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雲澈搖了搖頭,向焚絕塵伸出了手掌,卻不是釋放致命一擊,而是將一股積蓄已久的天地之氣釋放,傳到了焚絕塵的身上。

    焚絕塵的傷口頓時被全部封住,近乎枯竭的玄脈和經脈之中流動起微弱的元氣……雖然微弱,但足以讓焚絕塵恢復行動能力,甚至足夠他飛離東海海域。

    焚絕塵眼睛瞪大,眼神恢復了清明。他以手臂支撐身體,艱難的直起上身,飽含着震驚、不甘、怨恨、屈辱的瞳孔死死的盯着雲澈:“你要殺就殺……休想……羞辱我!”

    “羞辱你?”雲澈不屑的撇嘴:“我沒那麼低級的興趣。而且我也不會殺了你。”

    “你……”雲澈的話沒有讓焚絕塵露出絲毫的喜悅,只有更深的屈辱。

    “我四年前沒殺你,是因爲你救了我小姑媽蕭泠汐一次。而我離開天玄大陸的這三年,若不是你,我回來時很可能已經見不到我小姑媽。”雲澈深深的盯了一眼焚絕塵那種滿是恨意的猙獰臉龐:“坦白說,雖然你滿心都是對我的憎惡和怨恨,我卻對你恨不起來,相反還有些感激。”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我救她和你毫無關係!!有種你就馬上殺了我!否則,我必有一天……要你生不如死!!”焚絕塵嘶啞的咆哮着。被自己無比怨恨的人饒恕……甚至感激?這對他而言,是根本無法承受的屈辱。

    “我今天放過你。算是償還你第二次救我小姑媽。以後,我再不欠你什麼!”雲澈冷冷的道:“你若想殺我報仇,那就好好珍惜我第二次饒恕給你的命!你身上的傷雖然重,而且元氣大傷,但以你目前的境界,兩個月的時間就應該能完全恢復。這兩個月之中,你可要好好的躲起來,否則,死了可就白死了!”

    “待下次你來殺我……就別在夢想還能像今天這樣活着離開!”

    空氣依然灼熱,但浪潮總算平息了幾分,焚絕塵緩緩的站起身來,雖然全身虛弱不堪,但他的眼神依然如兇狼般陰惡:“你會……後悔的……我今天之所以敗給你……只是輸在武器上……”

    “待我取回天罪神劍……我會把所有的血債和屈辱……千萬倍的還給你!!”

    天罪神劍?

    焚絕塵的話讓雲澈眉頭一動。

    焚絕塵也迅速察覺到自己在情緒失控下失言,他雙拳緊攥,死咬牙齒,忍着遍體的劇痛騰空飛起,搖晃着飛向了南方。

    “……”雲澈看着他染血的後背,猶豫了一會兒後,沒有追趕,漠然的看着他遠去。

    “儘量多活幾年吧,你死了,她會難過。”雲澈忽然低低的出聲。

    已經遠在兩百丈之外的焚絕塵身體輕微一震。

    “天罪神劍……他爲什麼會想拿到這把劍?”雲澈收回目光,眉頭逐漸收緊,天罪神劍,那可是“魔劍大會”的“魔劍”!

    而且焚絕塵用的不是“得到”或者“奪得”,而是“取回”!

    如果不是焚絕塵表述錯誤,“取回”這兩個字背後的含義,就太過耐人尋味了。

    另外,焚絕塵最後那番話,隱隱約約透露出……他像是知道怎麼駕馭天罪神劍一樣。

    “他會去參加魔劍大會,果然不是沒有原因……他竟然是爲了拿到天罪神劍,而且聽上去他不但知道天罪神劍的存在,還似乎有什麼……特別的淵源或目的性。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你爲什麼不留下他問清楚?”茉莉沒好氣的道。

    “他的骨頭差不多比我還硬,他不想說的事,就算是把他折磨到死,也不可能透露半個字,強行將他留下,也只是白費力氣而已。”雲澈無奈的道:“你也看到了,我之前嘗試對他玄罡攝魂,也是直接失敗。”

    “哼。”茉莉淡淡冷哼,卻並沒有否認,轉而說道:“我之前已經警告過你,他體內的那個魔源,到目前也只吸收了不到一半而已,他今天本有着絕對的把握殺了你,卻依然在你手下慘敗,還被你饒了一命,他屈辱之下,一定會更加瘋狂的去吸收魔源。”

    “他在這短短三個月間的成長速度,你也已經見識到了。你今天不殺他,埋下可不是簡單的風險,而是個絕對有很大可能在短時間內要你命的禍患。你到時候可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這些我都明白。”雲澈緩聲說道:“但畢竟,他多次救過我小姑媽。而且,我太瞭解小姑媽了,她看似堅強樂觀,實則過於善良和心軟,對焚絕塵懷有感激,同時,又一直把焚天門滅門和焚絕塵對我恨意的根源攬在自己身上,如果我真的殺了焚絕塵,她又會把焚絕塵之死的罪孽攬到自己身上,並在心中留下一個或許一輩子都難以打開的心結……與其如此,我寧願選擇給自己留下一個後患。”

    “而且,就憑他兩次救過小姑媽,他也有資格讓我這樣做。”

    一邊說着,雲澈轉過身,看向了東方,同時快速的換了一身略微寬鬆的衣服,將身上,尤其是肩膀上的傷掩蓋了起來。

    “雲哥哥!”

    “小澈!!”

