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口喊出「天威劍域」四個字,讓軒轅玉鳳和凌月楓等人都是心中驚異,而他們更驚異的,是雲澈在喊出「天威劍域」時的神情和語氣,竟是強勢中帶著明顯的不敬。「藏頭露尾」四個字,更是帶著一定的羞辱性。

    天威劍域,是處在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勢力,在天劍山莊眼中更是宛若處在天闕之上的神域一般,是他們拼了命想依附,絕對不敢有絲毫不敬或冒犯的超然存在。他們也從未見過,甚至從未聽過有人膽敢面對天威劍域的人時還如此強勢。

    而這兩個老者,還是天威劍域地位極高,玄力強到可謂通天的長老級人物!

    「雲澈,你真是好大的膽子!!」軒轅玉鳳滿臉怒色,有兩個天威劍域長老在側,她面對雲澈又怎麼會有半點顧忌,她怒斥道:「你既知我山莊的兩位貴客是來自天威劍域,居然還敢如此出言不敬!你以為自己在神凰帝國那邊逞了逞威風,就有資格在天威劍域面前撒野了嗎!」

    「夫人!」凌月楓馬上出聲,想要阻止軒轅玉鳳說下去。觸怒天威劍域這兩個玄力滔天的長老級人物……雲澈今天將勢必不可能活著離開。

    在他的認知里,雲澈的玄力縱然在「死去」的這些年裡有了翻天幅度的成長,足以震懾鳳凰神宗,又怎麼可能和天威劍域抗衡……那可是傲視天玄大陸萬年,至高無上的神聖之地啊!

    軒轅玉鳳卻是直接無視凌月楓的阻攔,面向青灰兩個老者道:「兩位叔叔,這豎子小輩欺我天劍山莊也就罷了,如今竟連天威劍域都膽敢不放在眼裡。玉鳳到如今年紀,還從未見過敢對天威劍域如此放肆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還請兩位叔叔出手將他拿下!」

    「兩位長老!」凌月楓心裡一突,連忙上前誠惶誠恐的道:「雲澈年少,血氣方剛,又是負氣而來,所以出言不知輕重,還請兩位長老不要與他一般見識……雲澈,蒼風皇室那邊,我天劍山莊自會給予交代。這兩位高人乃是天威劍域的長老,是我天劍山莊有史以來最尊貴的客人,所以無暇接待於你,你速度離去吧。」

    雲澈不為所動,但目光淡淡看了凌月楓一眼……他雖自私負義,但總算還是個正派之人,也不枉蒼月的寬恕!

    「夫君,他都已經欺侮到我山莊頭上,你為何還要護著他!而且他今日敢如此對待我天劍山莊,若就這麼讓他離開,日後只會變本加厲!」軒轅玉鳳大聲道:「好!留他的命也可以,那就讓二位叔叔廢了他全身玄力,看他以後還如何狂妄。」

    「哎。」青衣老者卻是抬起右臂,手掌搖動,臉上依然是笑呵呵的表情,完全沒有因雲澈的話而動氣的跡象:「玉鳳,無需動怒。雲澈的脾性,我們也早有耳聞,無妨無妨。更何況,雲澈可是劍主大人在魔劍大會上最想見到的人之一,若真的如你所言,那劍主大人豈不是要怪罪。」

    雲澈:「……?」

    「劍主大人……要見他?」軒轅玉鳳眉頭擰緊,大為不解。凌月楓和凌天逆也是一臉驚然。劍主軒轅問天……天威劍域的最高主宰,他們這些年去往天威劍域多次,從未敢奢望能見到一面,而他竟主動想要見到雲澈!?

    「呵呵,你十三叔所說的,可沒半個字是假話。」灰衣老者開口道,他面向雲澈,面色平和,但眼眸深處卻是深深的凝重,還有努力掩下的忌憚……因為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雲澈的背後,可是有著一個強大到幾乎無法理解的師父!

    雲澈之所以敢在他們面前都這麼強勢,便是因為那個名為「奪天」的師父。

    他自認要擊殺雲澈輕而易舉,但想到雲澈那個只用一點星火就讓一個和自己實力相近的日月長老化成虛無的師父,他又豈敢真的出手。

    「雲小友,」灰衣老者笑呵呵的道:「老夫姓穆名淵之,位列天威劍域長老之席。玉鳳雖嫁於了天劍山莊,但卻是出身自我天威劍域,乃是我天威劍域九長老軒轅絕之獨女,倒是不知雲小友和玉鳳有何恩怨瓜葛,竟讓你如此針對於她?」

    凌月楓和凌天逆也都看向雲澈……他們同樣全然不知雲澈和軒轅玉鳳之間會有什麼過節。

    「恩怨瓜葛?」雲澈低沉的笑,從他看到軒轅玉鳳開始,一股子戾氣就在胸腔中瘋狂的翻騰,剛才他向軒轅玉鳳出手被青灰兩個老者所阻,更是讓這股戾氣加劇,幾乎要在胸腔內爆開。到了此時,已是瀕臨失控邊緣。

    「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那我就讓她……親口回答給你們聽!!」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雲澈的身體微微一晃,驟然沖向了被兩個劍域長老護在身後的軒轅玉鳳。

    比起速度,更恐怖的,是雲澈的瞬時爆發力,從靜止,到化作了一道雷光。僅僅只用了一瞬間。

    青、灰老者臉色頓變,但雖驚不亂,在第一時間迅疾出手,同時抓向了雲澈……不但是瞬間反應,而且出手的速度,絲毫不慢於雲澈出手的速度。

    畢竟,這可是兩個強大無匹的中期帝君!

