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雪児只能放棄追趕軒轅問天,她緩了一會兒氣息,然後轉身驅散剩餘的黑暗氣息,將所有人從黑暗囚籠中釋放出來。

    “小姑媽,你沒事吧?”蕭雲和天下第七連忙跑過去扶住蕭泠汐,擔憂的問道。

    蕭泠汐有些木然的搖頭,依然未從驚魂中恢復過來。

    “還以爲這次必死無疑……沒想到,居然又活了下來。”劫後重生,楚月璃整個人幾乎虛脫。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軒轅問天爲什麼會突然……發狂?”慕容千雪等人依舊處在不解之中。

    而大概知道其中原因的,只有天下第一、天下第七還有蕭雲三人。天下第一深深看了一眼蕭泠汐,仰起頭,自言自語的感嘆着:“我這一世,到今天終於真正的相信善有善報……”

    當初在流雲城,蕭泠汐不讓他出手殺焚絕塵,更不忍看着焚絕塵死,甚至不顧巨大危險將他帶入蕭門,並親自照料他……她明明孱弱的永遠需要人牽掛和保護,卻用自己水晶般的心靈,讓本自詡爲魔的焚絕塵開始感覺到自己還是個人……甚至爲了她,放棄了對雲澈的必殺之念。

    今天,又是蕭泠汐——這個所有人中玄力最弱,閱歷最淺,最需要保護的人,以她當初的善念,拯救了他們所有人的命。

    若方纔軒轅問天選擇的第一個人是其他另外一個人,都必定是不同的結果。但他偏偏選擇了蕭泠汐……

    如果軒轅問天認真讀取過焚絕塵的記憶,就會知道,蕭泠汐是他被黑暗和冰冷充斥的靈魂世界中……唯一的光明和溫暖。

    也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更是他爲之願意放下殺念,絕不能碰觸的逆鱗。

    在軒轅問天的魔爪伸向蕭泠汐時,他被泯滅、摧毀成蒼白碎片的靈魂迸發出了絕望的力量……

    小妖后玄力全無,剛纔又被軒轅問天的氣勢直接針對,此時已是虛弱的無法站立。鳳雪児將她扶起,忍着傷痛重新渡給她一些元氣,然後又匆匆的跑到雲澈那邊。

    雲澈的樣子看上去沒有任何變化,雖然幾經風浪,但那絲微弱的生命氣息依舊頑強無比的停留在他體內,也支撐着所有人最後的希望。鳳雪児從慕容千雪懷中抱過雲澈,喘息着道:“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不然……隨時都可能有危險。”

    “可是,我們現在又能去哪裏?”慕容千雪看着遠方,目中閃過一抹悽然:“冰雲仙宮……已經沒有了……”

    “我會馬上傳音父皇,讓他派人把鳳神舟帶過來。到時候我們……”

    鳳雪児的聲音忽然停止,整個人也猛的顫了一下……因爲她分明感覺到,一隻有些發涼的手,輕輕的按在了她的小手上。

    “雪……児……”

    這聲呼喚細若蚊鳴,卻無異在鳳雪児心海之中響起一聲驚雷。她低下頭,看到躺在她懷中的雲澈正半睜着眼睛,乾枯的嘴脣在輕輕的動着。

    “雲哥哥……你醒了……你終於醒了。”鳳雪児一聲呢喃,所有的堅強在一瞬間土崩瓦解,眼淚無法控制的涌出,轉眼間便將臉頰完全打溼。

    雲澈給予鳳雪児的,是一種比她的父皇還要厚重溫暖的信任與依賴感,只要是在他的身邊,她的心靈總是安定滿足的沒有一絲彷徨。

    現在的雲澈雖然孱弱的尚不及一個嬰兒,但看着他醒來,感受着他的目光,扶搖的心靈依然找回了最堅實的依靠,讓她可以肆無忌憚的釋放她的脆弱與無助。

    “宮主!!”聽到鳳雪児的喊聲,冰雲衆女驚喜的圍了上來。

    “大哥!!”

    “夫君!”

    “小澈!!”

    “雲兄弟……”

    所有人都如聞仙音,急急的圍到了雲澈身側。剛剛劫後重生,雲澈又終於醒來,忽然而至的驚喜讓他們幾乎忘卻瞭如今的處境。

    小妖后在天下第七的攙扶下走了過去,她看着雲澈,凝重的說道:“你醒來就好……馬上啓動太古玄舟,帶我們所有前往幻妖界!”

    “我……知道。”雲澈輕輕的說道:“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我都知道……”

    “啊?”衆人都頓時愣住,蕭雲瞪大眼睛道:“大哥,你……知道?”

