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手掌抓著地面,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他的瞳孔在瑟縮,但站起之後看向的,依然是那四片釋放著幽冥紫光的婆羅花瓣。

    「我要的是靠近它……」他低低的叨念,聲音一片嘶啞:「為什麼我卻會不由自主……用僅剩的力氣退回來……而且,我竟然在害怕……」

    「難道……我所謂的決心,就這麼……不堪一擊嗎!!」

    雲澈的聲音模糊而飄忽,似是在幽冥婆羅花的離魂之力下已經有些神志不清。茉莉馬上道:「這和你決心是否堅定無關!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承受離魂之痛,也沒有人不害怕離魂之痛!」

    「不,有關係!」雲澈完全站直了身體,他目視著幽冥婆羅花,雙臂顫抖,眼瞳中除了無法揮散的恐懼,多了一簇瘋狂凝聚的戾氣,然後抬起腳步,一步一步,重新走向了幽冥婆羅花:「為你重塑身體……這是我們相識的第一天,你向我提出的要求,這也是一直以來,你唯一的要求!」

    「茉莉,因為遇到你,原本只是個廢人的我重獲新生,也重新撿起了尊嚴……因為你,我可以保護我的爺爺和姑媽不再受欺凌……因為你,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找到了親生父母……我如今所擁有的力量、地位、尊嚴、聲望,全都是因為你。若不是當初遇到了你,我或許早已慘死……就算還活著,也可能只是一個徘徊在絕望邊緣的孤魂野鬼……」

    「而我卻始終,連你唯一的渴望……都無法幫你實現。」

    茉莉:「你……」

    「現在在我眼前的,或許是唯一的希望。所以,無論如何……無論如何……!!」

    「你……不要再試了,就算你……」

    「呃啊!!」

    茉莉的吼聲剛剛出口,便已被雲澈的咆哮聲壓下,他帶著全身的火焰和殺氣,第四次沖向了幽冥婆羅花……他最強的氣勢,就是殺氣!他在以自己最極限的殺氣,去壓制來自離魂之痛的恐懼。

    兩次瞬身,雲澈再一次衝到了十五丈的距離。這個位置,猶如惡魔的禁區邊緣——絕不可再踏進一分!

    無法形容的離魂之痛襲來,雲澈的整個身體在痙攣中抽搐,但這一次,他硬生生的沒有癱下,而是死咬著牙齒,向惡魔的禁區踏進了第一步……

    「啊啊啊啊啊啊!!」

    雲澈似是在離魂之痛下的慘叫,更像是在竭力咆哮。他死守著自己的靈魂和意念,繼續向前一步……兩步……三步……

    噗通!!

    猶如奇迹一般,他竟是在半咆哮,半慘吼之中向前挪動了整整一丈,與幽冥婆羅花臨近到了十四丈的距離,他整個人終於狠狠的跪倒在地,五官在極致的痛苦下擠壓成一團,死死抓著地面的五指扭曲到如同兩隻乾枯的獸爪……

    痛苦、恐懼充斥著他的靈魂,死亡的**壓過求生,不惜一切的逃離的渴望更是吞沒了他所有的意志。他的身體在扭曲中向遠離痛苦的方向拚命的翻滾、爬動……

    痛苦開始一點點減輕,被撕扯的靈魂也終於變得安寧。雲澈的意識恢復了清醒,他趴在地上,看向幽冥婆羅花的方向……那抹紫光,已經又一次遠在二十丈之外。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雲澈的拳頭狠狠的砸在地上,放聲慘笑了起來:「竟然又逃回來了……我竟然……這麼沒用……」

    「雲澈!你到底要蠢到什麼時候!」茉莉憤聲怒罵道:「如果你這麼拚命,就是為了你剛才的那些理由而向我報答恩情的話,那你大可不必了!我所做的一切,也全都是為了自己!不需要你為了區區一枚幽冥婆羅花這麼拚命!不要你今天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你真的採到了,我也不會感激,只會覺得你愚不可及!!」

    「報……恩?」

    雲澈雙臂撐起,重新站了起來,他身體搖晃,話也是有氣無力:「怎麼會是……報恩……茉莉,你對我而言……又怎麼可能……單單隻是恩人。」

    茉莉:「……」

    他轉向幽冥婆羅花的所在,低低的道:「我雲澈這輩子,經歷過很多次的大風大浪,經歷過無數次的生死劫難,就連一隻來自百萬年前遠古時代的魔,都死在我的劍下!!」

    「我怎麼能……被一株區區幽冥婆羅花如此慘敗!!」

    茉莉驚喊道:「難道你還要嘗試!?你已經被折磨到喪失最基本的理智了么!」

    「沒有!相反,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清醒!」雲澈低吼道:「我連魔都不怕,死都不怕,又怎麼會被一株花嚇的一次次狼狽後退!!」

    吼!!!!

    威嚴的龍吼聲震蕩天下,漆黑的世界,忽然睜開了一雙蒼藍色的眼睛。一股磅礴的威壓也傾覆而下,籠罩天地。

    龍魂領域!!

