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轟!轟!!

    可怕的聲勢和力量早已遠遠驚動了至尊海殿,但鳳凰火焰的肆虐卻非但沒有休止的跡象,反而熾熱與狂暴。

    紫極同樣是君玄境八級的修為,但在威力過於恐怖的神之火焰下也不得不遠遠的遁開,而且還在持續後退。

    「雪児妹妹,不要再繼續了!!」

    這時,鳳炎暫歇,已將整個島嶼都完全瀰漫的火光終於稍稍消退。夏元霸以為鳳雪児終於稍稍恢復了理智,剛要向前……一朵灼目極點的龐大火蓮以鳳雪児的身體為中心絢然綻開。

    一股遮天熱浪迎面而來,紫極和夏元霸同時胸口一悶,如被來自火焰煉獄的一口大鎚直轟,狠狠倒飛出去,全身衣服、頭髮都快速的燃燒起來。

    「雪児妹妹……快……住手!!」

    持續了許久鳳炎風暴終於真正的停止了,火光開始快速的褪去。夏元霸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全力平靜著內息,這才發現,他已被逼離到弒月魔窟所在島嶼的十里之外。

    另一邊,紫極雖然沒有被逼離的如夏元霸那麼遠,但瞳孔中顫動的震驚絲毫不弱於他……他的玄力和鳳雪児一樣都是君玄境八級,而且在境界上還稍稍勝出一些,但他此刻無比確信,若他和鳳雪児交手,必敗無疑!

    炎光散盡,但海風依然滾燙。只是,原本的島嶼消失不見了,只餘下一個龐大的海藍色結界覆罩在滄海之上,隔絕著弒月魔窟的存在。而結界之外的海島,在鳳雪児的焚星妖蓮下,消失的連一絲塵埃都沒有殘留。

    結界的上空,鳳雪児孤零零的飄在那裡,肩膀微微抽動著。她懵懵的看著毫無傷痕的藍色結界,美眸之中儘是凄傷,唇間囈語,字字碎心。

    「姐夫那麼聰明的人……他既然主動要留在裡面,就一定有必要的目的和出來的方法。」夏元霸口中安慰著鳳雪児,自己卻一直都是手心冒汗,心焦如焚。

    「放心,放心好了。」夏元霸努力以最平緩的語氣安慰著:「姐夫他也自己決定要留在裡面,而不是被強行關進去,就一定一定有把握能出來的。姐夫和紫先生的話,當然要相信姐夫的!剛才姐夫自己也說了,幾天之後就會出來的。而且……」

    「太古玄舟」四個字,讓鳳雪児帶淚的眼眸頓時耀起一抹明媚的光彩。夏元霸的話不是蒼白的安慰,讓她惶然混亂的心靈稍稍的平緩了很多。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夏元霸快速點頭附和,心中卻是毫無鬆弛……因為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雲澈的「師父」是假的。

    一聲厲喝從北方遙遙傳來,與此同時,一股氣浪也快速的由遠及近。無論語調,還是動作都格外的急促。

    「海殿大長老陌塵風!」夏元霸脫口而出。

    看到鳳雪児迎來的身影,四個紅衣人也停了下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深深的激動之態。鳳橫空激動的道:「是雪児……真的是雪児!」

    於是四人再也顧不得其他,全力向南方而來,然後就真的在這裡見到了已離宗數月的鳳雪児。

    雪児妹妹的太爺爺……對了!是師父口中的鳳凰神宗第一人……鳳祖奎!!

    也是四大聖地之外,當之無愧的天玄第一人!

