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和鳳雪児飛過海岸線,到達南海上空,又飛行了沒多久之後,視線之中,終於出現了一抹異樣的藍光……出藍光的,是一個並不大的孤島。

    「就是那裡,我們下去。」

    雲澈牽過鳳雪児的手,和她一起向孤島降下。鳳雪児伸手在臉上輕撫,那張讓天地失色的絕美容顏頓時掩在了一層雪紗之下。

    雲澈從天毒珠中拿出那處姬千柔交給他的六角形玉石。這枚玉石名為海神玉,其中刻印了魔劍大會的邀請語、日期、以及前往至尊海殿的方法。依照海神玉中所刻印的信息,前往魔劍大會的人都會通過這個島上的一個特殊傳送陣,跨越三千裏海域直接傳送到至尊海殿。

    落在島上,一股清涼的海風迎面拂來。整個島空空蕩蕩。在雲澈和鳳雪児落下之時,兩個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們面前。

    「兩位可是為魔劍大會而來?若是,亮出海神玉,若非,離!」

    兩個人都是一身藍衣,面色僵硬,肅然中透著一股絲毫不加掩飾的威凌與傲然。

    因為他們可是至尊海殿的弟子!雖然這次來的都是天玄大6大6最最頂尖的強者或勢力,但整個天玄大6,能與他們平起平坐的也唯有其他三聖地而已。所以,除非遇到三聖地之人,他們的傲然絕不會有半點收斂。

    四大聖地在天玄玄界的主宰地位,已經持續了整整萬年都無人能撼動。

    雲澈懶得答話,直接拿出海神玉,剛要丟給其中一個海殿弟子,忽而,一個帶著深深興奮的熟悉聲音混著海風從後方傳來。

    「姐夫!姐夫!!」

    雲澈和鳳雪児同時轉身,赫然看到夏元霸正從東南方快飛來。而他的身邊,還有著一個身著白袍,白須垂胸,仙風道骨的老者……正是雲澈當年在神凰國見到的古蒼真人。

    夏元霸當先落了下來,一把衝到雲澈面前,滿臉激動的道:「真是太巧了,居然在這裡遇到姐夫!嘿嘿,雪児妹妹果然也一起來了。」

    「元霸,你怎麼是和你師父單獨來的?其他聖域的人呢?」雲澈拍了下夏元霸的肩膀,隨口問道。離的如此之近,他清楚的感覺到夏元霸的實力比之上次見面又有了提升……

    而且是很大程度的提升。

    霸皇神脈……而且是茉莉口中「非同一般的霸皇神脈」!

    「噢,聖帝大人他們先於我們兩天就出了。而我前段時間剛好又有了突破,就和師父晚了一些過來。」夏元霸笑著道,對他而言,能見到雲澈自然是無比開心的事。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暗忖道:自己已是提前近四天到來,皇極聖域居然還要提前,還是以聖帝為。看來即使是四大聖地,也對這魔劍大會極富興趣啊。

    畢竟,對於處在君玄境巔峰卻百年、千年都再無法突破的那些至尊強者而言,「神玄之秘」這四個字,有著根本無法抗拒的天大吸引力。

    那兩個海殿弟子看到古蒼真人,都再也顧不得雲澈和鳳雪児,快步迎了上去,臉上的傲氣更是收斂個無影無蹤,無比恭敬卑謙的行禮:「晚輩海殿弟子杜長鳴(龔開釧)拜見古蒼真人。」

    古蒼真人手中拂塵微甩,微笑點頭,然後徑直走向了雲澈,笑呵呵的道:「雲友,當年一見,古某便認定你將來必為驚世之龍。而今不過短短三年未見,你便已真真正正的金鱗化龍,傲視九天了,讓古某都數次甚為嘆然,呵呵呵呵。」

    「晚輩雲澈見過古前輩,古前輩盛讚,晚輩愧不敢當。」雲澈微笑著行禮道。

    古蒼真人話時,是看著雲澈,而他的目光稍稍傾斜,隨意的掃了雲澈身邊的鳳雪児時,眸光、臉色出現了剎那的僵硬,就連腳步,都明顯的頓滯了一下。

    玄力越高,壽元越長。所以從外表上,根本無法判斷一個強大玄者的年齡。但,外貌雖可保持年輕,但有足夠閱歷的玄者,依然能從氣息上大致判斷一個人的年齡。

    雲澈身邊的女孩,古蒼感知到她的年齡大致只在雙十年華,至少要比夏元霸還。

    但她的玄力氣息,赫然竟是……

    君玄境……八級!?

