伏的幅度劇烈到幾乎隨時都會炸裂。身上的氣息比之最初要弱了一大半,但依舊陰森、狂暴、冰寒,殺意,更是沒有絲毫的減弱。

    「你……在……故意……消耗我的……力量!!」焚絕塵漆黑的瞳眸中,閃動著鮮血一般的光芒。

    他性情高傲自負,又對雲澈有著極深的恨意和殺意,所有很容易就被雲澈激怒,暴怒之下狂攻,狂攻之下更是極怒……這兩個時辰,他對雲澈瘋狂攻擊,到了現在,身上的玄力已衰減了超過六成!!

    而雲澈……他的玄力氣息只減弱了不到三成!

    方才那一劍攪起千丈海浪,冰冷的海水落下時,澆淋了他的全身,也讓他的大腦在冰冷的衝擊下忽然察覺到了雲澈的意圖。

    雲澈不驚不亂,笑眯眯的道:「沒錯。你總算是看出來了,不過整整打了兩個時辰才意識到這一點,你實在是不怎麼聰明啊。」

    焚絕塵冷笑,手中的漆黑之劍發出讓人驚悚的顫鳴:「現在的你,在我眼中不過是個必須死的廢物!無論你耍什麼心機手段,今天都別想活著離開!」

    「啊呀呀,看來你不聰明都是在抬舉你。」雲澈滿臉悠然的淡笑:「我能在你連續兩個時辰的攻擊下只守不攻,卻不死不重傷,就算是個蠢貨也該明白,以我的身法和速度,現在的你想要殺我……根本就是痴人夢!」

    先前焚絕塵全力攻擊,無論力量還是聲勢都無比駭人。但如今雲澈已完全確定,焚絕塵在身法和速度之上,絕對要差他一截!

    他很早之前就決定以這種方式對決焚絕塵,就是相信著自己在身法和速度上一定有著不的優勢……現在看來,這種優勢不但存在,而且要比他預想的還要大一些。

    而今,焚絕塵既然已經察覺,也自然就無法再繼續下去。而雲澈,也本就不準備繼續只守不攻了。

    錚!!

    紅光驟閃,劫天劍已被雲澈重新抓在手中,一剎那,強橫無匹的劍勢之下,海浪、風嘯完全平息,猶如被徹底的冰封了一般。雲澈臉上的淡笑,也變成了低沉的冷笑:「而且,今天不能活著離開這裡的人……是你!!」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想看本書最新章節的書友們,百度搜索一下雲\來\閣,或手機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