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永遠化作黑暗裏的塵埃吧!!”

    弒月魔帝一步踏出,霎時間,整個弒月魔窟都顫抖起來,他身上的黑暗霧氣瘋狂翻滾,直接化作一道龐大的黑暗氣浪,向着雲澈翻卷而去。

    極致的黑暗,極致的冰冷,猶如一個無盡的深淵正欲將他永恆吞噬。在這黑暗氣浪面前,雲澈的身體變得僵硬,感覺自己就如遮天浪濤前的塵埃,本蓄勢待發的金烏炎竟是根本無法轟出,靈魂中所有的聲音都是“逃離”!若是膽敢正面交鋒,唯一的結果就是會毀滅成虛無。

    這是第一次,對方的攻擊還未近身,便讓他生出了發自靈魂的畏怯。

    雲澈猛然一咬舌尖,腳踩星神碎影與幻光雷極,向後方閃電般瞬身,暴風般遁離,後背狠狠的撞在了一道他根本無法看清的牆壁上。

    轟!!

    弒月魔窟再次戰慄,黑暗氣浪轟在了雲澈之前所停留的位置,爆開的黑暗力量如無數道惡鬼般濺散而去。

    弒月魔窟裏的一切都處在層面極高的黑暗氣息中整整萬年,每一寸牆壁,每一粒沙石都早已變得奇堅無比,尤其是對於黑暗玄力有着無比之強的抵禦能力。縱然是這恐怖絕倫的黑暗轟擊,都沒有帶起飛散的沙石,石壁也僅僅是搖晃,沒有崩塌。

    雖然沒有被弒月魔君的黑暗玄力轟中,但冰冷的餘波依然讓他全身難受之極。他眉頭收緊,口中大口喘息。面對弒月魔君的第一次出手,他的心幾乎是瞬間沉入了谷底……同樣是君玄境六級,同樣是永夜幻魔典,但單憑弒月魔君剛纔轟出的黑暗玄力,他比之焚絕塵強大何止數倍!

    而他身上釋放的冰冷威壓,更要勝過焚絕塵百十倍!!

    縱然是面對海殿之皇曲封憶,他所承受的威壓都遠遠不及弒月魔君。

    因爲,它……畢竟是遠古之魔!!

    “雲澈,你認真聽着!”茉莉無比肅然的道:“這個弒月魔君,你必須用盡全力,哪怕耗盡底牌,拼上性命,不擇一切手段,也一定要殺了他!只有你的力量不受這裏黑暗魔氣的壓制,所以整個藍極星,也只有你有可能殺了他!否則,若真讓他恢復過來,迎接天玄大陸,以及世間所有生靈的,將是一場無法想象的巨大浩劫!”

    “嘿,現在哪還管得了什麼浩劫。”雲澈雙手攥緊,自嘲的慘笑一聲:“我要是殺不了他,我就要死,不拼也得拼……只是這次,實在是沒什麼勝算啊。”

    對面,可是一隻遠古之魔啊!

    在神魔滅絕的這百萬年間,雲澈赫然是整個混沌世界第一個與魔交手的人!

    “單單只是你的話,的確必死無疑,一丁點戰勝他的可能性都沒有。”茉莉沉聲道:“但如果加上紅兒……就未必完全沒有希望!”

    “哼,真是卑微的掙扎!”弒月魔君伸出漆黑的手臂,一團黑暗霧氣在他身前凝聚,然後如一個巨大的器官般劇烈的蠕動起來。隨着弒月魔君手指的點出,黑暗霧氣猛然撕裂,成千上道黑暗雷光奔射而出,如暴風驟雨般射向雲澈所在的方位,每一道黑暗雷電都細若鍼芒,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讓雲澈全身毛髮倒豎,駭然失色。

    “不要試圖將它們擊破,全力躲開!一旦被擊中,其中的黑暗力量會直接損傷你的靈魂!”茉莉急聲警告道。

    雲澈想也不想,再次星神碎影瞬身,幻妖雷極逃遁,貼着弒月魔窟的石壁以最快的速度向後方遁去。

    砰砰砰砰砰砰……

    黑暗雷電將空間刺穿的千瘡百孔,最後射落在石壁、地面之上,爆發出刺耳無比的嘶鳴與狂躁的黑暗戾氣。弒月魔窟中石壁、亂石遍佈,隨着雲澈不遺餘力的後遁,所有的黑暗雷電最終都被石壁阻攔……以每一道黑暗雷電中所蘊藏的可怕力量,足以連天磐玉都輕易刺穿,卻是無法刺穿這裏的石壁。

