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問道飛身而來,來到軒轅絕身側:「九長老,此時此地不宜解決個人恩怨,一切等魔劍大會之後再。」

    他抬手向皇極聖域的坐席行禮:「九長老愛女心切,一時情急,驚擾了聖域諸位,還望海涵九長老,我們吧。」

    他淡淡看了雲澈一眼,拉著軒轅絕到了劍域坐席。

    「九長老,你太衝動了,父親曾下嚴令,魔劍大會之前任何人不得招惹雲澈!」軒轅問道向軒轅絕傳音道。

    「哼!我實在想不明白,劍主明明都已完全摸清了他的底細,為什麼還這麼畏手畏腳!」軒轅絕怒氣沖沖道。

    「父親並非是忌憚雲澈,而是有重要原因。你若真的出手殺了雲澈,就會壞了父親的大事!到時」軒轅問道淡淡看了軒轅絕一眼,眼神里儘是警告。

    軒轅絕微微一凜。

    「這個老賊,身為劍域長老,居然在這種地方公然對姐夫出手!」夏元霸憤憤的道。

    「不用管他,這種人反而不足為懼。」雲澈沉下眉頭,假想著最壞的狀態和應對之策。

    也因此事,海神台不再那麼平靜,開始充斥起越來越多的議論之音。他們在議論什麼,雲澈不聽也可以猜想的到:比如夏元霸,比如天威劍域為什麼會和他有恩怨,又比如為什麼軒轅絕的樣子竟然是完全不懼怕他傳中的「師父」,

    空氣,忽然間冷了一下,一股鋒利、冰寒猶若來自九幽的氣息忽然襲至,讓所有的議論之音都戛然而止,如被冰封。

    雲澈驀的抬頭,看向了天威劍域的方向。三個漆黑的人影如同幽魂一般從天而至。

    三人俱是一身黑衣,臉色僵如死屍,眉毛細長如劍,臉上的每一道線條也都剛硬的如刀劍雕刻的一般。

    隔著半里之距,雲澈從他們身上卻是感覺不到半點的生氣,眼瞳里也沒有一絲神采。雲澈閉上眼睛,竟是直接無法想起三個人的樣貌,只憑靈覺,更是完全無法感覺到有三個人停留在那裡,而是三把鋒芒蓋世的利劍!

    「好可怕的劍意!」雲澈低低的道。

    整個海神台,都因這三個人的到來而氣氛一凝。就連皇極聖域的眾長老在看向他們出現時,臉色都是微微而變。

    「無情劍侍、絕情劍侍、斷情劍侍,天威劍域最為可怕的三劍侍!」夏元霸凝眉道。雖然相距遙遠,但他同樣感覺到猶如正在被三把利劍抵著喉嚨,全身下意識的緊縮,就連呼吸都有些不暢:「雖然我也是第一次見,但這麼極端的劍意,除了這三個可怕的劍侍,再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雲澈眉頭收緊天威劍域的整體勢力雖處在四大聖地之末,但十級帝君的數量卻是最多,足有四人,持平於皇極聖域。

    除了劍主軒轅問天,另外三個十級帝君,便是他幾天前才從夏元霸那裡聽的「三劍侍」!

    整個天玄大陸,實力僅次於四聖主的恐怖存在!!

    「我聽師父過,這三個人從很的時候就絕情絕欲,一心向劍,劍道修為已到了登峰造極,隨心所欲的至高境界。草木飛花,皆可為劍,只需一動心念,便可凝化無數劍氣,殺人於無形無息。尤其是三人聯手,據可以匹敵任何一個聖域之主!」

    夏元霸聲音低沉。幾天前起天威劍域的三劍侍,只是單純的介紹。但如今知道了雲澈的處境,再介紹這三人之時,心中自然是沉重無比。

    三人空中而落,於劍域坐席最前排坐下。身為劍域少主的軒轅問道以最快的速度起身相迎,姿態無比恭敬。

    他們在天威劍域的地位之高,可見一斑。

    雲澈目光掃過全場,落在了至尊海殿的坐席處。最引人注目的,那是那七個並排而坐,衣著相似,但顏色各不相同的老者。

    眾海殿長老皆是淺藍衣袍,而這七人,衣袍顏色卻分別為赤色、橙色、黃色、綠色、青色、藍色、紫色,赫然呈彩虹七色!

    循著雲澈的目光,夏元霸道:「那七個人,就是至尊海殿的七尊者!居於正中的紫尊者和藍尊者,是兩個足以匹敵劍域三劍侍的十級帝君!」

    雲澈的目光從海殿七尊者身上一晃而落,然後落在紫極的身上。

    紫極的坐席,赫然在七尊者的前方!

    似是感受到了雲澈的目光,紫極也同時向他看來,微微點頭,淡淡一笑。

    至尊海殿右側相鄰,便是日月神宮的區域。所有人衣上都並鑲日月。而最前方的五人都是面相蒼老,但衣上日月灼然生輝。五人並坐一起,釋放的氣場混沌凝實,猶如開闢了一個獨立的世界,其他人別想臨近半步。

    「那五個人,便是日月神宮的日月神使!分別為齊天神使,熾日神使,誅月神使,逐星神使,覆地神使。其中齊天神使和熾日神使都是十級帝君,尤其是齊天神使,在五個日月神使中實力最強,『齊天』之名,便是意喻著他在日月神宮的地位堪與天君夜魅邪持平。其他三個神使,皆為九級帝君!」

    夏元霸講述道。

    神使?以神之名自稱么?

