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走!」海皇曲封憶冷冷的丟下一個字,長袖一甩,冷然離開軒轅問天還好歹打了個招呼,她卻是看都沒有再看鳳橫空一眼。

    而死在獄蘿手中的三尊者屍體被毒滅,陌塵風更是化作飛塵,他們縱然想帶走都不能。

    眾海殿尊者、長老也馬上緊隨離開。紫極卻是留在最後,向鳳橫空一拱手:「鳳凰宗主,告辭了。」

    「恕不遠送。」鳳橫空連忙回禮。

    「哼!」夜魅邪一聲冷哼,隨之帶著日月神宮的人離開。

    皇極無欲掃了鳳橫空一眼,然後向古蒼真人使了一個平淡的眼。古蒼真人出聲道:「元霸,我們也該告辭了。」

    「啊?」夏元霸回過身來:「師父,聖主大人,姐夫和雪児妹妹才剛訂婚,我想在這裡多留幾天。」

    「這是他們兩個之事,也是鳳凰神宗的家事,你在這裡成何體統。」古蒼真人肅然搖頭。

    「元霸,回去吧。」雲澈微笑道,然後小聲傳音:「這次離開后,我應該會馬上回幻妖界,今後的幾年,要再見面或許會有些難了。不過我的安危,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就算軒轅問天明天就殺到幻妖界都沒關係。我師父親口說過,就是四大聖主聯手,都不一定打得過小妖后。」

    夏元霸握了握拳頭,終於還是輕輕點了點頭:「姐夫,這些年我一定會努力的修鍊。下次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一定會讓你嚇一大跳的。」

    「哈哈哈,這一點我絕對相信。」雲澈笑了起來。這些年,夏元霸帶給了他太多的奇迹和驚喜。

    皇極無欲帶著夏元霸,還有皇極聖域的所有人也就此離開,同樣沒有向鳳橫空打招呼。

    四大聖地轉眼之間全部離開,氣氛可謂尷尬到極點,其他勢力見狀也只好紛紛向前請辭。

    不多時,萬里迢迢前來參加大宴的天玄勢力便一走而空,只剩下一片狼藉,連中心鳳凰大殿都化為平地的鳳凰城。

    鳳橫空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喉嚨中溢出沉重到極點的嘆息。

    他繼位鳳凰宗主、神凰大帝整整百年,今天,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覺到什麼是現實。

    茉莉離開之前和之後境遇何止天差地別。

    「唉。」鳳天威和鳳祖奎也同樣在重重嘆息,而宗中眾長老、執事俱是面惶然,不知所措。

    鳳橫空目光看向鳳天威和鳳祖奎,三人目光卻儘是無奈。鳳橫空默然嘆息,走向雲澈和鳳雪児。

    「雲澈,你走吧。」鳳天威淡淡的道:「你幻妖界妖皇的身份,以及你身上藏有的輪迴鏡,都註定四大聖地不會放過你。現在你師父走了,沒有人可以護得了你馬上走吧,到你認為安全的地方去。否則」

    鳳天威抬頭看向了上空:「他們等人散了之後,說不定馬上就會回來。」

    很顯然,鳳天威也看透了這一點。畢竟,在魔劍大會上,他親眼目睹了四大聖地面對「妖皇」時的態度和面對「輪迴鏡」時的嘴臉。

    「我馬上會走。」雲澈心中早已有了計較,他抓起了鳳雪児的手:「不過不是我一個人,我會帶著雪児一起走。」

    鳳橫空目光一橫,怒然道:「不行!你想把雪児也拖進泥潭嗎!」

    「不,」雲澈堅決的搖頭:「相反,正是為了雪児的安危,我必須帶她離開。雪児如今已是我的未婚妻子,那些想對付我的人若是找不到我,會有可能對雪児下手尤其是軒轅問天,這個卑鄙無恥的老狐狸絕對做得出來!」

    「我鳳凰神宗有鳳神守護,雪児又是鳳神的繼承者,誰敢對雪児下手!」鳳橫空低吼道,但剛吼完,他的氣勢就忽然弱了三分因為他忽然想起,雲澈早就知道鳳神已死。

    「你放心好了,我要帶雪児去的地方,會是最安全的地方,絕不會對她的安危有半點的威脅,否則,我也不會選擇帶著她一起離開。還有」雲澈的聲音很平靜,顯然早已成竹在胸:「我有辦法加快雪児力量的成長。我帶雪児離開后,可能數年之內都無法回來。但回來的那一天,我保證雪児的鳳凰之力會成長到讓你們大吃一驚的境界。」

    雲澈的聲音平靜中帶著一種讓人無法質疑的氣勢,鳳橫空定定的和他對視一會兒,然後把目光轉向了鳳雪児:「雪児,你想留在家裡,還是跟著他?」

    「父皇」鳳雪児輕輕的道:「雲哥哥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鳳橫空嘴角動了動,久久無言,然後背過身去,長長嘆息一聲,幽幽的道:「雲澈,你殺我兒子那是我自作孽,我可以逼自己忘記。但如果雪児有什麼事,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父皇」鳳雪児的眼淚幾乎是瞬間涌下,她顫聲道:「雪児不孝,這些年總是讓你擔心我和雲哥哥一定會早早回來一定會的父皇你要多多保重」

    鳳橫空向後擺了擺手,沒有說話,似是在催促他們馬上走。鳳雪児對於雲澈,又何止是情根深種,簡直像是中了魔咒一樣。雖然,他萬般不舍,萬般憂心,對雲澈恨的徹心,但,一個女子一生能遇到一個甘願如此毫無保留傾心的人,或許也是一種幸福吧。

