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四大聖地在天玄大陸的聲威,縱然是七國強大勢力的宗主,或許敢於殺一國之帝,但絕無膽量殺四大聖地哪怕最最底層的一個弟子。

    就算是四大聖地,要殺其他聖地的一個普通弟子,都要好好的掂量權衡,更不要長老級的人物何況聖地的長老,又豈是那麼好殺的。若當真發生,那勢必引起整個聖地的暴怒。

    但,這不過是轉眼之間,天威劍域代表著劍道巔峰,支撐著劍域威名的三劍侍,還有整整二十五個長老橫死當場,鮮血染紅了劍域眾人腳下的地面,連劍主都倒在地上,但他們卻沒有暴怒,沒有一個人敢衝上,唯有無盡的驚恐和身體不受控制的瑟瑟發抖。

    因為他們瞳孔中的紅裙少女殺劍域長老、三劍侍太過簡單和隨意。他們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傲然無度的聖地長老在她面前,簡直就如無用草芥。他們衝上去,根本就是在把性命送上去由她隨手切割。

    「你到底是人是鬼」軒轅問天左臂撐地,血肉模糊的右臂已是無法抬起。

    為了天罪神劍,他設下毒謀,毀滅了永夜王族。為了解開天罪神劍的封印,他籌劃了千年,忍耐了千年,終於等到了今天,最終的結果也完全如他所願天罪神劍的封印,徹徹底底解開了。

    若是再從雲澈身上得到劍中魔魂所的「玄天至寶」輪鏡,一切就都圓滿了。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在這收尾的階段,居然出現了一個如此恐怖的女孩,讓他的一切謀划都功虧一簣他心中無比清楚,以這個紅裙少女魔神般的實力,就算他得到了天罪神劍的全部力量,也絕不可能是她的對手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魔劍大會的一切都在隨著他的意願和謀划進行,最終的結果雖如他所願但還沒能得到魔劍的力量,卻已開罪了比魔劍的力量還要強大千萬倍的恐怖魔神。

    而現在的他,就如一條卑微的蟲,蜷縮在這個魔神少女的腳下。

    茉莉負手而立,臉上是和她稚嫩年齡全然不符的冰冷嘲笑:「軒轅問天,你方才可是威風的狠啊,先要拿下雲澈,后要殺了本公主,現在本公主就在你的面前,你的威風呢!」

    「」軒轅問天的嘴角在抽搐,瞳孔一直呈現著放大狀態。茉莉的身上依然沒有絲毫的玄力氣息,更沒有去壓制、封鎖軒轅問天的玄力。但僅僅是在她目光注視之下,軒轅問天便已是全身虛軟,靈魂戰慄,幾乎都沒有了站起來的力氣。

    茉莉目光一斜,看向了天威劍域的方向,在她目光之下,已經瀕臨被嚇破膽的眾劍域長老都是全身驟寒,如同忽然墜入世間最冰寒的冰窟之中,連血液都幾乎被完全凍結。站在最前面的軒轅問道更是怪叫一聲,倉皇後退,然後一屁股坐倒在地。

    茉莉的目光卻是穿過他們,落在了插在後方的天罪神劍上,手隨意的伸出。

    嗖!

    一聲輕響,天罪神劍便已如瞬移般出現在茉莉的手上。看到落入茉莉手中的天罪神劍,軒轅問天全身僵硬,卻是根本不敢發出聲音來。

    「呵,好一把魔劍。」茉莉目光盯視天罪神劍而劍身,則輕微的顫抖起來。

    「堂堂上古魔劍,力量竟然衰弱到如此卑微的地步,看來邪神的百萬年封印的確摧毀了和那個魔的魔器契約,變得脫離魔體獨立存在,然後被封印的力量殘噬到如今的地步。」

    茉莉低吟著唯有雲澈才能聽懂的話,她纖眉微動,低聲道:「倒是沒想到,被丟到天玄大陸整整萬年,殘缺不堪的魔魂居然還沒有散盡,現在又為了存活,像個卑微的爬蟲一樣搖尾乞憐還真是可悲可憐啊。」

    「可憐到本公主都懶得抹滅你!」茉莉一聲不屑之極的冷笑,然後手臂一甩,將天罪神劍遠遠丟了出去她入手天罪神劍的剎那,便發覺其中還殘存著一個無比微弱的魔魂。她和雲澈都知道,劍中的魔魂,便是弒月魔君兒子的靈魂。它能存在至今還未完全消散,倒也算是個奇迹了。只是雖然依舊存在,但已虛弱到極點,哪怕將它丟弒月魔窟這種黑暗環境,也用不了多久就會煙消雲散。

