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親情……家……

    這些,都早已在他的世界中絕跡,就連夢境之中,都從不敢再奢望。

    從融合了夜沐風的魔魂開始,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了冰冷、仇恨、痛苦、絕望、暴戾……如果說普通人的世界是天堂,那麼他的世界,就是徹頭徹尾的地獄。

    而蕭泠汐,是他整個世界中唯一的溫暖。

    那段時間,他之所以留駐流雲城,就是爲了她。每天只要能看她一眼,便會無盡的滿足,甚至連吸收魔源時承受的巨大痛苦都彷彿不算什麼。但稍微的靠近……他從來不敢,因爲在他人面前,他是一個可怕的魔神,而在蕭泠汐面前,他的內心只有無盡的自卑、膽怯和自慚形穢。

    因爲他眼中的自己,早已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醜惡的魔鬼,一個連靈魂都徹底骯髒了的魔鬼。

    他渴望着殺了雲澈……在那天離開流雲城後,他本以爲蕭泠汐再也不可能想要見到他,對他只會有排斥、害怕甚至痛恨。在和雲澈決戰之前的那三個月,他無法自控的數次回到流雲城,只爲能看蕭泠汐一眼。但只是遠遠的看着……唯恐被她看到自己。

    而今天,她不但將他從瀕死邊緣救回,還主動的要認他爲兄,成爲他的親人,讓他有一個新的家。

    沒有人可以知道,她的每一言,每一句,對他的靈魂是多麼強烈的衝擊。如同在他冰冷的世界裏捲起了遮天的暴風雪。

    呆滯、迷幻、不敢相信……之後卻是惶然,焚絕塵身體後縮,劇烈搖頭:“不,不會……不該是這樣的,你一定……一定是爲了不讓我殺雲澈……”

    蕭泠汐用力的道:“焚大哥,我說的每一句話,還有我立下的誓言都是真心實意!如果……如果是因爲小澈,我又怎麼會讓天下大哥把你帶回來……”

    “不,你不明白!”焚絕塵頭搖動的更加劇烈,他閉着眼睛,滿臉的痛苦:“我現在……只是一個惡魔,一個全身上下都是罪惡,只爲復仇活着的惡魔,你不會明白……你不會明白的!”

    “是你自己不明白!!”蕭泠汐大聲道:“焚大哥,你可還記得,四年前,在焚天門,你爲了保護我,被你的大哥焚絕城扭斷了手臂,卻都不肯把他放開……這件事,這個恩情,我蕭泠汐一輩子都會記在心裏,永遠不會忘記。這樣的你,又怎麼會是一個魔鬼!”

    “你在流雲城的那段時間,我可以感覺的到你一直都很痛苦。你把自己變得冷漠、殘忍,甚至把自己說成是惡魔……而這一切,也都是爲了給自己的親人報仇。真正的‘惡魔’是自私殘暴的,一個真正的惡魔,又怎麼會爲了自己死去的親人而放棄人生,把自己變得這麼痛苦!”

    “我害怕你對小澈的威脅……但我更清楚,自始至終,你都沒有任何的錯,你一直都只是一個受害者。至少,你絕對不是一個你自以爲的惡人……”

    “不……你不要再說了。”蕭泠汐的話沒有讓他心魂舒緩,神情反而更加的痛苦,他雙手抱住自己的頭:“你不明白,你真的不明白……我真的是一個魔鬼……”

    “我沒有資格讓你這麼對我!”

    “有沒有資格,焚大哥自己說了不算。”蕭泠汐依然搖頭,她輕輕的道:“‘親人’,對我而言是很神聖的兩個字。我的人生裏,親人只有老爹、小澈、還有剛剛回來不久的蕭雲。從來沒有想過主動去要其他沒有血緣聯繫的人做自己的親人,但,焚大哥不一樣……在神凰大軍兵臨我們流雲城時,是焚大哥保護了流雲城,保護了我和小澈出生、成長的家鄉。所以對我而言,焚大哥不單單是好人、恩人,還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焚絕塵:“…………”

    “所以,對於焚大哥,我一直都有感激、親近、敬重的感覺。如果,焚大哥可以成爲我的兄長,成爲可以互相依靠,互相照顧的親人,那對我而言,會是一件無比開心,無比幸運的事。如果焚大哥拒絕的話,我一定會很失落難過。”

