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尊海殿上下一片悚然……她沒殺軒轅問天,沒殺夜魅邪,但聽她之言,分明是要殺曲封憶!

    曲封憶更是驚懼交加,都無法說出半個字來。天玄大陸的任何人要殺她,都比登天還難,但茉莉要殺她,就算集合四大聖地之力,都別想阻攔哪怕一個瞬間。

    這時,紫極匆忙衝出,哀求道:“前……前輩,海皇的確心存私心,大錯在先,但……但罪不至死,前輩若要殺她,可否先聽晚輩幾句微言。”

    “罪不至死?”茉莉猛的側目,她的目光之下,紫極雙腿一軟,直接單膝跪地,心中更是驚駭到極致:“曲封憶欲害雲澈之命和奪其輪迴鏡,其心惡毒貪婪,你說她罪不至死。那雲澈被無端逼入死地時,你怎麼連個屁都不放。難不成,本公主弟子的命比這女人的命要卑賤麼!”

    “不不不,”紫極慌聲搖頭:“晚輩不敢……晚輩就是有千萬個膽子,也絕不敢有此意……”

    幾乎讓他崩潰的威凌之下,紫極根本不敢擡頭看茉莉的眼睛,他心一橫,連滾帶爬的衝到雲澈旁邊,將一枚藍色的玄玉推到他的手裏:“雲……雲宮主,你看這個……”

    這是一枚珍貴的玄影石,隨着其中所刻印影像的釋放,雲澈一眼就看出,其地點是蒼風皇城的東部,一隻神凰大軍從西向東,浩浩蕩蕩的攻向蒼風皇城。而擋在這支神凰君前方的人……赫然是天下第一。

    影像之中,天下第一應對鳳凰軍隨軍長老全力轟出的鳳凰炎,釋放了強大的颶風玄力,將火焰反捲向了神凰大軍。

    而天下第一釋放全力的同時,他一直隱藏的精靈之翼清晰無比的展開……

    “你……”雲澈眉頭一收。此刻,他終於明白,爲什麼在自己最後一次離開黑月商會時,紫極會忽然用一種詭異的語調問他:你聽說過幻妖界的十二守護家族嗎?

    “不錯!”紫極連忙道:“其實從那時,我便知道他是幻妖界的人,你也定然是從幻妖界回來……除了這枚玄影石,我們海殿和天威劍域一樣,在妖皇城也留有很多眼線。這枚玄影石,除了我之外,海皇也曾看過,也僅僅只有我們兩人看過,但我們從未戳破你的身份,也從未告知過他人。若海皇真對你有迫害之心,又豈會如此。今日,只是形勢所迫,她海皇之尊,不得不如此。”

    “請雲宮主念在此情,讓……讓尊師對海皇開恩饒恕,我至尊海殿定銘記此恩,永世不忘。今後雲宮主和尊師但有所求,我海殿萬死不辭……”

    雲澈印象中的紫極如一口萬年古井,氣質非凡,內蘊百川,但此時他滿目哀求,雙膝完全是跪在了雲澈面前……因爲面對絕對壓倒性的實力和對方殘忍絕情的手段,他能做的,唯有乞求。

    砰!

    玄影石在雲澈的手中粉碎,他低嘆着道:“紫前輩,你起來吧,放心好了,我師父她若真的想要殺了海皇,早就已經動手了。”

    “……”茉莉嘴脣動了動,狠狠白了雲澈一眼,小手忽然向前甩出。

    啪!!!!!

    海神臺上,響起了一記絕對是所有人這輩子聽到過的最響亮的耳光聲。

    十丈之外的曲封憶被一記從虛空傳來的耳光扇的一聲慘叫,裹着海藍宮裳的身體如一個飛速旋轉的陀螺般橫飛出去,落地之後又連滾幾十周,然後堪堪停在了海神臺的邊緣。

    曲封憶匍匐在地,連吐十幾口血,每一口血,都帶出一兩顆牙齒……而她滿口的牙齒已是破碎,沒有一顆殘存。

    “海……海皇大人!”衆尊者、長老駭的心膽欲裂,驚呼着衝過去。

    “誰敢扶她!!”

    茉莉一聲冷喝,短短的四個字,讓海殿衆人如遭天雷劈擊,全部定在那裏,腳步再也不敢挪動一分。

    “哼!”茉莉冷哼一聲,譏諷道:“人賤心賤命賤,居然還稱什麼海皇,真是笑話。”

    茉莉的話並不全是單純的厭惡和嘲諷,因爲以她所在的位面,天玄大陸這個位面,的確就是卑賤之地。整個天玄大陸之中,除了雲澈,根本沒有人配入她的眼睛。若不是爲了給雲澈出氣,她根本不會出手摺辱和殺戮這些人……因爲那是污了她的身份和雙手。

    冰冷的聲音落下,她的目光,落在了皇極無慾的身上。

    軒轅問天、夜魅邪、曲封憶的慘狀就在眼前,他們雖然都沒死,但無不是喪盡了一世的威名和尊嚴。所以當茉莉目光射來時,皇極無慾全身猛的顫蕩,臉色時灰時白。

    茉莉看着皇極無慾,嘴角微微斜起一絲讓他全身寒冷,靈魂痙攣的冷笑,然後卻又撇開目光,淡淡的道:“知道本公主爲什麼不殺你們嗎!”

