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閃電般回身,赫然看到正目視着遠處紫光的紫極、夏元霸、鳳雪児三人都是面孔呆滯,目光怔然,瞳孔時而放大,時而收縮,如同全部失了魂魄。

    雲澈心中一驚,迅速撲身過去將鳳雪児抱到胸前,同時左手轟出,一股氣浪將夏元霸和紫極遠遠轟出,口中一聲大吼:“後退!不要看那道紫光!!”

    三人同時全身一顫,如夢方醒,鳳雪児一下子抱緊雲澈,把螓首緊伏在他的胸前,再也不敢擡頭,雲澈可以清楚感覺到她的心跳頻率比之平常快了數倍。紫極和夏元霸更是快步後退,臉上都露出深深的驚悸之色。

    “這幽冥婆羅花,果然名不虛傳……不!遠遠要比傳聞中的還要可怕的多。”紫極心按胸口,臉色發青,心神久久無法安寧。那抹紫光至少在三十丈之外,隔着如此之遠,居然讓他如此輕易的遭此噩夢。

    “這世上……居然有這麼可怕的東西!”夏元霸心有餘悸:“它真的只是一株花?”

    “你們剛纔都是什麼感覺?或者是看到了什麼?”雲澈沉眉道。剛纔他也在盯着紫光看,但除了眼前隱約有些恍惚,並沒有太過劇烈的異常感。

    “先不要管這些!”紫極沉聲道,他背靠後方牆壁,再不敢看向幽冥婆羅花,縱然如此,他隱約感覺到彷彿有一雙惡魔的眼睛正在某個地方盯視着他,心跳狂亂到幾乎隨時可能炸裂的程度:“雲澈!我們只有短短百息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近半!你運氣極佳,居然真的找到了這可怕的幽冥婆羅花,而且就處在開放狀態……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將它收取!若不能在百息之內離開,我們將會被困死在這裏!而且必死無生!”

    “我知道了!”雲澈點頭,將鳳雪児推到牆壁之後,快速叮囑道:“雪児,元霸,背靠牆壁,千萬不要回頭。我馬上將幽冥婆羅花取下!”

    “雲哥哥……千萬要小心!”鳳雪児無心擔心的喊道。她先前從雲澈那裏聽過很多次關於幽冥婆羅花的傳聞。但剛纔只是短短看了一會兒,她才知道幽冥婆羅花的可怕根本要遠遠超出想象。

    “放心,我既然敢來,當然有萬全之策!”

    雲澈一邊說着,已是轉過牆壁,向着幽冥婆羅花所在的位置疾走了十幾步,然後停下身來,剛要喊茉莉去將幽冥婆羅花采下,卻聽聞茉莉厲聲道:“你沒有聽到我剛纔的話嗎?馬上離開這裏!不要再管幽冥婆羅花!”

    雲澈一愣:“可是……”

    “沒有可是!”茉莉的聲音透着從未有過的低沉:“你難道沒有注意到,那株幽冥婆羅花雖然已經開放,但開放的並不完全!”

    雲澈愕然,凝目擡頭,看向了那抹曳動的紫光。

    極致的黑暗之中,幽冥婆羅花的全貌卻是清晰無比,猶若近在咫尺。一丈來高,莖葉紫黑。夢幻般的亮紫光芒之中,一朵妖花孤然開放,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只是花苞微攏,花瓣稍卷,雖已妖豔無雙,卻並未完全綻開。

    弒月魔窟沉寂一片,沒有半絲微風,半綻妖花卻在緩慢搖曳,飄灑着彷彿來自冥界的淡紫霧氣,時不時的發出似哭似笑,陰森到讓人靈魂戰慄的恐怖聲音。

    果然如茉莉所言,並沒有完全綻開!

    但以雲澈對植被的瞭解,這朵幽冥婆羅花雖然不是完全綻放,但其形,已是綻開了超過七成!或許再有幾天,甚至可能幾個時辰就會完全綻開!

