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哪裡?

    雲澈的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夫君」蒼月的聲音飄蕩在他的耳邊,她一襲鳳袍的身影也出現在他的前方,絕美嬌顏上是只有面對他時才會有的婉柔:「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我會一直在皇城等你等你了卻了所有心愿,你想去哪裡,我就會陪你去哪裡,其他的,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雪若師姐月兒」雲澈努力的伸出手,想去握住她的柔夷:「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等待太久的。這一世,我對不起你太多。但是我一定永生永世都不會負你。」

    但他的手掌,卻只碰觸到了一抹虛幻。

    「澈,你又受傷嗎?」

    他的耳邊,響起了蕭泠汐輕泣的聲音:「我們好不容易才重聚,你千萬不可以再出事,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澈嗚嗚」

    「姑媽,不要擔心,我不會有事的離開這裡之後,我馬上就會流雲城去。」

    「那我呢?你什麼時候來看我?」

    一個盈怒的聲音從他後方傳來,他轉過視線,妖后嬌纖弱,但釋放著懾人威壓的身影近在咫尺:「你過會很快來,但你一去半年,毫無音訊,不知生死!你心裡可還記得我的存在!」

    雲澈急聲道:「綵衣,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你。離開幻妖界后的每一天,我都會想起你,只是這邊發生了太多始料未及的事。等我這邊全部安頓好,我一定會儘早的去,還會帶很多的人一起。」

    妖后的身後,浮現出雲輕鴻和慕雨柔的身影。雲輕鴻面色平靜中帶著淡笑,彷彿永遠都是這麼的雲淡風輕:「澈兒,你是一個真正的男兒,是為父畢生最大的驕傲,也我們雲家的驕傲。去吧,我的孩子,不要有太多的束縛和牽挂,去做你認為對的事,去做你認為必須要做的事!」

    「不,不要聽你爹的話!」慕雨柔淚眼婆娑:「澈兒,快點家,娘日夜都在想念牽挂你娘不求你有多大的成就,哪怕一世平庸都好,只求你永遠平平安安,再不受半點苦楚」

    「爹,娘」雲澈輕輕的呼喚,伸出手來。但還沒有來得及碰觸,他們的身影便已完全消散。

    「雲澈,我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或許這一世,我們都不會再相見,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聲音輕輕柔柔,但卻幾乎毫無感情。雲澈猛的抬頭,看到一襲藍衣的夏傾月正站在雲端,整個人美幻朦朧,彷彿天闕仙女。她美眸輕輕的看了雲澈一眼,便轉過身去,隨雲遠去。

    「傾月!你在哪裡不要走!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

    任憑他如何呼喊,夏傾月依然朦朦遠去,完全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之中。

    「嘿,姐夫,雖然姐姐不知道去了哪裡,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很厲害了!比姐姐還要厲害!」

    夏元霸出現在他的身前,雙臂揮舞,碰撞著自己如精鋼鑄成的雙拳:「以前,都是姐夫來保護我,以後,就讓我來保護姐夫!誰敢欺負姐夫,就算打不過,我也會和他拚命!!」

    「所以姐夫,在找到姐姐之前,千萬千萬不要再出事啊呸!是姐夫和姐姐永遠都要好好的,再也不遇到什麼危險!」

    「元霸」

    「雲哥哥,求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來。雪児會在這裡等你,你十年不來,雪児就等你十年你如果永遠都不來,雪児就永遠在這裡陪著你」

    鳳雪児跪在那裡,雙手合十,雙腮淚珠晶瑩,櫻唇低聲祈念,身上浮蕩著一股讓人心碎的氣息。

    雲澈連忙撲過去:「雪児,我沒有事,我現在好好的,馬上就會出去讓你看到。雪児雪児!」

    但鳳雪児卻聽不到他的聲音,任憑他如何呼喊,依然在含淚祈念,無盡凄婉。

    「雲澈,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分離很多年了我在一個安寧的地方等待著你,還為你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你為什麼還是沒有找到我們呢」

    視線的盡頭,若隱若現著一抹雪影,雖然只是背影,但依然如夢境般美奐。雲澈激動的心魂皆失,拚命的向前想要靠近,口中更是全力的嘶吼著:「仙女!是你嗎你在哪裡!快告訴你在哪裡!你答我啊!!」

    他沒有等到答,眼前只是輕微的恍惚了一下,那個背影已然完全的消失。

    而就在他的前方,兩個身影同時出現。看著她們,雲澈完全呆在了那裡:「苓兒」

    左邊,是蘇苓兒,她亭亭玉立,一身素衣,神態哀婉,眉宇間凝聚著彷彿永遠化不開的凄傷。右邊,也是蘇苓兒,她正值年少,不過十歲年華,一張嫩顏已盡顯成年後的風華。

    她輕輕的訴:「雲澈,你雖負我一世,但我無怨無悔。你知道嗎,我死前的那一刻,是我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時候,因為,我感覺到了那顆你落在我臉上的眼淚。」

    「如果會有來世,即使是同樣的結果,我依然願意做撲火的飛蛾」

    「苓兒」雲澈跪倒在地,胸腔之中,充斥著無盡的愧疚、酸澀、痛恨、悔恨

    「雲澈哥哥。」年幼的苓兒瞳眸中釋放著最純凈無暇的渴盼:「你答應過,一定會來娶苓兒的。苓兒每一天每一天都在等。可是,已經好多年過去,苓兒也已經長大了,為什麼雲澈哥哥還是沒有來呢」

    「苓兒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我馬上就可以找到去滄雲大陸的方法,你再多等我一段時間很短的一段時間!這一世,我絕不會再傷你負你,絕不會」

    乒!!