    這一驚非同可,而馬上,他便想到了一個人……還有這段時間傳來的某個讓人聽來根本不會相信的荒謬傳聞。

    難道,那個傳聞……竟然是真的?

    古蒼真人的目光落在了鳳雪児身上,一時之間竟難以移開:「這位友,可是鳳凰神宗的雪公主?」

    鳳雪児向前,盈盈一禮:「晚輩鳳雪児,見過古蒼前輩。」

    「唔。」古蒼真人緩緩點頭,心中的波瀾卻是久久無法壓下,他重嘆一聲道:「唉,真是後生可畏啊。看來,我這活了千年的老不死,也始終只是在坐井觀天而已,呵呵。」

    當雲澈報出自己的名字時,那兩個海殿弟子全部是臉色大變,慌亂中帶上了很重的惶恐。他們兩個對視一眼,然後慌不迭的向前,向雲澈一邊行禮,一邊急急的道:「原……原來,貴客便是蒼風國冰雲仙宮雲宮主。我等方才有眼不識泰山,禮數上多有怠慢,還望雲宮主海涵。」

    這態度上的巨大轉變讓雲澈微微驚訝,他擺了擺手道:「我只是一個後輩,而且此來還是有求於至尊海殿,你們無須對我如此客氣。」

    「不不,」海殿弟子慌忙搖頭:「海皇大人親口叮囑,雲宮主是我殿貴客,務必要禮數有加。我等剛才卻……」

    「哦知道了知道了。」雲澈一甩手:「這些無所謂的東西就免了,直接帶我們去傳送陣吧。」

    「好……各位請隨我們來。」

    島的中心,便是一個釋放著碧藍光芒的空間玄陣。在所有類型的玄陣之中,以空間玄陣消耗最大,而這個可以直接跨越三千里空間的玄陣更是非同可,整個天玄大6能有如此手筆的,寥寥無幾。

    「四位貴客,進入玄陣之後,將會被傳送至一名為『海睛島』的島嶼。海睛島再向南百里,便是海殿所在。大長老已親自等候、恭迎各位。」

    兩位海殿弟子一邊啟動玄陣,一邊恭恭敬敬的道,而他們的視線更多的不是落在古蒼真人身上,而是不斷的偷瞄雲澈和夏元霸。

    玄陣之中藍光閃動,雲澈眼前的風景頓時化作一片蒼白,須臾,便又呈現出另一番湛藍色的海景。

    「到了,這裡,便是那方才二人所言的海睛島,此處再往南百里,便是海殿所在。」

    古蒼真人當先踏出玄陣,笑呵呵的道。雲澈三人的目光都下意識的向南看去,頓時,他們的嘴唇同時張開,口中出幾乎一模一樣的驚呼。

    「哇……啊!」

    「那就是……至尊海殿?」夏元霸眼睛圓瞪,他也是第一次到來至尊海殿。

    正南方的天空,一眼便可以看到一個被淺藍光芒籠罩的圓狀島嶼。而那個島嶼並不是像普通的海島一般露於海上,而是……漂浮在海面之上的高空之中!!

    目測之下,距離海面大概七八里之距!

    「父皇過,至尊海殿是常年漂浮在空中……原來真的有這麼神奇的事。」鳳雪児輕吟道。

    「……讓一個這麼大的島嶼常年浮空,該是一筆巨大的耗費吧。」雲澈目視著南方道。

    「呵呵,那是自然。」古蒼真人點點頭,淡笑著道:「這浮空島南北九十里,東西七十里,就規模而言,在四大聖地中最末,甚至不及鳳凰神宗的鳳凰城,但論氣勢之恢弘,天下沒有任何勢力可相提並論。而且維持浮空每一年所耗費的玄晶,更是一筆極其巨大的數字。」

    「雲哥哥,我們快點過去,我現在好想看看至尊海殿究竟是什麼樣子。單單就怎麼遠遠的看著,就覺得比父親的還要神奇好多好多。」鳳雪児很自然的抱起雲澈的手臂,興奮的臉頰泛粉。

    「我現在也很有興趣,走吧!」伸臂把鳳雪児柔腰一攬,兩人同時飛起,直奔那神奇的浮空島而去。

    「哎哎姐夫等等我!」夏元霸一躍幾十丈,很快便和雲澈並駕齊驅。

    「呵呵,」古蒼真人溫和的一笑,不緊不慢的跟在三人後面。看著三人的背影,慢慢的,他臉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越來越複雜的神色。

    因為眼前的這三個年輕人,赫然是天玄大6這一代的年輕一輩中,天資最為頂尖的三人!

