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

    若擋在雲澈身前的是鳳祖奎,軒轅孤雲必定已是勃然大怒,破口大罵。但站在眼前的,卻只是一個少女,他在震驚之下,一時都無法說出話來。

    僅憑剛纔的火焰,已足以讓他確定對方絕對有着和他匹敵的實力!而自己,是在天威劍域有着極高地位的二號長老,對方,卻只是一個妙齡少女!

    這個白衣少女,自然是鳳雪児。以鳳雪児驚人無匹的實力和風姿,軒轅孤雲當然早就已經注意到她。但他沒有想到,她的實力非但不虛於她的玄力等級,反而要遠遠勝過!玄力氣息是君玄境八級,但實力上絕對堪比他這個君玄境九級中期。

    能讓軒轅孤雲這等人物駭然失語的,或許普天之下,也只有鳳雪児。

    “不愧是繼承了鳳神之力的人,果然讓人驚歎不已,以爲天人。”軒轅問天淡笑着嘆道。

    鳳凰神宗這才如夢方醒,鳳橫空慌忙吼聲道:“雪児,你做什麼……快回來!!”

    “雪児,不要胡鬧!”鳳天威也是臉色微變。雲澈被揭開的身份太過驚人和可怕,就連他的“靠山師父”也根本都是假的。前段時間以來,因爲得知雲澈有個“靠山師父”的原因,他們不但不再反對鳳雪児與雲澈的關係,反而有意識的向外宣揚……而到了如今的狀況,他們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此時若是有人提起鳳凰神宗要將雪公主許配給雲澈的傳聞,他們絕對會拼命的否認。

    就在天威劍域要將雲澈拿下之時,鳳雪児卻忽然出手阻攔,這讓鳳凰神宗上下無不膽顫心驚。

    鳳雪児站在雲澈身前,顫聲道:“雲哥哥……雖然是幻妖界的人,但他真的不是惡人,你們不可以這樣對他。”

    “不是惡人?”軒轅問天冷笑一聲:“哼,真不愧是妖人之皇,連聞名於世的鳳凰雪公主都迷惑的七暈八素。鳳凰神宗,早就聽聞你們與雲澈相交甚密,連最寶貝的雪公主都要許配給他,不過那是過去之事,你們不知道雲澈的妖人身份,不知也就不能爲怪。而到了現在,居然還這般袒護,莫非,你們是鐵了心的想和妖人爲伍?”

    “不不不,絕無此意!”鳳橫空惶然道:“雪児自小在鳳神身邊長大,涉世尚淺,根本不懂妖人之惡,再加上數年前雲澈對她有救命之恩,所以纔會情切之下貿然出手,絕對沒有半分要與妖人爲伍的意思。”

    “軒轅劍主,我皇妹她心性善良,只是這些年深受雲澈這個妖人的迷惑,纔會……纔會貿然出手!我們宗中從未有人和她提起過幻妖界之事,她到現在,根本連幻妖界是什麼都不知道,否則,又怎麼會出手幫助這個心懷叵測,罪大惡極的妖人。”

    鳳熙銘面向軒轅問天,臉色惶恐,聲音裏滿是哀求:“還請軒轅劍主明斷。”

    “皇妹,你快回來!雲澈他根本就是一個惡貫滿盈的妖人,你這些年都是被他騙了!”

    鳳祖奎眉頭暗沉,一躍而起,來到了鳳雪児身邊,一把抓起她的手臂:“雪児,你剛纔的出手,也算是報了他當年的救命之恩了。此後,便與之恩斷義絕,再無瓜葛,走!”

    “不!”在長輩面前向來溫順柔軟的鳳雪児卻是甩開了鳳祖奎的手:“雲哥哥雖然有幻妖界的血脈,但他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天玄大陸,即使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在故鄉在幻妖界,也依然一直認爲自己是天玄大陸的人。他回到幻妖界後又回來,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陰謀,只是他把這裏當成家而已……雲哥哥回來後的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我看着他努力的保護故土,保護故土的人,根本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天玄大陸的事!”

    鳳雪児的話飽含着憤怒、不解、惶然和些許的迷茫,字字皆如玉石擊心。雲澈走到她身側,輕輕拍打她的肩膀:“雪児,你不用說了。我是不是惡人,我回天玄大陸是不是有什麼圖謀,你以爲……他們真的不知道嗎?”

    雲澈的目光從四大聖地一一掃過,眼眸之中盡是嘲諷:“四大聖地一直聲稱守護着天玄大陸的邊界,抵禦着異勢力的入侵。而這個異勢力,就是幻妖界!但,四大聖地之外,有誰真的見過幻妖界的入侵,有誰真的接觸過幻妖界的人,又有誰,真的知道幻妖界的人,還有幻妖界這個地方究竟是善是惡!”

    “沒有!”雲澈帶着滿臉的冷笑,緩緩的搖頭:“你們聽到的,永遠只有四大聖地想要讓你們聽到的話!幻妖界和四大聖地究竟哪一方纔是罪惡之地,究竟哪一方纔是飽含貪婪和骯髒,你們看不見,但我看的清清楚楚,這天地也看的清清楚楚,所以,終有一天,必有報應!”

    雲澈的目光掃過曲封憶,然後定格在四聖主之首的皇極無慾身上:“海殿海皇,聖域聖帝,你們說,我說的對麼?”

    曲封憶和皇極無慾的眼眉同時動了動,但都沒有說話……亦或是無言以對。

    “都死到臨頭,居然還在妖言惑衆,竟妄想毀我四大聖地的名望,”軒轅問天不屑之極的淡笑:“雲澈,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爲我天玄大陸大陸的玄者會選擇相信你一個妖人之皇,而質疑我守護天玄整整萬年的神聖之地吧?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斷情!”

