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梓,藍莘,帶聖域的兩位貴客前往神海殿,並由你們二人親自服侍,萬萬不得怠慢。”

    隨着陌塵風的召喚,兩位海殿女弟子迅速臨近,深深一禮:“是,是大長老……兩位貴客請。”

    “海皇爲什麼要見我姐夫?”夏元霸好奇中帶着擔心……海皇,那可是天玄四大聖主之一,是和聖帝齊名的人物!

    “既然是海皇親自召見,就莫要多問了。”古蒼真人拉過夏元霸肩膀:“你放心,不會是什麼壞事,更談不上危險。”他轉目,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能讓海皇如此迫不及待相見的人……還是一個後輩,還是海殿史上第一人。”

    “姐夫,那……那我先去聖帝那邊,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有什麼事的話,千萬要第一時間給我傳音。”

    夏元霸基本是被古蒼真人半拖拽着離開。

    “呵呵,早就聽聞雲宮主與夏元霸感情極好,非至親卻遠勝至親,如此看來,傳言毫無虛假。”陌塵風淡笑一聲道,心裏卻是頓起波瀾……這兩個將來必定能攪動天下風雲的人物,感情卻又是親若兄弟,這對於霸世萬年的聖地而言,絕不是什麼好事。

    “雪公主,海皇殿乃我海殿的至聖之地,無海皇親口諭令,任何人都不得進入。適才海皇只讓老朽帶雲宮主一人前往,眼下老朽先安排弟子帶雪公主前往住處如何?若雪公主願意,也可先往炎心殿與家人相聚。”

    陌塵風心神已定,但面對鳳雪児時,依然呈一種完全下意識的恭敬之態。只因鳳雪児的玄力實在是太過於驚世駭俗。

    “不要。”鳳雪児卻是搖頭,抱着雲澈手臂的雙手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如果不能進去的話,那我就在外面等着雲哥哥好了。”

    “也好。”陌塵風點頭,心中卻是猛的一緊。

    這雲澈,究竟是何方妖孽……自身天資就極爲恐怖,背後還有一個有着通天之能的師父,當世年輕一輩天資最驚的兩人,一人將他視若至親,一人對他情根深種……

    如今三人才二十上下的年輕,便已驚世駭俗。再給他們百年時間……不,以他們的成長速度,根本用不了百年。到時候,怕是四大聖地,都要在他面前俯首。

    陌塵風暗吸一口氣,走在前方:“隨我來吧。”

    越是深入至尊海殿,玄氣越是濃郁。此刻的至尊海殿,聚集了幾乎所有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強者,但整個海殿卻是安靜一片,毫無雜亂之音。甚至一路走來,除了駐守的海殿弟子,看不到任何其他玄者的身影。

    對此,雲澈毫不奇怪。當年,蒼風排位戰也好,七國排位戰也好,都是羣雄齊聚,熱鬧非凡。但這裏不同……這裏是至尊海殿!是天下玄者心中的無上聖地!除了其他三聖地,其他接到邀請前來的勢力無不是受寵若驚外加惶恐不安。到了這傳說中的聖地,必定是步步驚心,惴惴不安,就算膽子再大,也只會安安穩穩的居於安排下來的住處,絕不敢隨意喧譁走動。

    能被邀請來此的玄者,無一不是名動八方的強者、霸主。但到了這至尊海殿,他們就如平民進了皇宮,大氣都不敢亂喘。

    陌塵風一路上也沒有再和雲澈說話,唯有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雲澈和鳳雪児也毫不費力的跟上。就在這時,雲澈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個粗矮的身影。

    這個人大致只有三尺高,穿着一身漆黑,而且格外破舊的斗篷,斗篷過大,上沿蓋住他整張臉,下沿直沒雙腳,拖在地上。

    這是雲澈進入至尊海殿後,看到的第一個海殿之外的玄者。因爲他身上的氣息和之前掠過的海殿弟子全然不同。而且他的玄力氣息,只有王玄境三級。

    他在藍光微閃的地面上不緊不慢的走動着,從側面或者後面看去,甚至都不能馬上識別出是一個人在走動。在安靜、空曠、玄氣濃郁到沉重的海殿,他的存在格外刺眼……甚至隔着很遠,都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甚爲詭異的氣息。

    看到這個人,雲澈的腳步微微一頓,眉頭也沉了一下。

    好重的毒息!他那身黑衣之下,至少藏了兩百多種劇毒!

    而且那個氣息……難道是蠱皇!?

    察覺到了雲澈的反應,陌塵風轉過頭來:“雲宮主莫非是見過此人?”

    “並沒有。”雲澈搖頭,目光已從那個黑衣矮人的身上移開:“只是有些好奇,聽聞此次魔劍大會邀請的都是霸皇以及帝君層面的玄者,而此人的玄力應該只有王玄境三級,卻是受邀至此,而且看他的樣子,在這至尊海殿都並無拘謹……想來,應該是個非同一般的人物吧。”

    “此人的確非同一般。”陌塵風淡淡的道:“他來自黑煞國,玄力雖只有王玄境,但,縱然是強如霸皇甚至帝君,若知前方是他,都會退避三舍,在黑煞國境,更是人人聞風喪膽,畏之如蛇蠍。他的名號,雲宮主或許有所耳聞。”

    “鬼煞毒仙!”

