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轟!轟!轟……

    若是玄力稍弱,甚至會身魂皆碎而斃命。

    席捲弒月魔窟的災難越來越劇烈,整個小世界如同處於正在噴發的火山口……惟有還未完全綻開的幽冥婆羅花,同樣處在災難風暴中的它獨自悠然搖曳,發出著陣陣惡鬼哭笑般的聲音。

    雲澈一劍轟出,劍身被弒月魔君盪開,攜著重劍之力的火焰轟在了五十丈之外的石壁上,頓時,刺耳無比的迸裂聲掩過了火焰爆開的聲響,一道長長的裂痕在石壁上傾斜著向下蔓延,直至地面。

    雲澈一劍揮空,身體失衡,卻是迅疾回身,百萬斤的劫天劍就如他自己的手臂般輕盈隨心,瞬間反轟,將弒月魔君的魔爪兇狠的震開。

    弒月魔窟持續的顫抖著,那道被雲澈轟開的石壁裂痕中,開始有零星的碎石散落而下,但還未碰觸到地面,便已被捲入狂暴無比的力量渦流之中。

    雲澈的臉色一片陰狠,因為這不是切磋,而是在搏命,他與弒月魔君之人,必有一死……但眼神之中,卻透著越來越強烈的興奮。

    他是魔,真正的遠古之魔,還是魔中君王!而人,在魔的認知里,是如同螻蟻一般的卑微生靈,他舉手之間,就可輕易毀滅一個有著億萬人類的星界。

    但從和雲澈交手的第一個照面開始,震驚就在他靈魂中蔓延,而這種震驚非但沒有隨之弱小,反而越來越強烈……最初之時,他並未用出全力,因為面對這樣一個卑微生靈用出自己全力,對他而言是一種巨大的恥辱。在感受到雲澈力量遠超預料的強大,他開始一點點提升自己的力量,但他的力量每提升一分,對方的力量也會隨之增長,直至他提升至九分魔力,卻依然無法將雲澈壓制。

    低等的生靈,低等的身軀和氣息,卻彷彿蘊含著不啻於他魔神之軀的力量!

    弒月魔君面孔猛一扭曲,惡魔雙瞳陡然黑光爆射,永夜幻魔典瞬間運轉至最高境界,黑暗魔力也再無保留,全力湧上。

    轟!!!

    而弒月魔君的狀況比他好不了多少,他被雲澈一劍轟飛向了斜上方,巨大的魔軀砸在了上空石壁,再被狠狠彈下,然後直直滾出了數十丈才撞在後方石壁上停止。

    他……堂堂魔君,竟然被一個人類轟飛了!!

    轟飛了!!

    被一個人類轟飛!

    而這也分明證明著……眼前這個他本以為是指間螻蟻的人類,居然有和他匹敵的實力!

    「你……竟……然……」

    而現在,他被人轟飛,被人創傷,更被一個人類輕蔑著,諷刺著。

    「永……夜……無……光!!」

    雲澈馬上識出,這赫然是數月前和他焚絕塵交手時,焚絕塵在潰敗之下,不惜代價釋放出的黑暗領域!

    來自弒月魔君的永夜無光,比之焚絕塵的要強上數倍,但,無盡黑暗之中,依然閃動著劫天劍的朱紅光芒!而且在過於濃郁的黑暗之下顯得更為灼目。

    「黃泉灰燼!!」

    黑暗與火焰在撕咬,翻滾的災難世界中,弒月魔君與雲澈已重新戰在了一起,這一次,一人一魔再無試探,每一爪,每一劍,都是傾盡全力。弒月魔君的面孔已是扭曲的不成樣子,口中的嘶吼再無魔之威嚴,聲聲猙獰可怖。雲澈亦是全身血脈燃燒,每一劍都伴隨著一聲嘶啞的怒吼。

    而就是這樣的毀滅世界,卻有兩人在其中瘋狂的搏殺著。

    一人一魔,都已是打的狀若瘋癲。天毒珠之中,茉莉一直默默看著他們的惡戰,和弒月魔君一樣,她沒有想到,雲澈竟然能在未翻盡所有底牌的情況下,和弒月魔君呈勢均力敵之勢。

    紅兒的存在,讓雲澈完全擺脫了弒月魔君因層面過高而對雲澈造成的靈魂壓制,同時將這種被壓制,反移給了弒月魔君!

    還有,弒月魔君的力量在靠近雲澈……準確的說是臨近劫天誅魔劍時,都會瞬間衰弱整整三成左右!如此大幅度的衰弱,卻是毫無過程,就如同忽然被一個看不見的虛空吞噬了一般!

    這一點,雲澈並沒有注意到,但弒月魔君自己清清楚楚,茉莉也感知的清清楚楚。

    而這所有的因素,根源都是劫天誅魔劍!

    但是,劫天誅魔劍對弒月魔君克制的程度,遠遠的超出了茉莉所傳承的記憶中誅魔劍對魔的剋制!

    ——————————

    天色緩緩的暗了下來,鳳雪児依然站在最初的那個位置,任憑海風吹拂,都始終沒有過半步的移動,一雙凝聚著天地間最靈韻光華的美眸怔怔的看著下方藍色的結界,目光沒有瞬息的偏移,唯恐錯過哪怕一個瞬間。

    看著鳳雪児痴痴獃呆,失夢神迷的樣子,夏元霸頗為心疼,又一次小聲勸慰道:「雪児妹妹,你先回海殿休息吧,你父親他們一定很擔心你。這裡有我守著,姐夫出來的時候,我一定馬上告訴你……其實,半個時辰前,你父親來過,遠遠的看了你一會兒,又離開了。」

    「……」夏元霸暗呼一口氣,沒有再勸慰,飛身而起來到結界正中心的上空,靜看著結界的變化。今天之前,他完全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比白雪還要柔美的女孩居然會有這麼倔強執著的一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