    隨着一股灼熱的風浪分開水面,鳳雪児帶着蕭泠汐快速的飛了過來。

    “小澈,你有沒有事?有沒有受傷?”停在雲澈的身側,蕭泠汐連忙用力抓住他的手掌,焦急的看着他的全身,看到他安然,懸了一路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當然沒事,一根頭髮都沒有少。”雲澈滿臉輕鬆寫意的說道。

    “雲哥哥,對不起……”鳳雪児低下螓首,小聲怯怯:“我……我沒有聽你的話……”

    “我知道,你們是過於擔心我才冒險過來的。”雲澈溫和的笑着,他拉過鳳雪児的手:“我都說了我一定不會有什麼事,沒有騙你們吧。”

    “那……焚絕塵呢?他是不是已經……”蕭泠汐輕聲問道。在飛來這裏的途中,她和鳳雪児都親眼目睹了黑暗與火焰交鋒的恐怖畫面。最後,是火焰焚滅了黑暗……也意味着,是雲澈戰勝了焚絕塵。

    兩人是死敵,最後的場面又是那麼的慘烈……雲澈勝了,也就意味着焚絕塵……

    “焚絕塵嘛……”雲澈微微而笑,伸手指向南方:“他在那裏,雖然被傷的有些慘,但飛離海域還是沒問題的。不過要完全恢復,可能要一兩個月。”

    重傷加虛弱,焚絕塵飛行的速度很慢,甚至一股稍微強勁些的海風都能讓他劇烈搖晃。所以雖然已經過去了好一會兒,但此時依然能在視線的遠處,看到一抹努力遠去的漆黑影子。

    而那模糊的黑影也似乎察覺到了蕭泠汐的到來,速度開始拼命的加快,身體搖晃也更加劇烈,似乎極力的想要逃離……甚至好幾次險些栽到海中。

    蕭泠汐的神情鬆弛了下來,她雙手抱在雲澈的手臂上,螓首輕輕的依向了他:“小澈,謝謝你。”

    “謝我?爲什麼?”雲澈笑着問道。

    “我知道,小澈是爲了我,才……纔沒有殺他。只是……只是這樣……”蕭泠汐閉上眼睛,心中既溫暖,又苦澀和擔心。她不想焚絕塵死,因爲她知道他不是惡人,而且本就很可憐,同時還是她深爲感激的恩人。但,雲澈因爲自己而放過了他,他又會拼命的想要殺了雲澈……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該怎麼想,怎麼做……更不知道該怎樣才能化解焚絕塵對雲澈的怨恨,畢竟,那是滅門之恨。

    “哈哈哈,”雲澈大笑了起來,頗爲鄭重的說道:“焚絕塵他雖然一直想殺我,但他救過小姑媽的命,而小姑媽的命呢,在我看來要比他的命貴重千萬倍,所以我放他走簡直都是天經地義。而且,我放過他,他說不定會感恩於心,再加上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以後應該也就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小澈……”蕭泠汐一聲輕念,抱着雲澈的雙手用力的收緊。

    感受着蕭泠汐所有的緊張、擔憂都煙消雲散,雲澈也完全舒下心來,他一手攬緊蕭泠汐的纖腰,一手牽起鳳雪児的小手:“我們回去吧,爺爺他們一定在擔心我們。”

    雲澈玄氣涌動,向流雲城折返而去,但速度,要比來時緩了好幾倍,心中所想的東西也要複雜的多。

    永夜幻魔典……黑暗玄力……天罪神劍……

    焚絕塵的身上……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

    海面不斷掀起着陣陣波濤,焚絕塵手捂胸口,飛行的越來越慢,他的臉色很痛苦,手掌完全被赤黑色的血液打溼。

    一座小島出現在視線之中,焚絕塵咬着牙,搖晃着飛了過去,精神稍一鬆弛,身體狠狠的栽到了小島邊緣。

    他手撐地面,艱難的翻過身來,口中狠狠的喘着粗氣,雙手十指死死的抓入冰冷的泥沙之中。

    “爲什麼……會這樣……咳……咳咳……”他痛苦的咳着,每咳一聲,都會帶出大片的黑血,甚至偶爾會咳出內臟的碎塊。

    “呵,真是可憐的人啊。”

    一個冰冷錐心的聲音忽然在前方響起,而且音色……似乎是少女之音!焚絕塵猛的擡頭……就在他正前方不到五步的距離,他看到了一抹嬌小的紅色影子。

    一個如鬼魅一般無聲出現在了那裏的少女!

    她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一身華貴的紅衣,披散着紅色的長髮,有着一張精緻的不像話的容顏,而就是這樣一個小女孩,卻讓他全身的神經如痙攣般收緊,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不受控制的瘋狂戰慄着。

    他這一生,縱然在最絕望的時刻,都沒有如此戰慄過。

    “你……你是誰!”女孩的雙眸美麗到妖異,在這雙瞳眸的注視下,他在戰慄中幾乎感覺不到了身體的存在。

    女孩沒有回答他,絕美的臉上露出冰冷的諷笑:“承受了巨大的代價,得到了強大的力量,本以爲可以輕鬆的虐殺仇人。卻沒想到,對方的誅魔劍,偏偏是你力量的最大剋星。你敗的真是讓人憐憫。”

    “……你……到底……是誰!”

    女孩的雙瞳一片冷漠,她緩緩擡起手臂,比初雪還要白嫩的手掌上閃爍起一抹比鮮血還要深邃的紅光:“他不殺你,但不代表我不會殺你!你的身上,竟然出現了在遠古時代就已滅絕的惡魔之力,也註定了你的結局!”

    女孩聲音落下,手心的紅光化成一道極細的紅芒,帶着空間的剎那嘶鳴飛射向了焚絕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