    這時,雲澈視線中的紫芒忽然一晃,眼前的情景忽然迷離,化作了一片完全的紫色。

    無盡的紫色世界,猶如踏入了夢幻中的仙境,讓他心迷神醉。心魂中所有的緊張、謹慎、忐忑……所有的情緒、情感都完全消卻,整個人變得輕鬆無比,就連身體,都變得輕若鴻羽,讓他不自禁的想要輕飄飄的飛起,飛到更深處的紫色世界,直到和整個夢幻般的世界完全融爲一體……

    迷濛只持續了一剎那,雲澈便猛的回神,眼前的紫色世界也瞬間分崩離析,化作只餘一點妖異紫芒的漆黑世界。

    好可怕的靈魂侵蝕……雲澈額頭冒汗,心中駭然。近三十丈的距離,還是未完全綻開的幽冥婆羅花,居然讓有着龍神之魂的他都短暫失魂!

    若是靠近,簡直不敢想象!

    茉莉說過他若靠近到十丈之內就會痛苦不堪,五丈之內就是找死……他現在確信,那絕不是危言聳聽。

    “雖然沒有完全綻放,但也開放了七八成左右!難道效果和完全綻開相差很遠嗎?”雲澈側過視線,低聲問道。

    “完全是天壤之別!”茉莉厲聲道:“完全狀態的幽冥婆羅花,纔可讓我的魂體與重塑的軀體完美融合。未完全開放的幽冥婆羅花力量層面不夠,就算是採到一萬朵,也絕無可能做到完美融合。若強行融合,就會像現在的焚絕塵一樣,因身體與力量、靈魂的排斥而時時刻刻痛苦不堪,而且短短几年就會身死魂滅!”

    雲澈:“……”

    “不行……”雲澈雙手攥起,牙齒咬緊,滿臉的不甘心:“我們好不容易纔找到幽冥婆羅花的蹤跡……它現在就在眼前,而且距離完全開放也只差一點點……”

    “若是錯過,等它下次開放,要整整二十四年……而這個弒月魔窟,更是要五百年之後才能再進來……”

    他怎能放過眼前這用了整整七年才找到的幽冥婆羅花!

    “雲澈,你認認真真聽好了!”茉莉沉着氣道:“我比任何人,都想拿到一株完整的幽冥婆羅花!但是,不要說那株幽冥婆羅花沒有完全開放,即使是完全綻開了,我們也根本無法得到它!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裏!”

    “……爲什麼?”雲澈不解道,同時身體絲毫沒有要返回的動作……他聽出了茉莉聲音中的不甘心,他同樣是不甘心!

    “這個地方的可怕程度,要遠遠超過你能想象的範疇!這裏的黑暗氣息強度很弱,但層面之高,連我都前所未見。若我是身魂完整之軀,這裏的黑暗氣息絲毫影響不到我,但是,我如今唯有魂體,沒有軀體支撐,面對這種層面黑暗力量的殘噬根本毫無抵抗之力!如果我在這裏現出魂體,就會在短時間內遭受重創,連魂源都會受到極大損傷!”

    雲澈:“……”

    “我的魂體被魔毒侵蝕了數年之久,如今雖然完全擺脫魔毒,但也要比完整狀態孱弱數倍!只有重塑軀體後,才能緩慢恢復。而我如今狀態的魂體若是再受黑暗力量的殘噬……後果,將是再無可能恢復完整!甚至就此消散都有可能!!”

    茉莉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凝重無比,也讓雲澈徹底怔住。

    “所以,就算那是一株完全綻開的幽冥婆羅花,我也根本無法現身去採摘,而你就更無可能。”茉莉的聲音愈加沉重:“我說的這些,沒有一個字是誇大其詞!能持續萬年釋放這樣的黑暗氣息,這個弒月魔窟的某個地方,一定隱藏着一個恐怖到遠遠超越你認知的東西!我現在即使在天毒珠之中,都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冰冷感。就連我的靈覺,都被壓制到了只有……”

    茉莉的聲音忽然停止,也讓雲澈心神一顫。這時,茉莉忽然一聲厲呵:“快走!!幽冥婆羅花正上方,隱藏着一個活物……它的視線就在你的身上,馬上走!!”

    “什麼?”雲澈心中一驚,下意識的擡頭看向幽冥婆羅花正上方的窟頂,卻只能看到漆黑一片。

    就在這時,紫極的吼叫也從他後方響起:“雲澈!你在做什麼!時間還剩下不到三十息,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雲澈再也來不及猶豫,快速起身折返,同時大吼一聲:“我們走!”

