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尊海殿,夜幕之下。

    「你什麼?雲澈來了?」這個消息,讓海皇曲封憶頗為震驚。

    她先前察覺到了弒月魔窟結界的異動,便讓人速速前往查探,沒想到竟得到這樣一個讓她驚訝不已的消息。

    「雲澈是和聖域的夏元霸以及鳳凰神宗的雪公主一起來,目前就在太尊雲殿之中。他來的事被很多人察覺,雖然無人出面,但必會很快傳開。」

    海皇身前,一個身著青袍的海殿長老恭敬的道。

    「」海皇曲封憶一陣默然,低聲道:「本皇前幾日親自召見過雲澈,以他的能力,斷然不可能在弒月魔窟中活過三天,更無可能從中脫離如此看來,他的師父是奪天老人這件事,更像是真的了。」

    「海皇大人,此事涉及我海皇禁地,是否需要馬上帶他來面見海皇?」

    「不!」海皇曲封憶直接否決,淡淡的道:「雖然本皇極想知道他究竟如何從弒月魔窟中脫離,但眼下魔劍大會將近,不可再生任何事端。這件事,還是等魔劍大會之後再吧。」

    同一時間,至尊海殿的另一個地方。

    「父親,孩兒有要事稟報雲澈來了!現在就在太尊雲殿,孩兒親眼所見!」

    「哦?」閉目休神中的軒轅問天睜開眼睛,微微側首,臉上並無訝色,淡淡微笑一聲:「那再好不過。為父原本還遺憾明日的魔劍大會少了一場重頭大戲,如此一來,這個缺憾也圓滿了。」

    「父親,難道你就不好奇他是怎麼從弒月魔窟出來的?」軒轅問道滿臉不解:「從他進入弒月魔窟到現在,已過去四十多個時辰,他居然還能活著出來!?而且那個結界,連父親都毫無辦法,他竟然能」

    「沒必要。」軒轅問天沉聲道:「再有五個時辰,便是魔劍大會召開之時。為父為了這一天,等待了千年,籌備了千年,這最後的時刻,不容任何差池!天大的事也要靠邊!」

    「是,是孩兒一時心切,魯莽了。」軒轅問道連忙俯首,又心的道:「那是否需要派人去盯著雲澈?」

    「不需要!」軒轅問天眉頭微微沉了沉,眼波平靜如水,但深處卻盪動著讓人不寒而慄的寒芒:「相反,不要讓他察覺到一丁點異常,讓他安安穩穩的參加明日的魔劍大會。魔劍大會若是少了他哼,可是要無趣很多!」

    「是!」軒轅問道迅速應聲,然後冷笑一聲:「那雲澈一定做夢都想不到,他的底細早已被父親摸清了十之**!魔劍解封之後,輪鏡,也遲早是父親囊中之物。」

    「是什麼時候的事?有沒有其他人出事?知不知道是誰做的?」

    雲澈急切無比的傳音,很快,冰雲仙魄便傳來了答覆。

    三天前已經三天了!?

    本欲靜心療傷的雲澈再也無法坐定,一時間心焦如麻蕭雲在三天前失蹤,那個時間,就在自己進入弒月魔窟之後!

    「茉莉,我們」

    話一出口,雲澈又忽然醒覺茉莉已經開始了重塑身體,絕不能受到任何打擾!他想找她商量都不能。

    而且,他不能離開茉莉超過二十里也就無法馬上流雲城!

    雲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快速的冷靜下來。

    到底怎麼事!蕭云為什麼會失蹤?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事發時沒有聽到任何不正常的聲響,甚至找不到任何打鬥的痕迹,以蕭雲和天下第一的實力,能做到讓蕭雲毫無反抗之力,讓天下第一毫無所覺,對方的實力必定是帝君層面!!

    縱觀天玄大陸,擁有帝君的除了四大聖地,便只剩下鳳凰神宗以及一個焚絕塵。以焚絕塵的性子斷然做不出這種事來,鳳凰神宗也毫無理由,那就只剩下四大聖地!

    可是,四大聖地為什麼要對蕭雲動手?

    難道,是日月神宮因為某個契機識破了我編造的「奪天老人」,從而動手報復,抓走蕭雲從而威脅於我?

    不對!若真是如此,以日月神宮的實力,戳破我的「偽裝」后,要對付我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就算真的要抓個人噁心我,也該是爺爺或姑媽更合適,再怎麼也不該是蕭雲。

    對了為什麼會是蕭雲!?

    雲澈的眉頭一點點沉下,隨著他冷靜下來,反而越發感覺到事態的嚴重。

    難道蕭雲的身份暴露了?

    不沒理由啊!蕭雲、天下第一、天下第七三人中,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七由於身具精靈一族的特性,雖然偽裝堪稱完美,但或許存在著些許露出破綻的風險。而相比於他們,蕭雲再怎麼也不至於被認出是來自幻妖界才對!

