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叫什麼名字?”軒轅問天開始了親自問話。

    “蕭……雲。”蕭雲木然回答。

    “你以前可是姓雲?”

    “是……”

    “那你的父親叫什麼名字?”

    “蕭……鷹。”

    “不不不,”軒轅問天一臉淡笑:“我問的是,把你從小到大養育了二十多年的父親是誰?”

    “雲……輕鴻。”意識完全喪失的蕭雲如實的回答。

    “啊……”雲輕鴻這個名字,讓四大聖地的人一陣躁動。

    “哦?是哪個雲輕鴻,可是幻妖界十二守護家族中,雲家現任家主雲輕鴻?”軒轅問天繼續問道。

    蕭雲依舊呆滯的回答:“是。”

    “他竟然真的就是妖人云輕鴻的兒子!”日月神宮的逐星神使驚聲道。看他的神情,顯然參與過當年和幻妖界之戰,甚至有可能參與過對雲輕鴻夫婦的追殺。

    “這老朽可就有些不懂了。”紫極發聲,緩緩的道:“軒轅劍主先前說雲輕鴻夫婦在當年討回幻妖界之前,將兒子留在了天玄大陸。剛剛問起此子時,卻是雲輕鴻養育了他二十多年,這兩者本就相悖。而且,軒轅劍主第一次問他父親是誰時,他的回答,也並非是雲輕鴻。想來,此子是來自幻妖界不假,但並非是雲輕鴻之子,而是……養子?”

    “呵呵呵,不愧是紫先生,說的分毫不錯,這個人,的確不是雲輕鴻的兒子,但卻是雲輕鴻夫婦從小養大,視若親子的養子。至於雲輕鴻夫婦的親生兒子嘛……”軒轅問天再次轉向蕭雲:“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混蛋……”夏元霸緊攥的雙手已是滲出血絲:“不能再讓他問下去了,否則……”

    雲澈卻是輕輕的拍了拍他:“讓他問好了,目前的局面,任何都改變不了。好在,軒轅問天爲了利用蕭雲,找來了鬼煞毒仙,而沒有對他搜魂,也沒有對他造成什麼重傷,若能將他救回,我可以讓他很快回復過來。這也算是一個很大的安慰了。”

    夏元霸雖然目眥盡裂,但並沒有真的打算貿然出手,因爲他心裏無比清楚,雖然自己現在實力暴漲,但站在蕭雲身邊的,可是軒轅問天!周圍的,更是齊聚了四大聖地所有高手,就是十個他,都別想改變什麼。

    鳳凰神宗那邊,鳳雪児雙手緊緊抓着裙帶,緊咬的嘴脣一片蒼白。

    “雪児,你怎麼了?”感受到她氣息的混亂不安,鳳祖奎側目問道。

    鳳雪児沒有回答……她已經數次接到雲澈的傳音,要她千萬不要爲他出面,而是要堅決的劃清界限。理由和對夏元霸說過的一樣。

    “說起來,他的身份,可是頗有些離奇啊,就連我最初知道這一切時,都頗爲吃驚。”軒轅問天慢悠悠的道:“二十三年前,我劍域爲拿下雲輕鴻夫婦,將其追殺至了蒼風國東部。那時,他們已是身染劇毒,身負重傷,還懷抱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再加上他們對蒼風國的地境頗爲陌生,可說是窮途末路。卻不知爲何,他們之後竟失去蹤影,無從找尋。”

    “之後,我們偶然得知雲輕鴻夫婦曾接觸過流雲城一個叫蕭鷹的人,於是向他詢問,他卻失口否認,拒不透露,於是怒極之下,將其擊斃。”軒轅問天頗爲遺憾的低嘆一聲:“只是那時候,我們卻不知道,那個名爲蕭鷹的人,竟是雲輕鴻在天玄大陸的三年中早就結識的一個好友,兩人還結拜爲兄弟!雲輕鴻夫婦之所以忽然失去蹤跡,便是在他的指引之下,隱入了流雲城北方一個極其隱祕,外人無從找尋的山腹之中!甚至,因爲擔心雲輕鴻一家遇害而導致後繼無人,他還偷偷的將自己的孩子,和雲輕鴻夫婦的孩子進行了調換!!”

    “這……竟有這種事?”

