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泠汐整整十天都沒怎麼合過眼,大部分時間都在痴痴的發獃,偶爾在昏沉中無意識的睡去,也會馬上被噩夢驚醒。

    冰極雪域的寒氣絕不是蕭泠汐所能承受,所以大部分時間,她和蒼月、蕭烈都只能處在鳳雪児設下的特殊結界里,難以在冰雲仙宮中長時間走動,想要靠近寒氣極重的冰雲寒潭去看雲澈一眼更是奢望。

    「澈……」她縮在房間的角落裡,魂不守舍的低念著。這時,房門被輕輕的推開,蒼月緩步走了進來。

    蕭泠汐猛的抬頭,然後如觸電般起身沖了上去,一下子撲到了蒼月的懷中:「蒼月姐姐,澈他怎麼樣了……他有沒有醒過來……他是不是已經醒過來了……」

    「泠汐,你先不要激動。」蒼月連忙扶住她,然後柔聲安慰道:「他會醒過來的,也一定會好的。天下大哥過,那樣的傷,換做其他人,早已死了一萬次,但夫君依然頑強的活著。你忘了嗎……以前那麼多次,我們都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但他總是完完好好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次,他也一定會和以前一樣,安安穩穩的醒過來,好起來。」

    「我……我知道,我知道……」蕭泠汐輕泣起來:「我只恨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沒用,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幫不了澈,現在連去看一眼都做不到,我……我……」

    「你把自己照顧的好好的,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和安慰。」蒼月竭力露出一抹溫暖的淺笑,然後扶著蕭泠汐坐下:「夫君那麼努力的活著,就是因為他捨不得你,捨不得我們。所以千萬不要夫君醒來的時候,你又垮掉了,那樣他會擔心死的。」

    蕭泠汐噙著淚咬著唇,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嗯……我知道,我沒事……我一直都很好的照顧自己的。蒼月姐姐,你才要好好休息。這些天,你休息的比我還要少,還一直安慰我。你還是皇帝,皇城那邊一定有好多好多的事……」

    蒼月輕輕的搖頭:「放心好了,我早已傳音東方府主,讓他代為處理朝政。泠汐,你放寬心,好好的睡一會兒。不定你睡醒的時候,你的澈也一起醒過來了呢。」

    「好……」這次,蕭泠汐很乖巧的應聲,她站起身來:「我先去看看老爹,他這些天也沒怎麼睡,吃的也那麼少,蕭雲和七妹拿他的曾孫兒都勸不了他,再這樣下去,他一定扛不住的。」

    雖然,蕭烈的親生孫兒是蕭雲,不是雲澈。但他撫養了雲澈十六年,為他擋風遮雨十六年,也是雲澈陪在他膝下十六年,雖無血脈之系,但十六年的感情根本不下於血親之濃。

    「我和你一起去。」

    兩女剛要一起去看望蕭烈,忽然感覺到眼前光線猛的一暗,彷彿是高空烈日忽然被遮蔽。

    但冰極雪域常年不見日月,天空從來都是白茫茫一片,又怎麼會忽然陰下?

    冰雲寒潭之上,沉靜如冰雕的妖后陡然睜開了眼眸,抬頭看向了上空。

    被無盡冰雪映照的一片蒼白的天空,竟忽然蒙上了一層灰濛濛的昏暗。一股極度壓抑的氣息傾覆而下,讓本是清冷的雪域蒙上了一層讓人心悸的死寂。

    「發生什麼事了?」

    所有冰雲弟子全部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變驚動,冰雲六仙騰空而起,看向天空和四周,心中生出了無比強烈的壓抑和不安。冰極雪域的氣候亘古單一,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景象。而且這種讓人遍體發寒的壓抑感,也絕不該是氣候所致……

    這分明是玄力氣息!!

    「這是……」蕭雲也出現在空中,他疑惑的低聲道:「等等!這個氣息,你們有沒有覺得有些熟悉?」

    「的確似曾相識。」天下第一沉聲道。

    「是焚絕塵!」鳳雪児忽然喊道:「幾個月前雲哥哥和焚絕塵在東海之上交手,焚絕塵就是這樣的力量氣息!」

    「他?」蕭雲和天下第一一愣,隨時全部反應過來,天下第一道:「不錯,這個感覺,的確和焚絕塵的氣息極為相似……可是,又有點不對!雖然是一樣的力量氣息,但給我的感覺,又似乎並不一樣。」

    但是哪裡不一樣,他又無法出。

    「看……快看那邊!」天下第七忽然驚聲道。

    蕭雲和天下第一同時看向北方,赫然看到北方的天空竟變成了一片恐怖至極的漆黑色。而這片漆黑色正以相當之快的速度向冰雲仙宮蔓延。

    「嘶……」天下第一猛吸一口氣:「走!!」

    「七妹,你留下保護好爺爺和姑媽他們!」蕭雲急匆匆叮囑一聲,和天下第一、鳳雪児一起向宮門之外飛去。

    與此同時,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月也已帶著一眾冰雲弟子來到宮門之外,她們面罩寒霜,手中雪劍寒光閃動,如臨大敵。

    北方天空的黑雲滾滾而至,讓光線越發的昏暗,那股壓抑、陰冷的氣息更是每一息都在加劇,這些冰雲女子修鍊冰雲訣,久居冰極雪域,根本不畏嚴寒,卻在這越來越近的氣息之下全身發冷,心魂更是不受控制的戰慄。

