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流雲城的當夜,蕭雲就醒了過來,而且精神還算不錯,讓蕭鷹和天下第七等人徹底放了心。

    雲澈將蕭雲被擄走的來龍去脈,以及至尊海殿所發生的事,還算詳細的了一遍,包括茉莉,包括自己在幻妖界的身份,包括天下第七的身份早已在至尊海殿暴露,也包括鳳橫空這個老狐狸順桿上爬當眾宣布要為他和鳳雪児舉辦訂婚宴之事

    但並沒有提及已然知道了當年是誰殺死了蕭鷹。

    夜幕沉下,蕭泠汐單獨把雲澈拉到院外。微微低頭,有些忐忑的道:「澈,有件事,我一直瞞著你,其實其實焚絕塵這兩個月一直都住在這裡。」

    「嗯?」雲澈一愣。

    「兩個月前,有人在城外發現了他,那時候他傷的很重,幾乎奄奄一息,於是於是我就讓天下大哥把他帶了蕭門,並且讓他們不要告訴你。」蕭泠汐更加緊張了起來:「澈,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只是你們之間我們你們碰面之後,又會起很大的衝突。你是我的澈,他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一個出事,所以所以」

    「哦,原來如此。」雲澈微微點頭,瞭然道:「怪不得,這兩個月我每次來,都會隱約察覺到焚絕塵的氣息。」

    「這兩個月,他他一直都在這裡療傷,每次知道你要來,都會提前躲開,等你走後再來。傷后之後,就和你一樣,出發去至尊海殿參加那個『魔劍大會』,只是走的要比你早很多。」蕭泠汐惴惴的看著雲澈,卻發現他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澈,我一直瞞著你,你不怪我嗎?」

    「為什麼要怪你?」雲澈反問道:「我的姑媽我的泠汐是什麼樣子的人,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我更清楚嗎?如果你遇到重傷的焚絕塵不這樣做,我反而會覺得奇怪。從到大,你欺瞞我的事很少很少,但每一次,都必定是為了我好,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嘻」蕭泠汐心中的緊張消散,臉上笑顏綻開:「他在這裡療傷期間,都是我在照顧他。我還和他結拜為兄妹,認他做了大哥,他還答應再也不會去殺你了其實,焚大哥真的不是一個壞人,他只是太孤獨了。」

    「」雲澈愣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點頭:「怪不得,在至尊海殿見到他的時候,他對我竟然完全沒有了殺意。」

    「他的確很孤獨,也因為如此,他的恨意一直都無比的刻骨和純粹。尤其對於我,可以恨斥骨髓和靈魂。能將這種程度的仇恨都化解泠汐,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你才能做到了。能遇到你這樣一個真心關心他的人,對他而言,不但一種莫大的溫暖和幸運,也是莫大的救贖了。」

    雲澈的話音逐漸的低了下去,因為他想到了曾經的自己。曾經的自己,和焚絕塵何其相似,但不同的是焚絕塵的仇恨之心在被悄然的融化,蕭泠汐救贖了他,他也救贖了自己。

    而他卻

    「等等」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一個激靈,瞪大眼睛吼道:「你和他結為了兄妹?」

    「對啊,」雲澈的反應讓蕭泠汐嚇了一跳,緊張兮兮的道:「澈,你不同意嗎?」

    「這不是重點。」雲澈一臉的糾結:「不行!我以後堅決不能再喊你姑媽了,只能喊你泠汐,否則否則我在他面前豈不是了一輩!這怎麼能忍。」

    「噗嗤」蕭泠汐掩唇而笑:「沒關係的。你看,我是蕭雲和天下第七的姑媽,但我對天下第一還是稱呼為天下大哥」

    「」雲澈一拍額頭,無語凝噎。

    「其實,其實我更喜歡你喊我泠汐。」蕭泠汐微微低下螓首,夜幕之下,依然能看到她雪顏上那抹嬌艷無雙的紅霞:「但是,在老爹面前,還是要喊姑媽。不然不然的話」

    後面的話,蕭泠汐不知道該怎麼陳述。

    「其實,我也有一件事瞞著你。」雲澈忽然道。

    「啊?」

    雲澈認真的道:「我已經知道,當年是誰殺死了蕭鷹叔叔。」

    「啊!?」蕭泠汐猛的抬頭,急切的問道:「是誰!?」

    「那個人背後的勢力極大,以我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對付,如果現在就告訴爺爺,一定會讓他日夜牽心,無法安寧,所以我沒有對他言明。不過,等我有足夠實力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將他活著帶過來,交給爺爺來處置這個仇恨,一直是爺爺這麼多年來心中最大的鬱結,只有讓他老人家親手了結,才能讓他從這個鬱結中真正的走出。」

    蕭泠汐輕輕點頭:「嗯,現在還是不要告訴老爹比較好。」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雲澈微微笑了起來,一臉神秘狀的壓低聲音:「爺爺從看著我們長大,如果忽然提出想娶你的話,爺爺不定會打死我,而等給他打開鬱結,沒有遺憾后再的話,不定就不沒有那麼生氣了」

