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裡,就是金烏神靈開闢的那個世界?」鳳雪児問道。她曾聽雲澈描述過金烏雷炎谷,但真實的場景,依舊遠遠超出她的想象。

    「嗯。」妖后淡淡的回答,眉頭一直微微凝起。因為她明顯感覺到,金烏雷炎谷的火焰氣息比之上次要減弱了許多。

    穿過無數火海,視線之中,終於出現了一道山壁,山壁前方,一個燒著金色火焰的玄陣在緩緩的旋轉著。

    「就是那裡!」

    在火焰玄陣前方落下,妖后輕輕推開鳳雪児的攙扶,然後緩緩跪拜在地:

    「幻妖皇族第十二世帝王,金烏血脈第十一世傳承者幻綵衣,求見金烏聖神。」

    鳳雪児也連忙抱著雲澈跪拜在地。面對能救雲澈的唯一希望,就算要她的姿態卑若螻蟻,她也會毫不猶豫。

    妖后的聲音很快被金烏雷炎谷的爆炎之音所吞沒。但過去了許久,卻沒有等來任何的回應。

    妖后心中湧起不解和不安。這裡是金烏魂靈開闢的獨立世界,它的靈覺覆蓋在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這裡發生的一切,都逃不過它的靈覺。從他們進入金烏雷炎谷的那一刻,它便應該察覺到了才對。

    尤其,它先前表現的那麼器重雲澈……

    為什麼會沒有現身相見?

    「幻妖皇族幻綵衣,求見金烏聖神。」

    妖后再次呼喊,但許久,依舊沒有得到金烏魂靈的回應。

    「妖后姐姐,金烏魂靈它……是不是不在這裡?」鳳雪児擔心的問道。

    她話音剛落,一個震耳顫魂的女子聲音忽然從四面八方傳來:「幻綵衣,你為何忽然來此打擾本尊的安眠!」

    這個聲音,簡直比熔岩還要暴烈,其中還隱隱夾雜著怒氣。

    「啊!」鳳雪児一聲驚呼。妖后抬起頭來看向上方,萬分恭敬的道:「幻綵衣無意驚擾金烏聖神安眠,願受責罰。但……雲澈他身受重傷,生命垂危,世上唯有金烏聖神可以救他,請求您現出金身,救他一命。幻綵衣願付出任何代價,哪怕要以生命為交換。」

    鳳雪児張了張口,怔怔的看著妖后。「哪怕要以生命為交換」這句話,那麼平靜而簡單的從她口中出。

    看上去冷漠到似乎沒有感情存在的她,對於雲澈的情感,卻不比這世上任何一個人少……貴為整個幻妖界的無上帝王,雲澈在她的心目之中,竟要比她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他?重傷垂危?哈哈哈哈哈……」

    金烏魂靈沒有現身,妖后的話,換來的卻是它帶著不屑的大笑:「愚蠢!雲澈身負龍神血脈,又有荒神之力守護,就算受到再重的傷,只要沒死,哪怕只留著一口氣沒斷,也定然會很快恢復。你們卻要本尊來救他?簡直可笑!」

    「不,這次並不一樣。」妖后大聲的請求道:「傷害他的不是一般的力量。他已經生命垂危整整十天。十天之中也只醒過來一次,隨時都有可能喪命。這個世上,真的只有你能救他了。」

    「……十天?」金烏魂靈的聲音,明顯帶上了疑惑。因為以雲澈的龍神之軀和荒神之力,在這個位面,還沒有什麼力量能讓他瀕死十天未愈。

    錚!

    淡金色的天空上,一雙赤金色的眼瞳在這一刻忽然張開,灑下一片如火焰般的熾熱光芒。整個金烏雷炎谷彷彿忽然升起了一輪烈日,變得更加明亮與熾熱。

    金烏魂靈終於現身,妖后深深的拜了下去。鳳雪児也連忙拜下,然後把雲澈從懷中輕輕的放在身前,乞求道:「偉大的金烏神靈,請你一定要救救雲哥哥。我鳳雪児願意用我的一切作為報答。」

    赤金眼瞳放射出的光芒首先落在了鳳雪児的身上,並停留了很久很久……因為她的身上,有著太過濃烈,濃烈到根本不正常的鳳凰氣息。

    但它並沒有詢問什麼,金色眸光掃過妖后,短暫停頓,忽然厲聲道:「你竟然燒了源血?哼,以本尊賜予你的力量,這個位面居然還存在能將你逼到如此地步的人!?」

    「綵衣雖被迫燒源血,但身體無恙,不月即可恢復,求金烏聖神一定要救起雲澈。」妖后再一次乞求。

    面對金烏魂靈,她的每一次話,都是在為雲澈乞求。

    「哼,那本尊倒要看看,是什麼傷能讓一個擁有龍神之軀和荒神之力的人昏迷十日!」

    一道金芒從上空落下,化作一層薄薄的火焰,覆在了雲澈的身體上。

    只一瞬間,剛剛碰觸到雲澈的火焰便猛的一跳,隨之如閃電般的散開。空中的金色眼瞳也陡然釋放出異樣的光彩:「這是……」

    金烏魂靈的音調發生了劇變:「為什麼他會是被這種力量所傷?你們到底遭遇了什麼?」

    「我們也不知道。」鳳雪児搖頭:「我當時就在雲哥哥的身邊,卻根本沒有看到是誰傷了他。就連異常的力量氣息都沒有感覺到。雲哥哥在忽然間……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金烏魂靈忽然沉默了下去,許久都沒有再發出聲音。

