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隨意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然後凝聚精神,走向了幽冥婆羅花。

    四片花瓣,釋放著妖異到極點的夢幻紫光。靠近到五十丈之內時,靈魂被無形之手拉扯的感覺清晰的傳來。雲澈停下腳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靜的道:「茉莉,你放心。我還沒傻到不自量力去送死,更何況我的命還連著你的命。我先前差點被幽冥婆羅花離魂,主要原因是我未經歷過它的可怕,沒有足夠的防備。」

    「而現在我大致已經知道了它離魂的方式,再加上它現在只剩四片花瓣,遠沒有之前可怕。我全力一試,未必就沒有成功的可能。我又有天毒珠在身,只要能靠近它,很簡單就可以採摘下來。」

    「如果最終的結果一敗塗地,讓我感覺毫無希望,我會放棄的。」

    「哼!」茉莉氣鼓鼓的道:「反正我再怎麼阻攔你都沒用,懶得再管你!過會兒你被折磨的求死不能的時候,可不要怪我沒有多次提醒你!」

    「我知道了。」

    雲澈的雙手緩緩的攥緊,眉頭,更是揪緊的幾乎倒豎起來……之前被幽冥婆羅花攝魂的可怕,他確信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忘卻,此時想起,整個靈魂依然不受控制的戰慄了一下,內心,甚至有一股強烈的恐懼在滋生。

    如果擺在他前方的,是稀世珍寶,是絕世玄器,是萬斤神晶,他都會毫不猶豫的轉身,看都不會再多看一眼……絕不願再去嘗試一番那種被離魂的痛苦。

    但眼前的,卻是幽冥婆羅花……這世上唯一的幽冥婆羅花。

    「我一定能成功!」

    「呵!!」

    雲澈輕輕的低念,口中一聲低喝,全身火焰爆,整個人猛的騰空而起,全力向幽冥婆羅花撲去。

    先前靠近幽冥婆羅花,承受它離魂之力時,他全身瞬間力量潰散……所以這一次,他想要嘗試著利用極速之下的慣性,在剎那之間直接衝到幽冥婆羅花前方。

    叮……

    眼前的幽冥紫光放大,整個世界忽然失聲,隨之,無數把冰冷的鋼針瘋狂的刺入他的靈魂,無數只陰寒的手掌從深淵中深處,拚命撕扯著他靈魂的每一個角落……

    砰!!

    雲澈從空中狠狠栽落,身上的火焰完全熄滅,靈魂被撕扯、抽離的巨大痛苦讓他五官、四肢、軀體完全痙攣,每一個細胞,每一根毛髮,都在痛苦的顫抖、扭曲著。

    他死命的咬住牙齒,硬生生的沒有叫出聲來,巨大的痛苦之下,他的視線變得一片模糊,但依然足以清楚的捕捉到那抹異常艷麗的紫光,距離自己,大概在十五丈之遙。

    也是這抹紫光,死死的支撐著他幾乎被殘噬殆盡的意志,他死死的支撐起身體,向紫光所在的方向挪動了一步……

    就是這短短一步的拉近……瞬間,原本只有千根的鋼針化作了萬把刀刃……

    「啊!!!!」

    拼著半條命擊斃弒月魔君,全身重傷到幾乎粉身碎骨,雲澈都沒有半聲痛苦嘶叫。而這一刻,雲澈卻是發出一聲泣血般的慘叫。一步的拉近,就如同從地獄一步踏入了地獄中的地獄,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連同身體被一瞬間撕裂成幾千幾萬段,那種痛苦超出了雲澈所能承受的界限,甚至超出了雲澈對於痛苦的認知……

    以及,這種痛苦之下所瘋狂衍生的巨大恐懼!

    恐懼瞬間吞沒了雲澈所有繼續向前的意志與勇氣,扭曲的身體在本能之下做出了反應,連滾帶爬的向後退去。

    每退一分,靈魂被切割、抽離的痛苦就會迅速減弱,意志清晰之下,也自然更多的恢復對力量的控制。雲澈向後一個踉蹌,又著地翻滾了數周,終於退到了一個他可以承受的距離,他雙膝屈跪,手臂撐地,口中大口的喘息著,汗水如雨一般從頭上淋落,雙臂之間的地面轉眼間便被完全打濕。

    「嗄……嗄……嗄………」

    劇烈的喘息和全身的顫抖持續了十幾息都沒有停止,此時的雲澈就如剛剛承受了一輪世上最殘酷的酷刑……不!那種痛苦,要比他所能想象的任何酷刑都要可怕太多太多。

    他轉過頭,抬起煞白如紙的臉看向了自己之前所到達的位置。那裡,距離幽冥婆羅花只有十五丈之距,那裡,他感覺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而再往一步,僅僅是一步……他便已無法承受。

    他根本無法想象,繼續往前一步,又會是可怕到何種程度的地獄。幽冥婆羅花一步之內,又是怎樣的恐怖世界。

    十五丈……對平時的他而言,只不過是一段微不足道的距離。

    但在這裡,卻比千萬里都要漫長和絕望。

    一步一深淵……一步一天塹!

