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問天……你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啊!!」

    蕭雲痛苦的掙扎著,天下第七就在他的身邊,腹中還有他們未出世的孩子,他卻連伸手去碰觸她都無法做到。

    「是么……可惜你們這些馬上就要死的人永遠也不可能看到!」

    軒轅問天連呼氣聲都帶著讓人心悸的怒氣和殺氣。他今天到這裡來,首要目的是奪取輪迴鏡,次要目的是除掉和妖后和鳳雪児這兩個存在威脅的人。他沒有高估自己,卻錯估了妖后的實力,讓他險些送了命,還落得無比凄慘狼狽。

    雖然他重新掌控了全局,掌控了所有人的性命,但后怕和屈辱感讓他的憤怒感遠遠大於愉悅感。

    軒轅問天一步步向前,惡魔般的雙瞳死死盯著妖后:「妖后,你比那個廢物妖皇可要強多了,居然先於本尊踏入神道……但你死了之後,普天之下,就再沒有人能威脅得了本尊!」

    「本尊原本只是想廢了你,讓你活到本尊君臨幻妖界的那一天,讓你親眼看著幻妖界在本尊的腳下臣服!」

    「但現在……本尊要你馬上死!!」軒轅問天一聲嘶吼,永夜魔劍掠起黑光,刺向了無法動彈的妖后。

    被縛在黑暗囚籠之中,妖后無法動彈。面對逼近的死亡,她沒有言語,眼神更如死水般平靜,沒有哪怕一絲的恐懼。如果一定要有什麼感**彩的話,那便只有沉重的怨恨和不甘。

    「妖后姐姐!!」鳳雪児死命的掙扎,卻只能絕望的閉上眼睛。

    「住手!!」天下第一目眥盡裂,一聲大吼幾乎撕破喉嚨。

    哧——

    黑暗氣息將空間撕裂出長長的一道黑痕,然後忽然停滯在了那裡。軒轅問天的手掌緩緩的抓起,面孔依舊猙獰:「嘶……本尊差點忘記大事。在把輪迴鏡交出來之前,你還不能死。」

    妖后:「……」

    「告訴本尊,輪迴鏡在哪裡?」軒轅問天向妖后伸出手,低沉無比的問道。雖然所有人對他而言已是瓮中之鱉,但不代表他在殺了所有人之後能找到輪迴鏡。他甚至從未見過真正的輪迴鏡,更不要根據它的氣息尋覓。

    妖后冷眸刺心:「你就算殺了我們所有人,也永遠別想找到它。」

    「嘿嘿嘿,是嗎?」軒轅問天嘴巴咧起,笑的如魔鬼般森然:「好極了。這裡這麼多人,若是一次全部殺光,那未免太無趣了。既然你選擇嘴硬,那我們就來玩一個遊戲好了,本尊會不厭其煩的問你同一個問題,你可以選擇不回答。但……你每嘴硬一次,我會把這裡的一個人撕成碎片!讓你清清楚楚的看著他們是怎麼因為你的愚蠢而死無全屍!」

    「軒轅問天……你這個卑鄙惡毒的魔鬼!!」天下第一幾乎要咬碎牙齒。

    「妖后姐姐,不要,不要管我們!」鳳雪児依然在奮力的掙扎。

    「可笑!」妖后緩緩抬眸,冰冷的嘲諷道:「既然註定要死,還會怕你用死來威脅?輪迴鏡是我族聖物,又豈是你這個卑劣之人有資格碰觸!」

    妖后的眼神讓軒轅問天極度不舒服,他嘴角抽搐,然後笑的更加陰沉:「很好!非常好……這樣才有意思!本尊現在有的是時間,讓本尊好好看看你現在這幅面孔能維持到什麼時候。」

    他的目光猛的從妖後身上移開,落向了她身後的人:「那麼,先從哪一個開始呢……嘿,遊戲嘛,當然要循序漸進才好玩。那就先從……最沒用的那個開始吧!!」

    軒轅問天的目光頓時鎖定在玄力最弱的那個人身上,他一聲獰笑,手掌一收,已將那個人吸到身前。

    這個人,也是所有人中玄力最弱的人,赫然是……

    蕭泠汐!!

    在她驚恐的尖叫聲中,已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冰冷巨力來到了軒轅問天的身前。她本和蒼月、蕭烈被保護在最後方,雖然到了目前的局面,所有人都已抱必死之心,但任誰都沒想到,軒轅問天要下手的第一人,居然會是蕭泠汐。

    「泠汐!!」

    「姑媽!!」

    「啊!!!」

    這一幕,讓蕭烈絕望嘶聲,瞬間老淚縱橫,讓所有人的眼神變得痛苦,心臟更如被撕裂了一般。他們的反應,讓軒轅問天的眼瞳中黑光大盛,心中升騰出無盡的快意……這正是他最想看到的畫面啊!!

    「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無法自抑的仰天狂笑,他慶幸著自己剛才沒有在暴怒之下出手將所有人虐殺,否則,又怎麼能享受這才一開始就無比強烈的快感。

    他抬起纏繞著黑氣的手掌,無比緩慢的道:「妖后,好好的看著,看著她怎麼在本尊的手下變成血淋淋的碎片……嘖嘖,姑娘,你下地獄之後,可千萬不要怪我。因為你本來可以痛痛快快的死,卻因為她偏偏要和本尊嘴硬,才讓你死無全屍,哈哈哈哈……」

    大笑聲中,軒轅問天的手掌向著蕭泠汐的頭顱猛然撕下。

    「住手!!」

    「姑媽!!」

    「不要!!!」

    呼喊聲撕心而絕望,但他們的身體被釘死在黑暗牢籠之中,除了呼喊,連哪怕一個瞬間的阻擋都無法做到。

    放大的瞳孔中,軒轅問天的手掌落向了蕭泠汐的頭頂,他們只能痛苦的閉上眼睛,撕裂的靈魂之中,如同有冰冷的鮮血在流淌……

    「啊……啊!!!!!」

    震耳的慘叫聲響了起來,但……卻不是蕭泠汐的慘叫聲!而分明是……

    軒轅問天的聲音!?

