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日的鳳凰城,迎來了可謂史上最熱鬧的一天。

    偌大的神凰城早在數日前就被塞的水泄不通,而且到來的無一不是在各大領域有着赫赫威名的人物。六國除了蒼風國,都是君主親至,各大勢力、宗門也都是宗主、門主、霸主親臨,場面之浩大,讓久居神凰城,看慣了“大場面”的人都瞠目結舌。

    而且還有傳聞,就連四大聖地冠絕天下,宛若神話般存在的四大聖主,也會在今日親率聖地強者到來。

    這在神凰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事。

    若不是知道其中內情,單看神凰城今日的場景,沒有人會想到這一切,居然只是爲了一個訂婚宴。

    十九日前,茉莉在至尊海殿的海神臺上從出現到離開,加起來也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卻是引的整個天玄玄界戰慄,讓天玄玄界的隔絕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四大聖地從高居神壇,一下子成爲了可以被隨手踐踏的存在。響起當日被隔着七萬裏毀滅的天威北域,在場的天玄玄者依然深深的感覺到自己似乎還在夢中沒有醒來。

    這就是絕對力量造就的結果……也是隻有絕對力量才能造就的結果。

    不到上午九時,本是頗爲龐大的鳳凰城已是被塞滿了大半,各方貴客依然在陸續而至。主廳可納三萬人,而每一個被接入主廳的人在其他賓客的目光下都是腰桿筆直,傲然闊步,有的甚至露出受寵若驚之色。而諸多在其地域中威名赫赫,甚至在一國都數一數二的宗門之主,也都只能屈居側廳,卻絲毫不覺得自己被怠慢。

    而副門主,以及八成以上的勢力,都只能就坐於廳外的宴桌之上。

    “至尊海殿……海皇曲封憶,攜黑月會主紫極,海殿七尊者,大長老陌塵風,二長老…………玉面妖君姬千柔等二十位貴客到!”

    喊報賓客名的鳳凰弟子已經喊了一整個時辰,聲音卻依舊清亮渾厚,氣勢勃然,再加上修爲不凡,每次喊報,大半個鳳凰城都能聽得清清楚楚。但在喊出海皇之名時,他的聲音明顯顫抖了起來。

    本是喧囂非凡的鳳凰城也一下子陷入了安靜,所有的視線瞬間集中向入口之處。

    至尊海殿到來,而且果然是海皇親至!同行的還有地位幾乎平齊於海皇,平日裏神祕莫測,極少露面的黑月會主紫極!就連七尊者也都在列,所帶的長老,也是海殿排位最靠前的十個長老!

    這毫無疑問是至尊海殿最爲宏大的陣容!!

    反倒是其中的姬千柔有些另類。但知道內情的人都明白,姬千柔似乎曾在太古玄舟上救過雲澈和鳳雪児……無論是出動最誇張的陣容,還是帶着姬千柔,都是爲了討好雲澈。

    鳳橫空大大步向前,迎在了至尊海殿的隊伍前方,海皇曲封憶和紫極赫然在前。他馬上拱手道:“恭敬海殿諸位貴客!海皇與紫先生親至,讓橫空不勝感激與惶恐。”

    鳳橫空臉上潮紅滿面……這絕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激動萬分。以往,適逢大事,海殿派個姬千柔這種連低等長老都算不上的人前來,已是給了面子,做夢都不敢奢望海皇能親至。但這次,僅僅是個訂婚宴,海皇卻是帶着海殿十幾個最頂級的人物到場……

    雖已在位神凰帝王百年,鳳橫空卻從未覺得自己腰桿這麼直過。

    這一刻,他甚至有一種隱隱的感覺……自己的地位已經幾乎和聖主平齊!

    而這一切,都是由雲澈(的師父)所帶來!

    “鳳凰宗主客氣了,如此喜事,本皇若是不來,豈不可惜。”海皇曲封憶淡笑一聲,言行之間雖滿是帝皇之姿,但在這鳳凰城,卻儼然比平時收斂了許多。

    “鳳凰宗主得此佳婿,真是可喜可賀,羨煞旁人。”紫極笑呵呵的道,然後親自碰上一枚玉盒:“區區薄禮,還請笑納。”

    最頂級的黑菩玉,單單是這個玉盒便價值連城,天下少有,其中所載之物定然更是非同小可。鳳橫空心裏更爲激動,笑着道:“海殿諸位能夠親至,已是最大的饋禮了……橫空先代小女謝過,熙銘。”

    鳳熙銘向前,恭敬的接下紫極手中的玉盒,但他的眼神飄忽,頗有些魂不守舍。

    “不知雲宮主,可已在內?”紫極似是很隨意的問道。

    “澈兒並未到來,不過已身在神凰城中,時辰近了自然會到。”

    以“澈兒”兩個稱呼雲澈,鳳橫空瞬間感覺自己的腰桿又硬實了起碼八分。

    “哦。”紫極微微點頭,然後又拿出了一枚紫光閃閃的空間戒指:“鳳凰宗主,這是我海殿爲雲宮主之師準備的一份薄禮,以謝當日的寬恕之恩。想來應該難以親見那位前輩,還要煩勞鳳凰宗主代爲轉交雲宮主,再由雲宮主轉交其師。”