    “之後,雲輕鴻夫婦所用的空間禁器力量有所恢復,讓他們逃回了幻妖界……當然也帶上了蕭鷹的親生兒子。至於雲輕鴻的夫婦的親生兒子,自然是隨着蕭鷹,留在了流雲城,並跟隨他以蕭爲姓!”

    “哼!可惜那時我劍域中人以爲他只是個不識擡舉的嘴硬之人,所以出手斃之,沒想到,他身爲天玄大陸之民,卻如此不惜代價的去救一個幻妖界的妖人!若不是他,雲輕鴻這對妖人夫婦早已落入我們之手。這個蕭鷹,簡直可恨之極,罪大惡極,爲我天玄大陸所不容!早知如此,當年就該將其全家全部誅滅。”軒轅問天冷冷的道。

    軒轅問天說到這裏,就算腦袋再遲鈍的人,也該知道這個被制住的蕭雲,就是當年隨着雲輕鴻夫婦逃回幻妖界,蕭鷹的真正兒子!而云輕鴻留在流雲城的親生兒子,赫然就是……

    “軒轅劍主,那個被蕭鷹調換,因而留在流雲城的妖人之後,莫非就是……”夜魅邪的目光默默的瞥向了一直一言不發的雲澈。

    “呵,”軒轅問天淡淡一笑,轉向蕭雲:“蕭雲,我剛纔說的一番話,可都是事實?”

    “……”蕭雲木然點頭。

    “那麼,你來告訴我以及在場所有天玄玄者,你養父母雲輕鴻和慕雨柔的親生兒子,是叫什麼名字?”軒轅問天慢悠悠的問道。他的神情,顯然是無比享受着將這一切揭開的感覺。

    蕭雲喃喃出聲:“雲……澈……”

    譁——

    雖然心中早已猜到,但這個名字從蕭雲口中說出,依然讓全場一片譁然。所有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雲澈身上。

    “衆位稍安勿躁。”軒轅問天淡笑着擡手:“所謂空口無憑,雖然蕭雲中了奪魂蠱,不可能說謊,但僅憑我和他一面之言,相信很多人依然不敢,或者不願意相信這些年名震天玄,又被稱作當世年輕一輩三大奇才之一的雲澈,竟會是妖人之後。而,對幻妖界雲家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雲家有着一種特殊的血脈玄功,名爲‘玄罡’。這個‘玄罡’是雲家獨有,且只可由父傳下,絕對獨一無二,無從假冒。這一點,聖地的朋友人人皆知,七國的朋友,也定然有很多人知道。”

    在場超過七成的人都默然點頭。

    “那麼,只要證實雲澈的身上有着玄罡之力,就可以完全證實他是幻妖界雲家的人,比任何憑證都要確鑿!”軒轅問天聲音一變:“孤星,去制住他的左臂,逼出他的玄罡!”

    “是!”軒轅孤星應聲,向雲澈一聲冷笑,便要衝出。

    “不用了。”雲澈淡淡出聲,然後緩慢起身向前。夏元霸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抓住他,但手臂伸到一半,卻又強忍着收回,全身骨骼啪啪作響。

    雲澈飄身而落,站到了海神臺的中心,和軒轅問天只隔二十步相對,他伸出左臂,面無表情的催動玄罡。

    頓時,雲澈左臂之上橙光閃過,橙色玄罡飛射而出,然後又轉瞬收回。

    “玄……玄罡!!”四大聖地,還有鳳凰神宗之中,大量的人失聲驚呼。

    “沒錯,那就是玄罡,世間獨一無二!雲澈竟真的是幻妖界雲家的人!”

    “怎……怎麼會是這樣。雲澈他竟然……”其他人只是震驚,而鳳橫空除了震驚之外,還有深深的失措。他看着鳳雪児的神情,顫聲道:“雪児,這件事……難道你早就已經知道?”

    “……”鳳雪児依然咬緊嘴脣,一言不發。

    “哦?”軒轅問天一臉的玩味:“居然自己承認了,那真是再好不過,倒是省了本劍主不少力氣。”

    “有什麼不可承認的?”雲澈冷眉看着軒轅問天:“雖然我成長在天玄大陸,但我的根在幻妖界雲家!雲輕鴻就是我的親生父親,慕雨柔是我的親生母親!軒轅劍主,你待如何!?”