    鳳天威和鳳祖奎一直默默聽著他們的話,沒有插話,也沒有阻止鳳雪児和鳳橫空最後的決定。鳳祖奎向旁邊的一個老者道:「青山,去把所有的三紋鳳靈丹取來,讓雪児帶上吧。」

    「是。」被喊做「青山」的老者轉身而去。

    「雲哥哥,我們現在就走嗎?」鳳雪児淚眼婆娑的道。

    「嗯。」雲澈輕輕點頭:「她一走,無論是我的身份,還是我身上的輪迴鏡,都註定我不得不暫時離開天玄大陸。不過這樣也好,我本就答應你和你一起去幻妖界見我的父母離開這裡之後,我們去蒼風皇城帶上你蒼月姐姐,去流雲城帶上爺爺、小姑媽,還有蕭雲他們,然後再去冰極雪域帶走冰雲仙宮的所有人之後的幾年,也有可能是十幾年,你就要陪著我留在幻妖界了。」

    他回到幻妖界之前,必須要帶上所有相關之人包括冰雲仙宮。否則,她們必會因為他的離開而遭遇大禍。他既受宮煜仙臨終之託,再加上已對冰雲仙宮有了深厚的感情,決不能棄之不顧。

    而且以太古玄舟龐大的內部世界,帶幾萬個冰雲仙宮都是輕而易舉之事。

    「只要有雲哥哥的地方,去哪裡都好。」鳳雪児注視著他,柔柔的說道。對未知的幻妖界,沒有任何的擔憂和迷茫。

    話剛說完,她卻忽然感覺到雲澈全身一僵,下意識的問道:「雲哥哥,你怎麼了?」

    雲澈臉上的平靜忽然不見了,而是變得凝重,就連眼神都透著一股陰戾。

    這種感覺

    為什麼會忽然有一種致命的危險感

    這個可怕的感覺,還要勝過在弒月魔窟中初見弒月魔君時

    到底是什麼?

    到底是從哪裡傳來的?

    他對危險氣息有著近乎恐怖的敏感。而就在剛才那一剎那,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危險氣息讓他全身汗毛瞬間豎起,身上每一根神經都繃緊到極致那可怕的感覺,就像是一隻吞天巨蟒的大口就在自己頭頂的咫尺之間。

    但,周圍的土地被茉莉摧毀的平整一片,除了鳳凰神宗的人,沒有任何外人在,也沒有任何外人在靠近,更沒有任何一個人露出殺氣,但這股可怕無比的危險氣息,卻就這麼詭異的存在著,如同來自看不見的虛空。

    雲澈手掌緊緊抓著不知所措的鳳雪児,將她擋在身後,牙齒緊咬,目光不斷掃視著四周這時,空無一物的地面上,忽然閃過一絲很是輕微,輕微到常人根本無法用肉眼察覺的反光。

    在弒月魔窟強行採摘幽冥婆羅花后,昏迷后醒來的他魂力莫名大增,這抹極其輕微的反光進入他的靈覺,定格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根長長的頭髮獄蘿離開前,從她指間滑落的那一根頭髮。

    黑的長長髮絲,隱約的,似乎帶著些許暗綠。

    雲澈定定的看著,忽然間臉大變,瞳孔放大到幾近炸裂,手上倉促湧起全力,將鳳雪児狠狠推開。

    「雪児快走!!」

    噗!!!

    被忽然推開的鳳雪児還沒回過神來,身後,便響起了**被狠狠穿刺的聲音

    那根獄蘿留下的髮絲化作了一道粗壯的幽綠光芒,以雲澈根本無法回應,甚至無法理解的速度飛射而至,刺入了他的心口之中,從後背貫穿而過,帶起漫天飆散的綠血液。

    砰!

    雲澈被遠遠帶飛,落在了百丈之外,綠芒消失,但云澈從心口到左胸,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心臟完全粉碎。

    綠的劇毒在血洞邊緣蔓延但馬上,便被天毒珠快速的凈化,直至完全消失。

    雲澈倒在地上,臉慘白,瞳孔渙散,嘴唇艱難的嚅動

    「紅」

    雲澈的瞳孔徹底失去了焦距,再無聲息。

    雲澈這一生受過無數的傷,很多次都是重傷。但他的軀體、意志都異於常人,縱然受再重的傷都不會讓自己昏迷,和弒月魔君惡戰之後全身崩裂,玄力耗盡,他都強撐著沒有馬上昏迷。

    但這一次,他卻連「紅兒」的名字都來不及喊出,便已失去意識,生死不知,胸前的血洞,身下的血灘,觸目驚心。

    獄蘿答應茉莉回去之後,絕不會向任何人提及雲澈。她答應了,也的確會做到因為她答應不會提起雲澈,但沒說過不會殺了雲澈。

    在她答應茉莉之時或者說她在察覺雲澈身上有著茉莉的氣息時,雲澈在她眼裡就已經是個死人。

    她留下的,雖然只是一根細細的髮絲,但其中卻蘊藏著可怕無比的毒和神力。而無論是毒,還是神力,都可以輕易毒殺和粉碎天玄大陸的任何一人!

    絕無活命的可能。

    雲澈身具天毒珠,獄蘿之毒被凈化。

    他有著龍神之軀,有著荒神之力守護,他的軀體沒有被直接粉碎,但,那畢竟是神道之力,他不但胸前被刺穿一個大洞,竄入他體內的力量幾乎將他軀體從內部千分萬裂,所有的經脈全部摧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