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后玄力全開,雖然帶著六個人,速度依然快到極致,不知不覺間已飛行數百里。

    而在這時,妖后的速度卻緩了下來,忽然問道:「雲澈在天玄大陸有一個明媒正娶的妻子,還是一國的公主,她在什麼地方?」

    「是蒼月姐姐。」鳳雪児道:「不過她現在已經不是公主,而是蒼風國的皇帝,就在皇城之中。」

    「……」妖後轉過頭去:「告訴我方位,先去皇城!」

    當下,妖后變換方向,來到了蒼風皇城,直接沖入皇殿,沒有半個字解釋,強行將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的蒼月捲走,然後直線向北,趕往冰極雪域。

    今日的冰雲仙宮一如既往的清冷安靜,任何人來到這裡,心境就會如這裡的無盡冰雪一般沉靜下來。

    對於雲澈,冰雲仙宮上下所有女子都有著至深的敬重、感激以及依賴。對於鳳雪児,她們也沒有一個人不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他們定下婚約,對冰雲仙宮而言也是大大的喜事,卻全然不知道,事態已然發生了劇變。

    黃昏時分,寧靜飄雪的冰極雪域南方忽然捲起了一股極端恐怖的氣浪,冰雲仙宮的慕容千雪等人幾乎同時驚覺,然後快速聚到一處,衝到了宮門之外。

    「什麼人!!」慕容千雪一聲厲喝,在玄氣帶動下直傳到數十里之外。但下一瞬,數個人影就如瞬移般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

    後方仰起了數百丈之高的寒風雪浪。

    「各位師叔師伯,快……快帶我們去寒潭!!」鳳雪児抱著雲澈從空中躍下,來不及解釋,急急的喊道。

    「雪公主?這……他們是?」慕容千雪等人一時愣住。冰雲仙宮極少入外客,千年來都是如此。雲澈雖身為宮主,但出於對冰雲仙宮的敬重,也極少帶外人來,除了鳳雪児,也只帶蕭雲來過——還是因為重要的理由。

    但這次,鳳雪児卻一下子帶了這麼多生面孔。最重要的是,今天明明是她們宮主和鳳雪児的訂婚之日,她怎麼會忽然回來。

    但詫異只持續了剎那,她們陡然發現,鳳雪児懷中抱著的人居然是雲澈,頓時,六人全部如遭雷擊,驚恐的圍了上去:「宮……宮主!?發生什麼事了!是誰傷的宮主……」

    「你們沒聽到剛才的話嗎!」妖后一聲冷斥:「不想讓他死,就馬上帶我們去哪個叫冰雲寒潭的地方。」

    「師伯師叔……快……只有那裡能救雲哥哥了。」鳳雪児帶著哭腔道。

    「快隨我們來!」慕容千雪再不多問一個字,全身玄氣全開,轉身的剎那,一掌揮出,宮門的所有禁制一瞬間全部解除,她以最快的速度沖在前方,同時威冷中帶著輕顫的聲音也傳遍了整個冰雲仙宮:「舞雪心、水寒音……以及所有臨近寒潭的弟子聽令,速去解開寒潭周圍所有禁制,此事關係宮主性命安危,半息都不得耽擱!!」

    自從上次遭遇厄難之後,冰雲仙宮重設了諸多禁制,處在核心的冰雲寒潭周圍尤為如此。這些禁制之強,縱然鳳雪児想要強行破開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力氣。

    但從宮門到寒潭,所有禁制被慕容千雪六人以最粗暴的方式解開,直衝至冰宮中心時,寒潭周圍的禁制也已被全部解開,感受到那股密集極高的寒氣,妖后直接從鳳雪児手中抓過雲澈,一個瞬身,將他丟入了升騰著白色霧氣的寒潭之中。

    「妖后……姐姐,這樣,真的可以救雲哥哥嗎?」鳳雪児擔心怯怯的問道。

    「……」妖后默然,然後低低的道:「一年前,他在淮王的攻擊下重傷,和我一起被逼入死亡之海。死亡之海原本觸之必死,他卻非但毫髮無傷,就連傷勢也快速自愈。後來我追問起時,他曾過,精純的火焰力量不但傷不了他,還可以被他吸收來快速恢復自己的元氣和玄氣。同時他還提到,不僅僅是火,冰也同樣如此。」

    「這個寒潭的力量密度和層面雖遠不能和死亡之海相比,但也的確蘊含著極為精純和濃厚的寒冰力量,也算是沒讓我過於失望。」

    「這麼,雲哥哥……雲哥哥有救了嗎?」鳳雪児激動的道。

    妖后定定看著沒入水中的雲澈,聲音冷若寒霜:「傷他的力量層面極其之高,現在依然還留在他的體內,我的力量不要修復他的傷害,連將那些力量驅散都不能。僅憑這個區區寒潭,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他。在這寒潭之中,他依然有可能下一息就會死……我所期望的,是這個寒潭能多賦予他一些元氣,讓他能在死亡之前再蘇醒一次,然後啟動太古玄舟回到幻妖界……這是唯一的希望了。」

