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軒轅問天淡笑着:“我知道的東西,要遠遠比你想象的多。”

    隨着他手臂的擡起,一把長約六尺,微蘊白芒的細劍被他抓在了手中:“現在的你,已經有了讓本劍主用劍的資格。你不是要殺了我麼,來,儘管來吧,來帶給我更多的驚喜!讓我好好享受籌劃了整整千年的成果!”

    龐大的劍意以軒轅問天的軀體爲中心蔓延開來。隨着他手中細劍的擺動,空間竟是變得層層疊疊,如同劃過的不是虛空,而是靜寂的水面。

    軒轅問天的劍意極致,赫然達到了無形化有形的恐怖境界。

    焚絕塵身世、力量,是隻有他才知道的天大隱祕——他自己很堅信這一點。軒轅問天的話讓他心中陡生不安,但殺意和恨意卻愈加強烈,他的黑暗玄力在躁動,但十里之內的空間卻壓抑到極點,天空原本潔白的碎雲變成了沉悶的烏雲,緊接着又變成了昏暗的黑雲。

    而這種壓抑和黑暗如同惡魔灑下的瘟疫般在無聲中快速的擴散,從十幾裏擴散到幾十裏,再到百里……

    百里區域,天昏地暗。

    而這,並非是焚絕塵的玄力釋放,而僅僅是來自他的黑暗威壓。

    而反觀軒轅問天,處在威壓中心點的他面帶淡笑,眼眸半眯,手中的細劍只有一層微微的白芒,全身玄氣也都斂入體內,平靜的如同一口沉寂千年的老鍾。

    兩人的氣勢,呈現着無比鮮明的對比。

    壓抑的死寂持續了很久,在某一個瞬間,焚絕塵陡然爆發,全身的黑暗氣息如忽然爆發的火山,沖天而起,他的軀體,在一瞬間變成了黑色……這並非是黑暗玄氣的映照所造成,而是他的體膚,真真實實的變成了黑色!

    淡然中的軒轅問天眼神微變,手中細劍猛的一抖,營造出來的平和氣場頓時扭曲,隨着天罪神劍的轟至,他的眼前隱約出現了一個血池地獄,帶着無盡的怨恨與殺機罩向了他。

    “這就是……魔的力量!!”面對眼前遮天的黑暗,他的靈魂在顫抖,心中甚至生出了些許的恐懼,但他的瞳孔中卻釋放出興奮的光芒……這來自魔神的黑暗玄力,一千年前,他從夜沐風的身上領教過。但,縱然是當年的夜沐風,也沒有帶給他這樣的感覺。

    論實力,如今的焚絕塵還遠不如當年暴走的夜沐風,但他覺醒和融合了魔血魔魂,施展真正的“永夜幻魔典”,所釋放的魔玄力分明要比夜沐風所釋放的還要純粹!

    戰慄而興奮的嘶叫聲中,軒轅問天在黑暗風暴的追及下倒退——因爲縱然是他,也沒有把握就此直面黑暗玄力全開的焚絕塵。而他每倒退一個身位,身後就會出現了千道無形的劍芒,直至形成了一個足有數十萬道劍芒的遮天劍陣,如暴風雨般襲入了彷彿來自煉獄的黑暗風暴。

    空間如破布般撕裂,黑暗魔玄力轉眼之間被切割成細密的蜘網。數十道劍芒更是橫穿黑暗,刺在了焚絕塵的身上……被黑暗籠罩的焚絕塵軀體堅若神鐵,這些被他的力量削弱的劍芒刺在身上,發出的卻是鏗鏘的金屬撞擊聲,當即粉碎,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創傷,只有剎那的刺痛而已。

    而這些刺痛,讓焚絕塵身上的黑氣愈加沸騰,永夜魔劍連續轟出,世界,瞬間變得更加黑暗,所有的劍芒,都被捲入了黑暗之中。

    “永夜無光!!”

    …………………………

    轟隆隆……

    震天的轟鳴聲從後方傳來,光線在以極爲明顯的幅度逐漸變暗。鳳雪児轉過身來,看到南方的天空竟是黑暗一片,如同囤積了數百里的黑雲。兩股可怕到極致的氣息縱然隔着已足夠遙遠的距離,依舊讓她遍體發寒。

    “是焚絕塵?”鳳雪児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語:“他在和……軒轅問天交手?”

    “雲哥哥……”鳳雪児馬上回身,她感覺着雲澈在她鳳炎保護下沒有散去的最後氣息,輕輕的念道:“雲哥哥,你不會有事的,求你一定要堅持住……”

    她的身影在蒼穹之上劃過一道一閃而逝的紅影,飛向未知的北方。

    …………………………

    黑暗!

    劍芒!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在高空交織,恐怖絕倫的力量讓天地爲之顫抖。

    劍芒來自天玄大陸劍道第一人,而在他的劍芒之下,遮天的黑暗風暴被不斷的捲開,絞碎,但馬上又會如暴怒的猛獸一般再度撲上,始終牢牢的壓制着他的劍陣,看上去絲毫不處於下風。

    下方的荒蕪山地早已看不到峯巒,地面在災難的力量之下不知下降了多深,只留萬年不見日月的亙古地基,如同末日一般的情景!