    焚絕塵身體的顫抖停止了,整個人靜止在那裏,眼神呆滯,如同僵化。

    “可是,看樣子,焚大哥並不喜歡我成爲你的親人。”蕭泠汐擡起頭,目光微帶失落的看向焚絕塵的眼睛。

    “我……我……”在她眸光的注視之下,這個讓神凰二十萬大軍戰慄,讓雲澈都深深忌憚的男子竟瞬間慌然,語無倫次。

    “不過……”蕭泠汐又笑了起來,忽然綻開的笑顏讓焚絕塵眼前的世界都一下子變得亮燦:“想說的都已經說話,毒誓都發過了,不管焚大哥願不願認我這個妹妹,反正在我的心裏,以後焚大哥就是我的兄長!以後,蕭門,就是焚大哥的家,這個房間,也會一直爲焚大哥留着。焚大哥在家的時候,我會像照顧親生兄長一樣照顧焚大哥,爲焚大哥分享分擔所有好的、不好的事情。”

    “但是,如果焚大哥做錯什麼事的話,身爲妹妹,我也會毫不客氣的批評和糾正的!!”

    不等焚絕塵迴應,蕭泠汐站起身來,巧笑倩兮:“就這樣決定啦!焚大哥現在受着重傷,所有反抗都完全無效!那麼……”

    “等我一下,馬上回來!”

    蕭泠汐自顧自的說完,便直接跑開……過了一小會兒,她便又推門而進,手中,抱着一疊洗的乾乾淨淨的灰白色外衣。

    “焚大哥,你身上的衣服都爛掉了,而且臭死了,先把這身衣服換上吧。焚大哥從來不習慣依賴別人,而且好像已經恢復了不少的力氣,肯定可以自己把衣服換好,所以我就不叫天下大哥來幫忙了。”她笑盈盈的說着,把衣服輕輕的放在焚絕塵的手邊:“對了,這是小澈穿過的衣服,應該會很合適的。”

    心亂如麻的焚絕塵聽到“雲澈”二字,一股戾氣完全是本能的從胸腔中涌上:“雲……澈!?”

    “嗯!”蕭泠汐完全不在意焚絕塵音調和氣息的異常,依然淺笑嫣然:“這是他上次離開前留下的衣服,我才洗好晾乾沒多久。我知道焚大哥很恨小澈,但衣服又沒有錯,焚大哥這麼厲害的人也肯定不會小氣到和一身衣服過不去……我去重新熬一份藥,焚大哥要乖乖把衣服換好哦。我熬好了再過來。”

    輕然一笑,蕭泠汐轉身離開,關上房門。

    世界,變得無比安靜,焚絕塵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竟是如此的清晰、劇烈。

    他呆滯了很久很久,然後終於伸出手,伸向了手邊的外衣。

    衣裳疊放的整整齊齊,每一個紋路,都乾淨如新,隱約的,還能聞到一抹淡淡的清香。

    這是他最恨之人云澈的衣服,恨屋及烏……他本該是厭惡,將它奮力的撕碎,甚至因之而久久暴躁。但……此刻,他將它拿在手中,心中,竟泛不起半點的戾氣和殺意,甚至連捧起它的動作,都在下意識的小心和輕盈。

    …………

    “蒼天爲證,我蕭泠汐,願拜焚絕塵焚大哥爲兄長……從此以後,我就是焚大哥的親人,我的家,就是焚大哥的家……”

    “是你自己不明白……我害怕你對小澈的威脅,但我更清楚,自始至終,你都沒有任何的錯,你一直都只是一個受害者。至少,你絕對不是一個你自以爲的惡人……”

    “……對我而言,焚大哥不單單是好人、恩人,還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如果,焚大哥可以成爲我的兄長、親人……那對我而言,會是多麼開心、幸運的事……”

    “不管焚大哥願不願認我這個妹妹,反正在我的心裏,以後焚大哥就是我的兄長!以後,蕭門,就是焚大哥的家……”

    ………………

    蕭泠汐的聲音,每一句話,每一字,都在他的心魂中一次次的響起,一次次迴盪在他冰冷靈魂的每一個角落。

    滴……

    輕微的滴落聲,在安靜的世界裏無比的清晰,焚絕塵茫然的垂下頭……手中灰衣的衣角,一抹溼痕正在無聲的擴散着。

    眼……淚……

    他伸出手指,顫抖着碰觸向自己的臉龐……指尖,碰觸到了一道長長的水跡……

    眼淚……

    我明明已經是一個泯滅了人性和情感,只剩下罪惡和仇恨的惡魔……

    爲什麼……我還會有眼淚……

    他的手指在顫抖,靈魂更是變得混亂不堪,他不知道此時充斥着自己靈魂的那種感覺是什麼,唯有臉上的淚痕在不受控制的落下,無法停止……

    原來我……還可以是一個……“人”嗎……

    ————————————————

    【今晚8點(21號)鬥魚1589414房間有縱橫的年慶(也許)直播,我是特邀嘉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一直在懵逼!),有興趣的可以來湊熱鬧……不過十分不建議,因爲現在已成中年大叔不敢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