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劍主,這件事非同小可,你確定是真的么?」皇極無欲的臉色變了,沉聲問道。頂點更新最快

    曲封憶也同樣臉色沉下:「此事聽上去簡直匪夷所思!軒轅劍主,這等驚天大事,你可千萬不要妄言!」

    「小妖后的新夫……幻妖界的新任妖皇!?」夜魅邪的臉色已是陰暗的可怕,雙目如鷹鉤般盯死在雲澈的身上。雖然聽上去卻是匪夷所思,雲澈在各個方面,都和「小妖后」以及「妖皇」毫無匹配之處。但,說出此話的人是軒轅問天,若他沒有足夠的把握,怎麼可能當著天下群雄之面說出這般驚人之語。

    三大聖主的反應尚且如此,其他人更是可想而知。

    鳳橫空的臉色一變再變,心中的驚駭已是無以言表。在場的所有人,看向雲澈的目光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劇變。

    「姐夫,這是……真的嗎?」夏元霸說話的時候,牙齒都有些打顫。雲澈被爆出「妖人」身份,已是被逼入深淵。而「妖皇」身份……那是深淵下的深淵!

    被爆出是雲輕鴻之子,古蒼真人還能為他寬言。但若「妖皇」身份是真,那縱然再給古蒼真人一萬個膽子,他也絕不敢為雲澈說半句話……甚至極有可能馬上敵對之。

    海神台的氣氛陡變,軒轅問天背過雲澈,轉身緩緩走回蕭雲身側,正色道:「此事關係到的可不單單是一個人的身份,而是有關整個天玄大陸的安危,我身為劍域之主,在這等事上豈敢有半個字的虛假和誇大!」

    「蕭雲,雲澈可是在七個月前,於幻妖界的妖皇城和小妖后大婚?」軒轅問天向蕭雲厲聲問道。

    「是……」蕭雲毫無遲疑的獃獃回答。

    嘩——

    雖然回答只有一字,卻是定死了雲澈這個讓所有人震驚的身份。

    軒轅問天微笑著點頭:「很好。我再問你,雲澈年紀不過才二十來歲,停留幻妖界的時間也是很短,身份、輩分上都並不契合。為什麼小妖後會與之成婚?」

    蕭雲依然是如實回答:「雲澈被金烏神靈……賜予了妖皇血脈……從而可與小妖后……將妖皇一族的血脈延續……」

    「什麼?」聖地之人再度臉上變色。「金烏神靈」與「妖皇血脈」是什麼,他們自然知曉。

    如此,雲澈的「妖皇」身份非但確鑿,而且還身具妖皇一族的金烏血脈……而其妖皇血脈,妖皇身份,還是幻妖界的金烏神靈所賜予!

    「如此,眾位心裡可是明白了么?」軒轅問天大聲道:「雲澈不僅僅是一個幻妖界的妖人,還是守護家族雲家的少主,更是幻妖界的兩大妖皇之一,而且這個身份,還是幻妖界的守護神靈親自賜予!」

    「自當年小妖後繼位妖皇后,百年前向我天玄大陸數次傳音,聲稱誓要血洗我四大聖地和天玄大陸!此事非我一人之言,聖域聖帝、海殿海皇、神宮天君皆可為證!因而這百年間,我四大聖地無時無刻不在提防著幻妖界。而,雲澈原為幻妖界妖人,在和小妖后成婚之後方才一個月,便又潛回了我天玄大陸,他意欲何為,顯而易見!」

    軒轅孤星一步站到蕭雲身前,指著雲澈大吼道:「雲澈,你不在你的幻妖界做你的妖皇,卻回到我天玄大陸,到底意欲何為,說!!」

    「哼!還廢什麼話,我天玄大陸與幻妖界勢同水火,他這次回來當然是包藏禍心!」軒轅孤雲緊隨著吼道:「誰能想到,這小子在我天玄大陸揚名,真實身份卻是幻妖界的妖人之皇!若不是劍主大人將其身份和陰謀戳破,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雲澈小兒,」天君夜魅邪目露煞氣:「哦不,應該說幻妖妖皇,你還真是藏的深啊!」

    「豈有此理!」海皇曲封憶滿臉盈怒,目露殺氣:「我海殿盛邀之人,居然是幻妖界的新任妖皇……簡直是我海殿之恥!雲澈,你不惜代價的要探我海殿秘地,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不是包藏了什麼禍心!」

