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六截斷屍落地的聲音沉悶到讓人心悸,一股森然的氣息沉降在海神臺上,無法言喻的恐怖,更是如瘟疫一般瘋狂的擴散着。

    海神臺上的所有人全部失聲,每個人的眼睛都瞪到了最大,極致的震驚與驚恐讓他們的眼眸佈滿血絲,幾欲炸裂。

    到了帝君這個層面,身體會堅若磐石,生命力也變得堅強,縱然軀體被切成數段,也能繼續保留一段時間的意識,玄氣則要更久之後纔會緩慢消散。

    而被斷體的三劍侍落地後卻是一片死寂,無論生命氣息,還是玄力氣息,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如六灘混着血的爛泥。若單單只是看這六截斷屍,任誰都不可能相信,他們會是立於天玄最巔峯層面的劍域三劍侍。

    “啊……啊……啊……”夏元霸張大的嘴巴怎麼都無法合攏,喉嚨深處,不自覺的溢出顫抖的低吟。他身側的聖域真人早已忘記了繼續制住他,瞳孔深處,凝聚着他們畢生最強烈的驚懼……和無法置信。

    一瞬擊殺一個霸皇,雖然驚人,但一個高級帝君的確有能力做到。

    一瞬擊殺一個真正的帝君,縱然是這些立於幻妖之巔的絕世強者,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而在他們眼前被一瞬擊殺的,不僅僅是帝君,還是有着睥睨天下之力的十級帝君!

    而且還是一次三個!!

    這是一種無數倍超出他們理解和想象的力量!是即使在遠古傳說,甚至他們最荒誕離奇的幻想、夢境之中,都從未出現過的力量。

    但這樣的畫面,這種一瞬間滅殺三個十級帝君的力量,此時就清清楚楚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而造就這一切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少女!

    “不……不可能……這……一定……是在做夢……”

    一截劍侍的斷屍就在軒轅問道的身前,他看着自己腳下的斷屍和斷劍,一張臉在極度的驚恐之下呈現着駭人的蒼白。

    天威劍域在四聖地中的綜合實力排名最末,但擁有四個十級帝君,這是他們最爲傲然之事。而今,竟是一下子死了三個……毫無疑問,這對天威劍域的聲威、勢力造成的是無法估量的衝擊。

    “父……父親。”夜星寒腳步虛軟的走到夜魅邪身後,在驚懼之下尋求安全感。卻發現夜魅邪全身發冷,雙手竟然在隱約的發顫。

    而造就這一切的茉莉卻依然是冷漠如初,對三劍侍的屍體看都不看一眼,彷彿葬身在她手下的不是三個天玄之尊,而是三隻渺小的螻蟻……而對她而言,三劍侍在天玄玄者眼中堪如神明的實力,也真的只是螻蟻而已。

    她的目光,落在了軒轅問天的身上,然後緩步走向了他。

    茉莉的腳步很輕盈,很緩慢,但她每一次邁步,軒轅問天的心臟就狂跳一下,被她的眼睛注視,被她一步步靠近,一種畢生都未有過的恐懼,就如甦醒的惡魔一般在這個聖主的心魂之中瘋狂滋生、膨脹。

    “你就是軒轅問天?”茉莉冷淡的出聲。

    “你……到底……是什麼人?”軒轅問天想要努力保持劍主風範,但在茉莉的目光之下,他說出的聲音卻是帶着劇烈的戰慄,臉上的肌肉,也在完全不受意志控制的哆嗦着。

    他是威凌天下,無敵於天玄的四大聖主之一。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會在一個女孩單純的目光盯視下,生出如此的恐懼。

    “本公主就是雲澈的師父。”茉莉比洋娃娃還是精緻的雪顏上露出冰冷的嘲諷:“你方纔不是說,要賞賜雲澈的師父死在你的劍下麼,現在本公主就在這裏,你準備怎麼讓本公主死在你的劍下呢!”

    清晰的聽到紅裙少女自己說出“是雲澈的師父”,軒轅問天全身神經一緊一顫,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的身體同時晃了一晃。

    軒轅問天是個極度陰險,亦極度高傲的人。他從未畏懼過什麼,但從不認爲這世上存在着配讓他畏懼的東西。以他的心境,縱然有一天面對必死之局,他也會淡定如初,絕不會露出恐懼之態。

    但茉莉所在的層面,勝過他太多太多。來自茉莉的威懾,根本不是他的意志和信念所能抗拒。

    “你………”軒轅問天雙手張開,五指扭曲……三劍侍的強大,他最爲清楚。三劍侍若是聯手,足以和他逼成平手。而眼前恐怖的紅裙少女卻是一瞬間殺了三劍侍,也就意味着,她要殺他,也根本不廢吹飛之力!