    閉目待死的蕭泠汐感覺到死亡的臨近……但之後,她卻沒有感覺到痛苦,就連死亡臨近的氣息都彷彿消失了,耳邊,卻是一個不該有的慘叫聲。她疑惑的睜開眼睛……

    軒轅問天的手掌還停留在她的頭頂之上,五指曲張,但上面的黑氣消失了。而他的另一隻手正死死的抓著自己的頭顱,面孔在扭曲,身體也在扭曲,口中更是發出著陣陣痛苦之極的吼叫聲,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所有人都睜開了眼睛,怔然的看著忽然間異變的軒轅問天,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不可能……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感覺到自己靈魂彷彿在被萬千刀刃切刺,掐在頭上的手掌五指扭曲欲斷,幾乎要刺入頭顱之中。

    「不……不可能啊……」他痛苦無比的嘶叫:「我明明……已經……將你……嗚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蕭雲愣愣的道。

    「難道……是力量的反噬?」天下第一低念一聲,但馬上又自我否定:「不對……這完全不像是力量反噬的樣子……」

    噗通!

    「啊……啊啊啊……啊啊……」軒轅問天一下子半跪到了地上,身體痛苦的劇烈痙攣,雙手指節森白的如白骨一般,如同在忍受世上最殘酷的酷刑。

    離他最近的蕭泠汐被駭的臉蒼白……而這時,痛苦掙扎中的軒轅問天似乎忽然想到了什麼,一雙被折磨的幾乎泛白的眼瞳忽然死死盯在了蕭泠汐的身上:「是……你……是你!!我……殺了……你!!」

    他抬起右手,猛的撲向了蕭泠汐。

    「啊!!」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聲慘叫,一聲來自再次受到巨大驚嚇的蕭泠汐,而更強烈的那一聲,是來自軒轅問天,本是撲向蕭泠汐的他卻是一下子撲倒在了地上,他雙手死死抱著頭顱,如一頭被打斷了腿,嚇破了膽的豺狼般來回翻滾著,再也無法站起,發出的嘶吼聲更是痛苦的彷彿來自九幽煉獄。

    一次次的和死亡擦肩而過,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蕭泠汐臉已是毫無血色,她驚恐的想要向後瑟縮,心臟更是幾乎要跳出身體。

    「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是老天降下報應了?」蕭雲等人徹底懵在那裡。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的翻滾、掙扎在繼續,但慘叫聲忽然開始變得斷斷續續起來。這時,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在蕭泠汐的耳邊。

    「泠汐……快……走……」

    這個聲音無比的微弱和沙啞,還帶著極深的痛苦。

    這就是這樣一個模糊到幾乎無法辨識的聲音,卻讓蕭泠汐如遭雷擊,一個身影瞬間閃現在她的心魂之中。

    「焚大哥……」蕭泠汐一聲無意識的低念,然後渾身猛的一顫,激動的喊道:「焚大哥!是你嗎……是你嗎!!」

    蕭泠汐的呼喚,如同在軒轅問天的心魂中刺入了致命的一劍,讓他身體猛的痙攣,翻滾的更加劇烈,吼叫聲也更加痛苦。而他翻滾過的地方,都留下一排排觸目驚心的汗水。

    「焚絕……塵!?」蕭雲和天下第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下第一驚聲道:「難道……焚絕塵的靈魂居然並沒有被軒轅問天完全泯滅?」

    「快走……走……」嘶啞的聲音更加的虛弱和痛苦。

    隨著軒轅問天身體失控,靈魂痛苦不堪,黑暗囚籠的力量開始大幅度下降。一直掙扎中的鳳雪児感覺到壓制自己玄力的力量驟然減弱,她猛然提氣,隨著一道嘹亮的鳳鳴聲,身上的黑氣頓時崩散,全身鳳炎熊熊起。

    恢復自由的鳳雪児迅速玄氣一引,將蕭泠汐帶向了後方,然後一道鳳凰箭射向軒轅問天。

    轟!!

    軒轅問天一聲慘叫,被鳳炎遠遠轟翻出去。無法凝聚玄力護身,他的整個身軀馬上被鳳凰炎包裹,劇烈燒起來。鳳雪児閃電般衝上,調動起全身所有的鳳凰炎力,一道道燎天鳳炎狂暴的轟向軒轅問天。

    這是她今生第一次沒有半點留情,沒有半點憐憫的燒鳳凰炎!

    轉眼之間,火光彌天,軒轅問天所在的區域已化作一片鳳凰火海。而鳳雪児的攻擊依然沒有停止,一個巨大的焚星妖蓮從天而降,無情的綻放在鳳凰火海之中。

    轟!!!

    一道黑光在火海中忽然閃現,將焚星妖蓮強行撕斷。火海被撕開的缺口之中,永夜魔劍衝天而起,上面,趴著看上去已奄奄一息的軒轅問天,隨之,魔劍黑光閃動,快速的沖向了南方。

    「總有……一天……本尊要將你們……全部……送入地獄!!」

    軒轅問天帶著無盡怨恨的虛弱聲音從遠方遙遙傳來。鳳雪児剛要追趕,忽然眼前一黑,身體猛的下沉,差一點栽落到地上。

    她掙脫黑暗囚籠后不要命的攻擊,狠狠觸動了之前的內傷。以她如今的狀態,想要追上被魔劍帶走的軒轅問天,已根本不可能。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