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平淡的描述着這把神話中的劍……而縱然是在她出生的那個世界,誅天始祖劍同樣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在諸神時代,誅天始祖劍之名無人不知,但隨着它的第一個主人,也是記載中唯一的主人三大創世神之首的‘末厄’神元散盡,壽終正寢後,誅天始祖劍也從此銷聲匿跡,再無人見過其蹤跡。直到七十萬年後,混沌的中心,再次出現了誅天始祖劍的劍影。”

    雲澈:“……”

    茉莉閉着眼睛,似乎沉浸在了悠遠的回憶之中,繼續緩緩的講述道:“因處在混沌中心,誅天始祖劍被神族與魔族同時發現,理所當然的,他們都想據爲己有。因爲得到誅天始祖劍,將會擁有在整個混沌空間都至高無上的力量,是諸神都斷然無法抗拒的**。”

    “於是,爲了誅天始祖劍的歸屬,南混沌的神之世界與北混沌的魔之世界展開了惡戰。起初,雙方只是爲了搶奪誅天始祖劍而戰,但,隨着惡戰的激化,大量的神隕滅在魔的手下,而大量的魔,也葬身在神的手中,於是,仇恨開始滋生、蔓延、加劇,也讓神魔之戰更加的慘烈,愈加慘烈的戰爭,又讓隕滅的神與魔越來越多,仇恨越種越深……本是互不干涉的兩個世界、世間惟二兩個神之層面的種族,就此成爲了不死不休的死敵。交戰更是一年比一年慘烈……無止無休。”

    雲澈聽的很出神,但心中已經十幾次的咆哮同一句話……這特麼和焚絕塵的事到底有什麼關係!?

    “兩族的惡戰持續了三萬年後,魔族開始潰敗,就連他們的北混沌也被神族步步佔據。殘餘的魔族最終被神族逐漸逼到了混沌的角落……”

    “魔族絕望之下,開始了不惜後果的反撲……他們祭出了那個連他們自己都無比恐懼的禁忌之器……”

    “邪嬰萬劫輪!”

    說起這個名字,茉莉的纖眉出現了剎那的顫動,似乎在那段記憶裏,這是一個恐怖到極點……讓真神都聞之戰慄的存在。

    “邪嬰萬劫輪?”雲澈微怔,隨之想起:“七大玄天至寶排行第二,僅次於誅天始祖劍的那個邪嬰萬劫輪?”

    “沒錯。”茉莉再次閉上眼睛:“雖然在七大玄天至寶的排行中,它的位置次於誅天始祖劍,但若論恐怖程度,卻是遠遠超過誅天始祖劍。甚至單論屠戮毀滅能力,它說不定也要勝過誅天始祖劍。”

    “‘誅天始祖劍’是由混沌中心至純至聖的力量所孕生,是一把至強至聖之劍。而‘邪嬰萬劫輪’卻是截然相反的另一個極端,它是由混沌空間至陰至惡的所生,蘊藏着最極致、最恐怖的負面力量。其力量一旦引動,縱然是神靈都無法控制,更不可能駕馭。所以,邪嬰萬劫輪雖然一直都在北混沌之中,但魔族歷來都是拼命的將其封印隔離,別說動用它的力量,就連靠近都不敢。即使在與神族的交戰中步步敗退,也從未想過動用邪嬰萬劫輪之力。”

    “但,神族面對魔族的潰敗,並逐漸佔據北混沌後卻依然步步緊逼,意圖將魔族趕盡殺絕。魔族在悲哀絕望之下,近乎是喪心病狂的動用了邪嬰萬劫輪。”

    茉莉的眉頭在不自禁的收緊,就連聲音,也出現了些許的痛苦,似乎那記憶裏的畫面實在太過可怕:“邪嬰萬劫輪的力量被引動之時,一個似嬰兒啼哭,卻陰森恐怖到極點的聲音傳遍了混沌的每一個角落,死亡的氣息和陰影更是籠罩了每一方空間……”

    “若是鼎盛時期的神族,或許還可以合力抗拒邪嬰萬劫輪之力,但,神族雖勝,三萬年的慘烈惡戰,他們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原本鼎盛無比的神族,凋零的可謂慘不堪言,根本無法抵抗邪嬰萬劫輪的毀滅之力。諸神或者被毀滅,或者被重創,或者被邪氣入體,神元極速流失,生不如死。”