    雲澈暗暗冷笑,然後一眼看到了後方的夜星寒。

    這場魔劍大會,當然不會少了他這個神宮少主。而他也正盯著雲澈,目光充滿怨恨怨毒,忽然與雲澈眼眸相觸,他目光頓時一縮,快速撇開,但臉上的肌肉持續抽搐。

    除了四大聖地,其他天玄勢力各個都是正襟危坐,神色緊張,呼吸收斂,交頭接耳都是心翼翼。四大聖地是天玄大陸至高無上的存在,他們自然知道。但一定無人想象的到四大聖地的真正實力竟是恐怖如斯。

    在他們心目中如同神話,千年難遇的帝君,在這裡卻是成百成百的出現!估計足以驚的他們十天半個月不過神來。

    整個海神台,則是籠罩在一個巨大的光幕之中,縱然以雲澈的目力,也無法看清光幕中隱藏著什麼。但任誰都想得到,這場魔劍大會的魔劍,必定就在這光幕之下。

    時間緩慢流逝,這時,光線忽然隱隱暗了一分。

    微幅度的光線暗淡,絕非常人所能察覺。但在座都是天玄大陸的頂尖強者,靈覺何其敏銳,很多人都是第一時間抬起頭,看向了上空。

    「姐夫,快看!」夏元霸仰頭道。

    熾陽東掛,緩移中天,但東側邊緣,卻是出現了一道細短的黑痕!

    「傳中的十三星連珠真的要出現了么?」夏元霸喃喃道。與此同時,整個海神台也開始嘩然起來。

    海神台的東部,一道劍芒破空而至,如流星爍空,直刺的所有人短暫失明,劍芒之下,一個青色的人影從劍芒切開的空間裂痕中緩緩顯現,一身青衣,劍威無垠。一出現,便如帝王君臨,引得所有人心魂皆畏。

    隨著此人的出現,天威劍域下至弟子,上至劍侍全部站起,躬身而拜:

    「天威絕劍,蓋世無雙!恭迎劍主!」

    天威劍域劍主軒轅問天!

    「哈哈哈哈!」

    封神台西側,軒轅問天相對方位,一聲狂笑盪空而起,狂笑聲中,空曠的上空忽然映現出一團灼目玄芒,便如一輪曜日熠熠生輝,另一邊,一輪同樣灼目殘月的浮空映現,一日一月,瞬間壓過了整個空間所有的光輝,就連東方真正的圓日都在這日月之芒下稍顯暗淡。

    一個挺拔的人影從日月之芒中緩步走出,一身白衣,目若寒星,一股堪與軒轅問天匹敵的威壓當空覆下,讓入座西方的眾玄者全部心神劇顫,幾乎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頂禮膜拜。

    「熾日誅月,天君齊天!拜迎天君!」

    這次,日月神宮諸玄者全部起身,然後單膝而跪。

    「日月神宮的聖主,有著『天君』之名的夜魅邪!?」雲澈低念道。視線中的夜魅邪中年模樣,遠比他預想的要年輕的多。

    海神台南方,皇極聖域坐席的正前,一道淡黃色光芒從天而將,幻出一個一身白衣,頗為瘦弱的背影。

    而就是這個瘦弱背影的出現,讓皇極聖域眾真人、長老、弟子包括夏元霸全部站起,迅速呈揖拜之禮:

    「皇極聖帝,君臨萬疆!恭迎聖帝!」

    一百多個帝君,四百多個霸皇同時高喊作拜,所激蕩起的玄氣非同可。雲澈離的極近,又重傷在身,猝不及防下被震的胸口一悶,眼前一花,險些崩裂傷口。

    瘦弱男子緩緩身,向聖域眾人露出一抹清淡之極的笑,示意他們全部入座。而他身之時,雲澈也看清了他的樣貌,心中頓時一陣驚詫。

    皇極無欲,天玄大陸四聖地之首皇極聖域的聖帝!公認的天玄大陸玄道第一人!對於這神話一般的至尊人物,人們所設想的輪廓必定是威嚴無雙,氣勢驚天。

    但云澈眼中的,卻竟是一個身材瘦弱,年齡看上去不過才十六七歲的少年人!

    而他的眼神,卻又似一個風燭老者,透著彷彿百世的滄桑。

    軒轅問天的氣勢無盡鋒芒,如萬劍臨天,夜魅邪氣勢浩瀚磅礴,如蒼天傾覆,但皇極無欲,他的氣場卻是毫無霸氣,毫無攻擊性甚至,雲澈都無法從他的身上感覺到玄氣的存在,彷彿那僅僅只是個玄道之外的凡人而已。

    皇極無欲的目光碰觸到雲澈,有過一瞬的停留,隨之便轉向海神台,靜默的看著海神台上的光幕。

    北方,一股平和中暗隱澎湃的氣場從天而降下,籠罩於所有人的心魂之上,眾人心中幾乎同時顯現出了一汪劇烈翻騰的無際汪洋,巨浪滔天。

    身姿未現,至尊海殿已全部起身而拜:

    「至尊海皇,萬世無疆!」

    至尊海殿海皇曲封憶駕臨!依然是雲澈初見她時的一身藍裳,面罩威嚴,高貴無雙。

    東位:天威劍域劍主軒轅問天;

    西位:日月神宮天君夜魅邪;

    南位:皇極聖域聖帝皇極無欲;

    北位:至尊海殿海皇曲封憶。

    天玄四聖地之主,天玄大錄玄道當世四大皇者,在這海神台之上全部駕臨!

    看無防盜章節的,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