    金烏雷炎谷的氣息,也忽然間變得有些壓抑起來。

    金烏魂靈的沉默,讓妖后和鳳雪児心中生出濃濃的不安。鳳雪児終於無法承受這種壓抑,抬起螓首,哀求著道:「你是偉大的金烏神靈,一定有辦法救他的。求你大發慈悲,無論……」

    「不必再了。」

    金烏魂靈忽然出聲,將鳳雪児的話打斷。它冷冷的道:「你們可知,他是是被什麼樣的力量所傷?」

    「……」妖后和鳳雪児同時搖頭。

    「傷他的人,使用的是天毒星神的力量!」金烏魂靈音若烈火:「不過在這個位面,應該沒有人聽過『天毒星神』這個名字。」

    「那……那到底怎麼才能救他?」天毒星神是誰,為什麼會殺雲澈,不是她們現在要關心的問題。她們只想知道怎樣才能把雲澈救回來。

    「救他?」金烏魂靈重哼一聲:「你們不知道天毒星神是何等的存在,也自然遠遠無法想象她的可怕。那是一種強大無比的神道之力,而相比強大,其惡毒更是達到極致!」

    「傷了雲澈的這股力量,足以將這個位面的任何生靈化成粉末。雲澈有龍神之髓,骨骼堅若星鋼,才沒有被粉身碎骨。」

    「天毒星神的力量之中必定帶有劇毒。雲澈有天毒珠在身,才沒有被劇毒瞬間毒化。」

    「天毒星神的力量在傷人之後,殘餘之力不會隨之散去,而是如跗骨之蛆留於體內,就算暫時不死,也會被持續殘魂噬命,唯有以同等層面的力量方可驅散。雲澈的傷和力量無法回復,就是這個原因。但他畢竟有龍神之軀和荒神之力守護,所以硬是堅持到現在還沒有死透。」

    「他能在天毒星神的力量下還勉強活著,已經是奇迹。同樣的力量若是落在你們兩人身上,你們早已死上萬次!但他縱然活著,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但若想將他救過來……不過是痴人夢!」

    「痴人夢」四個字,如一盆冷水澆在兩人的頭上。鳳雪児的淚水一下子湧出,她強忍著哭泣道:「金烏神靈……難道連你……也沒有辦法嗎?」

    「雲澈天資異稟,不但是本尊血脈的傳承者,還被本尊寄予了所有的希望。若能救他,本尊自會不遺餘力。但本尊的力量縱然百倍於現在,也遠遠比不上傷害他的那個天毒星神。」

    「本尊讓他暫時醒過來容易,但要救他,縱然傾盡所有力量,也毫無可能。」

    金烏魂靈的聲音雖然依舊如火焰般暴烈,但其中蘊含著深深的沉重與無奈。

    鳳雪児一下子軟倒在地,抱著雲澈嚶嚶而泣。最後的一抹希望被無情的破滅。如果連金烏魂靈都無法拯救雲澈,那麼這個世上,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救他了……

    「起來,原本有一個人可以救他,但既然天毒星神出現,那麼那個人,也自然絕無可能還繼續留在這裡。」金烏魂靈的聲音與眸光同時暗淡了幾分。

    它所的那個人,自然是指茉莉。而現在,它從雲澈的身上,已感覺不到茉莉之魂的存在。它也一下子就猜的到,天毒星神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來尋找天殺星神是唯一的可能。她會出手殺雲澈,也是同樣的理由。

    鳳雪児知道金烏魂靈的人是指那個強大到可怕的紅裙女孩。但是……她已經走了,而且永遠不可能再回來。她就算想要去尋找,也根本無處可尋。

    「你們走吧。」金烏魂靈沉重的道:「他死了,的確萬般可惜,但命運便是如此。以他的頑強,應該還能強撐十天左右……他這一世,兼得常人十世都無法奢望的福源,雖然薄命,但也算得上是不枉此生了。」

    妖後站起身來,雙目慘淡無神。她幽幽的道:「雪児,我們走吧。他已經好久……沒有見他的父母了。」

    鳳雪児的腦海一片灰白,視線完全被淚珠模糊,她輕輕的抱起雲澈,渾渾噩噩的邁步,卻不知自己在走向何方。

    「等等!!」

    金烏魂靈的聲音忽然如驚雷般在上空響起,定住了鳳雪児和妖后的腳步。

    兩道金芒落在了鳳雪児的身上,金烏魂靈正定定的看著她,一雙金瞳放射著比之前任何一刻都要濃烈的光芒。

    「金烏神靈?」鳳雪児有些無神的低念一聲。

    「鳳雪児,回答本尊一個問題。」金烏魂靈先前暗淡下去的聲音忽然又恢復了火山一般的暴烈:「你是否還是處子?」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