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用看白癡的目光狠狠掃了雲澈一眼:“當然不是!而是……焚絕塵和你一樣,有着兩世人生!”

    “什……麼!?”雲澈心中驀地一驚。

    “不過,他和你不同。”茉莉又緊接着說道,“你擁有天玄大陸和滄雲大陸兩段人生……”茉莉稍稍一頓,更正道:“應該說是三段人生,是因爲觸發.輪迴鏡的穿越輪迴之力,而且是兩次。輪迴鏡在發動穿越輪迴之力時,還會同時修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修正’因果,這種能力違逆天道,卻又不擾亂因果律,而且由於輪迴鏡層面的強大,縱然是天道都無法降下天譴。”

    “而焚絕塵……我在最初感覺到他力量和靈魂的異狀時,就曾有過懷疑,但也只是懷疑而已,而且這種懷疑很快就被我自己打消。因爲那時我以爲他的力量是極端負面情緒影響下所衍生的魔化,是普通的魔玄力。方纔讀取了他的記憶,我才發現,當初那個一閃而過的猜測居然是真的……他的身上,被施加了一種輪迴禁術!”

    “輪迴禁術?那是什麼?”雲澈疑問道。這四個字,他同樣是第一次聽到。

    “既然是禁術,當然是爲天地所不容,註定要遭天譴的東西……何況還干涉到了輪迴。”茉莉冷笑一聲,剎那閃過的冰冷笑意帶着一絲對焚絕塵的憐憫:“不過焚絕塵身上的輪迴禁術要比我所知道的那些高級的多,雖然跨越了千年,但靈魂完整度在七成以上。因爲它可是來自遠古魔族的禁忌之術……更精準的說,是來自‘永夜幻魔典’!”

    雲澈越聽越懵……如果直接說焚絕塵是接受了某個上古之魔的傳承,他反而要好理解的多。

    “雖然有着七成以上的完整度,但畢竟不是完整的靈魂,所以焚絕塵的性情遠異於常人,會格外的孤僻、敏感、偏激、極端,也更容易憤怒和失控。”看了一眼雲澈那滿臉糾結的表情,茉莉翹了翹眉角,知道自己所講述的這個層面的東西已經遠遠超出了雲澈的認知層面,只好儘可能說的更爲簡單明瞭一些:“算了,我還是直接告訴你吧,焚絕塵的上一個名字,叫做‘夜荒’,而他的第一個生父,名爲‘夜沐風’,第一個生母,名爲‘夜劍夕’!”

    “夜荒……夜?這不是日月神宮的獨有姓氏麼,難道說……”

    “不!”茉莉將雲澈的話音打斷,淡淡的道:“那是現在而已,在千年之前,可是有着另外一個以夜爲姓氏的勢力……而且,是和日月神宮有着本質不同的家族勢力!”

    “等等!”雲澈在這一刻忽然想到了什麼,因爲他的靈魂深處,竟對“夜沐風”和“夜劍夕”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他迅速沉下心來,循着靈魂悸動的方位,去搜索隨着“冰雲仙魄”傳承過來的冰雲先祖記憶……

    須臾,“夜沐風”和“夜劍夕”這兩個名字,清晰的映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他不自禁的低吟而出:“永夜……王族!?”

    千年前隕滅的永夜王族,對它的記載,或許除了四大聖地,便要數冰雲仙宮的最爲詳細和深刻。而在冰雲仙魄中所包含先祖記憶中,永夜王族隕滅前的最後一個永夜之王,便名爲夜沐風!

    而最後一個永夜之後……也是對冰雲仙宮沐冰雲有着救命恩情的人,名字就叫夜劍夕!

    “沒錯!”茉莉低聲道:“夜沐風,就是千年前被四大聖地聯手所滅的永夜王族最後的一個王,夜劍夕,是那時的永夜之後。而夜荒,便是夜沐風與夜劍夕唯一的兒子,也是永夜王族最後的永夜王子……而永夜王族的核心玄功《永夜幻神錄》,其實就是上古永夜魔族的《永夜幻魔典》!就連永夜王族這個名字,也顯然是取自‘永夜魔族’!”

