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姑娘,你是什麼人?」

    皇極無欲出聲問道。.他的神色如前,聲音也頗為隨意,但內心深處卻是一片震驚和慎重……這明明只是一個看上去才十歲出頭的女孩,全身上下也毫無玄力氣息,但他卻沒來由的感覺到一股無比強烈的危險感。

    尤其是她的眼神,沒有傲慢,沒有凌厲,更沒有任何屬於少女的稚嫩,有的只是一種冰冷的冷漠。

    一種如在面對草芥的冷漠。

    皇極無欲主動問話,茉莉卻根本不加理會,她的紅眸深深看了雲澈一眼,微微動眉:「已經過了一夜,你的傷為什麼恢復的這麼慢?」

    「……這個並不重要,先救蕭雲!」

    的確,別說只是傷勢恢復稍慢,就算現在重傷瀕死,有茉莉在,也都完全沒有關係了。魂體狀態的茉莉,只能發揮極少的一部分力量,都可以做到攪亂太古玄舟的空間,改變太古玄舟的穿梭方向。

    如今茉莉雖只是初塑軀體,還並沒有恢復到曾經的巔峰狀態,但至少要遠遠勝過魂體狀態。有她在,這場危機,根本已不復存在。

    茉莉不再言語,抬步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向被軒轅孤星抓在手中的蕭雲。

    「雲哥哥!」趁著鳳祖奎發怔,鳳雪児連忙掙脫,來到了雲澈身邊,牢牢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茉莉的身上,如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所牽引,她也不例外:「她……這個小妹妹……是誰……」

    雲澈輕鬆的微笑起來:「她就是我的師父。」

    「啊?」鳳雪児的唇瓣驚訝的張開。

    兩人低昵的聲音別人聽不到,但旁邊的鳳祖奎,還有四大聖主都聽得一清二楚,他們的眼神和神情同時微變。

    什麼!?這個小姑娘……雲澈的師父!?

    七年的時間,讓雲澈從一個廢人,成就如今實力,而且能以王玄之力戰帝君的人……是這個紅衣紅髮的小女孩!?

    眼睜睜的看著這個詭異出現的少女在向自己走來,身上沒有氣場,更沒有威勢,但軒轅孤星卻分明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這股寒意生出沒多久,他又忽然醒覺……我可是堂堂的劍域大長老,傲視整個大陸的人物,眼前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姑娘,我怎麼會無端的對她生出這麼強的戒心!?

    說出去,豈不是讓天下人笑掉大牙!

    軒轅孤星心中一緩,頓時覺得自己方才的警覺簡直滑稽可笑。他瞥了一眼身側雙目無神的蕭雲,雙手抱胸,笑眯眯的盯著緩步走進的茉莉:「小姑娘,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這裡遠比你想象的要危險,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還是馬上離開的好。像你這麼漂亮的小姑娘要是……」

    他聲音未落,便看到紅裙女孩的手上忽然多了一個人,那個人身體彎曲,雙目無神,輕飄飄的粘在紅裙少女的手掌上……

    赫然是蕭雲!!

    而就在軒轅孤星右邊,距離他連半步都不到的蕭雲……消失了!

    「呃……」軒轅孤星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十幾倍,喉嚨里更像是卡上了什麼東西,原本的話語變成了嘶啞的呻吟:「你……你……」

    紅衣女孩雖然向前走了幾步,但距離他還有十丈以上的距離。但蕭雲卻忽然就從他的身邊,出現在了紅裙女孩的手中……他完全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不僅僅是他,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包括四大聖主,全都沒有人知道蕭雲是怎麼從軒轅孤星的身邊瞬間到了紅裙女孩的手中,甚至整個過程他們沒看到女孩的任何動作,也沒察覺到任何異樣的氣息。

    就像是空間忽然發生了瞬間轉移。

    「發……發生了什麼?」軒轅劍域的眾人都是滿臉驚恐,如見鬼神。

    茉莉小手向後一甩,將蕭雲隨手丟給了雲澈。

    雲澈迅速伸手,將蕭雲接了過來。在蠱毒之下,蕭雲自始至終都保持著獃滯木然的狀態。這種可以侵蝕靈魂的可怕蠱毒,就算是一個絕頂高手都不知如何去解,就算知道,也不敢解,因為一個不慎,就有可能將其神智重創,甚至損毀。

    但對深諳各種毒、蠱的雲澈而言,要解除絕非難事。尤其身具帶有凈化之力的鳳凰炎,更是輕而易舉。他迅速伸手,掌心按在蕭雲天靈之處,鳳凰炎小心侵入其腦部,直襲毒蠱的所在,轉眼之間,便將毒蠱焚滅,殘毒也悉數凈化。

    毒蠱解除,蕭雲被劫持的心魂終於恢復,半睜的瞳眸之中恢復了些許的神采。他看著雲澈,眼角溢淚,發出虛弱痛苦的聲音:「大哥,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一切都只錯在我的疏忽。」雲澈重重的搖頭。他很清楚,蕭雲的意志只是被劫持,而沒有喪失,所以發生的所有事,他都一清二楚:「蕭雲,你先休息一會兒,馬上,我們就可以見到爺爺和七妹了。」

    「大……哥……」蕭雲嘴唇動了動,自責、愧疚、感激的眼淚簌簌而落,然後終於眼睛一閉,昏了過去。

    「你……你使的什麼妖法?」軒轅孤星手指茉莉,滿臉驚疑不定。

    「不必驚慌。」軒轅孤雲卻是鎮定很多,冷笑一聲道:「別忘了,這個雲澈可是無比的奸詐,幾個月前編造出一個奪天老人,不但騙過了日月神宮,還騙得所有人都相信,若不是劍主大人英明,連我們都被騙在其中。剛才肯定又是什麼嚇唬人把戲……劍主大人說過,雲澈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空間玄器,這個小姑娘憑空出現,還有剛才蕭雲忽然被奪走,肯定就是用的那個空間玄器!看起來,他們好像還想藉此來虛張聲勢,簡直可笑。」

    「原來如此。」軒轅孤星緩緩點頭,臉上的驚疑頓時化作陰戾:「我軒轅孤星看的人,居然被用這種奸詐手段奪去,簡直豈有此理!」

    軒轅孤雲的解釋,他無比信服。因為除了藉助某種強大的空間玄器之外,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方才之事!