    讓她不屑的是,身為上古魔神的殘魂,它卻沒有半點魔的尊嚴,在被茉莉抓在手中時,它恐懼的顫抖,拚命的乞求,簡直連一個最沒骨氣的卑微人類都不如,讓茉莉不屑之餘,都懶得將它抹去。

    天罪神劍一路飛到海神台的邊緣,中途穿過很多人的身側,卻沒有一個人敢去碰觸。最終,它飛落到了一個人的身前,被他下意識的伸手抓住。

    焚絕塵抓著忽然飛來的天罪神劍,兀自有些發懵。

    「焚絕塵,」茉莉冷冷的道:「雲澈對你一直有所愧意,這算是對你的彌補,且這本就該是屬於你的東西。它可以讓你有朝一日有能力殺了軒轅問天,也能減輕你日夜承受的痛苦,拿著它能走多遠走多遠!從此恩怨兩清。今後,你若依然不識抬舉,本公主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焚絕塵抓起天罪神劍,看了倒在地上的軒轅問天一眼,轉過身去,一言不發的離開,轉眼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茉莉的恐怖,焚絕塵在數月之前就領教過,從那時開始,他就知道有她在,自己絕無可能殺的了雲澈。

    在軒轅問天的謀划之中,在把天罪神劍的封印解開后,會用一個方法故意讓焚絕塵「順理成章」的把天罪神劍「暗中」奪走。此刻,他眼睜睜的看著天罪神劍就這麼被焚絕塵拿走離開,他卻是半點都笑不出來。

    「軒轅問天,本公主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的答。」茉莉嘴角微翹:「當然,你也可以不答或者答錯,只是後果,怕你會承擔不起!」

    「你你要問什麼?」軒轅問天喘聲道。

    「本公主問你,」茉莉的聲音冷下:「二十三年前,在流雲城殺死蕭鷹的那個人,是誰!?」

    茉莉問出的這個問題讓雲澈猛的抬頭,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軒轅問天。他知道,茉莉的這個問題是在為他而問。

    他更知道,茉莉一定不會殺了軒轅問天,即使問出答案,也不會出手殺了那個人因為她不止一次的過,自己的仇,必須要自己來報!

    軒轅問天的眼瞳一陣抖動,後方,剛剛被劍域眾長老心攙扶起的軒轅問道全身一抖,雙腿一軟,若不是手臂還被兩個長老攙扶著,已然再次癱倒了下去只是雙腿的哆嗦變得無比劇烈,怎麼都無法停止。

    軒轅問道的反應,雲澈看在了眼中自然,更逃不過茉莉的靈覺。

    是他是軒轅問天的兒子軒轅問道!!

    雲澈雙拳攥緊,手背上、額頭上,根根青筋在激怒下暴起,全身更是蘊滿了冰冷刺骨的殺氣但,他沒有出聲,更沒有向軒轅問道動手,甚至在死死的壓抑自己的殺氣和震怒。

    因為他對蕭烈承諾過,有朝一日,他會親手將那個殺死蕭鷹,害的他們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帶到他面前,由他來處置、發泄和終結!

    他要親手,而不是藉助茉莉之手!!

    這是承諾,也是尊嚴!

    「是是孤星,是我劍域大長老軒轅孤星!」軒轅問天手指軒轅孤星的斷屍,哆嗦著聲音道。

    當年殺死蕭鷹之人,的確就是軒轅問道。但那是他的兒子,他豈能出嫁禍給一個已死,且地位極高之人,無疑是最優的選擇。

    「哦是么。」茉莉微笑起來,她的笑顏毫無稚嫩,明媚的足以讓世間一切明光都黯然失色,但離她最近的軒轅問天,看到的卻是死神的嘲笑。

    「剛才本公主已經提醒過你,若是答錯的話,會有很嚴重的後果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茉莉聲音落下,手抬起,直轟上空。

    轟

    蒼穹破裂,九州震蕩,周圍數千裏海域同時翻起滔天巨浪。萬里無雲的晴空之上,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痕轟然炸開,驟然擴散,在所有人驚恐到幾乎爆裂的眼瞳之中,竟瞬間暴漲至數十里之巨!!