    “幻妖界的妖人,還是雲輕鴻的兒子。在我天玄大陸的土地上,豈能容你!”軒轅孤星厲聲道:“我天玄大陸和幻妖界勢同水火!不知道你的來歷也就罷了。如今既已知道,我天威劍域不會容你,天玄大陸,也絕不會容你!”

    自雲澈的身份一揭開,所有人便都知道,他已註定被天玄大陸所不容!因爲幻妖界對天玄大陸來說,是一個妖魔之地!在天玄大陸,豈容一個幻妖界的妖人!

    何況雲澈在天玄大陸這些年早已是威名赫赫,而他的身份又不是一般的妖人,而是幻妖界雲家家主之子!

    古蒼真人在這時站出,嘆息一聲道:“雲澈的身份,的確讓人驚然嘆然,但此事,老朽尚有一言。”

    “哦?古蒼真人請講。”軒轅問天微笑道。

    古蒼真人緩緩道:“唉,雲澈竟是幻妖界雲輕鴻之子,這一點,老朽也是震驚萬分。不過,雲澈雖是雲家之子,但卻生在天玄大陸,亦是長在天玄大陸,乃至現在,依然站在我天玄的土地上。因而雖有幻妖之血,但實則,卻是我天玄大陸之人。”

    “老朽與雲澈有數面之緣,以老朽觀之,雲澈此子性情剛正,雖時有偏激,但並無惡念,整體是個頗爲良善之人。當年小徒元霸曾遭性命之劫,以雲澈以命相救之;神凰國雪公主險在太古玄舟遇難,亦是雲澈捨命相救;大陸東方的蒼風國遭遇國難,是雲澈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護下了自己的母國,此更是足以傳頌萬代的功勳。這些,想必在場之人人人皆知。”

    “古蒼真人此番言語的意思是?”軒轅問天依然滿臉微笑。

    “老朽之意:雲澈此子雖是幻妖之人,但非惡非歹,更沒有做過絲毫有損我天玄大陸的安危之事,反而功勳累累,在年輕一輩,更有着極重的名望。就連骨子裏,也更該稱作是天玄大陸之人。因而,對其有些幻妖血脈此事,我們自當寬容以對,否則,豈不顯得我們堂堂聖地心胸狹窄,是非不分?”

    雲澈頗爲感激的看了古蒼真人一眼。在揭開他雲輕鴻之子的身份後依然爲他執言,古蒼真人也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當然,古蒼真人如此做並不是爲了他,而是爲了夏元霸。

    “呵呵呵,古蒼真人一向心慈,讓人欽佩。”軒轅問天淡淡而笑:“所說的話,我也萬分贊同。只不過,雲澈此子身上的祕密,可遠遠不是一個雲輕鴻之子那麼簡單,否則,本劍主又何須親自,且是當着天下羣雄之面將他的底細揭開?”

    “哦?”古蒼真人的眉頭動了動,心中更是一陣嘆息。就如軒轅問天自己所言,若僅僅是這麼簡單,身爲軒轅劍主的他又怎麼會親自大動干戈……

    軒轅問天向前踱步,不緊不慢的靠近雲澈:“古蒼真人,還有在場的衆位,你們一定做夢都想不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在幻妖界有着何等的身份。”

    “幻妖界目前的帝王,是一個女人,稱號爲小妖后。”軒轅問天站在了雲澈身前,側目看着他:“因繼位小妖皇在百年前身死,所以由小妖后在幻妖爲帝,也成爲最後一個有着幻妖界皇族血脈的人。而,就在七個多月前,小妖后在爲小妖皇守寡百年後又覓得新夫,與之在妖皇城成婚,此事亦震動整個幻妖界,成爲幻妖界百年來的最大盛事。”

    “自此,幻妖界除了小妖后,便有了和她地位平齊,同樣統領幻妖界的第二個妖皇。而這個人,就是現在站在你們的眼前的……雲澈!!”

    “什……什麼!!!?”

    軒轅問天的話,如同在整個至尊海殿之上炸起驚雷,這次,天玄七國、四大聖地,乃至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三大聖主,都震驚失色。

    夏元霸和鳳雪児也都懵在那裏……因爲這件事,連他們都並不知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