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隆……

    如同無數道蒼穹神雷在炸響,越來越多在黑暗氣息中淬鍊了萬年的黑石被徹底粉碎,而後被席捲入猛烈的玄力洪流中。炎光四射,黑暗瀰漫,弒月魔窟的戰慄幾乎沒有瞬息的停止。

    一人一魔不知惡戰了多久,他們身上的傷已是不計其數,但轟出的力量依舊驚天動地。雲澈兩世之中經歷過無數的生死惡戰,卻從未有一場戰的如此之久,如此慘烈。

    論玄力,雲澈雖已處在天玄大陸的最高層面,但在四大聖地中,勝他者依然大量存在。

    但論耐力和恢復能力,他是當之無愧的天玄第一。

    數月前和焚絕塵交手,他事先不知紅兒對其力量的剋制,想到的戰勝方法便是以自己極強的恢復能力將其拖敗。而今,他卻遇到了一個在耐力和恢復能力上毫不遜色於他的對手!

    有着魔軀的弒月魔君!!

    連戰數個時辰,他們依然是招招致命,但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明顯衰弱了許多,而在衰弱的幅度上也大致相近,誰也無法明顯壓過誰。

    轟!!

    劫天劍與弒月魔君的魔爪隔空相撞,又是一道驚雷般的轟鳴炸響,大量的黑石碎末被粉碎捲起,讓整個弒月魔窟都灰濛濛一片。

    黑暗之息與金烏之炎在兩人周圍瘋狂的旋轉、撕咬、吞噬,如同兩隻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兇獸。

    砰!!

    兩人腳下本就深陷的地面再度崩裂一分,頭頂的石壁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碗狀凹坑。這時,弒月魔君擎着雲澈重劍的魔爪忽然錯開,一聲怒嚎,十根尖長如骷髏之爪的手指爆射出十道漆黑玄光,直射雲澈的心口。

    雲澈的身體下意識的後撤,但他的意志力卻是硬生生將身體的本能反應遏止,沒有瞬身避開,更沒有回劍抵抗,甚至將全身的守護玄力都全部涌至手臂,隨着他瞳孔的驟縮,一劍砸向了弒月魔君的胸口。

    這一劍之磅礴,將十丈空間瞬間壓迫至塌陷。

    “轟!”

    劫天劍芒狠狠的掃在了弒月魔君的胸前,“咔嚓”一聲,將他胸前最大的一塊魔骨直接轟成數段,將他的魔軀也轟到了百丈之外,而來自弒月魔君的十道黑暗魔氣也全部扎入了他的身體,讓他眼前一黑,身體猛然倒退,但雙手依然死死抓握着硃紅巨劍,不肯脫手。

    淒厲的慘叫聲傳來,弒月魔君的胸前,被印上了到目前爲止最長的一道硃紅劍痕,所帶來的,也從所未有的痛苦和重創。從硃紅劍痕中涌入的重劍之力狂暴的涌入他的魔軀,肆意摧毀着他魔軀和本就孱弱的命源。

    而云澈已坐倒在地,久久沒有站起。刺入他身體的十道黑暗魔氣就如十枚來自九幽黃泉的魔錐,腐蝕着他的血肉、經脈和五臟六腑,讓他全身每一個角落,乃至整個靈魂都痛苦不堪。

    但他雙脣緊閉,連一絲痛吟都沒有發出。

    “馬上屏住呼吸,以鳳凰炎力淨化,以邪神玄力湮滅!”茉莉沉聲道:“你還真是魯莽!那可是真魔的氣息,一旦入體,絕不是普通的玄力所能化解!若不是你身具邪神玄力,還能輔以鳳凰炎的淨化之力,你就等着掉半條命吧!”

    雲澈猛的咬牙,迅速靜心,體內迅速燃起鳳凰炎,再以邪神玄力全部包裹向那十道黑暗魔息。很快,那十道魔息便全部被封死,然後以鳳凰炎和邪神玄力共同化解。

    噗!

    雲澈上身前傾,噴出了一大口黑血,全身頓時氣息通暢,五感清明,只是氣息又虛弱了一分。

    而弒月魔君則明顯要比他慘的多。

    他拼着受了十道魔息,給了弒月魔君極重的一劍。弒月魔君那痛苦無比的慘叫聲讓他知道自己絕對是賺了!他此時雖然已經站起身來,但胸口的硃紅光芒之下,卻分明是一個足有成人腦袋大小的窟窿,窟窿之中黑血如注,就連斷裂的漆黑骨骼都看得清清楚楚。

    弒月魔君雖然已是強忍着不發出慘叫聲,但全身不受控制的抽搐彰顯着他在承受多麼大的痛苦。而他心中的驚駭,比痛苦還要濃烈十倍!

    他雖然命魂重創,但畢竟是魔軀!再虛弱的魔軀,也遠非凡人之軀所能相比!再加上弒月魔窟之中魔氣繚繞,他的傷勢和力量恢復速度都要遠勝平常。

    他從一開始就被逼出了玄力,惡戰了這麼久,他的玄力已衰弱了近一半,而以凡人之軀,早就應該已經油盡燈枯。但眼前這個年輕的人類,他力量衰弱的幅度居然完全沒有超過他!