    光線數倍的暗下,呈現在至尊海殿上空的,赫然是一足有數十里之寬的空間黑洞!!

    驚恐、嘶啞的喊叫聲瀰漫了天際,撕裂著耳膜。數十里的空間裂痕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這是人所能擁有的力量不,就算是傳中的神,也不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天威!!

    狹長的空間裂痕,足有六七十里之長,卻絲毫沒有扭曲或者收縮,就如一道過於漆黑的黑雲一般靜靜的橫亘在蒼穹之上。

    不要其他人,就算相對最為清楚茉莉實力的雲澈,在這數十里的空間裂痕下,也驚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他知道茉莉的實力無比恐怖,卻從來不至於她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因為,那是一個完完全全超越他兩世認知的層面。

    從空間裂痕之中,一大片的土地從中快速出現。以在場之人的目力,可以清楚的看到土地之上遍布著各種顏色的奇花異草,有著各式的房屋閣殿,甚至,還有一群群的玄獸和人

    這些玄獸和人,都在發出著驚恐到極點的嚎叫聲。

    短短几息時間,一片長寬六十多里的龐大土地便倒懸在了十里之高的天空之上,那道數十里的空間裂痕也隨之消失。而無論是整片土地,還是土地上的死物與活物,都沒有就此墜下,而是就這麼懸浮在空中,連一粒沙塵都沒有遺落。唯有一大片彷彿來自煉獄的慘叫聲中傳來縱然隔著十里之遙,依然撕心裂肺。

    很快,四大聖地的人尤其是天威劍域的人在驚恐之中,忽然發現這片土地竟是無比的熟悉。

    「那那那是那是是北域是北域啊!!」天威劍域九長老軒轅絕發出著今生最恐懼的嘶吼,短短十幾個字,卻讓他喉嚨中飆出血來。

    也是這聲啼血的嘶吼提醒了所有人尤其是天威劍域的人,狠狠的印證著他們心中那個比噩夢還可怕的事實。

    「北北域!啊」

    「不不可能這一定是在做夢不可能!!」

    「怎麼會有這種事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那的確是天威劍域的北域。」皇極聖域的九嘆真人喃喃道:「我曾去過多次不會錯的」

    天威劍域共分六域,分別為東域、西域、南域、北域、中域、劍域。其中,中域處在核心,是整個天威劍域的核心之地,劍域則是修鍊、比試、考驗之地。

    但整個天威劍域之中,守衛力量最強,同時也最為重要的,卻是面積最的北域。

    因為北域,是天威劍域的葯園!!

    那裡,種植和儲存著大量的靈丹妙藥,每一株,都價值連城,天下難尋。同時,也飼養著大量可用來煉藥的珍奇玄獸。這些,都是天威劍域整整萬年的積累!是天威劍域最為重要的資源支撐!

    毫不誇張的,若是北域被毀,就等於將天威劍域的萬年底蘊毀去了近一半。

    對於任何一個聖地,都是如此!

    「啊你你你」軒轅問天已震驚的魂飛魄散。

    就距離而言,四大聖地中,天威劍域距離至尊海殿最為相近,但也有整整七萬里之遙!!

    隨手轟開一道數十里的空間裂痕,又在轉眼之間,隔著七萬里的距離,將七萬里之外一片六十里的土地拔起而起,橫穿七萬里空間挪移到了這裡

    這究竟是怎樣的天威!!

    第1章

    軒轅問天,還有在場所有人他們一世的震驚、恐懼加起來,也不及此刻之萬一。

    「軒轅問天,好好的看著,這就是你在本公主面前不聽話的下場!」

    茉莉的聲音平淡中帶著殘酷,指向天空的白嫩手緩緩的張開。

    轟

    一聲巨響,再次驚起千里波濤。

    倒懸在空中的土地天威劍域的北域,在轟鳴聲中當空炸裂,無論是土地、靈藥、玄獸,以及其中守衛弟子和天威劍域的所有藥師,在一瞬間化作飛灰,湮滅在了空中。

    許久,空中連一片塵埃都沒有飄下。

    所有的一切,竟是直接化作了最徹底的虛無,別殘骸,連一絲存在過的痕迹都沒有留下。

    時間,在可怕的靜寂中冰冷的流淌,卻是許久,都再無一絲聲音。

    無盡的恐懼讓所有人瑟瑟發抖,肝膽欲裂。

    軒轅問天面若死灰,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臉色俱是蒼白如紙,如同剛剛患了一場大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