    這些受到黑暗氣息萬年薰染的石壁,顯然已成了雲澈狼狽之下的保.護傘。

    “嗄……嗄……”雲澈的背部再次重重靠在一堵石壁上,額頭上冷汗遍佈,口中劇烈喘息。在他稍稍定神之時便發覺,在弒月魔君的兩次攻擊之下,已是將他從弒月魔窟深處,逼到了中段位置。

    如此下來,馬上他就會逃無可逃。

    “不行……”雲澈咬牙低念,看向弒月魔君所在的方向:“在這種地方,逃跑根本毫無意義……無論如何,只能拼了!!”

    “真是讓本王驚訝的速度,一個力量如此卑微的低等生靈,居然能接連兩次躲過本王的制裁。但可惜,你還沒有資格讓本王戲耍你。這一次,就算你有十條命,速度再快十倍,也會永遠的消失!連一塊骨頭都不會留下!”

    弒月魔窟的聲音由遠及近,從無盡的黑暗中傳來,也讓雲澈勉強鎖定了他的位置。他猛一咬牙,死死壓下心中所有的恐懼……

    “煉獄!!”

    一聲低吼,雲澈全身玄力暴漲,他的瞳眸,以及環繞周身的玄氣顏色,也在剎那間變成了淡赤色。

    “炎陽爆裂!!”

    雲澈從石壁之後閃身而出,熾烈的金烏炎瘋狂燃燒,全力轟向了逼近中的弒月魔君。

    轟!!

    在臨近弒月魔君還有二十丈之距時,金烏炎忽然爆裂,但爆開的毀滅火焰卻並沒有釋放出焚盡一切的金烏炎力,反而在黑暗之中快速的熄滅,消逝,短短一息之間,便已化作一片漆黑的沉寂。

    “什……麼!”雲澈猛一咬牙。

    “真是無謂的掙扎。”弒月魔君冰冷的嘲諷着:“若是朱雀炎,本王還會稍稍忌憚一分,但如此低等的金烏炎,不過是可憐的笑話!”

    “……”弒月魔君是遠古之魔的事實再一次被確信!因爲他不但一口喊出了那是金烏炎,還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驚異!

    這時,弒月魔君的氣息忽然一凝,眼神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因爲他感覺到了雲澈玄力的變化,以及他身上週圍顏色異常的玄光。

    “邪神……訣!!”弒月魔君的聲音忽然顫抖起來,隨之變得無比憤怒、怨恨、暴躁:“你的身上,竟然繼承着邪神的力量……啊!!那你更該死,更該死!!”

    “本王無數次的立誓,重見天日後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毀滅邪神留在這世間的一切痕跡!!”

    “你這個繼承邪神力量的人類,本萬要將你的身體和靈魂毀滅成永恆的虛無!!”

    百萬年的封印,積累的是對邪神百萬年的怨恨!

    感受到雲澈身上的邪神之力,他所有的憤怒如沸騰的火山一般的徹底爆發,那一瞬間讓整個弒月魔窟戰慄起來的怒氣,比之之前因“逆子”而生的暴怒要強烈千萬倍。

    弒月魔君咆哮着,然後忽然飛身而來,一手向雲澈抓來,而一股濃郁的黑氣猶如來自深淵之底的魔神,先於他的身軀向雲澈吞噬而至。

    他想要以黑暗氣息將雲澈禁錮,然後以自己的雙手親手將他撕成碎片,來發泄對邪神的百萬年之恨。

    雲澈的意志清醒的告訴自己絕不可能畏懼和退怯,但靈魂的恐懼、身體的瑟縮都強烈無比。這是魔的威壓,根本不是凡人之軀所能承受。雲澈可以支撐到如此地步,已是萬般不易。

    “拼……只能拼!不然只有白死!”

    身體在不受控制的瑟瑟發抖,滿口的牙齒都幾欲被他咬碎。心中的畏懼在掙扎之中頓時化作了一股暴躁的戾氣……

    “紅兒!!”

