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雲雖然精神受損,但並無明顯外傷。在他呼吸逐漸趨於平穩之後,雲澈微舒一口氣,將雙手從他的天靈處移開。

    這時,他的身前紅光一閃,現出了茉莉如妖精般的玲瓏身影。

    “這麼快就回來了?”雲澈站起身來,驚訝的道。茉莉說要在至尊海殿多停留一整天,他還以爲茉莉一定要去很久纔回來。

    “我們可以離開了。”茉莉滿臉漠然的道。

    “現在?”雲澈精神一振,連忙問道:“這麼說,弒月魔窟深處那個釋放魔氣的東西,你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的確已經知道了,但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茉莉將小臉一側。

    “……”看茉莉的神情和語氣,雲澈就知道這件事茉莉無論如何都不會告訴他,再怎麼追問也是徒勞,

    “這件事的真相所涉及的東西,遠不是你能理解的。”茉莉淡淡看了他一眼:“這件事我無法告訴你,也無法告訴任何人,只能由我一個人知道。”

    “這麼嚴重……”雲澈微微瞠目。

    “你還是先關心一下你自己吧。”茉莉的眉頭沉下:“你就沒發現,你的玄脈之中多了一個東西麼?”

    “發現了。”雲澈的臉色也稍稍緊了起來:“昨天夜裏我療傷的時候就發現了,那究竟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融合在我的玄脈裏?”

    昨日在弒月魔窟,他用盡全力轟殺弒月魔君後,已是玄力枯竭,全身重傷,五感也變得極爲虛弱,雖然有所察覺,但並不完全清楚弒月魔君臨死前對他做了什麼,之後便直接昏死過去。

    昨夜他療傷時,便忽然發現自己的玄脈之中,赫然多了一枚被紅光包裹的圓珠。紅光雲澈格外熟悉,那是茉莉的力量。茉莉的力量霸道無比,將所包裹的東西完全封鎖,沒有一絲氣息外溢。

    而最爲讓他震驚不解的是,這個東西存在於他的玄脈,但他居然一直沒有覺得有什麼異樣,若不是他在療傷狀態下內視玄脈,都不會發現它的存在……就好像,它已完全融入到玄脈之中,和他的邪神玄脈完美融爲一體。

    “魔源珠。”茉莉的聲音顯得微微有些沉重。

    “魔源珠?”

    “上古魔族的魔在母體孕育之初,最初形態便是魔源珠,再由魔源珠孕生魔軀、魔魂和魔神源力。”茉莉走到雲澈的身前,伸出手指點在他的心口部位,檢視那枚被她封鎖的魔源珠是否有異變:“換句話說,魔源珠是魔生命、靈魂、力量的根源!這也是‘魔源珠’之名的由來。”

    “聽上去,倒是像玄獸的玄丹?”雲澈疑惑道。

    “你可以這麼理解。”茉莉把手掌從雲澈心口移開,臉色頗爲肅重。

    “弒月魔君爲什麼要把它的魔源珠侵入我的玄脈?難道是想用魔源珠裏的力量將我玄脈摧毀?還有,玄脈排斥外力,更排斥外物,更不要說邪神玄脈……但這枚魔源珠的狀態和給我的感覺,竟像是和我的玄脈融合了,我完全感覺不到玄脈對它的排斥,這是怎麼回事?”

    弒月魔君在把魔源珠擲出後,很快便徹底隕滅。否則,他至少還能苟延殘喘一段時間。而他丟出魔源珠時說的話,讓雲澈此時想來,頗有些不寒而慄。

    “卑賤的人類……又繼承邪神的力量……本王……縱然祭出……魔珠……也要讓你……萬劫……不復!!”