    “在這片大陸上,你們是所謂的聖主,但對於本公主而言,你們這樣的人多幾百萬個,少幾百萬個毫無區別!別說什麼四大聖地,就是千萬個聖地,本公主要滅,也不過是動動手指。”

    茉莉的話這番話,對在場的人而言,每一個字都是驚世駭俗……但她隨手之間轟開數十里空間,隔着七萬裏毀掉天威劍域的北域,這些都是他們親眼所見。以她仿若遠古魔神的力量,這些可怕的話語,對於她而言並非是誇大。

    “但留下你們的命,卻多少還有些用處。”茉莉目光橫掃全場,沒有處置皇極無慾,而是走回了雲澈身側:“雖然本公主要殺你們易如反掌,但本公主的弟子云澈卻還不是你們的對手。你們好歹也算是這個大陸的最強者,若是你們都死了,讓雲澈沒有了對手,對他的成長有害無益。你們四個人,就洗乾淨脖子,好好的活着!待他實力足夠,他要你們中的誰死,誰就得死!”

    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軒轅問天的目光在戰慄中集中在了雲澈的身上……的確,以茉莉的實力,要殺他們和踩死一隻螞蟻毫無區別,而她雖下毒手,卻沒要他們的命,居然是爲了讓雲澈來殺!

    讓他們四大聖主,作爲雲澈的練刀石!

    也就是說,從這一刻起,他們的命,就捏在了雲澈的手上!待雲澈的實力超過他們,便可以隨時殺了他們來泄今日之恨。而有茉莉這個魔神一般的師父引導,這一天根本不會太遠。同時,只要茉莉存在,他們想要擺脫這個命運,根本毫無可能。

    “更何況,”茉莉的目光寒下,聲音愈加陰冷,讓整個天地之間的溫度都急劇下降:“你們中間,還有不少人和雲澈有着不小的仇怨,報仇這種東西,當然要親自來!”

    森林的寒意從脊樑骨竄上四大聖主的腦髓,直至擴散至身體、心魂的每一個角落……尤其是軒轅問天和夜魅邪。因爲他們與雲澈除了有今日之怨,還有往日之仇。

    那麼,他們若是想要活命,必須要做的,就是拼命的巴結雲澈——極盡一切的巴結!

    否則,不但他們四聖主的命,就連他們所在的聖地,都有可能遭滅頂之禍。

    茉莉伸手,抓在了雲澈的衣袖上,沉聲道:“曲封憶,你這海殿環境倒是不錯。雲澈身上負傷,本公主準備帶他在這裏多停留一天,這段時間,最好不要讓本公主看到不想看的東西,哼!”

    “雲澈,走吧,回昨夜所居的地方。”茉莉傲氣滿滿的道。

    “好!”雲澈點頭,抱起蕭雲:“雪児,元霸,我們走吧。”

    “等……等等,雲澈,暫且留步。”

    可怕的魔神少女將要離開,所有人……尤其是皇極聖域狠狠的大舒一口氣。這時卻有一個聲音忽然將他們喊住,驚的衆人連忙看向聲音的來源,想看看誰居然這麼大的膽子敢喊住這個可怕的魔鬼——雖然他喊的是雲澈。

    而發出喊聲的,赫然是鳳橫空。雲澈轉過身來,道:“鳳凰宗主還有何事?”

    鳳橫空快步的走來,站到了鳳雪児身側,卻是不敢看向茉莉,語氣匆匆的道:“雲澈,朕……咳,我在五個月前將雪児交給你時,曾說過待雪児滿雙十年華,若她依舊對你有意,便許下你們的婚約……同時也是完成蒼月女皇提下的條件。這五個多月,雪児一直在你的身邊,而今再有十九日,雪児便滿二十歲,雪児對你依舊情根深種,聽聞你深陷弒月魔窟,每日含淚癡守,半刻都不願離開。若你對雪児也一如往昔,那麼,十九日後,雪児滿二十歲之日,便爲你倆定下婚約,如何?”

    聽到最後一句話,後方的鳳熙銘身體一晃,目眥盡裂,但云澈身邊那抹可怕的紅影,讓他半點雜音都不敢發出,緊捏的雙手骨骼欲碎。

    雲澈瞬間明白……這個老狐狸分明是親眼目睹了茉莉的強大,厚着臉皮抱大腿來了!