    就連他身體被黑暗魔息殘噬出的創傷,也一直在以完全違背常理的速度癒合着。

    反而是他自己身上的傷……被金烏炎灼燒的傷還好,但被硃紅巨劍留下的傷口,不但每一道都讓他痛不欲生,恢復的速度,更是比平時慢了十倍不止!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看着中了他十道魔氣的雲澈居然這麼快就站了起來,而且氣息平穩無比,弒月魔君的雙瞳放大。他雙手按在胸口的窟窿上,每一根手指都在顫抖:“你不是人類……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的聲音帶着恐懼。

    就連他自己,也忽然發現了自己竟然在恐懼。

    他本以爲自己碰到了一個找死的人類。

    卻做夢都想不到,竟然碰到了一個人類中的怪物!!

    以卑微的人類之軀,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生命力和恢復力……而且還是身處每時每刻都在吞噬生命的黑暗氣息之中!

    手裏拿的劍,甚至比他在遠古時代見過的所有劍都可怕!!

    即使當年面對真正的誅魔劍,他的意志也從未如此不由自主的戰慄過。

    “我叫雲澈,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雲澈緩步走向弒月魔君:“弒月魔君!神與魔的時代早已終結!你從百萬年前開始,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今天,就算不是爲了幽冥婆羅花,我也必須要將你了結!!”

    “了結本王?就憑你!?”弒月魔君咬牙切齒,窮極一生,他都從未想過自己最狼狽的時刻,竟是因爲一個區區人類!無盡的憤怒、屈辱在焚燒着他本就所剩不多的理智,突然爆吼一聲,全身籠罩起一層幽暗的黑霧,而被前胸、後背上的赤黑色魔紋,也在這時釋放出深邃如血的光芒。

    “狂妄無知卑賤的人類……本王要讓你知道何爲魔族的強大!就憑你想要擊敗本王……癡人說夢!!”

    血紅的魔紋在扭動,逐漸的扭曲成一排排奇異的符文,他的頭髮在拉長,全身傳來如山石崩裂般的骨骼聲,身上的肌肉猛然鼓脹,四肢幾乎在一瞬間變得兩倍粗壯,其上血紅色的經絡遍佈,如蚯蚓一般扭曲着。

    弒月魔君喉嚨中發出低沉而痛苦的咆哮,全身如垂死的蛇一般扭曲着。漆黑的鱗片從他的皮肉中顯化,快速佈滿他的軀體,而雙臂雙腿之上,生出了一層白森森的骨甲,如同他的骨頭從皮肉中翻出,反覆住了肌肉。

    這可怕而詭異的變化讓雲澈心中一驚,腳步頓時停止。同時,他分明感覺到弒月魔君身上的氣息正以極大的幅度在提升着……而且變得更加陰森、暴戾。

    “是變身!”茉莉的聲音裏同樣充滿了驚異,但更多的是慎重。

    “遠古之魔基本都可變身!這種變身和你所知道的形態變化不同,而是通過身體變化來實現更強力的力量釋放與操縱。變身之後,將會力量全開,同時身體的負荷和消耗也會大增,一般只會在比拼或者死戰之中,纔會變幻爲完全力量形態!有的,甚至可以進行多重變身。”

    嗤!!

    一對寒光森森的牙齒,從弒月魔君的嘴角伸出,如同狼牙一般,在漆黑之中依然閃過一抹刺目的冷芒。他的手肘、膝蓋處,也同時伸出了猙獰的骨刺……最後,他的胸口,赫然印出了一枚血色月印!!

    這是獨屬他永夜魔族之王的印記!

    這個印記在遠古時代,都可令萬魔臣服,如今,卻被一個人類給逼出!

    他的憤怒和力量氣息都在瘋狂的暴漲着,翻卷的黑暗之息化作暴動的狂風,讓雲澈完全屏息,沉重無比的壓力從四面八方襲來,讓他胸口欲碎,脊背都幾乎要壓到彎折。

    “他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增幅了這麼多!!”本想着趁弒月魔君變身過程中強行攻擊的雲澈反而被暴漲的魔息步步逼退,他雙手撐在前方,臉上露出深深的驚容。

    茉莉卻是淡淡冷笑一聲:“弒月魔君一定做夢都想不到你竟然能逼到他變身!如今的弒月魔君可遠遠不是遠古時代的弒月魔君!以他現在命魂重度殘缺的狀態,這個變身狀態不但不可能持續太久,而且必然要承受極重的代價!否則,他也不會被逼到現在才強行變身!”

    “他如今的狀態,不宜和他硬碰硬,而是要以星神碎影與幻光雷極和他周旋!只是,這裏卻偏偏狹窄封閉,幾乎不可能實現!”天毒珠中的茉莉動了動眉頭,隨之便有了決定:“動用玄罡吧!雖然會加劇你的消耗,而且不一定能硬剛過變身後的弒月魔君,但至少……弒月魔君想要在變身時間內將你擊潰,也沒那麼容易!”

    “好!”雲澈點頭,握劍的姿態稍稍變化,由右臂在前轉爲左臂在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