    帝君之戰,尚且可以毀天滅地,何況頂級帝君之戰。往昔,聖地之主偶爾切磋,地點都會選在滄海之上,交手間駭浪滔天。但這樣的力量降臨這片無辜的土地,卻是轉眼間將這裏化作毀滅的煉獄。

    軒轅問天完全沒有想到,焚絕塵纔拿到天罪神劍短短十幾天,便幾乎可以匹敵這個無敵於天玄一千多年的劍道之主——或許,連焚絕塵自己都沒想到,自己覺醒魔血之後,修爲竟是暴漲到如此程度。

    焚絕塵在咆哮,軒轅問天在興奮……兩人惡戰之中,都沒有發現,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三個人影。

    在他們驚天駭地的力量餘波之下,三人卻是紋絲不動,身上的氣息,更是如滄海般浩瀚厚重。

    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

    天玄大陸四大聖主,在這一刻全部出現在這片承受災難之地。

    “那個人……是焚絕塵?”夜魅邪沉聲道,眼神裏透着深深的難以置信。

    “先前在至尊海殿,我特意探查過他的玄力,大致在君玄境六級中期,已是我讓我吃驚不小……而今,竟然能和軒轅問天勢均力敵?這是怎麼回事?”曲封憶面色沉重,聲音裏是極重的訝異和不解。

    “難道是用了什麼特殊的禁術?”夜魅邪低聲道:“天玄大陸真的存在過這樣的禁術?”

    他們三人之所以出現在這裏,自然是追及鳳雪児……準確的說是“輪迴鏡”而來,且他們都同樣瞞下了聖地,都是孤身前來。

    “……”皇極無慾久久沉默後,終於出聲:“焚絕塵的實力層面,的確已幾乎和我們不相上下,但他畢竟年輕,經驗太淺,再加之他身上的力量來的過於異常,明顯還不能完全把控。目前看來勢均力敵,但時間稍久,他必敗無疑。”

    “而最爲關鍵的一點……”皇極無慾的聲音沉下,眉宇間凝起重重的陰霾:“你們難道沒有發現,焚絕塵現在的樣子,還有他使用的黑色玄氣……和當年的夜沐風很像麼!”

    “什麼!?”曲封憶和夜魅邪同時一驚,剎那之後,又同時驚呼道:“那是……永夜王族的永夜幻神錄!!”

    “……”皇極無慾的目光落在焚絕塵手中的天罪神劍上,緩慢的道:“焚絕塵的力量如此異常,極有可能和他手中的天罪神劍有關……不!是一定有關!”

    “那把天罪神劍之中,定然真的隱藏着天大的隱祕,但我們那日解開封印後卻毫無察覺,而是當成了一把死劍,之後被那個紅衣妖女丟給了焚絕塵……現在,焚絕塵實力暴漲,用的還是永夜王族的玄功,形態也和當年手持天罪神劍的夜沐風相似……絕對不會錯的!”

    “讓一個君玄境六級的人,短短十幾天達到我們的境界……難道,真的是神道之祕!”夜魅邪的眼瞳在放大。

    叮!!

    曲封憶右腕上的手鐲微微閃動起藍光,曲封憶眉頭一動,低聲道:“向北七百里,發現了鳳雪児的行蹤。是繼續追過去,還是……”

    曲封憶用眼神示意了一番軒轅問天和焚絕塵。焚絕塵的異常變化,天罪神劍是唯一的解釋。既然如此……

    “走!去追鳳雪児!”皇極無慾短暫猶豫後,斷然道。

    “我與皇極兄所想相同。”夜魅邪淡笑一聲:“軒轅問天包藏賊心,又一次想要獨佔輪迴鏡,哼,讓焚絕塵在這裏拖着他,簡直是老天相助。若無太大意外,天罪神劍很可能重回軒轅問天手中,到時,我們三人聯手,將之從他手中取回便是。”

    “好!”曲封憶緩緩點頭:“黑月商會的眼線已經全開,這是天玄大陸最龐大的天羅地網,鳳雪児和雲澈只要還在天玄大陸,就永遠別想循形!今日天黑之前,她和雲澈定然會落到我們手中!”

    “待取到輪迴鏡,我們三人共參其中之祕,至於軒轅問天……”皇極無慾淡淡一笑:“他身懷詭心尚且不論,如今天威劍域沒有了三劍侍,北域被毀,已根本無資格與我們平起平坐。當年多次算計我們的賬,在從他手中取到天罪神劍那一天,也順便清算了吧……走!”

    三人不再駐足,也沒有深究焚絕塵之事,向鳳雪児所飛去的方向直追而去。

    哧!!

    一道白虹在空中閃過,切開了遮天蔽日的黑幕,虹光之下,軒轅問天的瞳孔之中閃動着詭異的光芒……而他目光所射向的,赫然是皇極無慾三人離去的方位。

    “真是強大到讓人難以置信的力量,讓你短短十九天就可以成長到這種地步,那麼……到了本劍主身上,豈不是朝夕之間便可天下無敵!”

    軒轅問天低吟着,然後一聲猙獰的咆哮:“這股力量讓我驚喜,但可惜,你駕馭它們的能力讓我太失望了……是時候,讓本劍主收取這傾注了千年心血的成果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