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後來呢?誅天始祖劍和邪嬰萬劫輪去哪裡了?」雲澈問道。

    茉莉緩緩搖頭:「不知道。邪神是最後一個隕落的神,他或許會知道誅天始祖劍和邪嬰萬劫輪的最終下落。但他留下的記憶碎片中完全沒有提及。或許,是他在生命的最後將它們藏匿了起來……藏匿到了一個後世人永遠不可能找到的地方,以免這兩個讓諸神滅絕的根源再度帶來禍及整個混沌空間的災難。」

    「可是,太古蒼龍說它的女兒被封印到了誅天始祖劍中,又是怎麼回事?而且還讓我儘可能的去尋找誅天始祖劍。」雲澈皺眉想著當初在死亡荒原,龍神向他說過的話……甚至可以說是請求。

    「這我怎麼知道。」茉莉微微撇唇:「無論是我繼承的一些記憶,還是關於上古神族的記載,都極少提到誅天始祖劍的事。至於讓你找到它……呵,在我看來,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從諸神滅絕到現在,時間過去的並不太久,只有區區百萬年而已。這百萬年間,無數的生靈、種族,從來沒放棄過對誅天始祖劍的找尋。因為縱然諸神隕滅,誅天始祖劍也不可能消失……這世間也根本不可能存在讓誅天始祖劍毀滅的東西。但,整整百萬年,從未有人尋到過誅天始祖劍的蹤跡,一絲一毫都沒有。」

    「直到今天,依然有無數的人在試圖找尋誅天始祖劍。而只要是知道『誅天始祖劍』這個名字的人,也沒有一個不想得到它。至於其中被封印了龍神之女這件事,我之前從未聽過任何相似的傳聞。說不定,你與我,是這世間唯二知道這件事的人……雖然毫無意義。」

    「那……邪嬰萬劫輪呢?」雲澈問道。

    「那件至惡至邪之器,雖然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也和誅天始祖劍一樣不可能被毀滅或消失,但不會有人去試圖尋找它的。哼,別說耗費心力去找尋,只怕就算它憑空出現在誰面前,都會避之唯恐不及。因為動用它的力量,會首先把自己送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茉莉的聲音有些冰冷森然,似乎是因所繼承的某些記憶的影響,讓她對邪嬰萬劫輪有著強烈的排斥和恐懼:「而神族覆滅后的百萬年中,邪嬰萬劫輪也完全匿跡,從未出現過。但它一定就隱藏在混沌的某個角落。而且百萬年的時間……它當年覆滅諸神后沉睡的力量也定然已經重新蘇醒了。」

    「那排行第三的鴻蒙生死印呢?也是整整百萬年都沒有被找到過?」雲澈有些急切的問道。鴻蒙生死印……可是他目前所知道的可以救小妖后的唯一方法。

    「當然!」茉莉沒有半點遲疑的回答:「關於鴻蒙生死印僅有的零星記載中,提過它本是屬於三大創世神中唯一的女性創世神『黎娑』,她有著鴻蒙生死印在身,若無意外,將擁有永恆的壽元,縱然到今天都不會隕滅或衰老,但,在神魔惡戰之中,她卻葬身在數個魔君的合圍之下,鴻蒙生死印也因此落在魔族手中,神族直到最終,直到魔族祭出邪嬰萬劫輪,都沒有能將鴻蒙生死印奪回。」

    「所以,鴻蒙生死印應該是隨著魔族的覆滅而流落到了未知的混沌角落。這百萬年間,妄圖得到鴻蒙生死印的人,絕不比想要得到誅天始祖劍的少。因為得到誅天始祖劍是擁有無匹的力量,但得到鴻蒙生死印,只要不被人殺死,就將擁有永恆的生命。」

    「而若同時得到它們……」茉莉的眼縫微微眯起:「那可就真的要成為永恆的混沌之主了。」

    「不過,我也說過,鴻蒙生死印也有已經被找到的可能。畢竟,要得到它的永恆之力,只需將它佩戴在身即可。要隱藏它實在太容易,而得到它的人,也會極盡全力的去將它隱藏,絕不可能讓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哪怕是至親之人。」

    雲澈長時間沉默,然後猛吸一口氣,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道:「但你說的這些,到底和焚絕塵的事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茉莉斜他一眼,神色變得肅然凝重:「他所使用的玄功,名為『永夜幻魔典』,那分明是……上古魔族的一種魔功!」