    「還廢什麼話,將他們全部拿下!」

    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同時飛身而起,一人抓向茉莉,一人抓向後方的雲澈。

    兩個強大絕倫的九級帝君同時出手,氣場何其恐怖,在這海神台之上瞬間帶起一股讓人窒息的風暴。

    「啊……小心!!」鳳雪児第一時間準備起身反擊,卻看到軒轅孤雲竟是抓向茉莉,下意識的一聲驚呼。

    「雪児,快退開!退開!!」鳳橫空滿臉驚恐,絲毫不顧帝王威儀的大吼著。

    兩個九級帝君盛怒之下同時出手,氣氛陡變。但處在漩渦正中心的紅裙少女卻彷彿絲毫沒有感覺到危機的來臨,那張奶白色的嫩顏上依然是一片冷漠。在軒轅孤星和軒轅孤星逼近只有十步左右距離時,她微微抬起了一根手指,輕描淡寫的虛空一劃。

    哧————

    飆血的聲音強烈到近乎刺耳的程度。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的身體在空中斷裂成平整的四段,在他們涌動的玄力之下,全身的血液如最狂暴的噴泉一般從斷體處瘋狂的噴射著,在空中灑下一片觸目驚心的血雨。

    茉莉微微抬眸,小手一揮,將下落中的斷屍和血雨全部掃向了天威劍域所在的方位——她不厭惡鮮血,只是不想讓這些卑微的鮮血髒了她最喜歡的紅熏留仙裙。

    砰砰……

    沉悶的砸落聲響起,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斷裂的身體落在了天威劍域眾長老面前,同時而落的,還有大片猩臭的血沫。

    海神台,瞬間陷入了恐怖的死寂。

    無法言喻的震驚和驚恐呈現在了所有人的臉上。每一個人的眼睛都瞪到了最大,瞳孔卻收縮到了最小……

    軒轅孤星,軒轅孤雲……天威劍域的第一長老和第二長老,在天玄玄界堪稱神話般存在的兩大九級帝君……一瞬間……死了!?

    斷裂的軀體,飈飛的血液,他們看得清清楚楚,卻怎麼都無法相信的眼睛所看到的東西。

    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軒轅問天,這四個冠絕天玄的聖主,此時臉上呈現的是和其他人一樣的震驚和難以置信。他們沒有看到兩人是怎麼死的,沒有感覺到任何玄力的動蕩……看到的,只有紅裙女孩輕輕的動了一下手指。

    「你……」軒轅問天手指茉莉,任何人都看得到,他伸出的那根手指竟然在微微的顫抖。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的實力,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以軒轅問天的實力,要敗他們兩人輕而易舉,但,縱然是他,也根本無法理解究竟怎樣的力量,可以讓這兩個九級帝君一瞬間斷屍橫死。

    「孤……孤……孤星長老……」

    「孤雲長老!!」

    天威劍域的眾人這從極度的驚恐中如夢方醒。他們看著就在腳下的斷屍,依然根本無法相信這竟是他們劍域實力僅次於劍主和劍侍的兩大長老……

    「殺……殺了她!馬上殺了她!!」

    他指的不是雲澈,不是鳳雪児,而是茉莉!

    軒轅問天徹底意識到,自己從紅裙女孩身上感覺到的可怕危險感根本不是錯覺!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橫死的畫面,讓他這個天下無敵的軒轅劍主,清晰的感覺到了一抹冰冷的恐懼感。

    嘶啦!!

    空間被粗暴的撕裂,三道黑影如閃電般爆射而出,直取茉莉。他們的手上,三把一模一樣的黑劍閃動著幽冥一般的光芒。

    「三……三劍侍!」夏元霸脫口喊道。

    無情劍侍、絕情劍侍、斷情劍侍,三個在天玄大陸傳說中無情無欲的劍道鬼神,三個站在天玄玄界最巔峰的十級帝君。已經不知多少年,他們沒有共同出手過,因為這世間,除了四聖主,根本已經找不到配讓他們共同出手的人。

    四大聖地也人人皆知,他們若是合力,足以匹敵任何一個聖主!

    而今,他們三個卻在同一時間共同出手,去合力擊殺一個少女!

    既因軒轅孤星和軒轅孤雲瞬間橫死,更因軒轅問天從未用過那種口氣下過絕殺令。

    三個劍道鬼神同時出劍,遠在百丈之外的人都感覺到身體要被無數暴走的劍氣切裂成碎片,這讓他們根本無法想象被這三劍侍的劍直接相對人承受的是何等可怕的劍威。

    茉莉沒有抬頭,就連眼角都沒有動一下,唯有冰玉般的嬌小嫩手隨意的一抓。

    瞬間,激蕩蒼穹的劍意和劍氣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樣消失的,還有三劍侍手中的三把黑劍,它們全部詭異的出現在了茉莉的手中,然後被她冷冷的甩出。

    哧——

    哧——

    哧——

    六道血箭橫空噴洒,無情劍侍、絕情劍侍、斷情劍侍……被他們自己的黑劍當空切斷,裂成六段,如六個破碎的血袋般帶著亂噴的血流當空墜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