    慕容千雪六人早已聽的傻了,楚月璃上前急聲道:「雪公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是誰傷的宮主?」

    「我不知道。」鳳雪児痛苦的搖頭:「我當時就在雲哥哥身邊,卻根本沒看到是誰對雲哥哥下的毒手。」

    「你們退下吧,這裡不需要太多人。」妖后命令道。她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一股讓人根本無法違抗的威凌。冰雲六仙都已成就霸皇,但在這股威凌之下,卻幾乎無法喘息,但同時,她們也沒有一個人離開。

    「現在在宮門之外的人,都是雲澈的親人,你們還是去安頓好他們吧。尤其是其中三人玄力低微,根本承受不起這裡的冰寒。」妖后冷冷的道。

    鳳雪児這才如夢方醒,急聲道:「啊……蕭爺爺、姑媽,還有蒼月姐姐還在外面,他們在這裡久了,一定會被凍傷的。各位師伯師叔,勞煩你們去照顧蕭爺爺他們,我們會在這裡寸步不離的守著雲哥哥的。」

    慕容千雪短暫猶豫,緩緩點頭:「好……如果宮主醒過來,一定要馬上通知我們。」

    「寒月,馬上親自去封鎖所有宮門,並開啟防禦玄陣。寒雪,去凝雪殿把所有療傷玉液全部取來!憐妾藍依,傳令所有弟子日夜戒備。月璃,我們走。」

    慕容千雪很清楚,事態絕不僅僅是雲澈受到極重創傷,隨時可能絕命這麼簡單。背後隱藏的危機,定然要比之前的災難還要可怕的多。

    冰雲六仙離開,妖後轉過身來,暗夜星辰的瞳眸看向了鳳雪児,也是第一次真正打量她:「你叫鳳雪児?」

    「是。」鳳雪児輕輕點頭:「妖后姐姐,我常聽雲哥哥提到你,我還知道,雲哥哥在幻妖界的時候,已經和你成婚。」

    「……你真的沒看到是誰傷了他?」

    「沒有。」鳳雪児失落的搖頭:「我那時就在雲哥哥的身邊,父皇、爺爺、太爺爺也都在,但是,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只聽到雲哥哥大喊了一聲,然後把我推開,我轉過身的時候,雲哥哥已經……已經……」

    「……」妖后沉默了許久,然後漠然無神的道:「把他回到這片大陸后發生的事,全部告訴我。你知道多少就告訴我多少,任何事都不要遺漏。」

    「嗯。」鳳雪児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

    在妖後身上,她看到了讓三聖主潰敗的強大,讓人窒息的威壓和冷漠,即使面對隨時可能徹底死亡的雲澈,她依舊冷靜的毫無情緒波動,冷靜到彷彿他的生死毫無所謂。

    但是,她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從她看到妖后的第一眼,她所有的行動、言語,甚至她近乎可怕的冷靜,沒有哪一個瞬間不是為了雲澈。

    她的氣勢讓人窒息,卻也讓鳳雪児在六神無主中,從她身上找到了巨大的信任甚至依賴感。

    ————————————

    冰雲寒潭存在的時間遠遠久於冰雲仙宮。它處在冰雲仙宮的核心,亦是冰極雪域的核心,在在極寒之地卻是亘古不凝,其泉水清澈無比,泉底一沙一石都看得清清楚楚,而其中所蘊寒氣更是遠勝玄冰。這裡平時是冰雲女子的洗浴之地,浸入其中,既可靜心,亦可平復躁亂的寒氣。

    而這些天,冰雲仙宮日夜戒備,冰雲寒潭更是成為了最大的禁地,不但任何冰雲弟子不得靠近,就連聲音都牢牢隔絕。

    本就清冷的冰雲仙宮這些天更是靜寂的可怕,籠罩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氣息。

    一天……兩天……三天……七天……十天……

    十天之中,雲澈的身體一直安靜的沉於寒潭之中,在這寒潭之中,縱然是一具死屍,過去千萬年也不會有任何變化。這十天之中,妖后一直停留在寒潭之上,從未離開。氣息,也始終連接在雲澈的身上,沒有過哪怕一瞬間的偏離。

    十天過去,雲澈毫無動靜,更沒有要蘇醒來的跡象。他身上的極重傷勢沒有半點癒合,最後的那絲生命氣息也一如十天前那般微弱不堪,但卻是頑強至極的留在他的身體之中,始終沒有完全潰散,也艱難的留存著最後那一絲渺茫希望。

    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完美破防盜章節,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