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問天拿劍的手收到了背後,另一隻手伸向了焚絕塵,悠然道:“魔尊大人,你帶給我的驚喜,我已經完整的看到了。這場遊戲,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焚絕塵:“???”

    軒轅問天這個奇怪的動作,還有他口中奇怪的話並沒有得到任何的迴應。天罪神劍被焚絕塵抓在手上,升騰着濃郁的黑芒。

    軒轅問天伸出的手掌緩緩攥起,眉頭沉了下來,似是自言自語的聲音陡然冷了幾分:“魔尊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忘了是誰耗費了千年心血,解除了永夜王族施加在你身上的所有封印!?又是誰不惜驚動整個大陸,籌劃出一場魔劍大會解開了你身上最後的邪神封印!如今你得償所願……難不成卻要忘恩負義,拋開本劍主,臣服於這個小子嗎!”

    “你在說什麼!?”焚絕塵咬牙切齒的道。

    “哼!”依然沒有得到迴應,軒轅問天收到背後的劍重新亮起:“看來似乎出了點小意外,既然如此,遊戲方式也要稍稍改變了。焚絕塵,你的實力增長的確巨大,但就憑現在的你要殺本劍主……癡人說夢!”

    WWW ●Tтkд n ●C〇

    錚!!

    軒轅問天手中的細劍發出震顫的輕吟,隨着白芒閃動,劍尖已直刺焚絕塵面門。這一次,軒轅問天主動出劍,而且這一劍雖看似尋常,卻是凝聚了他毫無保留的全力。

    劍身平直,但周圍十里空間的天地元氣被完全攪動,如沸水一般沸騰起來。

    焚絕塵一聲怒吼,一劍砸出,他每一次出劍,都會引的天昏地暗,周圍的世界,也會被無盡陰森和恨意充斥。

    嚓!!

    空間碎裂,無數的空間碎片如噴射的鋼針一般飛射出去,將碰觸到的一切洞穿切割。兩人身形同時一緩,然後又同時爆發,灼目的劍芒和陰森的黑光在空中激烈碰撞,帶起連環驚雷般的炸響。

    焚絕塵面孔惡如鬼神,沸騰着黑氣的天罪神劍每一劍都是所向無前的全力轟出,每一劍都凝聚他最極致的怨恨,每一劍都極欲將軒轅問天直接轟殺成碎片。黑暗玄力本就是玄氣的負面形態,焚絕塵的殺意、恨意越是濃郁,黑暗玄力的毀滅威力便越是強盛。

    他幾乎完全不去看來自軒轅問天的劍芒,如瘋子一般劍劍搏命……數月前和雲澈在東海上的一戰,他也同樣是如此。

    鋪天蓋地的殺氣和黑暗氣息壓制着軒轅問天,天罪神劍上的黑氣不斷的加劇着,揮動之時,陰沉的破空聲猶如無數鬼魂在慟哭。

    軒轅問天在步步後退,看上去完全是處在被壓制的狀態,身上的玄氣之芒,也遠遠比不上焚絕塵身上的黑暗氣息。但他的面色卻是如死水般平靜。

    “呃啊啊啊!!”

    焚絕塵又是一聲餓狼般的嘶吼,天罪神劍帶着魔神般的氣息,摧開所有劍芒,直轟軒轅問天的頭頂。

    而這一次,軒轅問天卻沒有如之前那般避其鋒芒,他雙目微擡,一道強烈至極的森然劍意橫空而現,霎時,手中細劍陡然吐出一道百丈劍芒,如墨夜寒星般璀璨刺目,然後迎着當空墜下的黑芒橫斬而去。

    嚓!轟隆——

    雷霆之後,是蒼穹塌陷般的巨響。兩道君玄境巔峯層面的力量正面碰撞,玄氣爆發的威力將幾十裏的世界瞬間化作完全的真空。耀白的劍芒和黑氣當空碎裂,軒轅問天和焚絕塵兩人同時被震到百丈之外。

