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心中早已有所猜測,但聽到茉莉用無比沉重的語氣說出“魔”這個字,雲澈的心魂依然是狠狠顫蕩了一下。

    魔!存在於上古時代,與遠古諸神雄霸混沌世界,力量、生命、靈魂……一切的層面都遠遠凌駕於人類……以及其他所有生靈之上的超然存在!

    但神與魔,分明已在百萬年前便已滅絕!

    隕滅的諸神還留下了零散的傳承,而魔,依照茉莉當初所言,早已泯滅的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茉莉……你確定嗎?”雲澈說話時,心跳基本處在完全停止的狀態。如果茉莉所言成真,那麼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一個本該滅絕百萬年,只存在於遠古傳說的恐怖生靈!!

    “極有可能……他此時施展的永夜幻魔典雖然並不強大,但卻無比純粹!和焚絕塵所施展的簡直天壤之別!如果不是足夠純粹的魔體與魔魂,不可能施展出如此純粹的魔功……而永夜幻魔典,本就是和遠古魔族一起滅絕的魔功!”

    茉莉的話,每一字都沉重的如萬鈞巨石:“焚絕塵,以及永夜王族的永夜幻魔典,極有可能是來自於它!”

    雲澈:“……”

    “你是什麼人!竟然識得本王的魔功!”茉莉的話不但驚住了雲澈,也驚住了弒月魔君,讓它升騰中的黑暗魔氣稍稍沉下,但瞳眸中的黑光卻是大盛。

    “哼,笑話。”茉莉冷笑道:“永夜幻魔典很稀奇嗎?在天玄大陸上,會使用永夜幻魔典的人何止千萬!”

    茉莉的話,顯然是試探。

    “一派胡言!”弒月魔君的聲音帶上了重重的怒氣:“永夜幻魔典是我永夜魔族獨有魔功,也是這世上僅存的魔功!普天之下除了本王,絕無可能出在第二個人的身上!”

    “是嗎?既然這魔功只屬你一人,那你如何解釋本公主將它一眼認出,還準確無誤的喊出它的名字!”茉莉冷冷的道。

    弒月魔君短暫無言,然後忽然間身上黑霧升騰,一股暴烈的如海嘯般爆發,將雲澈再度逼退幾十個身位,但同時他也清楚感覺到,弒月魔君的這股怒氣似乎並不是針對於他。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弒月魔君憤怒的咆哮着:“是那個逆子……逆子!!他不但背叛了本王,還將我族至高無上的魔功送給了人類……啊——啊!!!本王當年……就該將你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轟!轟!轟!!

    弒月魔君的情緒在失控,力量也同樣暴走,四散的黑暗玄力混亂衝擊着四周,帶起聲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他在說什麼?他的兒子?”雲澈雙目冷凝,全神戒備。但弒月魔君吼出的聲音,他全然無法聽懂。

    茉莉緩慢而低沉的道:“他身上所有的祕密,一定要想辦法讓它全部說出來!這世上,居然還隱藏着一個魔!這絕不是‘離奇’二字那麼簡單!而是足以轟動整個混沌的驚天大事!”

    “如果他真的就是遠古魔族的魔,並在將來的某一天恢復了實力,那麼……他將會給整個混沌世界都帶來恐怖的劫難!”

    雲澈心念急轉,厲聲道:“弒月魔君!我倒是可以告訴你,我們所知道的‘永夜幻魔典’是來自一把名爲‘天罪神劍’的劍!那把天罪神劍,是不是和你有關?”

    “天罪神劍?”弒月魔君怒笑:“那是本王的永夜魔劍!!”

    永夜……魔劍?

    天罪神劍是永夜王族所取之名,用來告誡後人動用此劍者是觸犯天罪!而永夜魔劍……纔是它真正的名字!?

    “那它爲什麼會在天玄大陸?難道是你刻意留下的?”雲澈凝眉問道。說話的時候,他悄然將暗中全力凝聚的玄力收斂起來。因爲自己表現的足夠弱,弱到在他面前毫無抵抗之力,等同於是個死人,他就會更容易說出更多的事。

    弒月魔君的怒氣依然未消,似乎口中的“逆子”是他畢生之恨,發出的聲音依舊是有些失控的怒吼:“萬年前,本王終於擺脫封印,雖然未死,但命魂魂源皆慘敗不堪,一旦碰觸日月之光,就會痛不欲生,加速消亡,只能蜷縮在這不見天日之地!本王爲了知曉外界世界的變化,將永夜魔劍丟出到外面的世界!而永夜魔劍之中,封印着本王那個逆子的魔魂!

    “本王本以爲他會如本王所願,告知本王想知道的一切。但那個逆子,他竟然切斷了與本王的靈魂聯繫!他竟然背叛了本王!居然連永夜幻魔典都傳給了低賤的人類……啊——啊!!!!”

    “虧的本王當年親手毀了他的魔體,將魔魂封入永夜魔劍,讓他可以隨本王而不死!他竟然背叛本王……逆子!逆子!!!”

    弒月魔君的情緒越來越失控,暴怒的咆哮聲幾欲將雲澈的耳膜撕裂。

    “……茉莉,你聽懂他在說什麼了嗎?”雲澈背依着後方的牆壁,低聲問道。

    “天罪神劍就是它口中的永夜魔劍,裏面還藏着一個魔的魂!”茉莉低沉的道:“不過那把劍根本不足爲慮,連永夜王族都能將它輕易封鎖,其力量已是孱弱不堪。到了今天,裏面的魔魂就算沒湮滅,也到了湮滅的邊緣了。但是這個弒月魔君……它爲什麼居然活着!還活到了現在!”

