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災璃鳥,神魔時代生存於霧厄魔谷的強大魔獸,體若琉璃,有著雷霆般的速度,精鋼般的軀體,雙翅招展間,可瞬間捲起暗黑風暴,將一切捲入煉獄般的厄難之中。.

    「啾嘶~~~~」

    災璃鳥雙翅收攏,俯空而下,驟若雷霆,所到之處,黑暗空間頓時被攪成扭曲的漩渦。在茉莉身上的紅光映照下,它的軀體反射著七彩琉璃的光芒……但這七彩之芒卻並不讓人覺得絢麗,反而如同反光的蛇鱗一般讓人心中寒慄。

    這些黑暗魔獸似乎有著極強的領地意識,無論剛才的九荒魔牙,還是現在的災璃鳥,在發現茉莉之後都是第一時間發起攻擊。

    災璃鳥的速度之快,讓茉莉著實大吃一驚——這或許還並非是災璃鳥最極限的速度,但已然超過她極限狀態下的速度。她在剎那的錯愕之間,災璃鳥俯衝之下所帶起的暗黑風暴已至身前。

    茉莉身上剛剛收斂的紅光再度暴漲,雪白小手直接伸入暗黑風暴之中,隨意一抓,瞬間將撕裂虛空的暗黑風暴攪亂,災璃鳥俯衝的方向頓時偏離,一頭扎在了茉莉的側方,碎岩紛飛間,將漆黑的深淵之底刺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茉莉星神碎影之下,閃現到了災璃鳥的側方,伸手抓住了一根呈赤黃色的鳥趾,身體半旋,將軀體數百倍於自己的災璃鳥狠狠的甩飛出去。

    災璃鳥一聲慘鳴,如一枚射出去的炮彈般橫飛了十幾里,軀體落下后,又將漆黑大地鑿切出一道百丈多長的溝壑,這才堪堪停止,全身彩鱗被赤血逐漸染滿。

    「嘶……」

    災璃鳥的叫聲變得憤怒猙獰,它站起身來,遍體滴血,雙翅微微顫動,但身上的氣息,卻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的陰森暴戾。

    「啾——」

    「啾————!」

    茉莉剛要上前給予災璃鳥致命一擊,忽而兩道相同的刺耳長鳴聲從不遠的黑暗中傳來——赫然又是兩隻災璃鳥!

    災璃鳥之後,足有數百道不同,但都恐怖無比的黑暗氣息在以極快的速度臨近。它們的目標,也都顯而易見!

    以茉莉如今的狀態,想要一次應對如此多的黑暗魔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她眉頭擰起,後退一步后,不再猶豫,浮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上方飛去,直飛千丈之高,直至身體穿過了兩個世界的臨界點。

    頓時,黑暗魔息消失無蹤,周圍世界的元素與法則也都變得正常起來。茉莉停住身體,最後看了一眼下方,手掌在前方一劃,切裂空間,瞬間橫穿萬丈高度,折返至了絕雲崖之上。

    離開崖底黑暗世界的茉莉並沒有馬上離開,她站在絕雲崖的邊緣,漠然看著黑蒙蒙的下方,似是在凝心思索著什麼……沒有人會想到,包括她到來之前也絕未曾想到,這個深淵的底部,居然會隱藏著一個絕不該存在的詭異世界。

    其中的任何一隻黑暗魔獸若是脫離深淵,那麼,這個世界必將會陷入毀滅的夢魘,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抗。就算是三片大陸的所有帝君聯合起來,要毀滅一隻魔獸都是痴心妄想。

    不過這個世界的玄者也不會有人知道,自己存在的世界居然還隱藏著如此可怕的東西……而且是大量的存在!

