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將金烏炎稍稍擡高,眼睛避開幽冥婆羅花的方向,低聲道:“茉莉,那個怪物現在在什麼位置?”

    過了一小會兒,茉莉纔回應道:“依然在幽冥婆羅花的正上方,大概三十四丈的位置,並沒有變動。如果我感知沒有錯誤,現在它的目光就鎖定在你的身上!”

    “玄力呢?確認是君玄境六級?”雲澈再次問道。

    “……我不敢太過動用魂力,靈覺在這裏嚴重受限,無法確定。但這個距離的話,就算有偏差,也不會太遠。”

    “好……”雲澈低念一聲,然後微微吸一口氣,冷下面孔,擡起頭來,看向幽冥婆羅花正上方三四十丈附近的位置,用無比平靜的語氣道:“抱歉打擾你的靜寂了,弒月魔君!”

    “弒月魔君?”茉莉語帶疑問:“你在試探它?”

    “並不全是。”雲澈慎重道:“我感覺……它應該就是紫極所說的弒月魔窟!紫極說它六千多年前就已經死了,依據是從六千多年前開始,進入弒月魔窟試探的海殿弟子就再未現過弒月魔君的蹤跡。而,先前我們四人從進入到離開,它明明存在,卻始終毫無動靜……極有可能,它的死亡,從來都只是假象!”

    “因爲它根本不需要消亡!只要它隱在那裏,就算是四聖主來了,也根本現不了它的存在!”

    本是隻有無盡黑暗的上空,忽然間亮起了兩點深灰色的光芒。

    那是一雙無比恐怖的眼睛!這雙眼睛睜開的剎那,雲澈從身體到靈魂都狠狠的戰慄了一下。

    “愚蠢的人類!你不顧死活的留下來,就是爲了求本王親手賜你一死嗎!”

    沒有對雲澈現它存在的驚疑,嘶啞晦澀的聲音之中,充斥着讓人心悸的狂躁與傲慢。

    “……這麼說,你的確就是那個一萬年前就存在於這裏的弒月魔君?”雲澈心中猛的一動。

    雖然早已被茉莉告知這裏面隱藏着一個可怕的怪物,但此刻親眼見到它的現身,心中依然泛起強烈的駭然。因爲它的存在,就連一直鎮守弒月魔窟的至尊海殿都不知曉!

    “哈哈哈哈!”駭人的聲音在狂笑:“本王只曾對你們人類喊過一次名號,沒想到萬年已過,居然還記得本王的名字、看來本王縱然萬年未見日月,也足以讓你們這些卑微的生靈陷入永久的恐懼,哈哈哈哈哈……”

    弒月魔窟的聲音極其難聽晦澀,每一字都會雲澈全身不舒服,它的大笑更是讓他難受之極。而他說出的話,卻是真真切切承認了……他真的就是至尊海殿以爲早已經消亡的弒月魔君!!

    也就意味着……它是從萬年前,一直活到了現在!

    萬年歲月,足以讓最強層次的帝君都死上數輪,而它,竟是整整萬年都沒有消亡!

    這等壽元,完全不符常理!

    就連它的實力,也遠遠不是傳說中的霸玄境!

    “居然真的是這個傢伙!”雲澈向茉莉低聲道:“居然萬年不死,絕對是個不同尋常的怪物!”

    茉莉:“……”

    雲澈微吸一口氣,內心已是恢復平靜,擡起頭來,聲音平緩的道:“雖然你從來沒有在天玄大陸現身過,但弒月魔君這個名字,卻也從來沒有被遺忘。至於我,不過是你口中一個卑微的人類,與你自然無仇無怨,也絕不可能想要成爲你的敵人。我來到這裏,只是想取一件東西,取到之後會立即離開,絕不泄露關於你的半個字……方纔出言,是因爲打擾了你的清靜,想要聊表歉意。”

    很顯然,面對這個在黑暗環境下活了至少一萬年的恐怖生物,雲澈絕不想和它死磕。如果它不打擾自己取幽冥婆羅花,兩人相安無事……自然是最好的結果。

    然而,雲澈的期望剛剛出口,便被踏滅。

    “卑微、愚蠢、渺小的下等生靈!!”弒月魔君忽然咆哮起來,刺耳錐魂的聲音帶上了刺骨的憤怒、嘲諷、不屑,那雙如灰暗深淵般的瞳孔也從空中驟然墜下:“不但妄圖奪取本王的幽冥婆羅花,居然還幻想着要本王放過你!”

    砰!!

    一聲巨響,一個高大的灰影重重的落在了雲澈的前方。

    一股彷彿來自地獄的煞氣撲面而來,雲澈迅連退五步,雙手猛的攥緊。從聲響看來,相聚不過十丈之遙,但黑暗之中,他能看到的,依然只有一雙灰白色的眼瞳,除此之外,就連模糊的輪廓都無法看到。

    它知道自己想要幽冥婆羅花……對了!他先前聽到過自己和紫極他們的對話!!