    “這個星球,是由邪神所創造!而他說自己被封印了百萬年,那極有可能是被邪神所封印!邪神既然有能力封印它如此之久,爲什麼當初不殺了他?他方纔也說過把他兒子的魔魂封入他的劍中,就可以和他一樣不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個活着的魔,這件事透着常人無法想象的沉重和可怕。

    茉莉的聲音,在弒月魔窟中再度響起:“弒月魔君!你口口聲聲自稱永夜魔族,又數次自稱被封印百萬年,難道是想告訴我們你是遠古時代的魔神嗎?呵,簡直笑話!神族與魔族早在百萬年前就已滅絕,這是整個混沌空間三歲小兒都知道的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簡直愚不可及!”

    “本王之魔軀,又豈是你們卑賤的人類有資格質疑!”弒月魔君怒嚎道:“神隕魔滅,我永夜魔族一半死於神族,一半亡於邪嬰萬劫輪!唯有本王活了下來!但那個該死的邪神,他明明中了邪嬰萬劫輪的‘萬劫無生’,卻又繼續活了那麼久,還用他所剩餘的全部力量,將本王封印在這個卑賤之地!!”

    “……他果然如你所說,是被邪神所封印!”雲澈低聲道。

    茉莉:“……”

    “本王被封印了百萬年……整整一百多萬年!”弒月魔君繼續怒吼着,似乎在用這種方式發泄着因“逆子”而被激的狂怒:“那該死的封印每一息都在侵蝕着本王的魔軀和魔魂!本王原本以爲會在邪神的封印之中身魂隕滅,但沒想到,就在萬年前,封印的力量竟然耗盡,不但讓本王留下了一縷命源和魂源,還重獲了自由!”

    “……”弒月魔君的話讓雲澈腦中閃過剎那的疑惑……正常說來,脫離封印後,是“重獲了自由,並留下了一縷命源和魂源”,而他說的卻是“讓本王留下了一縷命源和魂源,還重獲了自由。”

    這句話理解起來,似乎是被封印前並沒有自由?

    不過,這個疑惑在雲澈心間也只是剎那閃過,因爲這很有可能只是弒月魔君的言語偏差而已。

    “那邪神一定永遠都不可能想到,他費盡全力的封印,依然沒能殺的了本王……而他自己,卻已經死了百萬年,哈哈哈哈!!”弒月魔君的暴怒開始轉爲了狂笑:“這是天佑本王,天佑我永夜魔族!”

    “邪神將本王封印在這個無比低等的世界,一定是爲了讓本王縱然有一天能擺脫封印,也永遠無法恢復殘破的魔軀和魔魂,唯有等死!但,他更是做夢都想不到,那幫愚蠢低賤的人類竟爲本王鑄造出一個完美的結界,不但完全隔絕了日月之光,還讓這些珍貴的魔氣不會逸散,完全爲本王所用!更奇妙的是,這裏,竟然孕育出了一株幽冥婆羅花……吸納魔氣恢復命源,而吞食幽冥婆羅花可以恢復魂源,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在助我永夜魔族再度魔臨天下!!”

    “!!!!”這次,雲澈真真切切的聽懂了。

    弒月魔君……被邪神隕滅前,用最後的力量封印在這裏的魔!封印在一萬年前失效,讓弒月魔君得以脫離,但同時,他也在百萬年的封印殘噬下奄奄一息,就算脫離封印,也早晚會隕滅。

    但偏偏,他脫離封印後不久被至尊海殿的先祖發現,並鑄造起結界……也爲他鑄造起了一個絕佳的恢復之地!

    更是因其中黑暗力量的囤積,而孕育出了一株幽冥婆羅花!

    至尊海殿本想封死可怕的魔氣和其中的弒月魔君……但卻在無意間救了他!

    但另一方面,若不是這個結界,那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可怕魔氣就會逸散向天玄大陸,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就如茉莉所言,相比於弒月魔君,那個源源不斷釋放魔氣的東西更爲恐怖!

    茉莉冰冷的道:“當年,連邪神都因邪嬰萬劫輪而滅,爲什麼惟獨你活着!?而封印你百萬年,遠遠要比殺了你還艱難的多,爲什麼邪神卻是選擇耗費所有力量將你封印,卻不是直接殺了你?”

    “嘿,”弒月魔君陰沉的笑,到了此刻,他身上的怒氣已經開始平息了下來:“因爲邪嬰萬劫輪殺不了本王,邪神更是殺不了本王!!”

    “爲什麼殺不了你!”茉莉咄咄逼問:“永夜魔族在遠古魔族之中,並非是最頂尖的族類!而你就算是永夜魔族的王,也絕非最頂尖的魔!連創世神、劫天魔帝這等最高層面的神魔都盡皆隕滅……爲什麼偏偏只有你不死!”

    轟!

    弒月魔君沒有回答,隨着怒氣和情緒的平息,他身上的黑暗力量再度激盪,冰冷刺骨的氣息重新將雲澈牢牢鎖定,隨着他向前邁步,整個弒月魔窟都在劇烈的戰慄着:“既然這麼想知道,那就在死後去問那該死的邪神吧!卑賤的人類,你若是被誤封於此,本王還懶得動手,由你被這裏的魔氣自行吞滅,但你竟敢覬覦本王的幽冥婆羅花……那就好好享受本王賜給你的,最殘酷的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