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說,我當初之所以能戰勝焚絕塵,也是因為紅兒?」雲澈驚訝道。

    「……」雲澈頓時滿腹鬱悶,他在戰勝焚絕塵后,一直以及自己的實力已經堪比君玄境六級之境,原來竟然是因為紅兒!

    劫天誅魔劍釋放的朱紅光芒下,原本只有一片混沌黑暗的弒月魔窟變得無比清晰,就連角落的小石子都看的一清二楚,自然也看清了弒月魔君的全貌……身長近一丈五尺,身上黑光蔽體,裸露出的皮膚呈深灰之色。頭髮卻是蒼白一片,直垂至腳下。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誅魔劍!」

    「劍靈神族……是第一個被滅絕的神族……這世上不可能還存在誅魔劍!」弒月魔君的聲音依然充斥著痛苦,這世上除了誅魔劍,或許沒有什麼能讓能憑一道半尺長的傷口讓一具真正的魔軀持續如此長久的折磨。

    茉莉:「……」

    雲澈的心理變化,茉莉自然感知的清清楚楚,她忽然說道:「你是不是自信過頭了?弒月魔君剛才的攻擊,最多用了一半力量,你能傷了他,也只是他猝不及防。雖然紅兒的力量對他的力量有著極強的剋制,絕不代表你就一定能勝了他!他的力量之雄厚,要遠遠的勝過你!完全足以彌補紅兒對他的剋制。」

    茉莉:「……?」

    但也只是魔軀和力量!而影響不到靈魂層面!

    但為什麼雲澈的恐懼之態完全消失,氣勢凌然。反而是弒月魔君……如果是同一個級別的神手持誅魔劍,他或許會畏懼。但面對實力遠遠遜於他的雲澈,為什麼畏懼之態會這麼強烈?

    對了,紅兒並非是單純的誅魔劍!她所化之劍的形態、光芒,都和傳說中的誅魔劍完全不同……

    除非……是高階層的魔或神,對低階層的魔或神……那種純粹的層面壓制!

    「很好!」弒月魔君的面孔憤怒的扭曲著,他緩緩直起身體,向雲澈走近:「那把劍是怎麼回事,對本王並不重要!因為結果都是一樣的!區區一個低等生物,竟然讓本王感覺到了疼痛……罪無可赦!」

    聲音落下,弒月魔君全身黑氣升騰,距離雲澈,也只剩百步之遙。他本以為,自己一步步的靠近,對雲澈而言就如死神的步步近逼,會讓他恐懼到全身發抖,心膽欲裂,然後向之前那樣轉身潰逃……但是這次,他看到的卻始終是雲澈滿臉的冷笑,隨著他的靠近,他的面孔非但沒有露出恐懼,反而目光越是興奮,就連玄力氣場也毫無混亂之態。

    那一瞬間,他的腳步停止,一雙瞳孔瞬間放大的幾欲炸裂。

    茉莉:「……!!!?」

    弒月魔君身體顫盪間,竟是腳下一軟,一下子單膝跪到了地上,全身如同篩子一般劇烈發抖著。猶如看到了世上最恐懼、最無法相信的場景。

    「又是怎麼回事?」雲澈本已做好了全力轟擊的準備,沒想到弒月魔君忽然間像是被嚇掉了魂魄。他動了動眉頭,一臉迷惑的看著弒月魔君……這傢伙不會真的因太久的死寂而早已心神不正常了吧?

    「……現在沒必要管這些!」茉莉的聲音有些異樣,卻沒有回應雲澈的疑問:「記得我之前說的話,不要留任何餘力,不許一切代價和底牌,一定要殺了弒月魔君!現在,他的魔軀和力量都受紅兒克制,再加上他把武器丟到了天玄大陸,因而在武器上,你也佔據絕對優勢……拚死一搏!一定有殺了他的可能!」

    「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弒月魔君在狂亂的低吼,又似乎是自言自語:「外貌……一模一樣……還有這種魔威……不!不可能……絕不可能!顏色不一樣……就算真的是……又怎麼可能會有誅魔劍的氣息……」

    他剛才還喊過那把劍的來歷已經並不重要……此時,卻在向雲澈吼叫著之前吼過的話,而且吼叫的更加暴躁。

    雲澈的話讓弒月魔君眼瞳之中魔光大盛,他竟在一個人類面前露出了恐懼和狼狽之態,更是讓他怒火爆炸:「待本王廢了你,再搜了你的魂!!」

    弒月魔君全身魔氣澎湃,背上亮起了深灰色的魔紋,須臾,翻滾的黑暗魔氣他身後凝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虛影,這黑色虛影足有幾十丈高,分成九股,扭動間就如傳說中的惡獸九頭蛇!

    「這是永夜幻魔典中的永夜九殤!帶有九種極端的負面神念,未傷敵,先摧心!」茉莉快速提醒道。

    黑暗魔氣被火焰風暴吞沒,一時間空間盡碎,風雲色變,震耳的氣爆聲與刺耳的吞噬聲久久不息,慘烈之極。

    轟轟轟……

    轟!!

    單憑這一點,若不是劫天劍在手,他斷然不可能是弒月魔君的對手。

    他更震驚於……自己的力量在轟到朱紅巨劍上時,竟是忽然減弱!如同被什麼東西憑空卸去了一般!

    雲澈全身骨骼如爆裂了一般響動著,本就呈淡赤紅色的眼神凝滿了狂暴的殺氣,方才的力量餘波尚未完全散開,他已驟然翻身,一劍轟向弒月魔君。

    弒月魔君怒極咆哮,雙爪齊出,漆黑的魔光瞬間暴漲至數十丈,勢要將劫天劍摧成碎片,噬成虛無。

    炎光爆裂,暗光肆虐,數息之間,炎光與魔光便已連撞百次,這個狹小的空間頓時掀起了末日般的災難……若非是弒月魔窟,縱然是一個千里島嶼,此刻也已然被摧成虛無。

    蒼風國,蒼風皇城,皇宮主殿。

    這時,從傳音玉上傳來輕微的玄力波動。

    「……什麼!」聽完蕭泠汐的傳音,蒼月猛的站起,月眉緊緊蹙在一起。

    放下傳音玉,蒼月緊蹙的鳳眉久久沒有舒展,她低語道:「夫君現在三十萬里之外的至尊海殿。最高等的傳音符也只能傳音十萬里之距……」

    「來人!速傳東方府主和秦府主!!」蒼風急聲喊道。

    須臾,東方休和秦無傷快步到來。

    「蕭雲?」秦無傷和東方休同時一驚:「發生什麼事了!?」

    「是!」秦無傷深感事態嚴重,沒有再多言,領命快步而去。

    蒼月緩緩搖頭:「蕭雲夫婦的玄力,縱然放在天劍山莊都無人可敵。對方卻可以把蕭雲無聲無息的擄走,若他們想對其他人下手,縱然再多的人手,也根本無濟於事。」

    東風休微微頷首,便已飛身而起,消失於大殿,直赴北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