    「你……沒事吧?」茉莉的聲音透著擔心,但她似乎察覺到了這一點,馬上又轉為冷哼:「哼!這就是你不自量力的結果!我再一次,幽冥婆羅花根本不是你這個層面的人所能靠近的!至於被攝魂的痛苦,你已經第二次感受到了!坦白,你沒有崩潰,已經是相當不俗的表現了。因為這種痛苦不要是你,就算是我……甚至是傳中的神,都難以承受!」

    茉莉完,雲澈也已重新站了起來,然後轉身,依然看向了幽冥婆羅花的方向。只是這一次,他的眼瞳里沒有了之前的那般堅毅,更多的,是一股濃郁的恐懼。

    這些年,雲澈不是沒有恐懼過——無法承受的威壓、死亡的臨近、無法抗拒的自然之力……

    但第一次,他因為「痛苦」而恐懼。

    咔嚓!

    雲澈左手兩指的指骨被他硬生生捏斷……但他蒼白的臉上卻是沒有半點抽搐,因為這點疼痛和方才被攝魂的痛苦相比,連蚊咬蟲叮都算不上。

    他抬起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向幽冥婆羅花。

    「你要做什麼?」他的舉動讓茉莉大吃一驚,她知道雲澈剛才承受的是何其可怕的痛苦,也感覺到了這種痛苦帶給他的恐懼。她本以為雲澈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去嘗試靠近幽冥婆羅花……或許連看都不敢再看一眼,但他卻居然……又一次的靠近!

    「我還……沒有……失敗!!」雲澈重重的著。而他此時吐出的字,依然帶著些許害怕的戰慄!

    「你……你難道還不死心!?你是見了棺材都不掉淚么!」茉莉氣急吼道。

    「這株幽冥婆羅花……它就在我的眼前,距離我只有短短二十丈距離!如果我就因為這麼一點點阻礙而連繼續嘗試的膽量都沒有了,我以後……還有什麼臉面面對你!!」

    「我!?」茉莉猛然的一怔……「這麼一點點阻礙」?那豈止是「一點點」阻礙!膚體之痛注於魂,而魂之痛,是膚體之痛根本不能相比的。真正的錐魂之痛,茉莉接受天殺星玄力傳承時也曾承受過,所以,她明白那是怎樣的一種痛苦!強如她,每次想起都會靈魂戰慄,甚至今生今世都絕沒有勇氣去承受第二次!

    而雲澈,卻為了這一株殘缺的幽冥婆羅花,要去承受第三次!!

    雲澈不等茉莉迴音,一聲咆哮,在茉莉下意識的驚吟聲中重新沖向了幽冥婆羅花。

    十五丈……

    依然是這個距離,雲澈全身力量散盡,痛苦的栽倒在了地上,他死死睜大幾乎要炸裂的眼睛,咬住隨時可能崩碎的牙齒,嘶吼著向前跨動了一大步。

    「嗚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遍了弒月魔窟的每一個角落,凄厲的讓地上的石子都戰慄了起來。這一剎那的撕魂之痛,雲澈無法用任何言語去形容,讓他甚至生出了馬上殺了自己來脫離這種痛苦的可怕念想。

    灌注身體、殘存的意志、殘存的力量的都是「逃離」……不惜一切的逃離!持續的嘶叫聲中,雲澈的身體也在痙攣中翻滾著……等他意識恢復足夠清醒時,他已翻滾至了二十丈之外。

    雲澈臉色更加的蒼白,整個身體如將死的蟲子般蜷縮在那裡瑟瑟發抖,身體之下是一灘緩緩蔓延的冷汗。他緊緊的咬著牙……這次,整整三十息,他的身體才停止顫抖。

    「夠了,不要再嘗試了,要我多少次,你不可能成功的,只會白白吃苦頭!」這次,茉莉沒有再罵他,出的話,隱約帶有著輕微的顫音。她本是無比確信,一個意志再剛硬的人承受一次攝魂之痛,都會留下一生一世的噩夢陰影,連回想的勇氣都不敢有。但云澈……卻強行撲去了一次又一次。

    而他如此的拚命,甚至不惜一次次強行踏入神都懼怕的深淵,為的不是自己的私慾……而是為了她!!

    當初在太古玄舟,空間風暴之下,雲澈承受的是極致的軀體之痛。他能支撐下來,茉莉讚賞,並不不太過意外。但軀體之痛與靈魂之痛相比……那完全是層面上的差距!!

    把靈魂硬生生的從身體剝離……要比把全身骨頭、血筋一根根的抽離要痛苦何其千萬倍!

    看無防盜章節的,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