    「啊」蕭泠汐呼吸一滯,然後氣鼓鼓的道:「你有夏傾月,有女皇老婆,在幻妖界還有個妖后,馬上馬上又要和雪公主哪一個不比我好幾千倍,你你哪裡還會有心管我,哼!」

    重重的哼了一聲,蕭泠汐轉身跑開,不讓雲澈看到她美眸中的神采。

    雲澈微笑看著蕭泠汐的背影,直到從視線中完全消失。他抬起頭,看著流雲城繁星遍布的夜空,低聲自語道:「好快,已經七年了啊」

    他此刻的內心很安定,因為在茉莉的強大力量下,他已經再也不需要擔心什麼,害怕什麼,算計什麼,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他,還有他身邊之人的安危,就連四大聖地,現在在他面前也要瑟縮俯首。

    此時想這七年,自己欠下最多的,卻是情債。

    仙女,這次,我一定可以找到你了

    苓兒,很快,我就會去滄雲大陸找你,把你帶在身邊,把這一世,上一世虧欠你的全部補償給你。

    綵衣你在幻妖界,一定牽挂著我吧。等我和雪児完成訂婚儀式,我會帶著雪児,帶著月兒,帶著泠汐,一起去。

    還有傾月你到底去了哪裡

    之後,就是在茉莉的指導下修鍊玄力,直到可以親手殺死軒轅問天,抗衡四大聖地雖然,短短二十四年的時間要成長為抗衡萬年聖地的實力,對他人來根本是天方夜譚,但云澈很確信,以自己遠遠異於常人的體質、血脈、玄脈、玄功,再加上茉莉的親自教導,二十四年綽綽有餘。

    甚至不定十年之內就可以做到!

    到時,他在天玄大陸就成為了真正無敵的存在,所有心愿、恩仇了結后,他就再也沒有了可以威脅到他的人,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乃至他馬上就會去往的滄雲大陸,他都可以橫行無忌,所有對他而言重要的人,也都會在他的庇護下終生無危無恙

    當初拚命的追求力量,為的,不就是這個目標么

    而才過去短短七年,這個曾經以為要用一生去努力追逐的目標,已是近的幾乎可以觸摸到甚至都可以已經完成。

    「茉莉,有你在,我這一生不可能再有什麼危險了,應該也不會再有什麼大的波瀾。」雲澈莫名惆悵的低念道。

    「怎麼?你很喜歡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剩半條命?」空氣中傳來茉莉沒好氣的聲音。

    「當然不是,只是總有點不太現實的感覺。還有我今後該去做什麼呢?是繼續做冰雲仙宮的宮主,還是幻妖界做什麼妖君,還是」雲澈糾結間,忽然話鋒一轉:「茉莉,你真的不準備出來讓爺爺他們見見啊,他們可是特別想知道你長什麼樣子。」

    「哼!」茉莉冷哼一聲,直接不再理會他。

    雲澈:「」

    雲澈在流雲城停留了三天,又在蒼風皇城停留了三天,之後為了加快復速度,到了冰極雪域。而夏元霸和鳳雪児則分別了皇極聖域和鳳凰神宗。

    到冰雲仙宮,雲澈才發現宮中上下所有人都已清楚知道了魔劍大會所發生的事而不止是她們,估計整個天玄大陸,都已是人盡皆知。就連他和雪公主的訂婚大宴,都已在天玄大陸傳開而且傳播的聲勢可謂是前所未有的浩大。導致七國各皇宮貴族、修玄勢力,無論接到邀請的還是沒接到邀請的,無不是上下折騰,日夜籌備。唯恐稍有疏怠。

    在天玄大陸引發的震動,簡直堪比妖后宣布將和雲澈成婚後的幻妖界還僅僅是個訂婚宴而已。

    不過對此,雲澈倒是並不驚訝。在這個力量為尊,四大聖地為無上之地的世界,任誰都清楚一個可以完全碾壓四大聖地的存在意味著什麼。

    那就是這個世界絕對的王!!

    是要儘可能巴結,無論如何都絕不能怠慢和觸犯的存在!

    再加上,六國的皇室和各大勢力以及神凰本國的各大宗門本就歷來臣服於鳳凰神宗的威勢,這一次,更是半點的怠慢都不會有。

    而本就身存極大隱患的鳳凰神宗也絕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對這個訂婚宴定然不遺餘力的推波助瀾,巴不得天玄大陸的老幼婦孺都知道有雲澈(的師父)這個讓四大聖地都嚇到噤若寒蟬的天大靠山,他們將再也不用日夜懼怕鳳神已死的消息泄露出去。