    古蒼真人直到此刻才從震驚中回神,看了雲澈和夏元霸一眼,長嘆一聲,仰起頭來,再不言語。

    「雲澈小兒,說!你到天玄大陸來究竟是有什麼陰謀!趁早說出來,還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些。」至尊海殿紫尊者橫聲道。

    鳳凰神宗那邊,也傳來的鳳熙銘的叫吼聲:「雲澈!我鳳凰神宗一直對你誠心以待,為化解恩怨不惜委屈求全,一退再退……沒想到,你竟然是個狼子野心,十惡不赦的妖人!我鳳凰神宗自此與你勢不兩立,永生為敵!」

    「閉嘴!」鳳熙銘忽然的狂吼讓本就心神大亂的鳳橫空一聲怒斥,他深吸一口氣,卻是止不住全身的顫抖,目光再一次看向早已雪顏煞白的鳳雪児:「雪児,這到底……到底……」

    「雲哥哥……他不是壞人……不會壞人……」鳳雪児如丟了魂般的輕聲呢喃。

    「雲澈,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若不是軒轅劍主,我們現在還被蒙在鼓裡,讓一個妖人之皇在我天玄大陸的土地上大搖大擺!」

    「幻妖界是可怕的妖魔之地,與我天玄大陸世代為敵。他身為幻妖之皇卻來到這裡,怎麼可能沒有陰謀!應該馬上將這個妖人拿下,逼問出他……以及整個幻妖界的圖謀!」

    「說的對!」

    「幻妖妖人云澈,你已是陰謀敗露,窮途末路,還不馬上束手就擒!」

    ………………

    ………………

    噪亂的聲音環繞著雲澈鋪天蓋地的響起著,當「妖人」、「妖皇」兩個標籤打在雲澈的身上時,他們的「激憤」被熊熊的燃起,伴隨著的,還有著極其罕見的「同仇敵愾」。

    彷彿,他十惡不赦,為天地所不容,是整個天玄大陸不可饒恕的罪人。

    不是因為他做過什麼人神共憤之舉,相反,他一人拯救了蒼風國,更是無數天玄大陸年輕一輩的玄者崇拜嚮往之人……只因他是「妖人」,還是「妖皇」。

    咆哮、怒罵、指責、質問……聲音如翻滾的滔天巨浪般將他淹沒。或許換做一個人,哪怕是一個帝君,也該意志崩潰,萬念俱灰。但云澈卻絲毫沒有這種感覺,他的眼神清澈而平靜,就連心跳都格外平和,彷彿只是一個旁觀者,在目睹著他人之事。

    他想到了在滄雲大陸的那一世,他被整個大陸敵視,被整個大陸追殺……他也從一個以治病救人為己任的醫者,被逼成了一個瞬間毒殺萬人都不會有絲毫動容的惡魔。

    命運,彷彿在悄然的輪迴著。

    「雲澈,你一直不說話,便是代表默認了吧。」

    相比於其他人,皇極無欲的反應明顯平淡的多,他一直默然觀察著雲澈表情的變化,他那異常的平靜讓他心底泛起深深的驚訝感:「除開你的身份,我有一事深為好奇。你究竟是如何往返天玄大陸和幻妖界?居然讓我們始終毫無所覺?難道,是依仗你的師父『奪天老人』的力量嗎?」

    「奪天老人」四個字,讓周圍的聲音瞬間小了下去,他們忽然想起,雲澈的師父,傳說是有著通天之能的「奪天老人」。

    「皇極兄問得好!」皇極無欲話音剛落,軒轅問天便介面應道。他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轉向天君夜魅邪:「夜兄,數月前,貴神宮的十五長老夜石葬身在一個黑袍人之手,而且是被其用甚為微小的一點火焰焚滅。那個黑袍人自稱是雲澈之師,名為『奪天』,並因此立下威懾,讓堂堂日月神宮都只能敗退,不敢再犯。也是那之後,便盛傳雲澈的師父極有可能為萬年前便冠絕天下,如今必定超凡入聖的『奪天老人』……事實可是如此?」

    「不錯。」夜魅邪微微點頭。

    「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仰頭大笑起來,笑的肆意之極:「日月神宮身為聖地之一,雄霸天下萬年,卻被一個幻妖賊子耍的團團轉,還白白折了一個長老和數個護法,簡直是天大的笑料和悲哀……你可知,所謂『奪天老人』,根本就不存在,完全就是雲澈憑空捏造,用來欺騙世人,保護自己的幌子!」

