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尊海殿的七尊者,日月神宮的五神使,天威劍域的三劍侍,還有皇極聖域的十二真人……四大聖地之中凌駕於長老之上的存在!

    「……當初在神凰城,聽聞很多人對古前輩以『真人』相稱,還以為是對皇極聖域之人的特別稱謂,這麼來,古前輩也是屬皇極聖域十二真人之列?」雲澈問道,心中重重一動。當年在神凰城,他便察覺到古蒼在皇極聖域的地位絕對不低,一是因鳳橫空等人的態度,就連驕縱狂傲的夜星寒和性情怪異的姬千柔在他面前都恭恭敬敬,不敢造次,其次,皇極聖域對身懷霸皇神脈的夏元霸極度重視,甚至有將他立為下一任聖域之主的跡象,卻始終都是由古蒼來指導他修鍊,其實力地位可見一斑。

    如今看來,古蒼真人的這「真人」二字,竟是如此驚人的稱謂!

    「對啊對啊!」夏元霸迅點頭:「我師父就是十二真人之一,在十二真人中排行第五。」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不但是聖域的真人,而且排行第五……

    也就是,古蒼真人在整個皇極聖域,綜合地位都要排在第六!遠比自己曾經預想的要駭人的多。

    雲澈有眼睛餘光悄然看了遠遠跟在後方的古蒼真人一眼,聲道:「元霸,我都一直沒有問你,你師父的玄力修為是?」

    「君玄境九級。」夏元霸毫不遲疑的道,然後又一拍胸膛:「以前覺得師父厲害,但是,再給我十年的時間,我一定能越他,嘿嘿嘿。」

    古蒼真人在後方微微搖頭,臉上露出混合著嘆然中帶著些許驕傲的淡笑。

    對一個師父而言,弟子能越自己,那會是莫大的安慰甚至驕傲。但他千歲之齡,玄力修為又足以蓋世,要越他何其之難……但夏元霸這個怪胎,只用短短几年時間從弱不堪的初玄境攀升到如今的君玄境,到了現在,依然保持著讓聖帝都震驚不已的成長度。

    他要越自己,何需十年。那時,他或許連三十歲都不到。

    不到三十歲的弟子越他這個千歲的師父,他如何不嘆。

    「原來你師父這麼厲害。十二真人之中,都是和你師父一樣厲害的人嗎?」雲澈繼續問道。

    勢力內部之事,尤其是頂層的實力結構,很忌諱被人問起……何況四聖地之的皇極聖域。但對於雲澈,夏元霸半點顧忌都不會有,想都不想,直接開口道:「十二真人是很嚴格按照實力排序的。最強的苦痛真人、九嘆真人、絕心真人,都是最最厲害的十級帝君!」

    「十級帝君?」雲澈心中一凝……十級帝君,君玄境的巔峰,亦是天玄大6的人類所能達到的實力最巔峰!

    能達到這個境界的,如今的幻妖界,除了妖后,也才只有明王一人而已!

    而一個皇極聖域,居然就有三個!

    不對,算上聖帝,是整整四個!!

    「之後的九真人,有五個君玄境九級,四個君玄境八級後期。而長老之中,最強的也是君玄境八級。」夏元霸繼續道。

    「……」坦白,皇極聖域之強,遠遠的出了雲澈的預料,讓他心中大起波瀾。而如此恐怖的實力,也絕非常人所能知曉。若非夏元霸,就連他,也不會如此輕易的知道皇極聖域竟強大到如此地步。他想了一想,道:「這麼來,能凌駕於長老之上,至少要君玄境八級後期的實力。這樣的絕世強者,你們皇極聖域有足足十二人,至尊海殿為七人,日月神宮為五人,天威劍域為三人……這個層面的實力,皇極聖域遠遠凌駕於其他三聖地之上,無愧為四聖地之。」

    「並非如此?」古蒼真人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他平緩的道:「真人、尊者、神使、劍侍分別是四聖地最強的十二人、七人、五人、三人,但這是四種獨立的存在,實力標準並不相同。」