    因為他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又從哪裡讓人識出是來自幻妖界?

    何況蕭雲本就生性謹慎,在流雲城的時候基本連玄力都沒動用過。

    這幾個月那麼多次往返流雲城,也從未察覺到他們有被窺視或注意到的跡象只是偶爾發現幾次焚絕塵的氣息而已。

    「難道」一個最為可怕,也是後果最為嚴重的可能性現於雲澈的腦海之中:「幻妖界中,有四大聖地的人」

    雲澈胸口起伏,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抬起右臂,喚出冰雲仙魄。

    「慕容師伯,想辦法告訴我姑媽他們,蕭雲他平安無事,我已經大概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了,明天就會帶他去,讓他們務必安心。還有」雲澈短暫停頓,聲音變得沉重起來:「讓我爺爺、姑媽還有七妹在明日午時過後都聚在爺爺庭院里,直到我出現之前,半步都不要離開。」

    藍光一閃,他的話音已傳至數十萬里之外的冰雲仙宮。雲澈看著那層茉莉築起的隔絕結界,鬱悶無比的低念道:「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呼」

    「看來,明天的魔劍大會,我是不參加也得參加了!」

    「我還是太過大意了,竟然忽視了當年四大聖地既然有辦法闖入妖皇城,自然也有辦法暗中將人安插其中何況還有明王這個內應!」

    「現在只能期望太古玄舟的事沒有暴露。否則」

    夜幕褪去,天逐漸大明。

    沉寂了一夜的至尊海殿依然格外的靜謐。但一股強烈到不正常的玄氣卻在海殿上空激蕩開來,似乎在預示著某件大事即將發生。

    這股澎湃的玄氣也讓雲澈從入定中醒來,緩緩睜開眼睛,然後微微吐了一口氣。

    昨夜,他只想儘可能的恢復一些傷勢和狀態。但事與願違,由於茉莉離身,蕭雲失蹤背後的事又過於嚴重,他一整晚都有些心神不寧,傷勢的恢復反而要遜於平常。

    殿閣角落,屏風之後,茉莉的結界依舊無聲無息。七年之中,每一次遇到大事,他都會和茉莉相商。這是第一次茉莉不在身邊,他心中充斥著遠超預期的空落感甚至還有那麼些許六神無主的感覺。

    起身推門,走出殿閣,一眼就看到了一直守在外面的鳳雪児和夏元霸。

    「雲哥哥,你的傷好些了嗎?」鳳雪児如飛花般迎過來,關切的問道。

    「嗯,好很多了。」雲澈看了一眼四周,卻發現整個大殿空落落的,沒有任何其他的人氣息,當下問道:「你師父他們都已經去到魔劍大會了?」

    「嗯!」夏元霸點頭:「師父他們半個時辰前便已離開。師父本想來探望姐夫,還有其他的真人、長老也想見姐夫一面,但我告訴他們你受了傷,需要安靜療傷,他們就沒有強求。」

    「半個時辰前?魔劍大會還有多長時間開始?」雲澈動了動眉頭,問道。

    「還有不到半個時辰姐夫,你的臉色有些奇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夏元霸察言觀色,脫口問道。

    「走吧,我們去魔劍大會。」雲澈沒有解釋,牽起鳳雪児的手向外走去。

    出了太尊雲殿,雲澈想要開口向夏元霸詢問魔劍大會的地點,便一眼看到古蒼真人正站在庭院之中,白衣白拂,滿臉和風淡笑。

    「師父,你怎麼還在這裡?你不是已經去海神台了么?」夏元霸驚訝道。

    古蒼真人淡淡一笑,目光卻是看向了雲澈:「為師想來,還是與你一同前去較好。雲友,看起來你受傷不輕,玄力也是大損,但好在傷勢已穩,只需靜養一段時間,別無大礙了。此次魔劍大會,你觀摩即可,不要勉強出手。」

    雲澈向前道:「謝過古前輩關心。因傷勢在身,雖暫居太尊雲閣,卻未去拜訪聖域眾前輩,還望見諒。」

    「無妨。」古蒼真人笑呵呵的搖頭,卻是沒有詢問他因何受傷以及如何從弒月魔窟中活著出來,他微微仰頭,看了一眼天色:「再有半個時辰,蒼穹便會呈現十三星連珠的異象,也正是解開魔劍之秘的關鍵時刻。雖然時間稍早,但天玄群雄都已齊聚海神台,我們也該動身了。」

    蒼穹之上,一輪圓日灼灼生輝,毫無異狀。

    浮空海殿依然安靜,視線之中不見人影。正中方向,一股驚人無比的氣場遠遠傳來那裡,必然便是彙集了天玄大陸幾乎所有頂尖強者的海神台,也是魔劍大會舉行之地。距離上,大概有十二三里遠。

    這個距離,也讓雲澈稍稍放下心來。

    看無防盜章節的,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