    鳳橫空下意識的接過:“如此,橫空定不負所托,待澈兒到來後,定第一時間讓他轉交其師。只是……”

    “鳳凰宗主但講無妨。”紫極微笑着道。

    鳳橫空道:“澈兒的恩師有着通天徹地之能,怕是這普天之下,難有能讓她入眼之物。橫空着實好奇,貴海殿會是準備的何種大禮……莫非紫先生已然知曉那位前輩所好之物。”

    “呵呵呵,”紫極笑了一聲,壓低聲音道:“此事告訴鳳凰宗主也無妨。老朽前段時間意外獲知,那位前輩或許喜好深紅色的留仙裙,於是老朽這段時日動用商會勢力,遍尋天下最上等的留仙裙,以求換得那位前輩一笑。”

    身爲至尊海殿地位幾乎與海皇平齊之人,言語間卻是絲毫不掩飾對茉莉的討好——也根本沒有必要掩飾。而由於他們始終沒有人知道茉莉的名字,所以一直都只能用“那位前輩”來稱呼。

    “原來如此,感謝紫先生不吝相告。”鳳橫空牢牢記在心裏。

    “快請入殿上座,席位已然備好。”鳳橫空親自將曲封憶等人引入主廳之中。所到之處,衆人都是鴉雀無聲,那些從未奢望過有生之年竟能見到海皇的玄者更是瞪大眼睛,不敢出聲,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日月神宮宮主夜魅邪,攜少主夜星寒,齊天神使、熾日神使、誅月神使、逐星神使、覆地神使……共二十位貴客到!”

    至尊海殿剛到來不久,又是一聲大吼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日月神宮的人也已到來,而且和至尊海殿一樣,天君夜魅邪親至,而且帶的是五個日月神使,以及最位高權重的長老。

    當初被茉莉在身上留下了四道噩夢傷痕,折磨了夜魅邪整整七十二個時辰,讓他簡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今天雖已經擺脫夢魘十幾天,但他整個人卻明顯消瘦了一圈,臉色也有些蠟黃,顯然還沒完全從陰影中走出。

    能將一個聖主短短几天折磨成這樣,可想而知那是多麼可怕的折磨。

    身爲聖主,爲護顏面,本不該在完全恢復的狀態下以這種狀態現身,但今天,他又不敢不親自來,還必須笑臉相迎,不敢露出那麼一絲的怠慢和不滿。

    ————————

    雲澈和茉莉分開後,直接飛向鳳凰城的所在。在臨近之時,他忽然感覺到一抹不同尋常的氣息,頓時停在那裏,目光,牢牢鎖定在了下方一個緩慢而行的黑影上。

    而那個黑影在雲澈看向他的剎那也猛的擡頭,目光瞬間反射回雲澈的臉上,腳步也停了下來,一股煞氣如甦醒的野獸,在他身上驟然升騰。

    “焚絕塵?你來這裏做什麼?”雲澈降下身體,站在了焚絕塵的前方,心中滿是驚訝。因爲焚絕塵身上的氣息和十幾天前見到他時全然不同……可以說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站在他的面前,雲澈感覺到了一股寒徹骨髓的陰森感……先前雖然同樣有這種陰冷感,但如今比之先前,要強盛了十倍不止!

    他的一雙瞳孔,也已完全變成了黑色,看不到一絲眼白的存在。

    “殺人。”焚絕塵冷冷的回答,眼神、言語,毫無生氣,毫無情感。他的背上,揹負着一把漆黑大劍——赫然是茉莉丟給他的天罪神劍。

    “殺誰?”

    “先殺軒轅問天!”焚絕塵的聲音,字字猶如來自深淵。

    “你的魔血覺醒了?”雲澈忽然道。因爲除了這個原因,根本無從解釋焚絕塵的氣息爲什麼會出現如此不符常理的暴漲……茉莉當初說過,永夜王族體內的魔血,可藉由天罪神劍中的魔魂來覺醒,當年夜沐風就是如此。而焚絕塵想要奪回天罪神劍,也是這個原因!

    茉莉也的確說過,天罪神劍中的魔魂並未完全消弭,還殘存着極其微弱的一縷,她懶得抹去,隨手丟給了焚絕塵,並且當時還當衆喊過:“憑藉此劍,你或許有朝一日有能力殺了軒轅問天……”

    如此看來,焚絕塵已經通過天罪神劍得償所願!

    “閃開!”焚絕塵冷冷的道。

    “今天是我和鳳雪児的訂婚之日,軒轅問天的確會來。你要殺他,要等大宴之後,別攪了我和雪児的心情。”雲澈淡淡的道:“而且,你雖然實力大增,但我不認爲你殺得了軒轅問天,你太急躁了。”

    “在我沒改變主意先殺你之前,滾出我的視線!”焚絕塵怒聲低吼道。

    “哼,你好自爲之吧。”雲澈不再廢話,飛身而起,到空中後又回過身來:“我比你更想殺了軒轅問天,但如果你不想你豈止爲止所有的努力白費,就給我好好的忍着!忍到你有絕對的把握爲止!”

    “我不用你來說教我,滾!!”焚絕塵一拳轟向空中,陰寒的黑氣頓時讓光線都暗了下來。

    雲澈一個瞬身,然而不再管他,向鳳凰城飛去。距離訂婚大宴的時辰,也已經很近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