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児,我們走。」

    否則怎樣,他沒有出,也無法出。沒有再看任何人一眼,他拉起鳳雪児的手,遠遠的飛離,再不回頭。

    上一息還是讓他們都膽戰心驚的殺氣,卻又忽然放了軒轅玉鳳,掉頭遠去。這個結果,讓軒轅九鼎和穆淵之久久怔然。

    「這個雲澈,當真要比傳聞中的還要難對付。」雲澈的離開,讓穆淵之赫然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因一個年輕人有這種感覺,須臾,他又補了一句:「畢竟,他背後有一個強的可怕的師父,倒也有如此強勢囂張的資本。」

    「師父?呵。」軒轅九鼎淡淡一笑:「放心好了,他蹦躂不了多久了,自會有讓我們解今日之氣的時候!」

    「哦?」穆淵之一臉驚訝的看著軒轅九鼎:「十三長老,你這話……」

    「不用多問,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軒轅九鼎嘴角斜翹,笑的頗為詭異。

    ————————————

    離開了天劍山脈範圍,雲澈飛行的度慢了下來,眉頭緊鎖,默然思索著什麼。

    鳳雪児感覺的出雲澈此時的心情很是壓抑,她輕聲的安慰道:「雲哥哥,不要太擔心了,她們母子一定平安無事,在某個安全的地方等著雲哥哥找到她們呢。」

    「……」雲澈輕舒一口氣,臉上露出微笑:「對。她們一定一定不會有事的,我一直都是這麼堅信的。」

    「只是,我到了今天才知道,當年她離開冰雲仙宮后,竟然遭到了天劍山莊的追殺。」雲澈的雙手緊緊的攥起著。因為那是凌傑的母親,他無法出手殺了軒轅玉鳳……否則,不要她是什麼劍域長老之女,就是天上王母,他也要憤而殺之。

    「那她……是怎樣逃脫的呢?」鳳雪児知道,既然處心積慮的想要殺楚月嬋,派出的那三個人一定有殺了楚月嬋的能力……所以,當時的情境,一定是九死一生。

    雲澈輕輕的道:「軒轅玉鳳當年將仙女有身孕的事散播的天下皆知,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殺仙女。她料定仙女回到冰雲仙宮后,很有可能會被逐出宮門,於是讓人提早在冰極雪域埋伏……她派出的三個人,就算是全盛狀態的仙女都不是他們的對手。何況那時懷有身孕,玄息虛浮,又剛自廢了玄功,所以,她一上來,就被一掌重傷……好在那日冰極雪域忽降暴風雪,又有一隻雪凰獸在附近。在暴風雪之下,普通玄者的度、玄力運轉、視線都會大打折扣,而雪凰獸卻剛好相反,仙女便藉助雪凰獸的力量,在暴風雪的遮掩下驚險遁離……」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只是那之後,她逃向了那裡,她的傷好了沒有,有沒有傷到腹中胎兒……他不知道。他甚至無法在心中構想那時的畫面,因為每一幕,都會讓他心中滴血。

    那個時候,她該是孤單、無助到什麼地步……

    「父皇過,大難之後,必是後福。那麼危險的時刻,她都可以化險為夷,一定是連老天都不忍心她受到傷害,一直呵護著她。」鳳雪児輕輕婉婉的安慰著他。

    「嗯,有雪児的這句話,我安心多了。」雲澈笑著道。過了沒多久,臉色又微微沉了下去……

    從軒轅玉鳳的記憶里,他還看到……冰雲仙宮遭遇大難的事,也和她有所關係!!

    而更直接關係的,是那個凌坤!!

    「雲大哥……雲大哥!!」

    一個急促的喊聲從後方傳來……這時凌傑的聲音。雲澈的神色一陣複雜,微微猶疑后,還是逐漸的停了下來。

    凌傑一路拼盡的全力追趕,如今好不容易追上,已是累得氣喘吁吁。雲澈轉過身來,看著他道:「傑,現在是不是恨不得一劍殺了我。」

    凌傑搖頭,非常用力的搖頭:「不……我怎麼會……我……我是來向你一聲謝謝的。」

    「謝我?」雲澈淡淡的一笑:「為什麼要謝我?我可是剛剛攪的你們天劍山莊一片大亂,大罵了你的父親和爺爺,還差點殺了你的母親,你不想殺了我也就算了……還要謝我?」

    凌傑再次搖頭,這次搖頭的更加用力,他雙目直直的和雲澈對視,真誠的道:「因為我知道,你是因為我,才放過了我的母親……當年,只因為焚天門劫持了你的親人,你就滅了他們滿門,前幾個月,傳聞你把神凰國的皇子都殺了好多個……而我母親做了比焚天門還要過分很多倍的事,你卻……你卻……你明明那麼生氣,卻放過了她,真的謝謝你。你的饒恕之恩,我會一輩子記得的……我母親犯下的錯,我……我也一定會全力去彌補。」