    雲澈:“……”

    “邪神的玄脈,的確不應該就這麼輕易的被一顆魔源珠融入。我想,應該是你玄力層面太弱,當時又重傷虛弱,毫無抵抗之力,所以纔會無法抗拒魔源珠的強行融入。”

    茉莉的語氣並不是很確定,雲澈雖弱,但那畢竟是邪神的玄脈,與魔源珠是同一層面的存在——甚至由於邪神的強大,邪神玄脈的層面應該還要超過弒月魔君的魔源珠,再怎麼也不該如此毫無抵抗的被輕易干涉。

    尤其是……作爲神的玄脈,應該對於“魔”有着極強的排斥纔對。

    但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其他的解釋。

    “至於弒月魔君的目的,應該是想通過進入你身體的魔源珠所釋放的魔氣將你逐步侵蝕。它與你玄脈融合,就算有辦法將其祛除,也必定重創玄脈。若任其存在,雖是由你自身的玄脈所釋放的力量,但你卻又沒有駕馭黑暗玄力的能力,因而只能受盡折磨,直至斃命。”

    這些,也同樣只是茉莉的猜測。

    因爲她畢竟不是魔,更沒有見過弒月魔君之外的真魔,對於魔源珠,她也只有來自星神記憶,最淺薄的瞭解。

    “那……有沒有辦法將它祛除掉?”

    茉莉微微思索,平淡的道:“我對魔源珠的瞭解並不比你多多少,再加上它已經融入了你的玄脈,所以我不敢妄動。而且以我的力量,也不可能將真魔的魔源珠抹去。好在,這枚魔源珠的力量幾近枯竭,我的力量可以輕鬆將它封鎖,讓它無法釋放出黑暗魔氣,但我的封鎖也最多隻能支撐兩三個月的時間,之後便要重新封鎖。”

    “那還好。”茉莉的話非但沒有讓雲澈緊張動容,反而忽然輕鬆了不少:“這麼說,我以後每隔兩三個月,都必須依靠你的力量來封印一次魔源珠?”

    茉莉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身體內被植了一個隨時可能要你命的東西,你居然還笑的出來。”

    “那又怎麼樣,有茉莉在,又有什麼關係?”雲澈看着眼前的少女,笑吟吟的道:“說起來,七年前你中了魔毒,被破捨棄軀體,魂體還要依賴我才能存活。現在你的魔毒被全部淨化,也重塑了身體,不需要再依賴我,卻又馬上輪到我依賴你才能活下去了。”

    茉莉:“……”

    雲澈身體前傾,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之前七年,我可是從來沒有拋下過你。我現在被那個弒月魔君陰了一枚魔源珠,如果你不管我的話,用不了幾個月就死了……你一定也不會捨得丟下我不管吧?”

    “哼!”茉莉兩隻纖嫩的手臂在身前一橫,很是不屑的冷哼一聲,卻是忽然轉移話題道:“你準備怎麼對付軒轅問天那些人?”

    “軒轅問天這個人很危險,還害死了我爺爺,又差點害死我父母,一定要殺。”雲澈沉下眉頭:“他的兒子軒轅問道又是殺死蕭鷹,造成蕭家悲劇的禍首……總有一天,我會親手廢了他,然後把他交給爺爺和蕭雲處置!”

    “當年追殺我父母,害我一家險些喪生的,還有日月神宮。我同樣不會放過他們。”雲澈音調一緩:“至於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雖然皇極無慾和曲封憶讓我齒冷,但還沒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再加上元霸的關係……你今天,算是已經替我教訓過了。”

    “隨便你想怎麼處置,”茉莉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我關心的只有你什麼時候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殺了他們,你該知道我今天爲什麼留下他們的命。”

    雲澈擡手點了點下巴,做思索狀:“茉莉,你以前總是督促我變得強大,是因爲我的實力關係到你重塑身體。但現在……好像還是很急着讓我變強?”

    “因爲你是我的弟子!”茉莉厲聲道:“我這輩子就只有你這一個徒弟。如果我的弟子連區區君玄境的廢人都打不過,那我還有什麼臉面自稱……哼。”

    茉莉的聲音忽然中止,然後跟上了一聲冷哼。

    君玄境的……廢人……

    無數天玄玄者只能仰望,做夢都不敢奢望的君玄境,在茉莉的眼中只是“區區的廢人”……

    “你放心好了。”雲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從爺爺離世那一刻起,我就在他的遺體前發過誓,這個仇我一定要親手來報。單單是爲爺爺報仇這個原因,我也一定要手刃軒轅問天。而要手刃軒轅問天,可不是單單要勝過他一個人……而是要面對整個天威劍域。”

    “好。”茉莉緩緩點頭:“那我給你二十四年的時間,你必須在二十四年之內,達到可以滅殺軒轅問天,抗衡整個天威劍域的能力。”

