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尊海殿之南,曾經的島嶼被完全焚燬,但湛藍色的封印依然完整的覆在海面之上,將其中的弒月魔窟完全的隔絕。

    結界的上空,忽然裂開一道空間裂痕,一個紅髮紅裙的少女從中緩步走出。

    除了無際的滄海和存在了萬年的結界,周圍再無其他。茉莉降到結界上空,手指輕描淡寫的一劃。

    哧啦——

    這個號稱天玄大陸最強大的封鎖結界,在茉莉隨手之下,如一張最脆弱的薄紙般裂開,且裂痕久久沒有恢復。茉莉面無表情的踏入其中,隨着她的身軀完全進入,結界的裂痕這才瞬間閉合。

    同一時間,至尊海殿,太尊雲閣。

    “咚咚咚……”

    外面傳來小心的敲門聲和夏元霸更加小心的聲音:“姐夫,我師父求見你的師父,不知道……是不是方便?”

    正在給蕭雲恢復魂力的雲澈站起身來,走過去直接把門打開,看到夏元霸和古蒼真人就站在那裏,兩人的樣子都格外拘謹,不禁莞然道:“古蒼前輩,元霸,我師父她剛好有事出去了,你們先進來吧。”

    “呼……”聽到茉莉不在,古蒼真人神色明顯的一鬆,顯然他是巴不得見不到茉莉。他拱起手來,頗爲恭敬的道:“既然如此,古某就不打擾了。雲小友,尊師回來後,煩請代我聖域聖帝轉謝饒恕之恩……另外,聖帝對今日之事萬分後悔愧疚,雖想親自上門致歉賠罪,但又感無顏相見,因而讓古某代爲前來。過些時日,聖帝必帶重禮登門賠罪,日後但有所求,聖帝,乃至皇極聖域,定會竭盡全力。”

    堂堂聖域真人,卻在他面前如此之恭敬……怕是聖帝皇極無慾來了,也會是如此。而這些,都是因茉莉的恐怖威懾。

    雲澈連忙還禮道:“古蒼前輩不必如此。今天四大聖地,唯有古蒼前輩爲晚輩執言,此情晚輩銘記在心。至於聖帝……他雖對我不仁在先,但,看在他對元霸有恩,又極爲器重的情分上,我可以忘記聖帝今天對我的不仁!”

    “但也只有這一次。”

    “如此,代聖帝謝過雲小友的海涵,相信聖帝他定然牢記雲小友寬恕之恩。”古蒼真人暗暗舒了一口氣。他沒有想到,自己爲雲澈說的那幾句話,竟得到了如此回報。因夏元霸的關係,他和雲澈有過數次接觸,也算薄有交情,再加上今日之事,就連皇極無慾對他的態度,都和以往有了莫大的不同。

    皇極無慾今日沒有落得其他三聖主那般的悽慘下場,事後冷靜下來回想,定然是雲澈向那紅衣女孩傳音讓她放過皇極無慾……這是唯一的解釋了。究其原因,自然是夏元霸。基本所有人都知道雲澈是個極爲記仇的人,但瞭解過雲澈的人也同樣知道,他也是個極重情義的人,即使皇極無慾不仁在先,想到夏元霸的身份和立場,他依然選擇饒過皇極無慾……至少在行動上饒過。

    “雲小友,尊師的名諱,不知可否告知一二?”古蒼真人問出這句話時,神情頗爲謹慎,似是唯恐茉莉忽然現身,而自己的這句話會引起她的不悅。

    茉莉的現身將四大聖地嚇的可謂屁股尿流,但自始至終,所有人卻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以“本公主”自稱。

    雲澈猶豫了一下,歉意道:“我並不清楚她是否願意把名字告知其他人,等她回來後,我會嘗試徵得她的同意。”

    古蒼真人連忙道:“是古某唐突了。對了,雲小友,聽聞你有傷在身,聖帝特讓古某爲你帶來我聖域的‘萬花聖心露’,此露爲我聖域最爲珍貴的療傷聖域,三百年方成一瓶,如今我聖域之中,也一共只存有三瓶而已。”

    古蒼真人一邊說着,拿出了一個碧綠色的小瓶,一股異常芳醇的氣息隱隱溢來。

    一聞味道,雲澈便知其絕非凡物。若是效果極佳,他只需探其藥力構成,就可以利用天毒珠自行煉製……和霸皇丹一樣。

    雲澈當下毫不客氣的接過,隨口謝了一句。

    “如此,古某就不叨擾了。哦對了,聖帝有言,十九日後雲小友與神凰雪公主的喜事,他必親臨恭賀,到時,定會再次當面賠罪。”

    古蒼真人和夏元霸離開,雲澈將他們送離後,門還沒有完全關上,就看到紫極迎面趕來,看到古蒼真人,駐步和他交談幾句,然後腳步匆匆的向他這邊走來。

    雲澈用腳趾頭都能想到紫極前來的用意,只好又把房門打開,當先開口道:“紫前輩,海皇的傷勢可好?”