    「至尊海殿的七尊者,兩人為君玄境十級,其餘五人皆為君玄境九級。之前提到的海殿大長老陌塵風,則為君玄境八級後期,是海殿四十八長老中的最強者。」

    「日月神宮的五神使,前二為十級帝君,后三為九級帝君,最強大長老,實力近似於陌塵風。就頂尖層面的力量而言,要稍弱於至尊海殿。」

    「至於天威劍域……雖然天威劍域的高等帝君數量以及帝君的總數量在四聖地之中最少,但那『三劍侍』,卻皆為十級帝君,數量上勝過至尊海殿和日月神宮,與我聖域持平。」

    「……原來如此,感謝古前輩不避諱的賜教。」雲澈轉身道。

    「呵呵,」古蒼真人緩緩搖頭,低嘆道:「以尊師傳聞中已奪天地之造化的實力,怕是吾等也不過是無謂的浮雲而已。」

    「古前輩哪裡的話。」雲澈隨口應了一句,心中卻是沉重了數分。

    如此看來,四大聖地之中,達到十級帝君這個最巔峰層面的強者,竟是多達十四人之多!而其中的四聖主,怕是都已達到了君玄境十級後期!絕不會弱於明王……甚至有可能大大過。

    而君玄境九級的人,也有近二十人之多!

    同為一個大6最頂層的勢力,幻妖界目前的十二守護家族中,無人成就十級帝君!九級帝君只有三人。他最為熟知的雲家和慕家……慕家目前的最強者,他的外公慕飛煙是八級帝君,而凋零百年的雲家,最強的太長老也只有君玄境七級而已。

    他很早就知道,天玄大6的玄力層面要勝過幻妖界。這也是為什麼四大聖地能在幻妖界的地盤上壓過十二守護家族,而守護家族整整百年不敢反踏入天玄大6。

    這四個鼎盛萬年,以「聖地」之稱存於世間的龐大勢力,當真是無比恐怖的存在。

    浮空海殿越來越近,雲澈向古蒼請教道:「古前輩,不知你對『弒月魔窟』可有了解?」

    「弒月魔窟?那是什麼地方?」夏元霸側過身來,一臉的好奇。

    「……」古蒼真人的臉上露出剎那的驚訝,顯然是驚詫於從未來過至尊海殿的雲澈居然知道這個名字。他慎重的看了雲澈的神色一眼,緩緩的道:「你既然知道『弒月魔窟』,就該知道至尊海殿為何要常年居於這滄海之上。關於弒月魔窟,縱然是我,也知之甚少。那個地方,對世人而言,是一個無比禁忌的存在,斷然不要對它產生好奇之心。」

    「為什麼?」雲澈動了動眉頭。

    「因為,它存在的謎團,整整萬年,都未能解開。」古蒼真人的聲音有些沉重:「未知的東西,也往往充滿了未知的危險。而這種未知之謎越久沒有解開,就意味著其中可能存在的危險性越大。『弒月魔窟』這個名字,你當成一個虛渺的傳即可,萬勿深究……更不要靠近,以免萬劫不復。」

    古蒼真人完,至尊海殿已是近在眼前,他拂塵一甩,頓時,一股柔風從下方涌至,帶的四人快浮空而起:「到了……我們上去吧。」

    身體穿過了一層淡淡的藍色玄光,雲澈帶著鳳雪児輕輕落在了這個滄海之上的浮空島嶼。

    踏入至尊海殿的那一刻,周圍的氣息完全的變了,全然嗅不到一絲一毫海洋的氣息,也完全感受不到了海風的撫面……就如同從海洋的世界,忽然進入了另外一個完全獨立的不同世界。

    腳下,是釋放著淡淡冷光的玄玉,每一塊都價值連城,一眼望去,視線中高低樓宇、殿堂、庭院、古木、花草遍布,生機勃勃,而比生機濃郁數倍的,是一股籠罩整個海殿,渾厚到堪稱不可思議的玄氣。

    這裡完全不像是一個島嶼,更不是一個「殿」,而是一個奢華華貴,氣勢磅礴的空中之城!

    「好重的玄氣。」雲澈的心海之中傳來茉莉的聲音:「看起來,整個天玄大6幾乎所有的帝君都聚集在此了,還真是有趣。」

    雲澈:「……」

    眾人面帶驚嘆的看著眼前的空中之城時,一個人影在上空出現,轉瞬之間,便已到來他們眼前。

    這是一個白蒼蒼,面色肅然,身材矮胖的老者,他的度快的驚世駭俗,連雲澈都甚至沒有看清他如何近到身前。

    白老者向古蒼真人拱手,臉上露出一絲極淡的笑:「原來是古真人,恕塵風諸事繁忙,未能遠迎。」

    「陌老弟,久違了。」古蒼真人淡笑點頭。

    「這個人,應該就是海殿大長老陌塵風了。」夏元霸在雲澈耳邊聲的道。

    陌塵風目光轉向夏元霸,面露驚嘆:「想來,這位便是如今威震天下,身具霸皇神脈的夏元霸吧?如此年紀,如此修為,當真是讓人嘆為神跡,無人可及。霸皇神脈在我天玄大6有過數次記載,卻無一及得上令徒。皇極聖域能得此奇才,當真是讓人艷羨不已。」