    「邪神既死……這個黑暗世界為什麼會存在,應該是個永久的謎團了。」茉莉思索許久后,低聲自語道。

    ————————————

    神凰國,黑月總會。

    從至尊海殿回來之後,紫極的心境便再也不復往年的平靜。集合天下強者的魔劍大會沒有如他們所預想的那般得到神玄之秘,反而讓雄霸天玄萬年的四大聖地發覺,在他們之上,還有更為強大的存在……強大到可以視他們如螻蟻。

    而且因四大聖地的貪婪行徑,導致他們的命運都因此被捏在了他人的手中。

    他這次回到黑月總會,還帶著一個目前對至尊海殿而言極為重要的任務……備好十二日後雲澈與雪公主訂婚宴的賀禮。

    至尊海殿從未如此鄭重、緊張的籌備一份賀禮——因為他們的命運以前從未被人捏在手上過。

    黑月總會的第七層一如既往的安靜,唯有的潺潺流水聲非但沒有破壞這份靜謐,反而平添雅緻。

    而就在這時,少女驚呼聲將安靜打破。

    「啊!你……你是誰?」

    「什麼人,竟敢擅闖黑月商會!」

    這個驚呼聲讓紫極皺眉,黑月商會的第七層絕非常人所能進入,想要強行闖入更是難如登天,也從未有人有膽量這麼做。而少女聲音中的驚慌失措,顯然並非是貴客到來,而是有人強行闖入。

    紫極身體一轉,瞬息之間移位數十丈,到來了驚呼聲傳來的方位,一眼看到平時服侍於他的三個少女正緊張的攔在一個紅衣女孩的身前。

    而看清那個女孩的那一剎那,紫極本是肅然的面孔頓時一抽,瞳孔如被鋼針扎刺,一陣劇烈收縮,慌忙道:「青塵、黃雀、紫夕,這是貴客,不得無禮,還不快快賠罪!」

    他唯恐紅衣少女發難,已是快步上前,躬身一個大拜:「前輩,這三個小婢未曾見過前輩聖顏,因而無知冒犯,還請前輩高抬貴手,勿要和她們一般見識。」

    青塵、黃雀、紫夕頓時全部傻在那裡……作為深知紫極身份的人,她們從未見過紫極如此惶恐過,也從未見過他向誰行過如此大禮——哪怕海皇親至。

    的確,海皇來此,也不至於讓紫極如此誠惶誠恐。但現身在他面前的,卻是……

    茉莉!!

    「接住這個!」茉莉冷冷出聲,小手一推,一件吊墜著紅色水晶流蘇,華貴又不失可愛的少女裙裳在一團紅光的包裹下,飄向了紫極。

    紫極連忙抬起雙手,小心翼翼的接過。

    「這是七年前,在你黑月商會的新月城分會買的,如今有所損毀,給你三天的時間,務必將它修復完整!」茉莉命令道。

    「這……」紫極一臉懵相。他記得,在魔劍大會上見過茉莉時,她穿的好像就是手中這件紅色的留仙裙。

    「有問題?」茉莉的聲音陡然寒了三分。

    紫極心中一突,連忙道:「不,沒有沒有。既然是出自我黑月商會,我們自然要負責到底……」

    「那最好不過。」茉莉冷冷的道:「記住!本公主要的是修復,而不是讓你找來一模一樣的另一件,本公主只要這一件!你只有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本公主親自來取,若是沒有修復完成,或者沒有讓本公主滿意,本公主拆了你這總會!」

    說完,茉莉身體一轉,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讓紫極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紫極大喘一口氣,然後伸出手臂,有些顫抖的拭了一下額頭上的虛汗,用相當長的時間定了定神,才總算鎮定的說道:「青塵,黃雀、紫夕,馬上傳音前十號……不,前三十號分會所有會長,讓他們親自帶著會中最好的工匠,以最上乘的玄晶啟動最好的玄舟,即刻啟程,以最快速度趕往總會,半刻都不許耽擱……馬上去!」

    「是!」三個少女不敢多問,匆匆而去。看紫極的表情,分明像是關係到黑月商會生死存亡的大事。

    ——————————————

    大道浮屠訣運行了數個周天之後,雲澈從入定中醒來,全身的沉重感再次減緩了很多,沉寂的那一部分鳳凰血和金烏血也有了更加明顯的蘇醒跡象。

    雲澈睜開眼睛,看到茉莉正俏生生站在他的身前。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雲澈下意識的問道。