    硃紅的光芒閃耀,劫天劍出,而云澈的身體也在同一時間驟然飛出,竟迎着他本是根本不可能抗衡的黑暗力量正面衝去。發泄般的大吼聲中,他全身所有的力量都毫無保留的凝聚在劫天劍上,轟向了前方的無盡黑暗。

    也在這一刻,雲澈忽然發覺,自己的眼前,竟不再是一片絕對的黑暗。

    劫天劍身釋放着雲澈最爲熟悉的硃紅光芒。而在這個連金烏炎也只能照耀幾步距離的黑暗世界,來自劫天劍的硃紅劍芒竟然耀亮着雲澈的腳下、前方、上方……迫近的黑暗渦流……以及,視線中弒月魔窟的每一個角落!!

    甚至,在雲澈的瞳孔之中,清晰的映出了弒月魔君的全貌!

    與此同時,他更是忽然感覺到,一直盤踞心海靈魂,對弒月魔君的那種驚悸、恐懼、不可戰勝的感覺消失了,而且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前方正在吞噬向他的黑暗渦流變得並不那麼可怕,就連來自弒月魔君的黑暗威壓,都變得不再沉重。

    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切的變化,都在雲澈搏命衝出,劫天劍現身的那一瞬間,只是,雲澈已根本來不及去驚訝和思考,因爲下一個瞬間,劫天劍已重重轟擊在了來自弒月魔君的黑暗渦流上。

    劍身臨近的那一剎那,雲澈的目光清清楚楚的看到,本是洶涌狂躁的黑暗渦流明顯收緩……或者說,是劇烈瑟縮了一下!

    嘶啦!!

    可怕的黑暗渦流就如一塊漆黑色的幕布,被劫天劍直接撕裂成了兩半,奔瀉而出的黑暗魔力卻並沒有吞噬向雲澈,卻分明在掙扎、瑟縮,然後扭曲着向相反的方向拼命逸散而去……如同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東西。

    可怕無比的黑暗渦流就這麼被一轟而散,雲澈短暫的愣了一下,一時之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同樣愣住的,還有弒月魔君,他停住了身體,雙目死死的落在雲澈手中的那把劍上,瞳眸中的灰光變得無比混亂:“那……那是……”

    而這時,雲澈已是火速回神,心中已經沒有了畏懼和沉重感的他一個星神碎影閃現到弒月魔君身前,劫天誅魔劍狠狠的轟向他的胸口。

    弒月魔君驚然之間,被一轟而中。

    “呃啊啊啊啊!!”

    嘶啞、淒厲的慘叫聲中傳遍了整個弒月魔君,雲澈這一劍雖然是倉促轟出,但依舊帶有着萬鈞之勢,將弒月魔君一劍遠遠轟飛。

    雲澈沒有追擊,而是愣在那裏……耳邊,是弒月魔君淒厲如鬼嚎,而且久久不息的慘叫聲。

    一個承受了百萬年封印,有着強大魔軀的遠古之魔,竟然在他一劍之下,發出如此淒厲的慘叫……簡直就像是在承受世間最殘酷的酷刑一般。

    弒月魔君漆黑的魔軀重重砸在了百丈之外的石壁上,翻滾而落,但他卻沒有站起,反而在地上來回的翻滾着,不斷髮出痛苦無比的嚎叫聲……他的胸前,劫天劍剛纔所轟中的地方,赫然印着一道硃紅色的傷痕,傷痕上的硃紅光芒格外刺目,久久不散,道道漆黑的鮮血從傷痕中快速流出。

    “誅……誅魔……劍!!”

    弒月魔君的聲音痛苦到扭曲,但喊出“誅魔劍”三個字時,卻分明帶着深深的戰慄和恐懼。

    雲澈怔立在那裏,看着眼前不再黑暗,反而被映成硃紅色的世界,看着本是可怕無比,此刻卻痛苦哀嚎的弒月魔君……又低頭看向手中本是無比熟悉,但此刻卻似乎有些陌生的硃紅巨劍,滿臉茫然。

    “嘿嘿嘿嘿,果然如此!”茉莉笑了起來:“遠古之魔一旦被誅魔劍創傷,將承受千倍的痛苦,傷口的癒合也會比平常慢上十倍!越是純粹的魔,越是畏懼誅魔劍!”

    “現在你該知道爲什麼我會說有紅兒在,你並非沒有可能戰勝弒月魔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