    “哦……”雲澈應了一聲,卻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這個名字,我聽父皇說起過。”鳳雪児開口道:“父皇當年和我講述天玄大陸最爲可怕的幾個人時,就提到過‘鬼煞毒仙’,說他是天玄大陸用毒最厲害的人……尤其是蠱毒,一旦種下,無人可解。”

    “不錯。”陌塵風點頭。身爲海殿大長老,連他都知道此人,可見其可怕程度:“他一生仇家無數,其中包括不少的霸皇、帝君,他卻依然活到現在,可見相比於他的玄力,他的毒力絕非小可。不過,這個人卻並非是我海殿所邀。”

    “哦?”雲澈面露疑問。

    “他是由天威劍域所邀,大致是有什麼事要借用他的能力,或許魔劍大會上便可知曉。”

    “海皇殿已到。”陌塵風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雪公主,煩勞你在此等候。雲宮主,請隨我來。”

    “雲哥哥,我就在這裏等你……千萬要小心。”鳳雪児停住腳步,柔聲喊道。

    “放心好了,我很快就出來。”

    海皇殿,位於至尊海殿的正中心,是整個至尊海殿的核心之殿,凝聚着海殿萬年的威嚴和榮耀。

    其外觀和雲澈一路走來所看到的其他殿堂並無太大區別,但在踏入海皇殿區域的那一剎那,他的五感六識竟齊齊動盪……那一瞬間,就如從平凡世界,一步踏入了天上宮闕,一股深深的敬畏感從心底油然而出,讓他忽然有了一種想要跪地膜拜的衝動,本是敏銳無比的靈覺變得一片模糊,就連視線,都變得越來越朦朧。

    雲澈短暫失神後快速驚覺,馬上凝神收心。他身具龍神之魂,靈魂之力的層面何其之高,只一瞬間,五感便已恢復清明。

    “這個海皇殿的下方,倒是布了一個奇特的玄陣。若是玄力魂力不夠,怕是要走着進來,跪着出去。”茉莉忽然冷冷的說道。

    到了海皇殿門口,陌塵風轉過臉來,看向雲澈,卻發現他雙目清明,神態自若,腳步平穩,臉上非但沒有絲毫的惶恐不安之態,反而在悠然自得的欣賞着周圍風景。

    一抹深深的驚色在陌塵風瞳孔之中一閃而過。整個海神殿,都籠罩在一個巨大的玄陣之中,而這個巨大玄陣,亦是至尊海殿的最強玄陣,名爲“海神覆天陣”。一旦踏入此陣,將會承受無上威壓,猶如面對真神君臨。帝君以下,在此陣之中將全身酥軟,瑟瑟發抖。霸皇以下,將直接跪地,意志崩塌,連行走之力都沒有。

    就連身爲八級帝君的他,每次進入海皇殿,都會持續的惶恐心悸。

    他本以爲雲澈縱然天資強的異常,但進入這“海神覆天陣”,還是毫無防備的初次踏入,最輕也會是腳步虛浮,臉色蒼白,遍體冷汗……決然沒有想到,雲澈竟是滿臉的悠然自得,氣定神閒,彷彿完全沒有受到“海神覆天陣”的半點影響。

    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的精神力,竟然還要勝過我?

    陌塵風在心中驚然想到。

    大門推開,兩人進入。陌塵風低頭進門,才走三步,便已俯首拜下:“稟告海皇,蒼風國冰雲宮主雲澈已帶到。”

    陌塵風進入海皇殿後,就始終沒有擡頭。雲澈則第一時間看向了站立於大殿中心的人影。

    海皇背對他們而立,身材格外修長,一襲長長的宮裳藍光粼粼,高豎的衣領直抵髮髻……

    這個背影,讓雲澈頓時怔住。

    女……性?

    海皇竟是一個……女人?

    “你退下吧。”

    海皇出聲,赫然是中年女子的聲音。聲音很輕,卻字字如震天之鐘,威嚴懾心。

    “是。”陌塵風倒退離去,關上了海皇殿大門。

    “晚輩雲澈,見過海皇前輩。”雲澈向前一步,恭敬的行禮,心神頗爲凝重。因爲眼前之人,是威霸天玄萬年的聖地之主!是冠絕天玄的絕世強者,亦是他見到的第一個聖地之主!

    只是他未曾想到,四聖主之一的海皇,竟然是一個女性!