    “可是,那株幽冥婆羅花……”夏元霸猶豫了一下,因爲紫光還在,意味着雲澈並沒有將幽冥婆羅花采摘到手。

    “先不要管這些,快走!!”雲澈一掌把夏元霸推出很遠,拉緊鳳雪児的手,藉着鳳凰炎光,以儘可能快的速度向魔窟出口行去。

    “那隻‘怪物’有沒有跟上來?”雲澈急聲問道。由於剛剛纔從入口走到深處,對路徑還保持着熟悉,因而折返的速度要比來時快的多。

    “並沒有。”茉莉迴應道。

    “……”雲澈微微鬆了一口氣,心中想到:隱藏在這弒月魔窟中的活物,難道,是傳說中的弒月魔君?

    可是,弒月魔君不是在六千多年前已經死了嗎?一隻霸玄獸,再怎麼也不可能從萬年前存活到現在!

    而且,茉莉的急促語氣也說明這個隱藏在黑暗中的怪物一定強大到他無法抗衡……就更不可能是那個只有霸玄境界的弒月魔君。

    究竟是什麼!?

    “那到底是個什麼怪物?有沒有探知到它的實力層次?”雲澈問道。

    “體型遠比人類龐大。至於實力……大致在君玄境六級!前提是我的靈覺沒有在被壓制中出現偏差!”茉莉的話有些猶疑。

    君玄境六級……雲澈腳下的速度在加快,雙目中閃動起復雜的眸光。

    “還有十息,放心,完全來得及。”紫極的聲音舒緩了一些,但心中還是陣陣後怕……他之前和海皇說過會在時間到五十息時就強行帶雲澈出來,沒想到竟拖到了這般頗爲驚險的境地。若是沒能在百息之內離開,他們四人就要全部死在這裏了。

    “只是,姐夫並沒有能得到幽冥婆羅花。”夏元霸有些沮喪的道。

    “這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之事。以幽冥婆羅花的可怕,縱然是四聖主聯手,都絕無可能活着將它採得。”紫極嘆聲道。雖然此行雲澈的目的沒有能達成,但海殿答應雲澈的事卻是完成了。

    在距離結界缺口閉合還剩最後幾息時,眼前終於出現了一抹昏暗的亮光。

    “到出口了,快出去!”最前方的紫極低喊一聲,身影一晃,瞬間衝出。

    “姐夫,快!”夏元霸緊隨紫極之後,在身體穿過結界出口的同時焦急的轉過身看向後方,唯恐雲澈稍慢。

    出口,就在眼前,離開之後,想要再次進入,需要至少五百年之後。

    而且就算在五百年後再次進來,也不一定還能如今天這般見到幽冥婆羅花。

    雲澈的腳步緩下,雙手扶着鳳雪児的肩膀重重一推,將她遠遠的推出了結界缺口,而他自己卻在出口前方停住了身體。

    “雲澈!你做什麼……馬上出去!”茉莉一下子猜到了他的意圖,小臉上頓時駭然失色。

    “姐夫!!”

    “雲哥哥!!”

    一息之後,雲澈依然沒有從結界缺口出來,夏元霸和鳳雪児同時察覺到不對,夏元霸臉色大變,鳳雪児花容失色,兩個人同時向結界缺口中衝去。

    “不用管我!”雲澈大吼一聲,凝滿全力的雙臂猛然推向結界出口,將剛剛靠近,猝不及防的夏元霸和鳳雪児一下子震開到百丈之外。

    “我要等到幽冥婆羅花完全綻開,所以必須在裏面停留幾天……你們不用擔心我,別忘了,我有‘玄舟’!”

    “雲哥哥……不要!!”結界之外,傳來鳳雪児帶着哭泣的聲音。

    “快走!!!”茉莉焦急乃至憤怒的聲音直震的雲澈心魂顫蕩:“這裏的空間法則早已被黑暗氣息扭曲,就算是太古玄舟也……”

    嘶!!!

    一聲雷電般的嘶鳴,張開了一百息的結界缺口在一剎那間完全閉合。整個結界藍光流逸,渾然一體,不要說缺口,連一絲微小的裂痕都沒有。將內部與外部分成了兩個完全隔絕的世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