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轟轟轟轟轟……

    金色火焰吞噬了所有黑暗,一道道火柱衝天而起,連蒼穹都被劇烈的扭曲,來自金烏的尖鳴遮天蓋地,其中隱約夾雜著軒轅問天痛苦的慘叫聲。

    鳳雪児身處高空,一邊護著所有人,一邊隨時關注著後方的動向。她一直緊張的神情舒緩起來,口中發出欣喜的喊聲:「妖后姐姐贏了……她把軒轅問天打的完全沒有還手之力了!」

    鳳雪児的話無疑在所有人惶恐的心間淋下了最溫潤的甘霖,他們腳步緩下,看向了南方,南方的天空金芒遮天,卻幾乎已看不到黑芒的存在。就連空氣中讓人難受不安的黑暗氣息也明顯減弱了數倍。

    「太好了……太好了!」慕容千雪抱緊雲澈,激動的喊道。

    「哈哈哈哈,」天下第一狠狠鬆了一口氣,然後大笑了起來:「我就嘛,妖后可是繼承神之力的人,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是妖后的對手。」

    「呼!」天下第七拍拍胸口,然後又拍拍自己已經明顯凸起的肚子,笑吟吟的道:「寶寶,不用害怕,已經沒有事了,妖后已經把壞人狠狠打倒了哦。」

    「軒轅問天簡直要比明王還可怕,也更可惡。妖后徹底動怒,一定會直接把軒轅問天燒成灰燼的。」蕭雲動了動眉頭,疑惑著道:「軒轅問天自己承認那是焚絕塵的身體,他的玄力氣息也和焚絕塵很像很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點,的確已超出理解的範疇了。」天下第一思索著道,危機解除,他們逃遁的腳步大幅度緩了下來,注意力也開始轉移到其他讓他們完全不解的地方:「不過,我倒是聽過,在傳之中,有一種很可怕的『奪舍』之術,可以將自己的靈魂侵入到別人的身體,從而成為那個身體新的主人,並抹去原來的意識。剛才那是焚絕塵的身體,卻是軒轅問天的意識……如果一定要解釋的話,或許真的有可能就是這種可怕的『奪舍』。」

    「也就是,焚絕塵已經……已經徹底消失了?」蕭雲瞪大眼睛道。

    「軀殼還在,但靈魂已被抹去,等同於消失了。」天下第一低聲道,同時悄悄看了一眼蕭泠汐……

    果然,他看到蕭泠汐輕輕咬住了嘴唇,眼眸微微泛紅,但倔強的沒有發出聲音。

    火焰轟鳴依然在繼續,每一次轟鳴,都帶著一道直穿天際的火柱。天下第一斜了一眼,冷笑道:「妖后這次看來是徹底的怒了。軒轅問天就算有十條命,也該被焚的連骨渣都不剩了……就這樣死,真是太便宜他了。」

    「……」鳳雪児的笑顏,卻是這時緩緩的消失,她看著南方,一聲疑惑的呢喃:「奇怪……為什麼軒轅問天的氣息還在,而且……而且……」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妖后連轟數百道煉獄紅蓮,將下方的永恆冰封之地化作了比天玄大陸任何一座火山都要可怕的煉獄火海。

    再繼續下去,整個冰極雪域將完全不復存在。妖后終於準備停手,但就在這時,她纖長的眉睫猛的一擰。

    明明已被火海埋葬,被焚滅到近乎完全消失的黑暗氣息,在這時竟忽然暴漲起來……

    轟!!!!!!

    如同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被掀起,妖后轟向下方的火蓮,連同熔化著大地的火海被一團忽然爆開的黑芒狠狠震開。這團黑芒深邃濃郁的如同鴻蒙空間的原始黑洞,隨著它的緩慢膨脹,所有的金烏炎都被強橫無比的排開。在龐大的神炎火海之中,卻是沒有一絲火焰能侵入其中。

    黑芒的中心,是一個黑色人影。他衣衫襤褸,頭髮眉毛幾乎被全部燒焦,一張臉也被燒焦近半,可怕的如同魔鬼,身上更是紅一片黑一片。但他的氣息,還有輪廓上,都可以分辨的出,那赫然是軒轅問天。

    妖后寒泉般的瞳眸微微一收。

    他的手中,抓著一把寬大的漆黑之劍,劍柄部位赫然睜開一雙陰森的眼睛。隨著軒轅問天的再次現身,他原本被火焰幾乎完全壓下的氣息以恐怖絕倫的速度瘋狂回升,然後竟直接跨過先前的巔峰狀態,暴漲到近乎先前兩倍的程度。

    環繞在他身體周圍的黑芒,強韌到像是開闢出了一個獨立的世界,充盈著金烏神威和妖后無盡憤怒的金色火焰一旦靠近,便會被完全排開,甚至噬滅。

    妖后:「……」

    「你……你竟然……」軒轅問天的面孔可怕而猙獰,他開口之時,口中噴出著滾燙的白煙:「竟然讓本尊……如此狼狽……」

    豈止是狼狽,被壓制在妖后的火海之中,承受著數百道煉獄火蓮,他險些因為無力喚出天罪神劍而喪命。

    「本尊不得不承認……完全錯估了你的實力……竟然逼得本尊……不得不現出魔劍……嘶……」就算身具魔軀,依然會疼痛。全身被金烏炎燒焦近半的酷刑,縱然是他軒轅問天也痛苦不堪。

    沒現出魔劍時,他和妖后都是全憑自身力量交手,雙手誰都沒有藉助玄器或外力,卻是以他狼狽慘敗而收場。

    也就是,單以他自身的力量,根本不是妖后的對手!

