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殘炎的散去,一個女子身影,出現在了鳳凰城的高空之上,伴着一股若有若無的幽香。

    瞬間,剛剛冷凝下來的氣息再次異變,一股躁動難耐的情緒在大殿內外快速的蔓延開來,十幾萬雙眼睛死死盯着上空的女子身影,如被勾魂一般呆滯若癡,尤其一些年輕之輩嘴角口水成股留下卻不知吞嚥。

    更有甚者,一股鼻血霍然流出,卻茫然不覺。

    皇極聖域清心寡慾的十二真人幾乎同一時間低下頭來,口中連聲默唸清心咒,卻是久久不敢擡頭。

    空中的女子身材頎長,比一般的男子還要高挑,一身碧綠羅裙,卻近乎半透,嬌媚玉體若隱若現。罩着手臂和雙肩的絲袖卻是完全透明,兩條藕臂圓潤晶瑩,香肩膚光緻緻,

    胸前,薄紗半裹的雙乳碩然聳立,幾乎露出了大半,白生生的夾着一道深深溝壑,膚光白瑩,讓人垂涎欲滴。

    碧綠羅裙之下,兩條修長美腿完全裸露在外,修長滑膩叫人忍不住想要衝上去抱住舐舔。

    在天玄大陸,縱然青樓女人在外都不敢穿着的如此暴露勾人,何況一個可以玄渡虛空的玄道女子。她現身在鳳凰城上,釋放着無盡媚惑的軀體被無數強者注視,卻是毫無異色,一張花容盡是嬌媚,黛眉如霧,微珉的紅脣似笑非笑,宛若沐水芙蓉。

    論容顏,她遠不及鳳雪児那般完美無瑕,但全身上下卻釋放着足以勾魂攝魄的妖媚。尤其是她一雙眼眸,若含秋水,眸光落在人的身上,如同暗送情秋波一般令人心癡魂醉。只需一眼,就足以猛烈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慾望。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任何人都未曾見過。而原本緊張起來的氣氛,隨着這個女子的出現而完全改變。雲澈在短暫愕然後迅速回神,而在時,他忽然發覺在場的大多數年輕玄者竟都是目光呆滯,口水直流,甚至鼻血狂涌……這讓他心中猛的一驚。

    能入鳳凰城,這些年輕玄者也都絕不是泛泛之輩,一個女人再怎麼媚惑,也不至於讓他們僅僅看了一眼就在大庭廣衆之下露出如此醜態。

    這分明是……靈魂壓制!?

    但他又未感覺到空中女子身上有任何玄氣或者魂力的波動……這說明,這完全是這個神祕女人最自然,最平常的狀態!

    以自然狀態便能對如此多的玄道強者造成這般驚人的靈魂壓制,雲澈這一生也只在茉莉身上見過!

    茉莉現身,不需要動用任何玄力和魂力,只要目光所至,便可讓四大聖主這樣的人物如墜寒川,意志瓦解。而這個女人,她都不需要主動目光鎖定,單單只是看她一眼,強如王座、霸皇,竟都心魂皆失。

    而且,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竟然……

    竟然和茉莉有些模糊的相似感!?

    “哪來的妖女,竟敢擾亂大宴!”

    皇極無慾一聲低吼,如暮鼓晨鐘,將那些失魂落魄的人從呆滯中驚醒。

    “雲哥哥,她是誰,她穿的……好少。”鳳雪児貼在雲澈身側,小聲的道,身爲女子,她都有些羞於看向空中。

    雲澈:“……”

    鳳橫空掃了一眼殿外,沉眉怒聲道:“閣下究竟是什麼人,與我鳳凰神宗有何仇怨?爲何擾我大宴,傷我鳳凰弟子!”

    “這女子穿着不雅,污人清目,且身具媚功,絕非善人。”皇極聖域絕心真人平淡的說道。

    媚功?雲澈的眉頭再度一緊。和茉莉在一起七年,他十分了解那絕不是刻意釋放的所謂媚功,而是自然狀態下的靈魂壓制!而且由於其靈魂層面實在太高,讓這些天玄絕頂強者都無法察覺,而本能以爲那只是低俗的媚功。

    難道,這個怪異女人的靈魂層面,竟然堪比茉莉!?

    不……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足以和茉莉相提並論的人!

    “姐夫,你怎麼了?”來到雲澈的夏元霸忽然發覺雲澈全身緊繃,如同發現了什麼極度驚恐的事情。

    “這女人一上來就媚功惑衆,既然來者不善,又何必和她廢話!”海皇大長老陌塵風冷冷的道:“不過此女媚功着實驚人,修爲也定然不俗。海皇大人,讓我親自去將她擒下!”

    “嗯。”海皇曲封憶微微頷首。

    陌塵風頓時騰空而起,一股狂風席捲而上,直取空中的綠裙女子:“妖女,速速束手近擒!”

    “等等,不要出手,先問她目的!”