    蒼白的世界在這一刻忽然分崩離析,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呃」

    一聲乾枯的呻吟從雲澈的唇間溢出,他艱難的睜開眼睛,眼前,依舊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茉莉我應該還沒死吧。」雲澈微微咧嘴。

    「哼!還不趕緊療傷!」茉莉怒氣沖沖:「你舊傷未愈,居然又重開『轟天』!要不是你孤注一擲燒了鳳凰血和金烏血,早已變成一地碎屍!」

    「嘿」雲澈卻是一聲得意的笑:「我早就過,我一定可以!」

    茉莉:「」

    「只是這一次,的確傷的有點嚴重。」雲澈低念著,然後用盡全力長長吸了一口氣,然後凝神歸心,平靜氣血,緩慢的進入恢復狀態。

    他變態到極點的恢復能力,一直是他敢於拚命的最大依仗。

    雲澈再次睜開眼睛,已是數個時辰之後。

    舊傷未愈,又再加重傷。雲澈就算兼具荒神之力和龍神之軀,也別想在短時間內完全恢復。但幾個時辰的休整,已讓他傷勢平穩了下來。但由於失血太多,全身上下都透著嚴重的虛浮感。

    力量的恢復,也遇到了很大的阻礙。

    「恢復大概四成力量,但要完全恢復,看來要相當長的時間了。」雲澈低聲自語道。不過至少,力量恢復的程度要好於傷勢。

    「你連接兩次強開『轟天』,導致玄脈嚴重枯竭!目前能勉強恢復到四成力量已經是造化了!就算是邪神玄脈,想要恢復完全狀態,也至少要半個月的時間!」茉莉沒好氣的道:「再加上燒了鳳凰源血和金烏源血雖然沒有像幾年前的那次那樣強行盡,但也損耗嚴重!同樣是半個月內,鳳凰炎的威力會減弱大半,金烏炎的威力也會下降三成左右!」

    「你這次的代價,實在」茉莉聲音停頓,心緒複雜的讓她一時間都無法再下去。

    雲澈坐直身體,再站起身來,布滿全身的傷口扯動間痛的他齜牙咧嘴。他伸出手臂,掌心火光起雖然依舊是金烏炎,但毀滅氣息的確大為衰弱。

    「沒關係,又不是永遠恢復不了,半個月而已。」熄滅火焰,雲澈反而是一臉輕鬆的微笑:「和結果相比,這一點代價,根本不算什麼。」

    昏迷之前,他感覺到了四枚幽冥花瓣被天毒珠的力量採下否則,他也不會甘心就此昏迷過去。

    「一點代價?那是『一點代價』嗎!」茉莉怒了起來:「你自己承受了什麼你難道不清楚嗎!你還差一丁點就體魂俱滅!你現在居然居然一點都不覺得所謂!?」

    「結果雖然並不完美,但至少還是取到了四枚花瓣。至於過程什麼的還管它幹嘛!」雲澈依舊是滿臉的笑眯眯,似乎並沒有因為幽冥婆羅花而留下恐懼的陰影:「茉莉,你有沒有忽然覺得我遠遠比你想象的要厲害!我可是成功做到了你認為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

    「你真是愚蠢,最大的白痴白痴!!」茉莉氣急怒罵,聽聲音似乎恨不能出來暴打他一頓。

    雲澈閉上眼睛,準備讓意識進入到天毒珠中忽而,他又睜開了眼睛,疑惑的看向了四周。

    為了抵抗幽冥婆羅花可怕的離魂之力,他動用了龍神之魂,又將鳳凰之魂和金烏之魂全部逼出,而且在最後時刻消耗殆盡。此刻醒來,他不單身體和力量孱弱,精神也應該是格外虛弱沉重才對。

    但此時,他精神非但並不混沌,反而飽滿清明無比!更為奇怪的是在這弒月魔窟的深處,他的靈覺本是被壓制到了只有十幾步的範圍。但他此刻,卻清晰感覺到了整整十幾丈範圍的氣息流動!

    怎麼事?為什麼我的精神力反而

    不過,他此時的注意力都在幽冥花瓣上,沒有再去細想太多,直接凝聚意識,進入到了天毒珠之中。

    看無防盜章節的,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