    「這……這真的是玄力氣息?」楚月璃難以置信的道:「怎麼會有這樣的玄氣……我宮記載中最陰邪的玄功都不至於到這種程度。」

    「你們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慕容千雪問道。她也無法相信,這會是一個人所釋放的氣息。

    「不敢完全確定。但對面無論是誰,都不必擔心。」天下第一頗為篤定的道:「有妖后在,若對方是敵人,無論是誰,都是找死!」

    他話音剛落,前方忽然光影一閃,一個穿著琉璃綵衣的嬌少女踩在了冰雪之上,面若冰玉,眸若寒星,沒有帶起一絲寒風。

    「妖后姐姐。」鳳雪児驚喜出聲,但馬上又想到妖後來到這裡,雲澈那邊就無法看守,又擔心的道:「雲哥哥那邊……」

    「你們全部退後!!」妖后忽然一抬手,一股暴風雪揚起,將所有人硬生生的推后數十個身位,而她自己,卻已在前方數百丈之外。

    這時,天空的滾滾黑雲終於逼近到了眼前,然後就在他們眼前的天空中徐徐翻滾,不再繼續向前,一股極度壓抑和陰森的氣息也籠罩了整個冰雲仙宮。

    「裝神弄鬼。」妖后冷冷低吟,她手掌一翻,未見她身上有任何玄氣流動的痕迹,一道金色火焰已在上空的暗雲中炸開,在變得昏暗的天空中炸開了一片沸騰的火海:「滾出來!!」

    火海肆虐,轉眼間將大半的黑雲吞噬的乾乾淨淨。另一半黑雲卻是從空中沉下,一直沉到了妖后的前方,然後在張狂的大笑聲中緩緩散開。

    「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金烏神炎,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散開的黑霧之中,一個頎長,但有些消瘦的人影步履緩慢的走了出來。

    二十來歲的面孔,一身黑衣,漆黑的長發,漆黑的瞳孔,他看著妖后,臉上帶著讓人極不舒服的森然淡笑:「初次見面,來自幻妖界的妖后,歡迎來到天玄大陸。」

    妖后:「……」

    「焚……焚絕塵!?真的是他!!」鳳雪児捂住嘴唇,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從黑霧中走出的人,赫然就是焚絕塵無疑。

    「不!不對!!」天下第一卻忽然道:「他不是焚絕塵!雖然外表一模一樣,但他給我的感覺……和焚絕塵根本完全不一樣!就連聲音也不一樣……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易容成焚絕塵的樣子!?」

    並不是天下第一對焚絕塵有多麼的熟悉,而是焚絕塵是個性情極端的人,所以特徵也太過明顯。焚絕塵的眼神冰冷、無情、孤傲,又透著沉重到讓人心悲的孤獨,就像是一頭一無所有的孤狼。

    而眼前這個人,雖然有著和焚絕塵一模一樣的外表和身形,極其相似的玄力氣息,但他身上展露的不是孤傲,而是一種不可一世的狂傲。他的眼神,氣場,還有他嘴角的弧度,都和他所知道的焚絕塵全然不同。

    最為顯眼的,則是聲音的不同。而且以焚絕塵的性情,也絕不會發出剛才那樣的狂笑。

    「哈哈哈哈,」「焚絕塵」再次大笑起來,他讚賞的點頭:「不愧是精靈一族的少主,真是敏銳的觸覺,若是今天就這麼折在這冰天雪地之中,還真是可惜啊。」

    天下第一臉色微變,心中一突……他先前一口喊出了「妖后」的身份,現在,竟然又精準無比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和身份!

    「焚絕塵」抬起手掌,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那你們不妨猜一猜,我,到底是誰呢?」

    這個聲音,毫不陌生。在場之人有不止一個人聽過。在最初的驚愕之後,這個聲音和他們腦海中的一個身影猛然重疊。

    「你是……軒轅問天!!」鳳雪児和蕭雲同時驚喊道。

    「嘿……」焚絕塵……不,是軒轅問天的嘴角咧起,傾斜的弧度更加的危險和肆意,聲音傲慢而悠然:「很完美的回答。不錯,正是本尊。順便提醒你們一句,你們以後不必再喊我軒轅劍主,而是要稱呼我為……無上天尊!」

    「竟然,竟然……」聽到他的親口承認,蕭雲瞪大眼睛,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和聽到的一切。

    「無上天尊?呵,真是好大的口氣。」天下第一一聲嘲諷:「軒轅問天之名,我早早聽過。沒想到不但狂妄無邊,妄稱天尊,居然還藏頭露尾,易面成他人的樣子,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天下第一肆意諷刺,雖然戒備,但並無多少危機感。因為他無比確信,妖后在這世上是絕對無敵的存在。不要是一個軒轅問天,就是天玄大陸四聖主齊至,在妖後面前也唯有潰敗。

    但他沒有注意到,妖后雖然雪顏冰冷沉靜,但寒眸之中卻透著深深的沉重,兩隻巧的手兒也並不是放鬆狀態,而是緊緊的攥在一起。

    「易面?嘿嘿嘿,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絲毫沒有生氣,或者,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這世上已經不存在配讓他動怒的東西:「不不不,本尊是給了他一個天大的賞賜,讓他將身體獻予本尊,然後和本尊共同俯視這卑微的世界。」

    「這可是他用兩族滅亡和兩世生命才換來的大造化,嘖,何等的不易啊。」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