    “三天前,我就恢復了少許的意識。”雲澈緩緩的出聲:“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也可以大致感受到一些氣息的變動。只是,我的意識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醒過來。就像是……和身體脫離了一樣……”

    他雖然無法醒來,無法睜開眼睛。但今天發生的所有,他昏迷中都聽得清清楚楚。他拼了命的想要醒來,但無論如何都無法睜開眼睛,也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

    待奄奄一息的軒轅問天被魔劍帶走,危機解除。他心神放鬆之時,卻又忽然開始感覺到了身體微弱的溫度……然後一點一點的睜開了眼睛。

    “既然如此,就省點力氣,不要再說話,快召喚玄舟。”小妖后氣喘吁吁的道。

    雲澈卻是微笑起來:“綵衣,你放心……你們爲了我……都那麼的拼命……我絕不會允許自己就這麼死了……”

    雲澈閉上眼睛,精神凝聚,上方的空間一陣波動,映現出了太古玄舟的影像。

    “慕容師伯……告知所有弟子,不要抗拒我的意念。”雲澈輕聲叮囑道。

    慕容千雪點頭,眼神一時間有些複雜……她知道進入玄舟之後會被帶到哪裏。那是全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敵對於天玄大陸的另外一個世界。

    但,冰雲仙宮已毀,她們的根都已經沒了。跟隨宮主,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一團來自太古玄舟的微弱白光籠罩在每個人的身上,隨之、着光芒的閃動,所有人……包括冰雲仙宮的所有弟子,都被納入太古玄舟之中。

    隨之,空間劇蕩,太古玄舟憑空消失。下方,只餘一片剛剛承受了巨大災難,找不到一處完整土地的荒原。

    許久,瀰漫天地的灼熱終於緩緩散去,空氣,開始染上了越來越重的冰寒。隨着黃昏的悄然降臨,零星的雪花從遙遠的高空緩緩而降,逐漸爲乾枯的大地重新鋪上一層微微的淺白。

    ——————————————

    太古玄舟穿梭空間,百萬裏轉瞬而過。

    走出太古玄舟,周圍的景象卻不是他們預想中的妖皇城,而是一片廣闊的荒蕪之地,空氣之中,夾雜着格外活躍的火焰氣息。

    “這裏是……”天下第一馬上轉身看向了北方,一下子認出了這裏:“金烏雷炎谷!”

    “天下大哥……”雲澈虛弱的道:“我現在雖然意識清醒,但依舊隨時可能喪命。能救我的,只有金烏神靈,所以我選擇了這裏……勞煩你帶着我爺爺他們去到妖皇城,讓我父親幫忙安置他們……告訴我父親母親外公……我一定會平安的……回去……”

    雲澈的話,讓天下第一心裏一咯噔。連他自己都說出“隨時可能喪命”這句話,可想而知他的傷勢惡劣到何種程度,也難怪他會選擇直接來到金烏雷炎谷的入口處。他深吸一口氣,重重的點頭:“雲兄弟,你放心好了。在你回來的時候,我保證他們一根頭髮都不會少。”

    雲澈感激的一笑,然後竭力的擡起手臂:“爺爺……小姑媽……月兒……我一定會……沒事的……師叔師伯……我從來沒有忘記先宮主的遺願……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們……重建冰雲……仙……宮……”

    交代完所有的話,雲澈的精神一鬆,眼前一恍,再次昏了過去。

    “不要再耽擱了!”小妖后凝眉命令道:“蕭雲,第一,馬上帶所有人返回妖皇城。雪児,你抱着雲澈,我們去金烏雷炎谷!”

    “啊……好!”

    每一息,都可能決定着雲澈的生死。鳳雪児來不及有半點到來陌生之地的彷徨,她右手小心的抱起雲澈,左手帶起小妖后,沿着她指引的方向飛向了北方。

    雲澈讓太古玄舟穿梭至的地方本就離金烏雷炎谷入口很近,鳳雪児不顧傷勢,速度全開,沒過多大會兒,封鎖金烏雷炎谷的金烏玄陣就出現在眼前。

    小妖后拿出妖皇璽,然後手指一點,兩滴殷紅的血珠從她的指尖飛出,一滴落在妖皇璽上,一滴落在金烏玄陣的中心。隨之,妖皇璽碰觸在了金烏玄陣的中心,妖皇璽發出了一聲嘶鳴,金烏玄陣也嘶鳴陣陣,封鎖着金烏雷炎谷的玄陣,也在這一刻快速淡化,直至完全消散。

    通往金烏雷炎谷的唯一入口,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沉寂的金烏血脈依然是金烏血脈,通過妖皇璽,同樣可以強行打開金烏雷炎谷的封印。

    “我們快走!”

    灼熱的氣浪撲面而來,空氣中瀰漫的,是和鳳凰炎大不相同的神炎氣息。由於雷之根源被雲澈吞食,所以如今的金烏雷炎谷只有火焰,而沒有了雷光。

    鳳雪児帶着兩人,穿過道道火焰,片片火海,向着金烏魂靈所在的地方而去。前方,是最侯,也是唯一的希望。她們不敢去想……如果連金烏魂靈都救不了雲澈,她們又該怎麼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