    шшш •тт kǎn •c○

    海皇緩緩的轉過身來,真容也呈現於雲澈眼前。這是一箇中年女子的面孔,卻幾乎毫無女性的陰柔,反而每一個菱角,每一道線條,都帶着一股沉重無比的威嚴與鋒芒。

    她看向雲澈,一雙眼瞳深邃的如同汪洋,看不到一絲情感的蕩動。持續了整整十息無比壓抑的沉默後,她終於出聲,緩緩頷首:“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在本皇面前,又是在‘海神覆天陣’之中,竟是目若明鏡,心若磐石。本皇還一直以爲你的傳聞大都誇大其詞,如今看來,竟是遠勝傳聞!也難怪‘那人’對你評價如此之高。”

    雲澈沒有去問她話中的“那人”是誰,微微一笑道:“海皇盛讚,晚輩愧不敢當。晚輩此來至尊海殿,一爲參加魔劍大會。其二,便是入弒月魔窟。還請海皇前輩成全。”

    “雲宮主還真是開門見山。”海皇眼眸稍眯,緩步向前,每靠近一步,籠罩雲澈全身的威壓就會成倍的增加:“本皇本還欲與你多攀談一番,但似乎雲宮主並無此興致。”

    “能得見海皇前輩,已是晚輩平生之幸。海皇前輩身爲海殿之皇,天下霸主,每一息時間都貴愉萬金,晚輩豈敢多加耽擱。”雲澈不卑不亢的道。

    “是麼?”海皇站到了雲澈三步之前,身形,赫然要比雲澈還高出半頭:“你想進入弒月魔窟一事,本皇已經知曉。但本皇很是好奇,你爲何如此不惜代價的想要取到一株幽冥婆羅花?據本皇所知,幽冥婆羅花是至惡至煞之物,縱然帝君靠近,輕則心魂受創,重則斃命。除了殺人於無形,從未聽聞過它有何可用之處。”

    雲澈沒有猶豫,眼神誠懇:“幽冥婆羅花,是家師所需。此事本不該告知於他人,但既是有求於海皇前輩,晚輩自然要如實相告。”

    幽冥婆羅花是茉莉所需,而茉莉又是他的師父,所以他的這句話說得堂堂正正,海皇絕無可能找到半點他說謊的痕跡。

    “你師父?”海皇眼神微傾:“本皇素聞尊師有通天徹地之能,能在彈指之間,將一個帝君化做虛無。既是你師父所需,爲何他不親自去取?相信以尊師之能,這世間沒有他不可去之處。”

    “因爲取得一株幽冥婆羅花,這是家師給予晚輩的一個考驗。”雲澈淡笑着道:“既然是師父之令,晚輩自然不惜代價,也要全力完成。晚輩這些年一直在探聽有關幽冥婆羅花之事,終於幸得弒月魔窟曾出現過幽冥婆羅花的消息,所以無論如何也要進入一探……萬望海皇前輩成全。”

    “原來如此。”海皇緩緩點頭,眼神始終毫無波瀾,也不知道是相信還是不信:“說起來,尊師如今身在何方?不知本皇可否有幸一見?”

    “家師早已是世外之人,已幾乎從不涉足紅塵,也從不願受任何事物束縛。所以晚輩雖爲弟子,卻向來不知家師身在何處,又欲往何方。唯有晚輩不得不求助於家師之時,家師纔會現身相見。”雲澈將對古蒼真人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重複了一遍。

    他虛構的師父“奪天老人”,顯然已被四大聖地所相信,並對他們造成了極大的威懾。既然這個“師父”如此好用,當然要全力的維持下去。

    “那真是遺憾。”海皇隨口而應,忽而轉聲道:“弒月魔窟乃我海殿最大禁忌,本絕不可讓外人進入。但,弒月魔窟的結界已是一千三百年未曾開啓,本皇也是時候派人進入查探是否有什麼異變。再加上我海殿已得你十顆‘六味帝皇丸’,若是拒絕了你,豈不是顯得我至尊海殿言而無信。”

    雲澈眼睛一瞪……嗯?六味帝皇丸?什麼鬼!?

    難道是指……霸皇丹?

    我靠!紫極這起的什麼鬼名字!

    而且……這海皇說的這句話,完全就是自己主動承認了與黑月商會的關係!

    “多謝海皇前輩成全!”雲澈欣喜道。

    “你不用高興的太早。”海皇冷冷的道:“弒月魔窟的封印要滿五百年才能開啓一次,而且每次開啓的時間只有短短百息!百息之後結界就會強行關閉,縱然是我至尊海殿,五百年之內也沒有任何方法強行打開。此舉,是爲了防止其中的陰氣外泄,爲禍大陸。而那幽冥婆羅花相傳要二十四年纔開花一次,之後三天便會凋謝。你要在短短百息之中遭遇盛開的幽冥婆羅花,幾乎是癡人說夢。更何況,其中是否還存在幽冥婆羅花都是未知!”

    “所以,你就算進入了弒月魔窟,也基本只是白跑一趟。”

    “這些,晚輩都知道。但縱然只有一線希望,晚輩也必須一試。”雲澈毫無猶豫的道。

    “既然你如此執着……本皇若就此應允你一探弒月魔窟,你想什麼時間進入?”海皇問道。

    “越快越好!”雲澈想了想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今天就去。”

    “好!”海皇緩緩點頭:“既然如此,本皇就成全你!現在,便可派人帶你前往弒月魔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