    “竟然……會有……這樣的事?”雲澈的大腦出現了長久的呆滯。若非這是茉莉的親口講述,以他兩世人生的認知,永遠也不可能把明明是焚天門門主之子的焚絕塵,和千年前被滅族的永夜王族聯繫起來,更是絕不可能想到今年才二十幾歲的他,竟是千年前的永夜王子!

    “那個輪迴禁術究竟是什麼?難道焚絕塵現在的靈魂,就是千年前夜荒的靈魂?你既然是從焚絕塵的記憶裏知道了這些,也就是說焚絕塵恢復了那時候的記憶?永夜王族的家族玄功,又是怎麼回事?”雲澈的心頭盤踞着無數的疑問,每一個問題,都是他想破腦袋都不可能想明白的天大謎團。

    茉莉卻沒有直接回答他問出的任何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說道:“千年前,永夜王族遭遇四大聖地聯合剿殺,永夜王子夜荒被殘忍殺害。永夜之後夜劍夕爲了救死去的兒子,不惜違背先祖嚴訓,動用了‘永夜幻魔典’的禁忌之術,強行禁錮了夜荒馬上就要消散的靈魂以及所有的精血,並以夜沐風兩成的靈魂爲引,發動了違逆天道的輪迴禁術,讓夜荒的靈魂與精血可以長久不散,並在特殊的時機之下可以借體輪迴重生。”

    “很顯然,那時候永夜之王與永夜之後已經預見到了永夜王族會被覆滅的結局,所以用這種辦法來留下一絲血脈……否則,他們不至於違背祖訓,動用這種會遭受天譴的禁術。”

    雲澈:“……”

    茉莉知道靈魂層面的東西,是如今的雲澈斷然無法真正理解的。她更直白的道:“簡單的說,是千年前的夜荒已死,且是身魂皆死,後由夜沐風分散出自己的兩分靈魂,由夜劍夕施展魔族禁術,藉助夜沐風的兩分靈魂強行讓夜荒死去的靈魂復生,然後再施加我所說的輪迴禁術。在輪迴禁術之下,夜荒復甦的靈魂和精血將不會在短時間內消散,並且若是能夠遇到初生三個時辰內便死去的嬰兒,便可保留部分靈魂與血脈借體重生。”

    “也就是說,真正的‘焚絕塵’,其實在出生的時候就死了,現在的焚絕塵,肉體是焚斷魂的第三子,血脈,是焚天門與永夜王族的混合,靈魂,卻是遊蕩了千年的夜荒之魂?”雲澈怔怔的說道。

    這特麼的,簡直比我的兩次穿越輪迴還要複雜的多!

    大千世界,真是什麼妖魔鬼怪都有!

    “沒錯。不過靈魂不單單是夜荒的靈魂,而是夜荒和夜沐風靈魂的結合體,但以夜荒的爲主。而且在輪迴禁術的保護下,千年的遊蕩,也只讓這個靈魂消散了不到三成而已。”茉莉解釋道。

    雖然過程、禁術,雲澈一無所知,也無法理解,但結果,他總算是聽懂了,沉吟一番,緩緩的道:“那麼,焚絕塵的忽然變化,是他‘借體重生’後,沉睡了二十多年的血脈和靈魂甦醒了?”

    “血脈一直存在,並無甦醒之說,就算永夜魔族的輪迴禁術,也不可能讓借體重生的血脈保留以前的力量。至於靈魂,以夜荒的靈魂殘缺度,若無其他意外,記憶要在三十歲之後纔會甦醒。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發生了。”茉莉的眼睛稍稍的眯了眯:“四年前,在你將焚天門滅門離開後,還殘留了一口氣的焚義絕將一枚漆黑色的鑰匙交給了你沒有下殺手的焚絕塵。”

    “漆黑色的鑰匙?那是什麼?”雲澈萬分疑惑。

    “焚義絕交給焚絕塵鑰匙時,告訴它這是先祖留下的禁忌之物,裏面隱藏着一個禁忌可怕的祕密,只有焚天門遭遇滅頂之難時才能動用。不過看樣子,應該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個祕密究竟是什麼。焚絕塵按照鑰匙上所刻的玄力印記的指引,到了黑煞國一處萬年不見日月的極惡之地,用那把鑰匙,打開了一個……封印着千年靈魂的封魂棺!”