    雲澈迅速大吼一聲,卻是已經來不及阻攔。

    由於對方極強的“媚功”,陌塵風並沒有過度輕敵,出手也沒有因對方是女人而有所留手,八級帝君的神威之下,一股暴風捲動的天上殘雲四散而開。但,處在暴風中心的妖媚女子卻是紋絲不動,就連衣角都沒有被帶起,她緩緩的伸出右手,手指向着衝來的陌塵風輕輕一點……指甲上塗抹着很濃的鳳仙花汁,紅光粼粼。

    暴風消失了,一抹綠光在陌塵風的身上微微一閃,隨之……他的軀體就如被吹散的沙雕一般忽然分解,散成了漫天微小的綠色沙塵……

    然後無聲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這一幕唯美如幻,卻是讓在場所有玄者勃然色變,驚駭欲絕。

    因爲,那是至尊海殿排位第一的長老!是強大無匹的八級帝君!他們眼睜睜的看到,是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妖媚只是擡手輕輕一點……沒有半點的玄力波動,沒有驚天動地的力量對撞,陌塵風釋放的所有玄力完全消失,整個人,直接化成了可以被輕風帶走的粉末!!

    “這……這……這……這是……”鳳橫空驚駭的雙目欲裂,語無倫次。位於大殿最核心的四大聖主也全部露出了極度駭然的神情……而這是他們這一生第二次露出這樣的神情。

    第一次,是當日面對茉莉之時!

    “塵風!”

    “塵風!!!”

    剎那的冷寂後,悲愴、顫抖的呼聲響起,三個人影從至尊海殿的席位中騰空而起,衝向了陌塵風消失的位置……他們三人一着赤衣,一着黃衣,一着藍衣,身上的玄氣,也都強大到了驚人絕倫的程度!

    因爲這三人,是至尊海殿中地位超越長老的超然存在——海殿七尊者之三!

    赤尊者,黃尊者,藍尊者。

    其中藍尊者修爲高至十級帝君,在至尊海殿僅次於海皇曲封憶和紫尊者!足列當世十大強者之列。

    藍尊者本名陌絕崖,陌塵風,便是他的親生兒子。

    “你……你這個妖女!竟然……竟然用妖法……殺了本尊的兒子!!”藍尊者手指妖媚女子,全身發抖。

    面對怒盈全身的三尊者,妖媚女子嬌軀一縮,似乎在委屈害怕:“這位大叔,你這話,奴家可不依哦。”

    她的聲音出口,所有人頓時感覺全身一麻,就連骨頭都一下子變得酥軟……雲澈也毫不例外。她的聲音似年幼少女那般嬌嫩,又同時有着成熟女子的圓潤和慵懶,婉轉間又帶着幾乎要滲入骨髓的妖媚,短短十幾個字,聽得人心神搖拽,靈魂都彷彿要脫體而出,跟隨那聲音而去。

    妖媚的聲音,雲澈聽過太多,但絕沒遇到過這種妖媚到能用短短几個音符便讓人靈魂酥麻的聲音。

    “奴家來這裏只是想找一個人,又沒有不小心殺了誰。而你們卻上來就打打殺殺,現在卻又反過來怪奴家。這麼多大男人欺負奴家一個小女子,真的好不要臉哦。”

    她的這番話說完,下方的人全身酥麻的幾乎都要站立不穩。

    “你……”

    “大哥,不要和這個妖女廢話……直接殺了他!!”赤尊者雙目通紅,低吼一聲,一把碧藍寬劍閃現手中,輕輕一番,便捲起崩亂的空間漣漪,藍尊者和黃尊者也緊隨一步,三大尊者在悲憤和盛怒之下同時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不留後路的死招!

    “住手!!”

    “退下!!”

    曲封憶和紫極大驚失色,同時暴吼。一個能一瞬間抹殺陌塵風的人,根本是超出天玄大陸認知的恐怖存在!他們三個雖然是處在天玄大陸最巔峯的海殿尊者,但也極有可能……

    噗!!

    沒有人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只聞到一聲輕微的響動,三尊者帶起的漫天玄氣風暴和空間亂流完全消失了,而三尊者的胸口,全部被刺中了一抹猶若實質的綠芒。

    三尊者的瞳孔放到了最大,面孔完全定格,隨之一瞬間,他們的面孔,乃至全身,甚至身上的衣袍與手中的佩劍都變成了碧綠之色,然後如三具沒有生命的石雕般從空中砸落而下。

    “尊……尊者……”

    所有的人,尤其是至尊海殿的人全部傻了,看着三具從天墜落的身體,至尊海殿的幾個長老下意識的想要去接住,馬上,他們的耳邊響起雲澈炸雷般的大吼:“不要碰他們!”

    海殿長老全身一凜,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砰!!

    三具碧綠軀體同時墜地,在落地的剎那,原本有着帝君玄力護身,比磐石還要堅韌百倍的軀體就如石灰一般四分五裂,流出的血亦是碧綠之色,血流之處,玄玉地面快速下陷。

    這恐怖的景象讓那幾個海殿長老嚇的面無人色,慌不迭的後退。

    “是毒……極爲可怕的劇毒!”雲澈低沉的道,右手緊緊抓着鳳雪児的手臂,而鳳雪児早已被這恐怖的場景嚇的花容失色。

    “咯咯咯咯……”妖媚女子發出嬌軟軟的笑聲:“這可怪不得奴家唷,是他們先要欺負奴家的。”

    但這一次,再也沒有人被迷的色慾薰心,因爲他們的心間,已經蒙上了巨大的驚恐,唯有無盡的恐懼和冰冷。

    一瞬抹掉陌塵風,又一瞬……滅了海殿三尊者!!