    紫極頓時面露尷尬,然後苦笑一聲:“還要多謝尊師手下留情。老朽本是欲向尊師致謝,但方纔巧遇古蒼真人,得知尊師並不在此。”

    堂堂海皇被茉莉一巴掌打的牙齒盡碎……更慘的是威嚴尊嚴盡喪,紫極還要屁顛顛的跑來致謝討好——雖說曲封憶是咎由自取,但不得不說,這就是絕對力量的強大。縱然是四大聖地,縱然恨得牙癢癢,行動上也必須服服帖帖。

    “道謝就不必了,她根本不會在意,說不定還會嫌煩。”雲澈道。

    “是是,以尊師之境界,今日之事,怕是早已拋之心外。”紫極連忙道:“唉,其實老朽此番前來,是爲海皇今日之舉向你賠罪。海皇本欲親自前來,但她傷在臉上,有些不便見人,尤其自知無顏與你相見,從而只好讓老朽代勞。”

    “今日之事,是我至尊海殿愧對於你,只要能解雲宮主心中怨恨,今後雲宮主但有任何吩咐,我海殿都會全力遵從,不遺餘力。”

    紫極說的無比誠懇……雲澈心中卻是沒有半點的得意或者解氣,只是頗爲感嘆。若今天不是因爲茉莉,他們會有半分愧意?會這麼誠惶誠恐?

    在茉莉現身之前,皇極無慾和曲封憶所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主動暴露輪迴鏡之後,那一張張嘴臉,何其醜惡。他們那時,又何曾有過“愧疚”!?

    雲澈心裏很清楚,聖帝和海皇讓古蒼與紫極前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試探他對他們的態度。畢竟,茉莉的那幾句話,讓四大聖主將來的命運全部系在了雲澈的手上——而且,是很近的將來。

    對於皇極無慾,因爲夏元霸的關係,他可以直接說出“忘記”二字。但對於曲封憶——他還沒仁慈偉大到就這麼直接寬恕了一個要將他置於死地的人。

    “好,紫前輩的話,晚輩記下了。晚輩目前有傷在身,還需精心療傷,就不留紫前輩做客了。若紫前輩無其他事,就請回吧。”

    紫極的眉頭動了動,暗歎一聲,拿出了一枚紫光閃閃的小盒:“既然如此,老朽就不多叨擾了。這是我海殿獨有的‘海神丹’,由這滄海之中最大的海獸‘磐龍鯊’的玄丹,以及數十種海獸之膽和九百多種深海奇藥煉製而成。因磐龍鯊數量稀少,且極難獵殺,因而每一顆海神丹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爲我至尊海殿最高至寶之一。可解萬毒,亦可迅速恢復元氣傷勢,對玄力修爲也有極大的裨益。這是海皇的小小歉意,請雲宮主萬勿推辭。”

    “好,晚輩謝過。”雲澈很直接的伸手拿過。至尊海殿“孝敬”的東西,他拿的心安理得。

    “如此,老朽拜別。十九日後雲宮主與雪公主的訂婚大事,老朽與海皇定會到場恭賀。告辭……”

    紫極離開。雲澈拿出古蒼送來的“萬花聖心露”和紫極送來的“海神臺”,一聲長嘆:“我什麼時候能和茉莉一樣厲害……”

    “應該一輩子都不可能吧。”

    “好吧……下輩子都不可能。”

    ————————————

    弒月魔窟。

    雲澈到來時,尚有來自幽冥婆羅花的紫光。而此時的弒月魔窟,只有無盡的黑暗和死寂。

    這樣的絕對黑暗,即使是茉莉的目力,也看不到任何事物。但在她強大的靈覺之下,這裏的每一粒沙塵都無比清晰。

    茉莉一路向前,走到了弒月魔窟的盡頭,停在了那堵倒塌的石壁之前。

    石壁之後,一股股層面高到極致的黑暗氣息徐徐溢入,伴隨着一股讓茉莉都心魂驟緊的危險氣息。

    茉莉伸出手臂,一道猩紅色的光團在她掌間亮起,霎時,弒月魔窟的每一個角落都被映照的血紅一片,無處循形。

    踩着紅光,茉莉踏過散碎的石壁,腳步,終於踏進了石壁之後的黑暗世界。

    而僅僅是踏入的第一步,茉莉便如遭電擊,定定的停在了那裏。

    因爲,在踏入石壁後的世界之後,接着手中的紅光,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釋放黑暗氣息和危險氣息的東西……

    她盯着那個東西,微帶猩紅色的瞳孔時而收縮,時而擴大,身體卻如被定住,一動不動——亦或者不敢動。

    震驚……恐懼……虛幻……無法相信……還有無法休止的靈魂戰慄。

    她此時的表情、眼神,雲澈都從未見過。

    而茉莉的這個狀態,持續了很久很久,沒有動作,沒有聲音,如同驚懼到失魂。

    整整過了近半刻鐘,茉莉的脣間,才終於溢出帶着無盡震驚和沉重的聲音,低念出了那個足以讓遠古真神和魔神都恐懼戰慄的名字……

    “邪……嬰……萬……劫……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