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雲哥哥!」

    鳳雪児呆住,然後瘋了一般的撲了過去,看到他身上根本就等於必死的重傷和孱弱到幾乎完全消失的氣息,鳳雪児幾乎瞬間崩潰,雙膝跪在他身前,嘶聲哭喊著:「雲哥哥……雲哥哥!!雲哥哥——」

    「誰?是誰!?」

    鳳祖奎、鳳天威、鳳橫空全部大驚失色,身上玄氣瞬間引爆,騰空而起,但隨著他們的玄氣橫掃,卻是找不到半點可疑的氣息……剛才攻擊雲澈的力量,就像是從虛空之中忽然爆射出來。

    而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攻擊雲澈的,僅僅是一根飄落在那裡的頭!

    「是什麼人藏頭露尾惡下毒手!滾出來!」鳳祖奎一聲咆哮,鳳凰城的上空頓時火焰漫天。

    而這時,鳳橫空和鳳天威已是快降下,去查探雲澈的傷害,看到雲澈的第一眼,他們就同時驚住,然後重重的嘆了一聲。

    五臟俱裂,筋脈盡斷,尤其是心臟和命脈……被完全摧滅。

    這種狀態……已經是死了,絕無活著的可能。

    「雲哥哥……雲哥哥!你快醒醒……快回答我!!」鳳雪児的心魂在巨大的痛苦和恐懼中徹底崩亂,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如同跌下了懸崖,在漆黑無盡的深淵之中無助絕望的墜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下的毒手?」看著鳳雪児的痛苦,鳳橫空心絞欲裂。鳳祖奎在場,鳳雪児就在雲澈身側,雲澈自身的修為也極其之高,雲澈卻是毫無察覺和防備的遭受了致命毒手。

    此時看鳳祖奎的臉色,分明依然是毫無痕迹!

    以鳳祖奎九級帝君的實力,天玄大陸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在他眼皮底下殺人……何況殺的還是雲澈。

    「爺爺,太爺爺……你們快救救雲哥哥,你們一定有辦法救他的!!」

    鳳雪児抬起水眸,絕望到灰暗的眼神帶著深深的乞求……她無法不絕望,她的雙手牢牢的抓在雲澈的身上,她比鳳橫空他們更明白他的傷勢重到了何種程度,就連他本就微弱到極點的氣息,也在這轉眼之間以很快的度持續流失著。

    雖然,這絕望的事實是她的靈覺清晰的告訴她,但她的靈魂又怎麼會去接受。

    「雪児,你先冷靜下來。」鳳橫空艱難的說道:「雲澈他已經……已經……」

    「已經死了。」鳳天威沉重的說出了鳳橫空無法說出的那兩個字。

    鳳雪児全身一僵,然後拚命的搖頭:「不!!你們亂說……雲哥哥他沒有死!雲哥哥明明……明明還有氣息……他不會死的……不會!!」

    「唉。」一無所獲的鳳祖奎從空中降下,重重的嘆息一聲,道:「五臟俱裂,命脈、經脈盡斷,尤其心臟,基本完全損毀,已是徹底的死了。就是大羅金仙在世也……他的身上還有氣息,只是因為他方才死去不久,軀體里的氣息沒有來得及散盡而已。」

    鳳祖奎知道自己的這些話對於鳳雪児而言太多殘酷,但,無論如何,這是她必須接受的事實。

    「……」鳳雪児如被定身,獃獃的跪在雲澈身前,唯有眸中眼淚如溪流般淋落。靜躺在她身前的雲澈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氣息也從遊絲變得徹底沉寂,唯有身下的血跡依然在不斷的蔓延。

    「太爺爺,爺爺,父皇……生什麼事了?」

    鳳熙銘快衝了過來,他一眼看到地上的雲澈,驚的後退了一步,結結巴巴的道:「雲澈?他……他……死了?」

    「你胡說!!」沉寂中的鳳雪児忽然一聲泣血般的哭喊:「雲哥哥他沒有死……他不會捨得丟下我的……他不會死的……一定不會死的!!」

    火焰在鳳雪児的身上燒起來,然後溫和的包裹住了雲澈的全身,鳳雪児抱起雲澈染滿鮮血,幾乎毫無氣息身體,飛向了西北方……一路灑下一道長長的淚跡。

    「雪……雪児!!」

    「讓她去吧。」鳳祖奎一抬手,阻住想要去追趕的鳳熙銘。

    「雪児去的是秘地的方向,應該是想用鳳神當年留下的不滅之炎強行為雲澈愈傷吧……唉。」鳳天威閉目搖頭。鳳火琅嬛境的不滅之炎的確能極好的輔助擁有鳳凰炎力的人療傷,但云澈的傷勢,就是百倍的不滅之炎都不可能有用。

    而且他的狀態並不是個傷者,根本已經是個死人,

    鳳橫空的眉頭死死蹙起,然後一咬牙:「不行,我必須追上去看看。雪児對雲澈用情過深,先前在弒月魔窟,就說出過雲澈若不出來,她就等一輩子的話……這次她完全失去理智,搞不好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

    這番話讓鳳天威和鳳祖奎也頓時臉色微變,然後同時點頭,他們剛要匆忙前往鳳火琅嬛境,忽然,一個不合時宜的氣息大刺刺的從上空籠罩而下,讓他們停住了腳步,心下微微一沉。

    這個氣息就是在告訴他們他的到來……雖然只有一個人,但卻是這天玄大陸最危險的人物!!