    這比夢境還荒謬,還恐怖的場景,他們十幾天前才經歷過!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明明四大聖地纔是世間最龐大的勢力,四大聖地,是世間無人可敵的霸主!但十九天前出現的那個紅衣少女,一瞬滅殺三劍侍,將四大聖主如螻蟻般踩踏,讓四大聖地噤若寒蟬。這樣的人,縱觀天玄大陸歷史,都從未有過。出現一個,已是極不尋常……

    現在纔過去短短十幾天,居然又出現了一個可以一瞬滅殺三尊者的人!

    鳳橫空的瞳孔在瑟縮,先前的氣勢蕩然無蹤。一股沉重的恐懼,也在鳳凰城中瘋狂的蔓延。

    這時,空中的可怕妖媚女子忽然消失了。

    而云澈眼前綠光一閃,一張媚意橫生的花顏出現在他的眼前,近到了伸手便可碰觸,伴着一股異常好聞的幽香。

    “啊!!”

    那恐怖的綠裙女子竟忽然現身在眼前,鳳雪児和夏元霸同時一聲驚叫,周圍的鳳橫空等人更是駭然失色,如觸電一般瘋狂的向後退去。雲澈心中大驚,但他還沒來得及退離,一隻手指格外修長的手已經輕輕捏在了他胸前的衣釦上,指甲上塗滿的鳳仙花汁散發着讓人神迷的花香。

    但除此之外,他的玄力並沒有被封鎖,妖媚女子的手上也沒有傳來任何力量,但他卻一動不敢再動。因爲他很確定,以她能瞬殺三尊者的實力,若是想殺他,也只需一瞬間。

    “雲哥哥!”

    “姐夫!!”

    看到雲澈被她制住,鳳雪児和夏元霸驚駭欲絕,便要衝過來。雲澈馬上一聲低吼:“不要過來,馬上退開。她……她沒有想傷害我。”

    “答對了唷。”妖媚女子笑了起來,她盯着雲澈的眼睛,媚眼如絲,聲柔如絮:“小弟弟,奴家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只要你乖巧的回答,奴家就會馬上放了你哦。”

    她的聲音甜的發膩,水汪汪的鳳眼裏眸光盈盈,柳眉斜撩,說不出的狐媚勾人,完全不像是在劫持雲澈,更似是欲撲進他懷裏,盡顯風情。

    “你……想問我什麼?”雲澈竭力靜下心來。

    “告訴奴家,”妖媚女子的臉緩緩靠近:“茉莉公主,現在在哪裏呢?”

    “……”雲澈的瞳孔驟的一縮,隨之定定的說道:“茉莉公主?你在說什麼?我不太懂。”

    妖媚女子的脣角輕輕的彎了起來,一雙媚眼也微微眯起,眸光變得媚惑而危險:“小弟弟,說謊是不好的哦。你的身上,可是有她的味道唷。”

    “放開他!!”

    一個冰冷刺心的聲音,忽然從後方傳來,讓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

    雲澈的瞳眸一顫,下意識的出口:“茉莉!”

    妖媚女子緩緩的轉過身來,看向後方從虛空中走出的紅裙少女,微泛綠光的美眸閃過一抹異樣的光彩,然後微微而笑:“公主殿下,奴家終於找到你了。”

    “我不想說第三遍,放開他。”茉莉的雪顏、眸光、聲音,都不帶一絲一毫的情感。

    “咯咯咯咯,”妖媚女子嬌笑了起來:“難怪這位小弟弟身上有公主殿下的味道……公主殿下不要緊張哦,這麼俊俏的小弟弟,就算公主殿下命令奴家殺他,奴家都不忍心下手呢。”

    妖媚女子的手指輕輕一點,雲澈頓時踉蹌後退,然後依到了鳳雪児的懷中。

    “茉莉!”雲澈擔心的喊道。但眼下的情境,他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能做什麼。

    “七年不見,看到公主殿下安然無恙,奴家心裏歡喜萬分呢。”妖媚女子縱然面對茉莉,依然是媚眼如絲,笑顏如百花綻放。

    “七年不見,你還是這麼讓人厭惡。”相比於她的嬌媚,茉莉的聲音就如寒泉般冰冷,她緩緩的,低念出了對方的名字:“獄蘿!”

    聽說過星神界十二星神的人,都會知曉其中最爲可怕,讓人談之膽寒的兩個存在。

    其中之一,便是天毒星神。

    而此刻站在茉莉身前,這個彷彿是爲了媚惑男人而生的女人,便是有着“地獄的幽蘿”之稱的天毒星神!

    獄蘿!!

    此刻所有注視着她的人,看到的只有她足以迷惑天下的妖媚,但只有茉莉清楚的知道,“豔若桃李,毒如蛇蠍”這句話,在她身上有着最極致的體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