    而且若不是在危機關頭拼盡所有意念釋放出天罪神劍的力量,他不定已被妖后的金烏炎焚成了灰燼。

    這對終於擁有了魔神之力和魔神之軀,自認為已無敵於天下,甚至傲然以「天尊」自稱的軒轅問天而言,無疑是無比巨大的打擊和恥辱。

    妖后冰冷的眼眸中開始凝聚越來越中的陰沉,纖長的眉毛也緊緊蹙起。先前的軒轅問天雖然有著強大而且詭異到讓她壓抑的氣息,但也僅僅是些許的壓抑而已。

    但,此刻握著漆黑魔劍的軒轅問天雖然遍體灼傷,看上去慘不堪言,卻是讓她平時第一次有了完全窒息的感覺。一股極度陰沉、壓抑的氣息也在天地間無聲的瀰漫,彷彿有一場恐怖的滅世風暴正在悄然的醞釀。

    「雖然動用魔劍殺你對本尊而言是一種恥辱,而且還會減緩本尊魔血覺醒的速度……但這樣的人……本尊……豈能饒恕!!」

    軒轅問天的吼叫恐怖的如同魔鬼的咆哮。也是在這一瞬間,妖后眼前的世界忽然變得漆黑一片。

    這個可怕的變化並非是循序漸進,而是在一個瞬間,視線中的赤金火海完全被漆黑淹沒,濃烈的如墨汁一般,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便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明。

    數百里之外,鳳雪児等人所在的世界也猛然暗下,如同夜幕忽然降下,雖不是完全的黑暗,但也只能模糊看清近在咫尺的面孔。

    這忽然而降的黑暗淹沒了他們的視線,也澆滅了他們剛剛萌生的喜悅,並將他們拖入了更深的恐懼深淵。

    「怎……怎麼回事!?」

    「難道……軒轅問天他……」

    「我們快走!!」蕭雲緊緊護好蕭烈,大聲吼道。

    「不可以亂動!」鳳雪児急聲喊道,她雙手張開,毫無保留的釋放著自己全部的力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焰屏障,將所有人籠罩其中:「這個可怕的力量從一開始就能直接波及到這裡,後面只會更加的可怕。繼續逃走非但毫無用處,只會增加更多的意外。大家都留在這個結界里,我會盡全力保護好大家的。」

    雖然鳳雪児的力量遠遠不及軒轅問天,但畢竟隔著數百里之遙,以鳳雪児君玄境八級的鳳凰之力所撐起的屏障,想要被距離這麼遠破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周圍的世界一片黑暗,而這絕不單單是光線的黑暗,妖后感覺到自己彷彿陷入了一個漆黑的沼澤之中,世界變得無比粘稠,連稍微挪動手指都變得格外艱難。與此同時,無數股冰冷、壓抑、陰森的氣息從四面八方襲來,直滲心魂。

    如果此時雲澈清醒著,一眼就可以認出,這是當初焚絕塵在他手下落敗之後,不惜代價強行發動的黑暗領域——永夜無光!

    「妖后……在黑暗之中……永遠的……消失吧!!」暗黑世界的深處,傳來了軒轅問天猶如惡魔嚎哭般的聲音,最後,是帶著痛苦的猙獰狂笑:「哈哈哈哈哈哈……」

    妖后抬起手,卻看不到自己的手掌。她的靈覺延伸到極處,卻碰觸不到這個黑暗世界的邊緣,彷彿這個黑暗世界無窮無盡。同時,她的靈覺範圍每一息都在大幅度減少,黑暗世界也越來越粘稠,死亡氣息在成倍的增加,逐漸的,她開始感覺到輕微昏沉,甚至衍生出一抹被捲入無盡黑洞的絕望。

    而且,她完全感覺不到了軒轅問天的存在。而他必定就藏在這個黑暗世界的某處,隨時會向她發動致命一擊。

    錚!!

    妖后眉心的金烏印記在燒,但在這黑暗世界之中,本該灼目的印記之炎卻顯得格外暗淡。她眼眸睜開,金烏炎力全力湧出,張開了一個金色的火焰領域。

    她被吞噬於這黑暗領域之中,想要脫離,就要以自己火焰領域將這個黑暗領域反吞噬!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