    「……」雲澈默默的看著凌傑,一直看了很久……三年多未見,凌傑的氣息、身材、外貌,都有了很大的變化,但他的眼瞳,依然是一汪清澈,他的心靈被輕輕觸動,伸出手來,輕輕的拍了凌傑的肩膀上:「傑,你不需要向我道謝,更不要再提什麼『大恩』,你難道忘了,我們可是好兄弟嘛。」

    凌傑的眼瞳閃亮了起來,逐漸的帶上了些許晶瑩:「我……我……我還可以像以前那樣,喊你『老大』嗎?」

    「廢話,當然可以!」雲澈按在他肩膀上的手用力晃了一下:「別忘了,你這個弟可是當年輸給我的!難道你現在想賴賬了?」

    「不……當然不是!」凌傑眼眶濕潤,用力吸一口氣,努力不讓眼淚流出:「老大,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死……我終於,終於又見到你了!而且,你還變得那麼……那麼的厲害,這輩子可以遇到你,我是凌傑最大的幸運。」

    凌傑的聲音中,帶著喜悅、激動的顫抖,雲澈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感受到。

    「不,幸運的人,是我才對。」雲澈誠摯的道:「傑,你知道嗎,六年前,我們認識的第一天,是我主動提出要和你比三劍,輸了的當弟……那個時候,我其實只是想利用你天劍少主的身份而已,以便為我以後做事留一些方便……後來,你為了我,孤身犯險前往焚天門,為了阻止你爺爺殺我,以命擋在他的劍前,也是你為了給我加油,孤身一人萬里迢迢的前往神凰國……我不知道何德何能,受你如此摯心以待。」

    「嘿嘿……」凌傑又感動,又不好意思的笑著:「我可是你的弟嘛,為老大做事是應該的。而且,能夠追隨你的腳步,對我來,一直都是一種……很特殊,也無法被取代的驕傲。」

    「哈哈哈哈……」雲澈笑了起來:「傑,就沖你這句話,我以後也一定要做個叱吒風雲的人物,決不會讓你失望。」

    聲音停頓,雲澈的臉色也變得鄭重起來。他神色的變化,也讓凌傑的笑意不自覺收斂:「老大,你……是有什麼話要和我嗎?」

    「傑,三年不見,你的玄力境界這麼大,應該是和去了天威劍域有關吧?」雲澈語態平和的問道。

    「嗯。」凌傑點頭:「外公很疼我,對我很好,也很嚴厲,這三年,他甚至大半時間都在親手教導我天威絕劍。就連聖地級別的資源,他也為我爭取到了很多很多。」

    起這些時,凌傑的眸光變得有些亮燦。雲澈從很多年前就確定,凌傑雖然心性純良張揚,但骨子裡也是個愛劍成痴的人。能在天威劍域那個級別的地方練劍,由一個帝君指導,對他而言,自然是夢寐以求。

    「我接下來的話,會讓你不解、無所適從,甚至反感。但我必須要。」雲澈的臉色無比鄭重。

    「啊?」凌傑的神色緊張起來。

    「這次,天威劍域的兩個長老到來,目的應該就是帶你回天威劍域去見你外公軒轅絕。我想,這對你而言,也一定是回庄之後一定都在期待著的事。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去天威劍域。」

    「啊?為什麼?」凌傑不解的道。

    「我無法清楚的和你解釋。」雲澈微微搖頭:「或許在天威劍域久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找到答案,但那個時候,有可能會已經晚了。我只能告訴你,天威劍域對你而言,或許是一個劍道聖地,但它的這個外衣之下,要遠遠比你想象的要骯髒,還有可怕的多。我不希望你和天威劍域有太多的瓜葛,讓你鑽石般的心靈蒙上污濁,甚至最後想抽身都不能。」

    「我……」凌傑滿臉茫然。

    「還有,我不希望你繼承天劍山莊。在劍道天賦還有進境之上,你都勝過你的哥哥凌雲。就這一點而言,你將來繼承天劍山莊莊主之位,會更加的名正言順。但是莊主,它不僅僅只是一個稱號和榮耀,更承載著太多責任、壓力和無奈,有時,甚至會因這個稱號被迫扭曲自己的意志和性格……凌雲的性格比你更加沉穩,未來的莊主之位,他比你要合適的多。」

    凌傑:「……」

    拍了拍凌傑的肩膀,雲澈收起手來,身形退後,微微一笑:「傑,我想的話,已經完。自己的人生,終究要自己走,別人的話,權做參考即可。今後,若遇到什麼無法解決的困難,可以到冰雲仙宮來找我。」

    向呆然中的凌傑一揮手,雲澈牽起鳳雪児的手,向北方飛離而去。

    「老大!!」

    後方,忽然傳來了凌傑全力的吶喊聲:「你是我最相信的人……所以我聽你的話……我不回天威劍域了……從明天開始……我會離開天劍山莊……獨闖天下……行俠仗義……為天劍山莊正名……我會努力尋找冰嬋仙子……為母親贖罪……我凌傑……到做到!!」

    雲澈回頭,視線中的凌傑只剩下一團模糊的黑影,他微微一笑,心頭的壓抑也舒緩了很多。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