    噗……

    停住身形的焚絕塵身體搖晃,然後猛吐一大口鮮血。軒轅問天的劍氣雖然被他的力量抵消了絕大部分,但還是有一成左右的力量破開了他的玄力防禦,竄入了他的體內,讓他內外皆傷。

    而反觀軒轅問天,雖然和焚絕塵被震開了同樣的距離,卻是面色如常,毫無受創之態,只有衣袖被黑暗魔息吞噬了小半。

    焚絕塵的力量在短時間內爆炸式增長,看似已到了可以匹敵軒轅問天的程度。但這一次碰撞,他的短板卻是暴露無遺。

    若自身玄力因某種契機暴漲,那麼,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必須要定下心來全力奠基和穩固,這可謂是玄道常識——就如雲澈以霸皇丹爲冰雲仙宮的所有弟子提升玄力後,便親自下令所有弟子在接下來至少一個月內全力奠基,不得修煉任何玄功。

    雲澈的力量也曾有過數次爆炸式的提升,但他有龍神之軀和荒神之力爲基礎,數次力量暴增,卻從未有過軀體無法適應力量的情況。

    但焚絕塵不同,他復仇之心太過強烈,力量增長的也太過猛烈,最直接的後果,便是他對這股力量的駕馭極不平穩,而他的軀體承載這股力量的時間尚短,尚未被淬鍊到和玄力層面相匹配的強度。從而,他在力量上可以和軒轅問天比擬,但其防禦能力,卻是遠遠不如。

    於是,兩人承受同樣強度的玄氣爆裂,軒轅問天基本無恙,而焚絕塵卻被大傷。相比於受傷,更嚴重的後果,是他受創之下,對身上力量的駕馭更加失控,無論他的內息,還是身上沸騰的黑氣,都明顯出現了混亂的跡象。

    對於焚絕塵忽然大變的狀態,軒轅問天絲毫不覺得意外,他劍身前指,揮灑之間,空間碎片如飛刀一般旋轉,捲起數百個大大小小的空間漩渦。

    焚絕塵口中劇喘,氣息混亂之下,面對軒轅問天這一劍,他倉促之間根本無法凝聚足夠力量,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黑芒炸開,焚絕塵橫飛出去,身上爆開十幾蓬血花,體內更是氣血翻騰,躁亂的黑暗魔息就如發狂的野獸般脫離了他的掌控,在體內橫衝直撞,他停住身形,拼命的提氣喘息,卻是久久無法壓下。

    “呵呵,”軒轅問天在笑,他淡淡的道:“一千八百年前,本劍主得以突破,以一百七十三歲之齡成就帝君,兩百八十年後,達到君玄境六級之境……也就是上次見面時你的境界。本劍主從君玄境六級到今天的力量境界,用了整整一千五百年。而你,只用了十九天。”

    “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只可惜,你的力量強度雖然已不下於我,但卻差了一千多年的底蘊!”

    軒轅問天聲音未落,身影卻忽然變得虛幻,一股讓焚絕塵完全窒息的力量從他的上空籠罩而下。

    焚絕塵目眥盡裂,暴吼一聲,天罪神劍捲起黑暗巨浪,砸向了上空……但他的劍只揮到一半,耳邊已是一聲巨響,他的雙臂瞬間失去知覺,整個人如浮萍般飛了出去,身上黑氣潰散,天罪神劍也脫手飛出。

    軒轅問天是天玄大陸的劍道第一人,但絕不代表他的能力只集中於劍道。作爲天玄大陸達到君玄境極致的四個人之一,他不含任何玄功的一道玄氣便可倒海摧山。

    將焚絕塵轟飛的軒轅問天並沒有追及,而是平平的伸出手中,將飛向高空的天罪神劍吸到了自己手中。

    他抓住劍身,看向了劍柄部位,雙目眯成一道極細的縫隙:“魔尊大人,現在,你總該有話對我說了吧。”