    「呵呵。」古蒼真人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陌塵風目光轉到鳳雪児身上,剛要開口,忽然全身一震,瞳孔更是猛的收縮。

    有著千年心境的古蒼真人之前見到鳳雪児時都心神劇震,何況陌塵風。

    陌塵風剛才還大嘆夏元霸「嘆為神跡,無人可及」。但他靈覺碰觸到鳳雪児,卻驚覺她年齡氣息弱於夏元霸,但玄力修為,竟是達到了君玄境八級。

    與他這個海殿大長老持平!!

    「這位姑娘……莫非就是鳳凰神宗的雪公主?」陌塵風的聲音明顯變調,在和鳳雪児話時,雙手竟是下意識的拱起……身為海殿大長老,他縱然在四大聖地,都是地位然的存在。有資格讓他行禮者,縱觀天玄大6都少如鳳毛麟角,而此刻面對鳳雪児,他卻完全是下意識的露出恭敬之態。

    這是身為玄者,對於強者的敬畏。雖然論玄力修為,兩人都是君玄境八級。但他們的年齡,卻是差了整整五十多倍!就這一點而言,他的君玄境八級,根本不配和鳳雪児的君玄境八級相提並論,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晚輩鳳雪児,見過陌大長老。」鳳雪児盈盈一禮。

    陌塵風張了張口,一時間竟是不出話來。他忽然想到,既然這個強大到異常的女孩是鳳雪児,那麼她身邊的人莫非是……

    「那……這位友,莫非就是蒼風國的冰雲宮主雲澈?」陌塵風面向雲澈道。四人到來時,他只注意了古蒼真人的氣息,根本想不到,他等待了許久的雲澈竟會是和古蒼真人一同到來。

    「晚輩正是雲澈,見過陌大長老。」雲澈微微點頭。

    「……」陌塵風微吸一口氣,嘆聲道:「蒼風國的冰雲宮主,鳳凰神宗的雪公主,皇極聖域的夏元霸,三位在當今年輕一輩最為驚世的人物,竟是同一刻到來,當真是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方才真是多有失禮,快請!」

    在陌塵風親自引領下,四人走向海殿內部。陌塵風目光不斷掃視著雲澈三人,心中不斷暗嘆:「這三人,一個屬於蒼風國,一個屬於神凰國,就連夏元霸,也並非出身皇極聖域。」

    「四大聖地的時代……難道真的要迎來終結了嗎?」

    他腦中閃現的想法,和古蒼在同時看到這三人時幾乎一模一樣。

    陌塵風拿出一塊淡藍色的玉石,嘴唇微動,顯然是在像遠處的某人傳音。

    「陌老弟,海殿之中的玄氣之重,亘古未有。看來魔劍大會雖還有數日召開,但邀請之人,應該已到了十之**了吧。」古蒼真人道。

    陌塵風緩緩點頭:「不錯。看來世間玄者對於『魔劍』之秘,都是心中神往。」

    雲澈淡淡撇嘴……就你四大聖地最神往吧!至於其他勢力……呵,誰有膽子敢拒絕四大聖地出的「邀請」。

    陌塵風向鳳雪児道:「雪公主,鳳凰神宗已由令尊親領到來數日,目前便居於炎心殿中。不知……呵呵,雪公主是願同居炎心殿,還是願與雲友同居一殿?」

    「我當然是和雲哥哥住一起。」鳳雪児沒有任何猶豫的道……而且完全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妥。因為她對魔劍大會一點興趣都沒有,這次和雲澈一起到來的最重要目的,就是保護他,也自然要住在同一個地方。

    「如此,便依雪公主之願。」陌塵風點頭,這時,他手中的藍色寶玉微微一閃,陌塵風停住了腳步,轉身向雲澈道:「雲友,海皇數日前便交代,你若到來,必第一時間告知於她。適才海皇聽聞你已到來海殿,便推掉手邊所有要事,要我無論如何也要馬上帶你去見她。」

    「海皇已在前方的海皇殿等候,去往住處之前,還請先隨我去面見海皇。」

    「榮幸之至。」雲澈自然沒有理由推辭。

    要入弒月魔窟,必須要先經過至尊海殿的海皇同意。

    ——————————————

    br/>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