    弒月魔君近在身前,雖然看不到它,但一股可怕的壓迫力卻是無比沉重的籠罩在雲澈的軀體和靈魂之上。這種壓迫力和雲澈這一生所承受的所有壓力都完全不同。冰冷、怨恨、狂躁、傲慢、虛妄、嗜血……他感覺到了一股股濃郁到極點的負面情緒瀰漫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恍然間,他竟有了一種自己被鎖在地獄熔岩之上,即將面臨世間最殘酷懲罰的可怕感覺。

    “本王命源、魂源盡毀,只能將自己囚禁於此,萬年不敢見日月!這裏的黑暗氣息恢復着本王的生命與力量,而這株幽冥婆羅花,可以恢復本王的魂源!這是上天賜予本王,是本王存活於世最珍貴的東西!在這屈辱的世界裏,它每隔二十四年綻放的那一日,便是本王最爲開心的時刻!你這渺小愚蠢的低等生靈,居然妄圖染指本王最爲寶貴的東西!”

    一個無比強大的存在,面對一個“卑微的生靈”,原本根本不至於動怒。但很顯然,雲澈偏偏觸動了它絕不能觸碰的逆鱗!

    它忽然爆的煞氣、怒氣讓雲澈一陣心驚,隨之又快平靜下來,眼神,也變得格外冰冷:“那看起來……是沒得談了。”

    事態非但沒能得償所願,反而朝向了一個最爲惡劣的方向……這幽冥婆羅花居然是弒月魔君的逆鱗!

    也就意味着,他想要得到幽冥婆羅花,就必須殺掉弒月魔君!

    殺掉這個身上有着無盡謎團,活了萬年都不死的怪物!!

    “傳聞一萬多年前,你的實力大致是霸玄境初期。而過了整整一萬年的時間,你的玄力居然才提升到如今的君玄境中期……”既然已註定你死我活,雲澈也自然不需要再對他有任何的客氣,冷笑着道:“這可憐的成長度,連一個資質最平庸的人類都不如!看來你這個口口聲聲喊着我們低等生靈的怪物……也不過如此!”

    “哈哈哈哈哈!”弒月魔君沒有因雲澈的話暴怒,反而放聲狂笑:“愚蠢卑微的生靈,又豈能理解本王的強大!本王如今的沉寂,僅僅是迫於命源與魂源的劇創!只要這株幽冥婆羅花不滅,再給本王三千年時間,本王的命源和魂源就可恢復,到時候,本王的軀體和靈魂將會極恢復,力量更是一日千萬裏!到時,這世間的一切,都要在本王的腳下俯!”

    茉莉:“……”

    “嘖。”雲澈滿臉不屑,嗤之以鼻道:“我這輩子遇到不少強者,比你強的人一抓一大把,但論起說大話,貌似還真沒有人比得上你。哎呀……你該不會壓根就是個失心瘋吧?也對,這種絕對黑暗的環境,別說把人逼瘋,估計隨便一兩個月就能把人逼到自盡。這麼一說,我都忽然有些佩服你了,自己憋在這裏一萬年,居然一直沒有自盡,還活的好好的。”

    “嘿……”黑暗中,傳來弒月魔君危險的冷笑:“本王連百萬年都撐了過來,區區萬年,又算得了什麼!”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跳……

    百萬年!?

    “可笑!本王居然在和你這等卑微愚蠢的低等生靈浪費口舌!”

    轟!!

    一股冰冷的氣浪爆開,弒月魔君的眼瞳瞬間從灰白變成漆黑,身上,升騰起了一股濃郁的黑色煙霧,一時間,弒月魔窟中的黑暗氣息完全暴.動,彷彿來自地獄的陰風無情席捲、侵蝕着每一個角落。

    雲澈胸口一悶,全力後躍,瞬間退離到百丈之外。弒月魔君忽然爆的黑暗力量極爲可怕,讓他有一種瞬間落入地獄的感覺。

    呼!!

    雲澈左手鳳凰炎,右手金烏炎,全身也完全沐浴在火焰之中,眉頭更是死死收緊。而他在心驚於弒月魔君黑暗力量的同時,卻也莫名感覺到一種不該存在的熟悉感……

    熟悉感?

    “無知的低等生靈,以你卑微的力量,靠近幽冥婆羅花只有死路一條,根本不需要本王親自出手。但,人類低等骯髒的靈魂氣息會將本王的幽冥婆羅花玷污!本王不得不親手把你化成黑暗中的灰燼!!”

    無盡的黑暗,讓雲澈根本看不到弒月魔君的所在,只能靠有限的靈覺來感知它的力量。如此,還未交手,他便已陷入了絕對的被動。

    而這時,一個極爲低沉的聲音冷冷響起:

    “永夜幻魔典!!”

    這個聲音來自雲澈,卻不是由雲澈出……而是茉莉的聲音!

    這短短五個字,讓雲澈怔住,讓弒月魔君即將轟出的雙臂也頓時停滯。

    “是誰!”弒月魔君的瞳孔之中釋放出漆黑了數倍的冥光,而這束冥光,最終還是落在了雲澈的身上:“原來如此!你的身體裏還寄居着另一個靈魂……而且居然識得本王的魔功!”

    “茉莉,怎麼回事?”雲澈不安的問道。他也終於知道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什麼……這弒月魔君爆的黑暗氣息,赫然是焚絕塵那日的力量氣息很是相似。只是,要比焚絕塵強大、濃郁、純粹不知多少倍。

    “這個怪物,他不是獸,也不是人!”茉莉的聲音低沉的嚇人,因爲她心中的震驚和駭然,要越雲澈無數倍:“而極有可能……是百萬年前……上古時代……永夜魔族的……”

    “魔!!”

    現身於天玄大陸的“永夜幻魔典”讓茉莉嗅到了極不尋常的氣息。而眼前的弒月魔君,他極有可能,就是“永夜幻魔典”的背後……那可怕到極致的真相!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