    驚懼之下,軒轅問天心神大亂,忽然目中陰光一晃,紫光閃起,一把遍體紫光的玄劍不知從何而現,帶着雷霆之音驟然刺向茉莉。

    叮……

    一聲輕微之極的響動,軒轅問天的紫劍停滯在了茉莉的前方。

    兩根如白雪般嬌嫩的手指,輕輕的捏在了紫劍的劍尖之上。

    論劍道修爲,軒轅問天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他刺出的劍,每一劍都可以撕裂空間,恐怖絕倫。而這一劍刺出的極爲突然,軒轅問天心懼之下更是沒有留半分餘力,而目標,距離他不過三步之遙……

    但就是這樣的一劍,卻被茉莉用兩根手指,輕描淡寫的捏住……一瞬間,劍身上的紫光、劍意還有雷霆之音消失的無影無蹤。

    軒轅問天抓着劍柄,手臂如打擺子一般戰慄起來,驚恐,更是清晰無比的寫在臉上。但任憑他手臂如何戰慄,紫劍卻是紋絲不動。

    “聖……聖帝……”皇極無慾的身側,絕心真人面色通紅,額頭上猶如被暴雨澆淋,冷汗遍佈。

    “快……給元霸解除禁制……快……”皇極無慾顫聲道。他對雲澈說的話,還有云澈對他說的話就近在耳邊,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而紅裙少女既然知道軒轅問天對雲澈說的話,又怎麼會沒聽到、看到他對雲澈的所言所爲!

    這個自稱雲澈師父的紅裙少女,完全要比傳說中的上古魔神還可怕!在四大聖主中,他皇極無慾雖是公認的天下第一人,但他心裏清楚,論實力,曲封憶和夜魅邪要稍弱於他,但軒轅問天卻和他平分秋色,他的“天玄第一人”之名,是因聖域強過劍域。單論實力,應該是他和軒轅問天並列天玄第一人。

    而這天玄第一人的全力一劍,竟被她兩隻手指隨意的化解。

    實力差距,何止天壤之別!!

    她究竟是誰……她來自哪裏……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雲澈是個有仇必報……甚至可以說睚眥必報的人。而且報復起來極爲兇狠,這一點,可以說天下皆知,因爲有過太多血淋淋的例子。若是雲澈以紅裙女孩之力報復皇極聖域,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他先前訓斥、阻止夏元霸保護雲澈,而現在,他不得不寄望於夏元霸和雲澈的關係來解除這場忽然降臨的可怕危機……

    而且,是皇極聖域萬年以來,最可怕的危機……毫不誇張!!

    乒!

    茉莉的手指輕輕一捏,紫色的長劍瞬間裂開了無數道細密的裂痕——軒轅問天的配劍又豈會是凡品。這把紫劍名爲“霆威”,是天玄大陸赫赫有名的十大霸玄器之一。由一塊落於山嶽之巔,承受了三千多年雷擊的天外隕石所鑄,有着無窮劍威,其劍體更是堅韌到極致,縱然是軒轅問天,傾盡全力都別想損其一絲一毫。

    但在茉莉手下,就如一片薄冰般瞬間破碎。

    乒!!

    一聲炸響,紫劍頓時化作無數細碎的碎片飛散出去,只餘一片劍尖部分留在茉莉的指間。軒轅問天一聲慘叫,整隻右臂血花翻飛,皮肉完全炸開,他踉蹌着退後,一個趔趄後倒在地,半天沒有站起,全身不住的抽搐着。

    他畢竟有着兩千年修爲,在感到危機時本能的撤手,否則,以茉莉傳到劍身上的力量,他被炸開的就不僅僅是皮肉,整隻手臂的骨頭都會被碎成粉末。

    “劍……劍主!!”

    “劍主!!”

    軒轅問天濺血倒地,身上本是雄厚無匹的劍氣、玄氣幾乎完全消失,天威劍域的衆長老全部駭然失色,沒命的衝了上來。

    茉莉目光微斜,嘴角淡淡勾起一絲殘忍的冷笑,夾着劍尖碎片的手指輕輕一甩……

    叮!!!

    一道直直的紅線,清晰的刻印在了空間之上。

    嘶嘶嘶嘶嘶嘶嘶——————

    交疊在一起的噴血聲,震耳到了如千丈落下的飛瀑之音。天威劍域的隊伍裏,衝在最前方的二十三個劍域長老頭顱在同一個瞬間離體飛出,又在同一時候砸落在地,如二十三個滾地葫蘆般滾出老遠。

    而二十三具失去頭顱的身體上,一道道血柱在他們生前凝聚的玄力推動下瘋狂噴灑,最高的直噴到了幾十丈的高空,在海神臺的東側灑下了一大片觸目驚心的紅雨。

    能衝在最前面的,無疑都是天威劍域的絕頂人物。他們每一個,都是貨真價實的帝君!但,就在這剎那之間,整整二十三個帝君,全部屍首分離。整個過程沒有撼天動地的能量對撞,沒有崩天裂地的毀滅風暴,僅僅只有一道刻印在空間之上的紅痕。

    “不……不要……不要過去……不要過去!!”

    軒轅問道的腳步再不敢向前半步……而現在他就算像想,估計也已根本無力邁動。一向威風八面,天地不懼的劍域少主,此時兩腿哆嗦的如篩子一般,隨時都有可能直接癱倒,一張臉在恐懼之下,簡直比傳說中的厲鬼還要慘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