    「上古……魔族?」雲澈心中一突:「上古魔族不是已經滅絕了嗎?」

    「這正是焚絕塵被你激怒后釋放源力時,我所震驚的原因。」茉莉沉眉道。

    雲澈動了動眉頭,試探著道:「那會不會是……他得到了來自上古魔族的某個傳承?當年,神既然能留下靈魂與血液的傳承,那麼魔和神是同一個層面的存在,應該也可以留下傳承的吧?」

    「不!」茉莉搖頭:「魔與神雖然都有著神之層面的力量,但兩者的靈魂、源力屬性並不相同,甚至是相悖!神在消亡之前,因不甘自己就此消失,而將最後的力量和靈魂化作魂靈,並由魂靈守護最後的神血和意志,從而傳承自己的血脈和力量,算是勉強延續自己在混沌世界的存在。而這些遺留下來的魂靈和神血,因為極高的力量層面而極難被自然泯滅,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受天地之氣的親和和保護。」

    「但魔截然不同!魔的力量屬性與純正的天地之氣相悖,甚至大部分的魔都懼怕光明。魔縱然是留下魂靈或魔血的傳承,也會因天地之氣的排斥而很快消散消失,別說百萬年,怕是存留幾千年都極為極難。諸神時代終結之後,大量的神之傳承被找到,並催生了新的『眾神之界』,而魔之傳承,在神魔覆滅后最初的那段時間,也的確曾經出現過,但每種傳承不出幾十代,就會被天地之力凈化殆盡,短短三萬年之後,魔之傳承便完全銷聲匿跡,之後的近百萬年至今,再也未曾出現過。」

    雲澈:「……」

    「如今,消失了百萬年,連眾神之界都快遺忘的上古魔族的力量,卻出現在了這低等位面的一個人類身上,簡直太不正常。」茉莉的眉頭越收越緊。她對於神、魔的概念,對遠古種族、力量的了解與理解,要遠遠的勝過雲澈。焚絕塵身上的黑暗玄力對茉莉造成的震撼,是雲澈根本無法理解的。

    「既然上古魔族的力量已經消失了那麼久,為什麼你能夠認出來?」雲澈想了想問道。

    茉莉面不改色的道:「我在繼承身上的力量時,也繼承了一部分某個上古神靈的記憶碎片。而這些記憶中,剛好有著焚絕塵所使用的那種黑暗玄力……或者叫黑暗魔功,所以他在運轉之時,我一下子便認了出來。這種魔功名為『永夜幻魔典』,是遠古諸魔中的一個高等魔族『永夜魔族』的魔功。而要使用這種魔功,就必須要有相應的魔血或魔魂……就如你的『鳳凰頌世典』必須以鳳凰血為引才能發動一樣。」

    「也就意味著,擁有『永夜幻魔典』的焚絕塵,身上還繼承著『永夜魔族』的魔血或魔魂!」

    「整整百萬年都沒有消逝的魔血或魔魂!」

    「這……」雲澈越聽越覺得離奇,甚至有些感覺到這甚至不是自己所在的這個層面所能理解的東西。焚絕塵短短几年的翻天變化,背後必有著極為不同尋常的原因……沒想到竟然不同尋常到這種程度。

    單聽茉莉的描述,他甚至都有些頭昏腦漲。

    雲澈想了想茉莉之前的反應,一邊思索一邊問道:「你剛才既然已經去讀取了焚絕塵的記憶,那麼他的力量是怎麼來的,應該大致已經明白了吧?」

    「我的確已經知道了,而且要比我所能想到的任何方式都有意思的多。」茉莉的小臉一片冷漠:「他的魔功還有力量,都是來自於……他的父親。」

    「父親?」雲澈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他的父親焚斷魂是我親手殺的,不可能還活著。就算真的沒死,焚斷魂的玄力也只有天玄境,再怎麼也不可能……」

    「我可沒說我所指的『他的父親』是焚斷魂!」茉莉的神情頗為玩味。

    「……」雲澈的表情頓時怪異起來,低語道:「難道,焚絕塵不是焚斷魂的兒子?焚斷魂是被人戴了綠帽子?」

    「焚斷魂的確是焚絕塵的生父。但焚絕塵還有另外的一個父親……也同樣是他的生父。」

    雲澈:「~!@#¥%……&*」(一臉懵逼)

    「兩個男人……也能……有後代?」雲澈的聲音有些哆嗦了起來,喉管更是狠狠的「咕嘟」了一下。

    ——————————————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