    天罪神劍黑霧繚繞,在軒轅問天的質問聲中出現了微微的顫動……而就在這時,一股巨大的撕扯力從劍身上傳來,軒轅問天沒有足夠防備之下,天罪神劍直接脫手飛去,然後掠過一道漆黑的直線,重新落到了它的主人手中。

    焚絕塵全身染血,雙手死死抓着天罪神劍,一雙眼睛如魔鬼般陰戾。身上破爛不堪的黑袍獵獵鼓起,一頭黑髮全部飛起,在升騰的黑氣中凌亂飄舞。

    他恢復行動力的速度讓軒轅問天意外,更他驚訝的,是他身上的黑氣竟變得更加濃郁,陰森的氣息,甚至要比先前更強盛的幾分,明明已受重創,氣息大亂的他,卻像是一尊從九幽之地中忽然覺醒過來的魔神,帶着恐怖的黑暗和殺氣重新降臨到他的眼前!

    軒轅問天的瞳孔微微收縮……這就是,處在至高層面的魔神之力!?

    軒轅問天心中陡生不安,不敢有任何猶豫,手中之劍猛然指向焚絕塵,劍尖之上玄氣噴薄,一瞬間便刺到了焚絕塵的眼前。

    這一劍,直接鑿開了一道空間隧道,真正的跨越了空間。

    噗!!!

    這一劍,詮釋着何爲天玄大陸劍道第一人!

    如魔神覺醒的焚絕塵在這一劍下沒有做出絲毫的反應,被一劍刺在了胸口……但這一劍並沒有穿心而過,而是釋放出無數的劍芒,刺入了焚絕塵的體內。

    剛剛重新升騰的黑氣快速的下沉,散去,焚絕塵瞳孔放大,七竅血流如注,身軀緩緩後傾,然後如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般從空中直墜而下,砸在了下方飽受災難的土地上,再無動靜。

    軒轅問天手臂收回,然後微微吐了一口氣。

    “看來魔道之力,根本不能以常理認知。”軒轅問天低聲道。焚絕塵剛纔的狀態,讓他心中頗有餘悸。

    焚絕塵的身側,一束黑影沖天而起……這次,天罪神劍竟是自發的來到了軒轅問天的身前。軒轅問天看着它,淡淡的道:“魔尊大人,你先前的沉默……希望不是要背棄你的千年承諾!”

    黑霧繚繞之中,劍柄部位,一雙狹長的惡魔眼睛緩緩睜開。軒轅問天的心海之中,響起了一個陰森嘶啞的聲音:“當然不是。只不過,狀況與我所預想的不一樣……完全不一樣!”

    “不一樣?”軒轅問天眉頭一動:“怎麼回事?”

    “他通過我覺醒體內魔血的力量,我通過魔血的滋養而逐漸復甦重生。但就在我準備摧毀他的靈魂時,卻發現他的意志力竟是超乎尋常的可怕……我非但沒有成功,反而潰敗之下成爲他的傀儡!”劍中魔魂不甘的吼叫道。

    “什麼!?”軒轅問天臉色沉下。

    “如今,我非但已不可能反取他的魔血,反而只能依附他而生,無法抗拒他的命令,他若死,我剛剛開始復甦的魔魂也會徹底灰飛煙滅!若非你將他傷至昏迷,我連向你傳音都無法做到!”

    軒轅問天臉色漆黑,指骨“咔咔”作響,他嘴角動了動,露出一個猙獰扭曲的笑:“這麼說,我這千年心血不但完全落空,還爲他人……做了嫁衣……”

    “不,”劍中魔魂陰森的音調卻在這時忽然一轉:“並非完全沒有了機會,還有另外一個方法,那個方法所能帶給你的力量,比單純的得到魔血還要強大的多。但同時也危險的多,要看你……敢不敢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