    軒轅問天一聲低喝,一個黑影如幽魂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側,發出低啞的聲音:“劍主。”

    隨着這個黑衣人的現身,在場數千強者無不全身一寒,尤其是手中握劍之人,劍身竟在自行顫抖,併發出陣陣戰慄的錚鳴聲。

    就連站在前方,想要強行拉鳳雪児離開的鳳祖奎也是臉色大變,瞳孔之中,甚至閃過一抹驚懼。

    因爲這個人,是天威劍域讓人聞之色變的三劍侍之一——斷情劍侍!

    四大聖地之中僅次於聖主的恐怖存在!

    “將雲澈封住玄力拿下!誰攔……殺誰!”軒轅問天眼中寒光一閃。夏元霸已被皇極聖域封住,最後四個字,明顯是說給鳳凰神宗。

    “先等一等!”始終沒有半句辯解的雲澈卻在這時忽然出聲,他看着軒轅問天,臉上忽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軒轅劍主,你揭了我的身份和很多祕密,卻好像偏偏漏掉了最爲重要的一件事。”

    “哦?是麼?”軒轅問天輕蔑的一笑,有他在場,雲澈就是再有萬般詭計,也別想逃離:“那你倒是說說我遺漏了什麼?”

    話一出口,他猛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但他還未來得及生出制住雲澈的意念,那三個字,已然從雲澈的口中說出。

    “當然是……輪迴鏡!”雲澈冷笑着說道。

    “……”軒轅問天身體一晃,臉上的笑容完全僵住……臉上,第一次露出低沉陰暗的神色。他的身後,軒轅問道的臉色也是一變,牙齒頓時咬的咯咯響。

    因爲雲澈的這句話,讓軒轅問天的精心盤算完全落空。

    軒轅問天能通過幻妖界的眼線知道他在幻妖界的身份,也自然該知道輪迴鏡就在他的身上。軒轅問天擄走蕭雲,並親自出面針對他……雲澈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奪取輪迴鏡。

    但他同樣疑惑,軒轅問天既然知道了輪迴鏡在他的身上,爲什麼不瞞過其他三聖地,暗中對他下手,反而要當衆對付他……因爲輪迴鏡的事一旦暴露,其他三聖地也必定會不計代價的搶奪,軒轅問天再想拿到,就絕不是那麼容易了。

    而今天,軒轅問天當衆揭開了他在幻妖界所有的身份,又給他扣了幾個巨重無比的大帽子,卻始終沒有提“輪迴鏡”之事,就連“太古玄舟”也隱下。

    也是在軒轅問天刻意隱下“太古玄舟”時,雲澈一下子明白了軒轅問天的目的。

    以天威劍域的實力,要暗中對他動手,的確不是什麼難事。但,雲澈在天玄大陸也絕非無名之輩,其動向,就連四大聖地也極爲關注,因而,天威劍域若是暗中對他動手,將極有可能被其他三聖地察覺,然後必定會追究其因……尤其夏元霸還是皇極聖域之人,以他對雲澈的看重和皇極無慾對他的看重,很大可能會爲之大動干戈,一旦查明是因爲雲澈身上有輪迴鏡,軒轅問天就別想“獨吞”。

    但,在這海神臺上,當着四大聖地,當着天玄羣雄之面,光明正大的揭開雲澈的身份,再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將他帶回劍域處置,其他三聖地就根本不會有什麼疑心和深究,頂多是關注一下處置的結果。到時,軒轅問天就可以輕鬆獨得輪迴鏡。

    不,除了輪迴鏡,他故意隱下太古玄舟,也顯然是想同時得到太古玄舟!

    軒轅問天是個城府極深,心思無比惡毒和無比謹慎。他的這番算計可以說是堪稱完美……因爲就常理而言,“輪迴鏡”和“太古玄舟”這兩件東西沒有被暴露,本該是心中竊喜,大鬆一口氣,任誰都不會傻到主動說出……因爲一旦暴露,激發的將是全部四個聖地的貪婪,將自己置於真正的萬劫不復之地。

    軒轅問天也是如此認爲。

    但他低估了雲澈的剛烈。

    縱然引發四大聖地的貪婪,成爲他們不惜一切也要搶奪的獵物,將自己置於永無寧日的深淵絕地,他也要狠狠惡心軒轅問天一臉!!

    果不其然,“輪迴鏡”三個字一出,其他三聖地,尤其是三大聖主全部如觸電一般驚覺:“你說什麼?輪迴鏡!?”

    “輪迴鏡”對於七國之人是個陌生的名字,但對於聖地而言,卻是如驚雷般的三個字。

    百年前他們耗費巨大代價侵入幻妖界,爲的,就是傳說中隱藏着神玄之祕的輪迴鏡!

    “輪迴鏡在你的身上?”夜魅邪厲聲道,就連腳步都不自覺的向前邁步了一步。

    “那是當然,否則,軒轅劍主的臉色又怎麼會變呢?”雲澈嘲諷的道。

    乍聞輪迴鏡,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還有各大聖地長老都是震驚,之後涌起灼熱,而唯有軒轅問天,臉上只有低沉……三聖主何等人物,一瞬間就明白了過來——軒轅問天顯然早知輪迴鏡就在雲澈身上,如此大費周章,就是爲了隱過他們獨吞之!

    而這也同時證明,輪迴鏡的的確確就在雲澈的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