    若是鳳雪児嫁於雲澈,那麼就算鳳神已死的真相公諸於世,這世上也絕沒有人敢動鳳凰神宗。

    鳳天威、鳳祖奎無不是眼瞳發亮,在忐忑和希冀中唯恐雲澈不應。

    鳳橫空的意圖,鳳雪児也自然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她連忙緊張的道:“父皇,這件事……”

    “雪児,”鳳雪児剛一開口,她的小手已被雲澈牽過,他向鳳橫空鄭重的道:“雪児對我的情義,我雲澈一生都不會辜負。鳳凰宗主若是肯將雪児許配給我,我當然是千萬個願意。”

    “雲哥哥……”鳳雪児輕念一聲,低下螓首,霧滿雙眸。

    “哈哈哈哈,”鳳橫空緊繃的心絃一下子鬆開,忍不住大笑起來:“好!很好,我鳳橫空果然沒有看錯人。”然後一轉身,大聲宣佈道:“衆位聖地與七國貴友,小女鳳雪児與雲澈數年之前便已情投意合,數月前便已有許配之約,如今小女再有十九日便年滿雙十,十九日後,我宗將在鳳凰城設下訂婚大宴,盛請衆位賞臉赴至!”

    “~!@#¥%……臥槽這老狐狸!”雲澈心中暗罵一聲。不愧是七國最大的皇帝,臉皮簡直比神凰城的城牆還厚。

    “父皇!”鳳雪児半羞半急,但鳳橫空已是迫不及待的大吼出口,她根本無可奈何。

    若是今日之前,鳳橫空的邀請,就算是成婚大宴,七國的各大勢力或許會派相對重量級的人物前往,而四大聖地,能去個長老便是給足面子了——更多的不過是姬千柔、凌坤這類中高層的人物。

    更不要說只是一個訂婚宴。

    但此番,形勢已是截然不同。

    因爲和雪公主訂下婚約的人是雲澈!

    且不說七國,就算是四大聖地……要存活,就要在雲澈成長起來之前極其一切的討好巴結。而訂婚宴當然是個絕好的機會,就算是個傻子,用屁股都能想到,四大聖主絕對會一個不漏的親自到場,還必定戰戰兢兢的帶上重禮。

    除非是不想活了。

    就如他們這些小勢力在面對四大聖地時一樣。

    自然而然,鳳橫空剛喊完,海神臺靜寂一瞬,隨之各種應允、甚至拍馬之聲便鋪天蓋地的響起:

    “賀喜鳳凰宗主,到時一定去,一定去……”

    “老朽到時定攜全家前往,恭喜,恭喜……”

    “雪公主與雲宮主乃是天作之合,當該普天同慶。如此豔羨人間的大事,若是錯過,豈不後悔一生。”

    “鳳凰宗主有如此佳女,又得如此佳婿,真是……真是羨煞旁人啊。”

    “不知令嬡和雲宮主有何喜好,還請鳳凰宗主賜教,小弟也好及早籌備……”

    ………………

    ………………

    轉眼之間,衆天玄霸主把鳳橫空如衆星捧月般的圍在中間。茉莉回首看了一眼,冷哼一聲,氣鼓鼓的飛離。

    “雪児,元霸,我們走吧。”雲澈帶起蕭雲,連忙跟在茉莉後面。這次茉莉沒惱怒大罵,算是很給他面子了。

    奇怪,我和雪児的事她早就已經清清楚楚了,怎麼忽然又生氣起來了?

    難道……該不會是……吃醋了?

    ……理論上,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另外,爲什麼茉莉要在至尊海殿多留一天?要讓他養傷的話,迴流雲城或者冰雲仙宮不是更好麼?

    砰!

    雲澈怔然思索間,沒控制好速度,一頭撞在了前方的夏元霸背上。

    夏元霸轉過身來,瞪大眼睛道:“姐夫,怎麼了?”

    “噢……沒事沒事,有點走神。蕭雲應該快醒過來了,我們趕緊先回太尊雲殿吧。”雲澈擺手說道。

    與此同時,隨着茉莉的離開,海神臺上壓抑、冷懼,還帶着血腥的氣息終於緩下。

    唯一沒有被茉莉懲處的聖主皇極無慾全身衣袍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冷汗完全打溼,自己安然無恙,讓他兀自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心中驚懼久久無法消散,但隨着頭腦冷靜下來,他便意識到,自己能安然無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夏元霸。

    另外,古蒼先前也爲雲澈求過情……也是四聖地中除了夏元霸,唯一爲雲澈說話的人。

    另一邊,軒轅問天已被劍域衆人攙扶起,軒轅問道臉色依舊蒼白,痛苦流涕道:“父親,現在怎麼辦……怎麼辦……”

    軒轅問天只傷了右臂,雖是血肉模糊,但骨骼未碎,對他這個層面的人而言並非重傷,十天半個月就會痊癒。但比傷勢可怕千萬倍的,是如魔咒一般印入心魂的恐懼與恥辱,他劇烈喘息,嘶啞着道:“走……我們走!”

    魔劍大會是他所導演,一切,也都按照他的預想完美進行和完結……但最終卻因爲茉莉的出現,一敗塗地。

    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下了海神臺後,都是直接灰頭土臉的離開,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皇極聖域則沒有離開……因爲茉莉就居在他們所居住的太尊雲殿中,讓他們沒有膽量馬上走空。至於至尊海殿,則依舊處在戰兢之中。

    因爲茉莉要多停留一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