    “呃?二十四年?爲什麼是二十四年?”雲澈微微愕然。

    “二十四年後,弒月魔窟裏的幽冥婆羅花就可以再次開放。”茉莉淡淡的道:“到時,我會親自去採下,我的軀體與魂體的融合也可以就此達到完美狀態。之後……我就會離開這裏,回我該回的地方。如果到時候你還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等着死在軒轅問天和夜魅邪的手上吧。”

    “另外,二十四年的時間,大概也足夠我找到解決你體內魔源珠之患的方法。”

    說這些話時,茉莉似是無意的轉過身去,不讓雲澈看到她星眸深處複雜到極點的眸光。

    雖然背對着雲澈,但她依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無法自抑的激動情緒。

    “好!二十四年的時間……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雲澈用力點頭,極其擅長掩飾情緒的他,此時卻是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在茉莉重塑身體後,他心底最害怕的事,就是她的離開。先前,她也曾不止一次的說過,她擺脫魔毒,重塑身體之後,就是她離開的時候——而且是永遠的離開,之後與他再不相見。

    因爲她是完全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而現在,茉莉親口告訴他,她還可以陪伴他至少二十四年!

    巨大的驚喜,讓他連體內隨時可能要他性命的魔源珠都覺得微不足道。

    “希望如此。”茉莉依舊一副老氣橫秋,爲人之師的凌然姿態:“帶上蕭雲,先回流雲城。從今天到和鳳雪児的……哼,訂婚宴,先把傷勢和玄力全部恢復。之後,我會親自來當你的對手,指導你修煉……做好每天都要遍體鱗傷的準備吧!我可不會讓你有半天的懈怠!”

    “我馬上去喊雪児和元霸。”雲澈興沖沖的向外跑去。

    身後傳來房門被匆匆閉合的聲音,茉莉轉過身來,看着遮擋雲澈離去身影的門扉,眼瞳中冷然傲氣緩緩逸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越來越迷離的朦朧……

    “我到底是……”

    ————————————————

    雲澈帶上夏元霸和鳳雪児,以及依然昏迷中的蕭雲,以太古玄舟從至尊海殿折返迴流雲城中。

    自從蕭雲消失後,整個蕭家都被一種惶然的氣氛所籠罩,天下第七更是每日以淚洗面,不眠不休,幾近崩潰,連帶天下第一也是如沒頭蒼蠅一般發了瘋的到處尋找。後接到冰雲仙宮轉來的消息,他們今天過了午時之後就全部集中在蕭烈的小院,在不安和希冀中惴惴的等待着。

    雲澈現身,蕭泠汐、天下第七、天下第一三人一同撲了上來,尤其看到雲澈託在身側的蕭雲,天下第七一聲大呼,踉蹌着衝上去抱在懷中,一陣嚎啕大哭,半天說不出話來。

    “小澈,蕭雲他……”蕭泠汐緊張萬分的問道。

    “放心好了,他沒事。”雲澈微笑着道。

    “七妹,我現在把蕭雲交還給你。他接下來幾天會精神疲憊,每天要睡上七八個時辰,除此之外,基本一根頭髮都沒少,過個十天八天,就和以前完全一樣了,所以你放一萬個心好了。”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雲澈這個“神醫”說沒事,那肯定是一點事都不會有。天下第七欣喜激動的又哭又笑,努力抹去臉上的淚珠:“雲大哥,謝謝你。我們又……”

    “我和蕭雲是兄弟,救他天經地義,有什麼好謝的。”雲澈一咧嘴:“還不趕緊抱你的雲哥哥回屋……哦對了,別忘了知會爺爺一聲,他一定擔心壞了。”

    “嗯!”天下第七重重應了一聲,抱起蕭雲快步離開。

    “雲兄弟,到底怎麼回事?”天下第一走到雲澈身邊,壓低聲音,低沉的說道。這幾天的心焦和壓抑讓他憋了一肚子火氣。

    “都是我的疏忽。”雲澈低嘆一聲:“我自以爲萬無一失,沒想到……我太小看四大聖地了。”

    “果然是他們!!”天下第一的牙齒頓時咬緊。

    “不過放心,現在已經沒事了,繼續留下來也不會有任何危險。等蕭雲醒過來,我會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告訴你們。”

    ——————————————

    【茉莉:要出大事了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