    茉莉:「……!!」

    釋放出龍神領域,雲澈心中、瞳中所有的恐懼完全消散。他看著幽冥婆羅花,臉上露出平淡,但帶著決絕的笑:「這次,我不會再允許自己害怕和後退……因為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釋放出龍魂領域,他的魂力會在短時間內急劇消耗,如果再次退卻,他的魂力想要完全恢復,便需要極長的時間……到時,幽冥婆羅花必然已經枯萎。

    所以,這次他真的是沒有退路了!

    「不行!!」茉莉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喝止著:「你就算使用龍魂,也根本不可能靠近幽冥婆羅花的!而且,龍魂領域會讓你魂力急速消耗,到時你的魂力衰弱,你的靈魂會被幽冥婆羅花迅速吞噬,連反抗和退回來的機會都沒有!!」

    「我可以……」雲澈咬牙欲碎:「因為是為了你……所以,我一定可以!」

    「……」茉莉的心靈被一種陌生的東西狠狠的撞擊。

    吼!!!

    一聲龍吟,雲澈湧起全身玄力,又一次撲向了幽冥婆羅花……也是最後一次!

    因為已經沒有機會再有下一次!!

    龍魂領域之下,雲澈的魂力暴漲,隨著他的臨近,幽冥婆羅花的搖曳在加快,就連發出的鬼哭聲都有些不正常起來。

    雲澈由遠及近,猛的逼近到十五丈距離,他全身緊縮,而襲向他靈魂的撕扯力卻被龍神魂力狠狠的抵禦,帶給雲澈的痛楚和意志潰散甚至不到先前的一半。

    力量、意識在幽冥婆羅花的離魂之力下快速失控、潰散,雲澈的速度變得緩慢,步伐已是歪扭搖晃,咬著牙,拚命的向前邁步著……在龍魂領域對幽冥之力的壓制之下,他強行靠近到了十丈之距!!

    超越雲澈承受極限的痛苦瘋狂的襲來,雲澈狠狠的跪倒在地,痛苦的每一個毛孔都在發抖。但他的瞳孔之中,卻還透著些許可怕的清醒……

    在這種情形之下,還能保持這極其少量的清醒,只能用「可怕」來形容。

    「就算……徹底撕裂……我的靈魂……我也不會再後退半步!」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擺動著顫動、無力的手臂,循著幽冥紫光的方向爬行著。靈魂的撕裂之痛,讓他已經開始感覺不到手臂以及整個身體的存在,只是在壓榨著最後的信念和意志,推動著身體向前前進著……每前行一分,靈魂被撕裂的痛苦和被剝離的恐怖感都會倍增。

    但是他……絕不能後退!

    天毒珠之中,紅兒在昏睡。和弒月魔君的惡戰似乎讓她很疲憊,在雲澈凝心療傷的這兩天,她也一直在酣睡。茉莉就站在紅兒的床邊,目光木然,怔怔的看著雲澈在幽冥紫光的籠罩著掙扎爬行著,從十丈之距,一點一點拉近到了只有九丈距離。巨大的痛苦,讓他的整張面孔扭曲的如惡鬼般猙獰。

    而他背後的龍神虛影,卻是在一點點的減弱著……

    而這時,龍神虛影驀地一閃,衰弱的速度也頓時加快,似乎已到了崩潰的邊緣。

    茉莉的纖眉猛的一跳,失聲道:「雲澈,不要再堅持了,馬上退回去!你的龍魂領域已經快到極限了……在完全潰散之前,你還能逃出去!否則,你真的會永遠死在這裡!!」

    「……」雲澈沒有回答,更沒有後退。他的手臂顫巍巍向前,五指全是血跡。他緊咬的牙齒也早已血流如注,從他的嘴角不斷溢下,但他全部毫無所覺,身體在常人無法想象的煉獄之中,一點一點,向更深的煉獄挪動著。

    「……雲澈!你給我聽著!」茉莉的魂體也在顫抖,顫抖的幾乎和雲澈一樣劇烈:「我如果無法重獲身體,就只能一直依附你的命脈而存在!你活我活,你死我死!我現在已經擺脫魔毒,可以隨意動用力量!我不死,就必須保證你不死,以我的力量,就是全天玄大陸的人加起來,都不可能殺了你!你還可以依仗我的力量,做任何你無法做到的事!!」

    「我若永遠無法重塑軀體,就必須永遠依賴你而存在,也就必須永遠保護你的周全!」

    「但如果我重得新生,你就相當於白白少了一個極強的護身符!而且我心性殘暴,殺人如麻,我不定還會因為你知道我太多的事而直接出手殺了你!對……我一旦重塑身體,一定會馬上殺了你!因為你不但知道我太多的事,還是我最為討厭痛恨的那一類人!」

    「你簡直是在付出著天大的代價,做著這個世上最愚蠢的事!你現在停止還來得及……馬上退回去!!」

    茉莉大喊著,咆哮著,兩隻手的骨節早已蒼白如雪。

    嚓!

    雲澈的手掌抓在了一塊凸起地面的黑石上,拉動著身體繼續向前了一點點,他嘴角咧動,發出著嘶啞虛弱的聲音:「你……不……會……」

    看無防盜章節的,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