    “而那個封魂棺內,封鎖的……正是夜沐風的殘魂!”

    “哈?”雲澈再次驚呆……這尼瑪!這輩子聽過的最荒誕的笑話都沒這麼扯淡!

    雲澈的記憶,回到了他正式成爲冰雲仙宮弟子的第一天,他一邊回憶,一邊緩慢的說道:“當初,太上宮主封千悔和我說起千年前的永夜王族時,曾提及過永夜之王的最終下場。她說永夜之王因遭遇妻兒被殺、全族盡滅,極度的怨恨和悲傷之下,忽然魔化,並且成爲天玄歷史記載中第一個真正‘魔化’的人。魔化後的永夜之王異樣強大,但也不可能對抗四大聖地的合圍,最終他被四聖地之主聯手所殺。而身體縱然被完全毀去,靈魂也久久不散……似乎是因玄力魔化而產生的靈魂質變。”

    “於是,四聖地只能以封魂棺將永夜之王的靈魂封鎖……封千悔還說過,千年的時間,永夜之王的靈魂應該早就消散了。”

    “焚絕塵所找到的,就是那個封神棺!?”

    【忘記的請回翻第381章】

    “若無封魂棺,永夜之王夜沐風的靈魂的確早已完全消散。可笑的是,這封魂棺在封鎖夜沐風魔魂的同時,卻也將之保護!更可笑的是,藏置封魂棺的地方卻是天玄大陸陰氣最重的國度——黑煞國中最爲陰戾的地方,那裏的氣息非但不會加快夜沐風魔魂消散,反而會在相當程度上遏制其消散。也因而,夜沐風的殘魂竟是在整整千年之後,還留存了近四成之多。”

    “……”雲澈動了動眉頭,若有所思。

    焚絕塵在焚天門借體重生……封魂棺的鑰匙不在任何一個聖地的手中,卻偏偏在焚天門手中……如果只是巧合,也巧合的太離奇了些……

    封魂棺封鎖的同時也在“保護”……最陰之國的最陰之地……導致永夜之王本該散去的魔魂千年未絕……

    最終,卻又是焚絕塵拿着封魂棺的鑰匙開啓了封魂棺……

    這一切的一切,竟“和諧”的像是安排好的一樣!

    但,讓焚天門滅門的是自己,並且也是自己因小姑媽而只留了焚絕塵一人的命,也是這個原因導致封魂棺的鑰匙到了焚絕塵的手中……如此,又不應該是被“安排”好的。

    難道,這世上竟真的存在巧合到如此程度的事……

    莫非是上天也憐憫着永夜王族遭遇的悲劇?

    沉吟間,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皺眉問道:“‘永夜幻神錄’便是‘永夜幻魔典’,是一種早就不該存在於世的上古魔功……既然如此,也就是說,千年前,永夜之王夜沐風的‘魔化’,並不是世人所以爲的那種‘魔化’,而是……”

    “沒錯!”茉莉點頭,用確定的口吻道:“是他釋放了身體中,一直都處在禁錮中的‘魔血’!”

    雲澈:“……”

    “魔的血脈一旦解開枷鎖,夜沐風自身的玄力和‘永夜幻魔典’的威力全部暴增,勝過當時的任何一個聖地之主。不過,這種解印魔血,應該只有永夜王族的王之一脈才能做到,否則,永夜王族又豈會那麼容易滅族。另外,從夜沐風的靈魂狀態看來,魔血的禁錮一旦解開,將會對性情和意志造成永久的巨大影響,而且無法再將魔血重新封鎖……不過,也只是猜測。關於這一部分的記憶,剛好是殘缺的。”

    焚絕塵的靈魂融合了夜沐風的魔魂,也自然融合了他的記憶,因而,茉莉讀取了焚絕塵的記憶,也就相當於同時讀取了焚絕塵和夜沐風兩個人的記憶。只不過,夜沐風的魔魂在千年之中早已凋殘,所以留下的記憶也是零零散散,極不完整。

    【焚絕塵的事是不是有點複雜?尤其是衆翻譯組的少年們,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