    軒轅問天!!

    對於他的去而復返,並沒有讓他們覺得有太大意外,雲澈也說過等參加大宴的人都散盡后,軒轅問天極有可能會折返。

    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是軒轅問天!他果然回來了。」鳳天威沉下眉頭。

    「先把他打走吧,不要弱了氣勢……也不需要過多客套和廢話。」鳳祖奎的神色和氣息已經平和了下來,目光變得厚重而凜然。

    不多時,一道劍氣凌然破空,軒轅問天的身影從上空緩緩而落,但只有他一人,並沒有和軒轅問道一起回來。

    他們身後,鳳熙銘的腳步緩緩向後挪動,幾步之後,又牢牢定在那裡,臉上的表情不斷變幻,肌肉不斷抽搐……時而惶恐不安,時而扭曲猙獰。

    「原來是軒轅劍主。軒轅劍主何故去而復返?難道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遺忘在這裡?」鳳橫空不卑不亢的笑著道。

    「呵呵,」軒轅問天掃了周圍一眼,笑的頗為曖昧:「那鳳凰宗主不妨猜上一猜。」

    「不用猜了。」鳳祖奎毫不客氣的沉聲道:「軒轅劍主,我想如你這等人物,應該也不願聽一些無用的廢話。你去而復返,是為了雲澈吧?但很可惜,他已經走了,不過你現在向蒼風國方向去追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

    「哈哈哈哈,」軒轅問天頗為肆意的笑了起來:「祖奎兄的脾性真是半點沒變,依然是直言快語。不過這一次,祖奎兄卻是猜錯了。」

    軒轅問天的眼睛眯了下來:「雲澈可不是個傻子,相反,他比大多數人聰明的多,又怎麼會想不到本劍主會回來找他。所以本劍主離開之後,他定然也早早離開了,又怎麼會乖乖等在這裡。本劍主這次再訪貴宗,並非是為了雲澈,而是有一事相求。」

    「哦?」鳳祖奎面露驚詫,但看軒轅問天的臉色,又哪有半點「相求」的樣子:「那軒轅劍主是有何事相求,還請直說吧。」

    「好極了。」軒轅問天笑著點頭,隨著茉莉的離開,屬於劍主的傲慢、自信、威嚴以及陰險又完完整整的回到了他的身上:「十九日前,三位也曾帶領貴宗上下眾多高手前往至尊海殿參加魔劍大會,也自然親眼目睹我天威劍域被那紅衣妖女殺了三劍侍和二十多個長老,更為甚者,我劍域最為重要的北域被完全摧毀!」

    軒轅問天的語氣平和,眼神傲慢……但在說到北域被毀時,他的眼角依然不受控制的劇烈抽搐。

    鳳祖奎、鳳天威、鳳橫空皆是眉頭大皺。那日的天威劍域可謂凄慘之極,軒轅問天個人也是狼狽到極點。如今,造就那場災難的人已經離開,且不會再回來,這段屈辱悲慘的歷史也應該成為天威劍域最不能碰觸的恥辱傷疤,但此刻軒轅問天卻是在他們面前主動說起……

    「那天的事對我天威劍域而言,可謂是萬年以來前所未有的災難,損失之大,無法估量!若不是本劍主還存活於世,怕是天威劍域都沒有資格再以聖地自稱。」軒轅問天微微仰頭,平靜中透著憤恨:「我天威劍域鼎盛萬年,卻被那妖女一夕之間打退了至少千年!若再不找尋補救之策,怕是被其他三聖地擠出聖地之席,只是早晚之事。」

    「軒轅劍主欲求助我們的,就是此事?」鳳祖奎淡笑著搖頭:「那軒轅劍主未免太看得起我們鳳凰神宗了。我鳳凰神宗雖有鳳神守護,天道庇佑。但畢竟只有五千年歷史,論實力之強,底蘊之厚,遠不及你們聖地。再加之近些年波瀾不斷,我們自顧尚且不暇,又豈有能力和餘力相助於聖地之層面的事。」

    「不不不,你們當然有。」軒轅問天笑眯眯的道:「我軒轅問天豈敢要求貴宗為我天威劍域勞心。不過是我劍域目前欲重整力量,急需大量資源,因而找你們借一些資源,僅此而已。」

    「藉資源?」鳳橫空的眉頭動了動,壓著氣道:「論資源之豐厚,我鳳凰神宗萬萬不能和你們聖地相比。你們劍域所缺資源,又豈是我鳳凰神宗有能力借出,怕是要讓軒轅劍主大失所望了。」

    「這一點,你們更不需要擔心。」軒轅問天好整以暇的道:「本劍主從不強人所難,絕對不會強求別人做他做不到的事。本劍主所要借的東西,你們絕對拿得出,而且是馬上就能拿出來。」

    軒轅問天緩緩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一雙狹長的眼睛眯著幽冷危險的笑意:「本劍主要的只有這些——一百斤……紫脈神晶!」

    ——————

    獄蘿: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