    雲澈逐一檢查了冰雲弟子的玄氣,確認沒有霸皇丹留下的負面影響后,便開始凝心進入恢復狀態。

    在冰雲仙宮的環境,他的傷勢、玄力,還有鳳凰血、金烏血的恢復都相當之快。不過,茉莉卻是一眼看得出,他並沒有完全進入凝心的狀態。

    「你心裡在亂想什麼?難道還怕有人忽然從天上掉下來攻擊你么?」

    茉莉忽然現身,冷不丁的道。

    雲澈張開眼睛,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道:「茉莉,你現在的力量要遠遠勝過先前的魂體狀態,是不是應該可以很輕鬆的找到仙女在哪裡了?」

    「」茉莉將盯視著雲澈的目光很是平緩的移開,淡漠的道:「我過,我目前的力量尚不足完整狀態的一成。楚月嬋的玄力氣息太弱,而天玄大陸的生靈數量又太多,以我目前的狀態,還是無法從這麼人生靈的氣息中找到她至少,要待我恢復到五成左右的實力。」

    「哦。」雲澈沒有繼續堅持,只是很簡單的應了一聲。

    茉莉不讓雲澈看她的眼神,她,也同樣沒有看到雲澈眼神的變化。

    雲澈一直記得,茉莉當初過,只要凈化完魔毒,她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尋到楚月嬋的所在而那時她指的,很明顯就是魂體狀態時的力量。

    但後來魔毒凈化,可以任意使用魂體力量的茉莉在嘗試之後卻又她高估了自己,並沒有能力找到,要重塑軀體后才可以。

    如今重塑了軀體,她又,要恢復五成左右的實力才可以

    他沒有破,也不敢破,而是以最大的意志,強行讓自己相信茉莉是真的暫時沒有能力做到不破,他還可以努力的抱有美好的希望。若是破,可能連幻想都會破碎。

    作為最了解雲澈的人,茉莉又怎麼會察覺不到雲澈在想什麼。這些年,雲澈一直以來最大的渴望,就是找到楚月嬋。但,在她重塑身體之後,已經過去了七天時間,而這七天,雲澈卻始終沒有主動提出要她以現在的力量尋找楚月嬋很顯然,他早已有所察覺。

    茉莉的心中莫名一悶,沉重的感覺讓她甚至有些許難受的窒息感。她微緩氣息,放輕聲音道:「雖然我現在依然沒有辦法在數以百億計的生靈中單獨找一個人,但是,要鎖定滄雲大陸的位置卻可以輕易做到。」

    「不定,我還能直接找到你上次在邪神殘魂的力量下所到的地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地方是滄雲大陸一個叫扶蘇國的地方,再具體一點,是扶蘇國江東地帶的太蘇山。」

    「」雲澈微微點頭。茉莉記得沒有錯,他先前和夏傾月在「夢境」中降臨滄雲大陸的地方,便是扶蘇國的太蘇山下蘇苓兒,就是太蘇門門主蘇橫山的女兒。

    茉莉不再完,閉上眼睛,強大無匹的神識瞬間蔓延而去,以雲澈所不能理解的強度籠罩向這個龐大的世界十萬里幾十萬里百萬里幾百萬里

    她會在現在就探知滄雲大陸的所在,也是在努力的給予雲澈些許「安慰」。

    茉莉的意識掃過龐大的海域,終於碰觸到了天玄大陸、幻妖界之外,另一片處在這個星球上的大陸。

    論版圖,幻妖界大於天玄大陸,而這片大陸,則要稍於天玄大陸。而其元素法則、自然法則、秩序法則尤其是曾經引起她疑惑的時間斷層,都和當年所察覺到的一模一樣。

    滄雲大陸!!

    它的距離之遠,要大大的超出茉莉的預料。也難怪,天玄大陸幾乎找不到關於滄雲大陸的記載。

    尋到滄雲大陸的位置,茉莉並沒有收神識,而是將神識集中在這片大陸上。因為她剛才過,要直接找到扶蘇國太蘇山的所在。雲澈一直渴望去往滄雲大陸,如幻夢般依然存活於世的蘇苓兒,是唯一的理由。

    時間在靜寂中流過,雲澈感覺不到茉莉身上有玄氣流動,敢可以感覺到她正處在極度凝心的狀態。

    半刻鐘過去,雲澈的眼睛也一直定定的看著茉莉這時,他忽然看到茉莉全身一顫,雙眸猛的睜開,剎那放大的瞳孔之中,赫然是一抹深深的震驚

    還有驚恐!!

    「怎麼了?」雲澈連忙驚聲問道。他沒有看錯,從茉莉睜開的眼瞳之中,他清楚的看到了驚恐這個世界上,會有什麼東西竟然能讓茉莉驚懼!?

    「」茉莉久久無言,微隆的胸脯卻是一陣劇烈的起伏,過了好一會兒,她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忽然用一種無比低沉的語氣問道:「雲澈,你曾經和我,你在滄雲大陸那一世,是在跳下一個叫『絕雲崖』的地方后終結的!?」

    「是。」雲澈有些木然的點頭:「為什麼問這個?」

    「那個『絕雲崖』,是在滄雲大陸的什麼位置!?」茉莉的語調依舊低沉:「是不是東南方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