    而且每一個,都是真真正正的驚世駭俗,震古爍今。

    夏元霸,身具霸皇神脈,而且霸皇神脈之中還天生潛藏著龐大到他都無法琢磨的力量。自他霸皇神脈覺醒開始,玄力成長的度讓皇極聖帝都震驚無比……他的霸皇神脈,比天玄大6記載中出現過的所有霸皇神脈都要強出太多太多!

    如今夏元霸不過二十二歲,便已是君玄境六級,創造了天玄大6的歷史。

    別人若能成為古蒼的弟子,將是一世之幸。而古蒼真人卻一直都深深的覺得能得夏元霸這天資異稟的弟子,是自己一生最大的幸運。

    但,如今又出現了一個方才不到二十歲,卻已是君玄境八級的鳳雪児!竟是徹底碾壓了夏元霸。

    至少現在是如此。

    但,年輕一輩中最為驚世的,卻不是他們兩人……而是雲澈!

    夏元霸和鳳雪児恐怖絕倫的天資和玄力是打破了歷史。而雲澈……王玄境的玄力,卻能施展出堪比君玄境的實力,這完全是讓他們這等世間都頂尖的強者都無法理解的事。

    天資或玄功層面極高的話,同級碾壓或越級挑戰都是常有、正常的事。

    但,縱觀天玄大6歷史,別王玄媲美君玄,就是霸玄比肩君玄,都是從未有過之事。

    而最讓古蒼真人在意的,無論是夏元霸,還是鳳雪児,這兩個將來必為大6之主宰的人,都是對雲澈有著極深的感情。夏元霸自不必,古蒼很清楚,如果要夏元霸用命去救雲澈,他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而鳳雪児,這個讓他都驚到十幾息心神動蕩的少女,卻是無比親昵的依著雲澈,看向他的眼神,完全是一種已成習慣的依戀。

    四大聖地主宰大6的歷史……要被終結了嗎?

    「呼……」古蒼真人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開口道:「雲友,不知尊師可有興趣來這魔劍大會一觀?」

    雲澈的師父「奪天老人」,無疑是有史以來最為驚顫四大聖地的名字。

    雲澈想也不想,直接回道:「家師早已是世外之人,已幾乎從不涉足紅塵,也從不願受任何事物束縛。所以晚輩雖為弟子,卻向來不知家師身在何處,又欲往何方。唯有晚輩不得不求助於家師之時,家師才會現身相見。」

    雲澈的回答頗為巧妙,他在到來之前早就想好。因為到了至尊海殿,絕對會有人問起這個問題。

    「原來如此。」古蒼真人點頭。

    「古前輩,至尊海殿的人往返大6,都是通過方才的傳送玄陣嗎?」雲澈為防止古蒼多問,露出破綻,搶先開口問了一個其實他毫不關心的問題。

    「並非如此。」古蒼真人回答道:「海殿之人很少離海。縱然離開,也都是飛行往返。至於方才的傳送玄陣,則是為了此次魔劍大會而臨時鑄造。空間玄陣消耗巨大,縱然是至尊海殿,怕是也無法長久維持。」

    似乎是看出了雲澈的意圖,古蒼真人淡笑依舊,卻沒有再追問雲澈師父之事。

    「方才那兩個海殿弟子提過迎客的人是他們的大長老。看來至尊海殿對這次魔劍大會也是重視非常,居然讓大長老親自迎客。能為聖地大長老,在至尊海殿中,實力和地位,應該是僅次於海皇的然存在吧。」雲澈沉吟著道。

    「至尊海殿的大長老叫陌塵風。」夏元霸介面道:「不過,他在至尊海殿並不是僅次於海皇。至尊海殿的長老之上,還有七尊者。他們才是至尊海殿除了海皇最厲害的七個人。」

    「七……尊者?」雲澈訝然轉頭。

    「在四大聖地,長老都並非是最高層面的力量。至尊海殿的長老之上有七尊者,日月神宮的長老之上有五神使,天威劍域的長老之上有三劍侍。我們皇極聖域也一樣,長老之上還有十二真人。」夏元霸頗為詳細的解釋道。

    ————————————

    br/>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