    嘶啦!!

    兩個劍域長老的手掌同時抓在了雲澈的手臂上,但收攏的五指卻沒有半點實物感,而是一抓而空,將空間抓扯出一波微小的漣漪,雲澈的身影,也隨著空間漣漪的盪動而消失。

    他們抓住的,赫然都只是殘影!

    「啊!」

    一聲嘶啞的尖叫聲從後方傳來,兩人迅速回身,在劇烈收縮的瞳孔中,重新映出了雲澈的身影,他已站在了軒轅玉鳳的身側,右手手掌毫無憐惜的鎖在了她的脖頸之上,而且五指牢牢的收緊,讓軒轅玉鳳的臉色在短短的剎那之間便變得一片慘白。

    「夫人!」

    「玉鳳!」

    「你!!」

    凌天逆和凌月楓大驚失色,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雲澈的話音還在耳際沒有完全消散,他們別說反應過來,就連雲澈怎麼到了後方都全然不知。而兩個劍域長老的面孔更是變成了豬肝色,他們聽聞過雲澈的個性和行為不能以常理踱之,而且從不按套路出牌,卻沒想到他的性情竟是蠻橫到如此程度,當著他們兩個劍域長老的面,毫無顧忌和預兆的忽然出手……

    而他們兩人同時出手,居然都沒有能攔下他……連他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何等驚人絕倫的速度和身法……這是兩個劍域長老心魂中同時響起的聲音。

    「雲澈……馬上放開她!!」青衣老者臉色陰沉了下來。

    「雲澈,她可是我劍域九長老之女,你這是要和我天威劍域為敵嗎!」灰衣老者穆淵之吼道:「馬上放開她!尚可有迴旋的餘地!」

    「我管她是誰的女兒!這是我和這個惡毒女人的恩怨,還輪不到你們兩個不知從哪竄出來的老不死指手畫腳!」兩個劍域長老的姿態無比強硬,而他的姿態比他們更為強硬:「不想惹禍上身的話,馬上滾出我的視線……滾的越遠越好!」

    「……」青衣老者的胸口一陣起伏,顯然已是怒氣橫生。他活了近千載,何曾遭遇過如此境地,他目光寒下,聲音也越來越低沉:「老夫複姓軒轅,名九鼎,位列劍域長老第十三席!玉鳳是老夫的親侄女!老夫方才對你已是足夠客氣,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臉!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我天威劍域是你能惹得起的吧!?」

    軒轅九鼎……軒轅?

    雲澈聽紫極說過,軒轅一姓,在天威劍域是劍主一脈,是天威劍域地位最尊崇的一脈。而從這兩人之前的言語動作上,也可以看得出,兩人之間,明顯是以軒轅九鼎為主導。

    而他說的話,讓雲澈的心魂微微動了一動……那個穆淵之在面對他時,分明帶著很深的忌憚,顯然是忌憚那個他虛構出來的「奪天」師父。但這個軒轅九鼎,卻看上去完全沒有這種意態。而且說的這幾句,似乎有嘲諷的意味?

    「雲澈,老夫可要提醒你!」穆淵之也沉聲道:「我天威劍域神威萬年,還從未有人敢動軒轅一脈的人!玉鳳雖已脫離天威劍域,但她身體里,流的可是軒轅一脈的血!你若敢動她,第一個不會放過你的,會是我天威劍域的劍主大人!」

    「哦?是嗎?」雲澈的臉上沒有露出絲毫忌憚之色,依然是冰冷危險的笑。

    「兩位叔叔,不用管我……儘管出手廢了他!」被雲澈鎖住喉嚨的軒轅玉鳳扭曲著面孔,發出沙啞虛弱的聲音:「雲澈,有種你就……殺了我啊!殺了我……你會死無全屍……所有和你有關的人,都別想活在這個世上……哈……哈哈……」

    「呵,居然還能說出話來,看來我下手果然還是太軟了。」雲澈冰冷的一笑,五指猛的收緊。

    「咔」的一聲,軒轅玉鳳的一根喉骨應聲而斷,她頓時眼珠外凸,面如白紙,卻是連慘叫聲都無法發出。

    「住手……住手!住手!」凌月楓滿臉痛苦的咆哮著:「雲澈,到底為什麼,你要下此毒手!有什麼事……你沖著我凌月楓來!」

    「看來,你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啊。」雲澈冷冷的道:「真是妄為夫妻二十多年!」

    「很好……雲澈,看來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軒轅九鼎全身衣袍鼓起,玄氣激蕩,數十道氣勢驚人的劍氣開始在他身體周圍縱橫飛舞。

    「十三長老……」見軒轅九鼎竟是有要強行動手的跡象,穆淵之連忙上前,低低出聲想要勸阻。畢竟,雲澈他們可以招惹,但他背後的那個師父,是絕對不能招惹的……日月神宮已經付出了血的代價,而且到現在都不敢再找雲澈的半點麻煩。

    砰!

    低沉的氣爆聲中,軒轅九鼎的身體已猛然撲出……但他撲向的卻不是雲澈所在的方向,反而是後方!

    他撲向的,是那個和雲澈一起到來,隻字不言,白衣飄飄,氣息宛若仙姬的女孩。

    他不敢貿然向雲澈出手,因為以傳聞中雲澈那堪稱極端的性情,就算明知軒轅玉鳳是屬於軒轅一脈,他也做得出將她直接擊斃的事來。

    而這個女孩雖然不知身份,不知長相,看穿著有可能是那個冰雲仙宮的某個弟子或冰仙。但既然能和他一起到來,和他的關係也定然非同尋常,將她拿下,應該可以逼雲澈就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