    「什麼?」夜魅邪臉色一變,日月神宮的所有長老也都是臉色驟變:「軒轅劍主,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軒轅問天手掌伸出,將十步之外的蕭雲直接吸了過來:「蕭雲,你來告訴日月神宮的夜宮主,六個月前,在蒼風國北方的冰極雪域,殺了日月神宮十五長老夜石,自稱『奪天』的那個黑袍人,他究竟是誰?」

    蕭雲動了動嘴唇:「是……雲澈……」

    現場瞬間一片噪亂,夜魅邪眉頭也瞬間一沉。日月神宮之中,九長老夜孤影出聲道:「不對!當時老朽在側,那個黑袍人出現之後,雲澈一直都跟在旁邊,怎麼可能……

    「呵呵,孤影長老不必著急,」軒轅問天淡笑一聲:「如你這般剛正之人,又怎識得雲澈的狡猾奸詐!蕭雲,我再問你,當時站在那個黑袍人身邊的『雲澈』,又是誰呢?」

    「是雲澈……把我易容成他的樣子……」

    夜孤影瞬間獃滯。

    「那殺了夜石長老的火焰呢?又是怎麼回事?」軒轅問天繼續問道。

    「是雲澈提前兩個時辰準備的……特殊火焰……短時間內……只可以使用一次……」這是當初雲澈隨口給予蕭雲的解釋,失魂的蕭雲也一五一十的複述出來。

    「豈有此理!」夜魅邪勃然大怒,殺機頓起,幾乎要按捺不住要自降身份親手將他當場擊斃。他日月神宮慘死一個長老,卻因「奪天老人」的威懾而只能暫忍,可謂萬年以來最憋屈的事之一。沒想到,這居然根本就是個騙局……而他堂堂日月神宮竟被雲澈給耍了!

    神宮少主夜星寒更是惱恨的咬牙切齒,胸腔欲炸,當場嘶聲咆哮道:「大長老,速出手把這個畜生拿下!本少要親手斃了他!!」

    「少宮主稍安勿躁,切莫動氣。」軒轅問天卻是淡淡一笑:「被騙過的又何止你們日月神宮,大半個玄界都被他成功矇騙。這個幻妖賊子已是原形畢露,所謂的靠山師父更是子虛烏有,如今天玄高手皆在,他再怎麼都別想逃出我們的手掌心,少宮主又何需置一時之氣呢。」

    「至於他如何往返天玄大陸和幻妖界……」軒轅問天淡淡瞥了雲澈一眼:「自然是和二十六年前的雲輕鴻夫婦一樣,用的是幻妖雲家那個名為『斷空環』的空間禁器!」

    「斷空環?原來如此。」皇極無欲微微點頭,似是瞭然疑惑:「他是雲家少主,又是新任妖皇,要使用雲輕鴻夫婦當年用的禁器,當然不在話下。」

    雲澈:「……?」

    「說起來,還真是離奇。」軒轅問天慢悠悠的道:「既然雲澈的所謂師父根本是假的,那麼當年他身陷太玄玄舟,又是怎麼活下來的呢?我這些天詢問蕭雲,方知當年太古玄舟消失之後,不知什麼原因,竟是轉移到了幻妖界,從而讓雲澈在幻妖界認祖歸宗,還為幻妖皇族立下赫赫戰功,之後更得幻妖守護神靈賜予血脈,成為新的幻妖之皇……嘖嘖,這賊子不在幻妖界繼續做他的妖皇,卻藉助斷空環又回到天玄大陸,如果說他沒有什麼圖謀,怕是三歲小兒都不會相信!」

    「如今一切揭開,他落在我們手中,又豈能讓他活著回去!」

    雲澈一言不發,冷眼看著軒轅問天的表演,眉頭微微收緊……奇怪!蕭雲是少數幾個知道太古玄舟存在的人之一,按理說,太古玄舟必定已經在軒轅問天那裡暴露,為什麼他卻沒有說出,反而自己編造出「斷空環」這個理由?

    難道……

    雲澈的眉梢猛的一動,眼神瞬間陰暗了下來。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為什麼軒轅問天並沒有隱瞞其他聖地暗中奪取他的輪迴鏡,反而選擇當眾「制裁」他……

    ————————————

    【暈車最大的掛——oss茉莉要啟動了,菜鳥們,顫抖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