    「紫先生,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紫極卻是輕描淡寫的一擺手:「並無惡敵。只是,雲澈如今還在弒月魔窟之中。」

    「不過,並非是他未能來得及走出,而是他主動留在了裡面。」紫極說道:「聽他之言,似乎是因為那幽冥婆羅花未能完全開放,無法採摘,所以要在裡面等到其完全開放之時。」

    紫極卻是搖了搖頭:「若換做別人,的確是如此。但云澈,卻是曾經從太古玄舟中活著脫離。而且,他雖然傲氣,但還不至於狂妄無知到以生命為代價來藐視弒月魔窟。」

    陌塵風默然。

    「紫先生倒是提醒我了。弒月魔窟的元素法則和空間法則和外界大不相同。在其中,所有傳音玉和各種空間玄器都完全失效。若是雲澈留在其中的底氣是傳音他的『師父』來救,或者通過空間玄器脫離的話,那他便真的是自掘墳墓了。」陌塵風緩聲道。

    「嗯。」陌塵風點頭,乾淨利落的轉身而去。弒月魔窟所在的島嶼是否被毀,根本無關緊要。因為封鎖弒月魔窟的結界,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摧毀的。

    「雪児,你……你還好嗎?在蒼風國這幾個月,有沒有人……尤其是雲澈那混蛋,有沒有欺凌你!」鳳熙銘雙手微顫,臉色通紅,雙目緊緊的看著鳳雪児,已是激動的有些難以自控。

    「在雪児昏迷的那三年,我可是去看過雪児多次。」見到鳳雪児的鳳祖奎心情極佳,本是不怒自威的面孔此刻滿是寵溺的淡笑,他上下打量鳳雪児幾眼,目中頓時紅光大盛,臉上的笑意更是深了幾分,重重點頭嘆道:「雪児,你真不愧是我們全族的瑰寶。這才短短几年,你的鳳凰玄力竟然已經遠超你的父親和爺爺,或許明年這個時候了,連我這個老不死,也要被你遠遠蓋過嘍,哈哈哈哈!」

    「雖然,雲澈數月前大禍我宗,但他對雪児,卻是真誠一片,先有救命之恩,後有再造之情……」鳳橫空閉上了眼睛:「所以,這幾個月以來,殺子之仇……我也甘心咽下了。兩位太長老之仇,也無心再追究。」

    這句話讓鳳雪児嬌軀輕顫,兩點淚珠幾乎是瞬間從美眸中滴落。雖然,雲澈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相信的人,雖然,她知道太古玄舟的存在……但心中太過劇烈的擔心和害怕根本無法停止。

    鳳橫空狠狠橫了鳳熙銘一眼,低聲沉眉道:「雪児,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鳳橫空、鳳天威的臉色同時大變。鳳熙銘一愣,隨之臉上瞬間露出了無法掩飾的狂喜之態。

    「不必太過憂心。」鳳祖奎的神色卻是一片平靜:「我方才聽到了海殿紫先生與陌大長老的談話,雲澈似是主動要留在其中,那定是有著能出來的把握。而他的師父,又是傳說中有著通天之能的『奪天老人』。所以被封弒月魔窟,對雲澈而言或許並非是十死無生。」

    鳳雪児抬起玉手,將雪顏上的淚珠抹去,輕輕說道:「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相信雲哥哥一定……一定會平安的出來。所以,我會在這裡等雲哥哥出來。太爺爺,爺爺,父皇,太子哥哥,雪児沒有事,你們先回海殿吧,雪児等到雲哥哥出來后,會馬上去看望你們的。」

    「雪児……」

    「他就是夏元霸,傳說中擁有霸皇神脈的聖域弟子!和雲澈有姻親。」鳳橫空向鳳天威和鳳祖奎傳音道。

    鳳橫空長皺眉頭,然後一聲輕嘆:「既然如此……雪児,我們就在海殿西北的炎心殿,如果有什麼事,千萬要傳音告知我們……你心中有多焦急和擔憂,父皇只會比你更焦急擔憂。無論如何,都不要勉強和難為自己。」

    「父皇,這裡畢竟是海殿,怎麼能留雪児一個人在這裡。請父皇允許孩兒留下來陪……」

    鳳熙銘的話還沒說完,便已被鳳橫空厲聲打斷,他沒看鳳熙銘一眼,轉向鳳天威和鳳祖奎道:「父皇,祖父,我們暫且離開吧。我們在這裡,雪児反而難以靜心。」

    「姐夫,你一定不會有事的!」夏元霸握緊拳頭,一次次的默念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