    “而遭遇這場厄難的,並不單單是神族,還有引動邪嬰萬劫輪之力的魔族。那場災難之悽慘,要無數倍的超越你的想象……那些被如割稻草般毀滅的不是卑微的生靈,而是真正的神,是放在現在任何一個都可以統治諸天的至高存在。殘餘的神族與魔族爲了生存的希望,不得不聯合起來抵抗邪嬰萬劫輪之力,但卻已經太晚了,兩族全部被逼到了滅絕的邊緣……而邪嬰萬劫輪的力量也終於到了盡頭,兩族本以爲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但邪嬰萬劫輪卻在最後,釋放出了漫天的劇毒,也將神魔兩族送入了最終的絕望深淵。”

    “毒?”雲澈下意識的低念出口。

    “那種毒,名爲‘萬劫無生’。你雖然還算通曉毒理,但這種毒,你絕對沒有聽說過。”茉莉淡漠的道:“它要比天毒珠所能釋放的‘天傷斷念毒’還要可怕的多!可怕到真神都是觸之必死!”

    雲澈心中一震一驚,隨之又一陣迷惑……天傷斷念毒?那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當初使用天毒珠的毒力時,所釋放出的毒雖然可怕,但也沒可怕到超脫理解的程度。釋放完所有毒力,也只是毒漫了三十三座城,七十六個宗門而已。

    ……難道我在得到天毒珠時,其毒力就是嚴重殘缺的?

    茉莉掃了一眼雲澈的反應,卻是理解成了另外一種意思,扭過頭去道:“你不用覺得意外。天毒珠雖以‘天毒’爲名,但毒力卻並不是它的主能力,他的主能力是淨化和淬鍊……且是世間最強大的淨化與淬鍊之力!”

    “不過,縱然是天毒珠的淨化能力,能否淨化邪嬰萬劫輪的‘萬劫無生’,都是未知數。我所中的‘弒神絕殤毒’,和紅兒當初所中的魔毒,都是上古魔族用邪嬰萬劫輪外溢的邪氣所煉。僅僅是外溢的氣息便可生成如此可怕的弒神之毒,由邪嬰萬劫輪的源力所生的‘萬劫無生’會是多麼恐怖,怕是真神都無法理解。至少在我看來,‘萬劫無生’就算是天毒珠都無法淨化。否則,神族也不至於完全滅絕。”

    “……那後來呢?神族和魔族就這樣覆滅了?”雲澈追問道。

    “沒錯。”茉莉漠然的點頭:“神之時代的覆滅,以玄天至寶排行第一的誅天始祖劍爲起點,以排行第二的邪嬰萬劫輪爲終結。”

    “我當年賦予你邪神不滅之血時,曾告訴過你邪神是諸神時代最後隕滅的神。那時,神魔盡滅,混沌一片混亂,無數星球、星界、生靈隕滅,邪嬰萬劫輪的氣息也終於散盡,邪神雖然未死,但身中‘萬劫無生’,也註定擺脫不了隕滅的結局。在生命的最後,他以自己最後的神力盡可能的平緩了混沌秩序的動亂,然後憑藉最後的神元來到了他選擇的隕滅之地……最終隕滅。”

    “關於邪神的這一部分,是我當初在得到邪神不滅之血後,從中所攫取到的記憶碎片,應該是邪神在留下傳承的時候刻意所留。但這些記憶碎片中有着很多的空白,顯然是邪神刻意的隱瞞了一些不想讓後世人知道的東西。就連他選擇的隕落之地在哪裏,和生命最後所做的事是什麼,都被特意抹去了。”

    從邪神不滅之血中得到的記憶……也就是說,茉莉最後說的這段話,普天之下也只有她知道。哦不,現在只有她和雲澈兩個人知道。

    但是!但是!但是!這些到底和焚絕塵有什麼關係!!!

    我就是想知道焚絕塵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離奇的事,怎麼居然扯出了遠古時代的東西!!

    雖然聽着還……蠻有意思的!!

    雖然,那是神之時代的終結,是影響整個混沌空間的彌天大難。但對雲澈而言畢竟太過遙遠,太過虛渺,而且和他的現在、過去、將來,都不會有半毛錢的關係,他聽在耳中只會覺得有意思,或者有些震撼……基本上和聽一個民間杜撰的神話故事沒有太大的差別。

    相比而言,他對焚絕塵的祕密要感興趣的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