    「剛剛。」茉莉回答。

    「奇怪,我記得你去的時候,穿的是紅熏留仙裙,怎麼忽然換了一件裙子?」雲澈上下看了茉莉一眼,頗為狐疑的道。

    此時茉莉身上穿的是一件大紅色的短擺波點裙,後背上還挽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女孩本是愛換衣裳的動物,更換衣裳對其他女孩再正常不過,但出現在茉莉身上,卻是極為罕見……因為茉莉對他給她買的第一件裙子——紅熏留仙裙一直情有獨鍾。

    這些年,雲澈在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給她買過很多的衣裙,各種公主裙、月華裙、流仙裙、鳳尾裙、瓊霞衣……等等,且都是大紅色,每一件都極盡華貴,但她九成九的時間都是紅熏留仙裙在身,偶爾更換也只是試試是否好看。

    雖然已經穿了七年,但有她的玄氣保護,紅熏留仙裙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污損,只要她願意,穿上幾百幾千年都毫無問題。

    「你平時不是老說我不愛更換衣裙么,哼!」茉莉冷哼一聲,別過臉去,一副懶得理會他的樣子。

    茉莉所穿的紅裙裙擺較短,兩條白玉般的小腿完整的暴露在外,腳上一雙小巧的紅寶石在她的玉色雪肌上映出一抹瀲灧的流光,直看的雲澈差點移不開視線。他連忙一甩頭,祈禱沒被茉莉發現自己剛才視線的焦點,迅速轉移注意力道:「茉莉,滄雲大陸那邊發現了什麼?絕雲崖下邊到底隱藏著什麼東西。」

    「……你準備什麼時候去滄雲大陸?」茉莉卻是反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雲澈並沒有猶豫太長時間,直接回答道:「當然是越快越好……我甚至想現在就去。」

    「也不知道,現在的苓兒,會是什麼樣子。」雲澈低念一聲。

    如果,當年的一切真的不是幻境,那麼,如今的苓兒,已經有十六歲了。

    「那你準備怎麼去?」

    「當然是用太古玄舟。」

    「太古玄舟?」茉莉看他一眼,悠悠說道:「那你知道滄雲大陸距離天玄大陸有多遠嗎?」

    「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的距離大致為一百三十萬里。」茉莉緩緩的伸出兩根手指:「而天玄大陸與滄雲大陸的距離,是這個數字的整整七倍!」

    「七倍……」雲澈暗吃一驚:「九百多萬里!?」

    難怪,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互知對方存在,還有著諸多歷史恩怨。但無論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根本找不到關於滄雲大陸的詳細記載,有的,只是極少,而且很是朦朧的傳聞。原來,雖是處在同一個世界,卻是相距接近千萬里之遙!!

    千萬里的陸地雖長,但總有到達之期。但千萬里的海域……幾乎不可能是人類之力所能跨越。

    茉莉雙手抱胸,淡淡的道:「以太古玄舟目前所剩餘的能量,可以往返幻妖界十幾次,但要往返滄雲大陸……只能完成一次!若是你在之前消耗過多太古玄舟的能量的話,怕是到了滄雲大陸之後,就再也別想回來了。」

    「……這麼說,還是不能用太古玄舟去了。」雲澈低聲道,然後討好的看向茉莉:「茉莉,嘿嘿……」

    「我可以帶你去。」茉莉的神情嚴肅起來:「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呃?什麼事?」

    茉莉的細眉微微傾斜,絕雲崖下的黑暗世界,無疑成為她心中無法釋懷的巨大疑問:「無論現在,還在將來,你在滄雲大陸的時候,絕不可以再靠近絕雲崖!哪怕你的實力百倍於現在,可以橫行天下,輕鬆擊潰軒轅問天這樣的人,也絕不要試圖探尋絕雲崖下!」

    雲澈是個好奇心極盛,且從來不畏懼未知危險的人,這一點茉莉深深的知道。以雲澈的成長速度,將來他必有一天可以在這個世界天下無敵。在沒有了敵人之後,他很可能會在好奇、無聊和自信的趨勢下去試圖探尋絕雲崖下究竟有什麼……

    那等於是將自己送入有去無回的黑暗地獄!那裡的黑暗吸力會讓他永遠無法脫離,黑暗魔息會讓他化成灰燼,任何一隻魔獸,都可以將他輕易撕成碎片。

    所以,她必須從現在開始,就絕了他的念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